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五十二章 鸿烈陆洲 大比伊始
    龙渊大泽之西,一弯残月高挂,晚风习习,两名身着长衫的修士各自站在峰顶之上,举杯遥对而饮。

    其中一人满脸胡茬,衣襟上都是油腻,看起来颇为邋遢,他手中拿着一只酒壶,有一口没一口地灌着,只是眼眸清醒,未见半点醉意,他看着那清冽寒澈的水面,又看着那水中月影不停破碎,不由怅然叹道:“岁月如梭,一晃二十四载岁月,又是门中大比了,洛师弟,为兄此番怕是又要领教你的高招了。”

    站在对面的山峰中那人相貌俊雅,超逸洒脱,衣袂迎风摆动,正是颜真人门下,十大弟子中排名第八的洛清羽,他眼望头上明月,道:“不知今日周师兄又会有何妙招教我?”

    周师兄连连摇头,苦笑道:“洛师弟何必排挤为兄,你又不是不知,师兄我就是个没出息的,族人怕是又要骂我几声废物了,此次与洛师弟相斗,还请你手下留情才是!”

    洛清羽微一皱眉,随后认真看着他,沉声道:“周师兄妄自菲薄了,以你的资质修为,若能振作一番,你我相斗,鹿死谁手,尚未可周师兄嘿的一笑,也不管那峰上灰土,就那么往石上一坐一靠,一副懒散模样,悠悠道:“洛师弟你又何必来试探我?为兄早在百年前就无此心了,否则何须让出那十大弟子之位?如今所剩下的,只想安安稳稳度过余生罢了。”

    洛清羽轻轻摇头,先是一叹随后问道:“为了区区一个女妖,值得么?”

    周师兄面上突然现出一阵激动,攥紧了拳头,似是要开口争辩什么,只是嘴巴一张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闷闷灌了几口酒下去,又抹了抹嘴,忽然抬起头来道:“险些上了师弟你的当了,休来激我。”

    洛清羽淡淡一笑,随后目光直视过来,言道:“无论如何届时鸿烈峰上一会,师弟我绝不会手下留情,师兄你要小心了。”

    周师兄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极是狂浪不羁,道:“洛师弟,我虽是无意与你们争什么,但却也还未曾活够,虽说胜不得师弟你,但你要想杀我却也是不易啊。”

    洛清羽将一挥袖,冷声道:“那边大比之上再见了!”言罢,他纵身而起,化一道淡淡青云飞去。

    周师兄将手中酒杯举起,对着那缕烟云敬了敬,随后又往自己嘴中倒去任那酒水浇得发须湿透,被那冷冽之水一激,他晃了晃脑袋,眼中忽而亮起一阵阵的彩芒,只是片刻之后,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重重一叹,那眼中光芒却又渐渐黯淡下去。

    鸿烈陆洲,山壑险峰遍布湍水激流处处,此时天宇之中,数万驾法器飞舟正往此处而来,夜色下光洒天穹,星光如雨。

    溟沧派弟子众多,平日里分布在龙渊大泽各岛修行,同门之间,彼此一生也未照过面的大有人在,而今日门中大比,却是从西面八方赶至,如百川汇海一般,聚于一处。

    这大比头二十日乃是明气弟子之争,由上明院,功德院,灵机院、正//最快文字更新www.shumilou.com无弹窗无广告//清院四院各遣数名长老作那裁正,最后从中择出胜者六十人,下赐真宫气府,法宝名丹,功诀密册,甚至还可去那上明院中,听诸长老论道讲法,请教修道所疑。

    但若是真传弟子,则不以此论,不入前十者,皆无所赐不说,还要将这二十四年中下赐灵贝尽数扣去。

    汪氏姐妹和田坤此时也坐在飞舟之上,按着船舷,向着鸿烈陆洲飞渡而去,他们见那上下左右皆是宝气飞芒,似流光飞舞,星辰缀空,都是不觉看得目眩。

    门中大比,二十四年一会,不但能观摩同门之技,借而取长补短,还能激励弟子,引发他们争胜之心,因此张衍倒也不苛求他这几个弟子在洞中修行,允许他们前来此地观摩一番。

    再则,刘雁依此番也要参加大比,按张衍判断,以这徒儿如今的实力,同辈之中纵有对手,也是少数,正可让汪氏姐妹和田坤来看看她们与自己大师姐之间的差距。

    汪采婷在昭幽天池之中修了将近三年道,虽是活泼好动的性子收敛了不少,但说不闷那也是假的,如今难得到了外间,见到这难得一见奇景,便不停拽着田坤的袖子晃着,时不时发出惊呼赞叹之声。

    不过此举倒也无人侧目,因为与她一般模样的大有人在,明气弟子多是入道未久的小辈,还未曾彻底适应那枯燥寂寞的漫漫修道之途,心思也是最为活泛的,平日里困在师门之中不得外出,此时乍得脱笼,多是〖兴〗奋不已。

    汪采薇却是与她妹妹不同,她看了几眼之后,不由暗自心惊,忖道:“平素还不曾觉得,原来我溟沧派山门中竟有这许多同门,这还只是我溟沧一派,以东华洲之大,更不知有多少修士……”

    她望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压力,可以想见,这些人便是她日后的对手了,自己若要想成道,便要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或者说,杀出一片天地来……

    她方才想到此处,心神突然有一清冷的声音传来:“采薇,你不必烦恼,若是不喜欢这些人,我替你统统斩杀了便是。”

    汪采薇顿时吓了一跳,急急在心中回应道:“不要,阴姐姐千万不要胡来。”

    这一年下来,阴戮刀灵也曾出来过几次,指点她修行,她也是得益了不少,原本汪采婷在修行之上比她精进要快,可后来她也渐渐赶了上来,如今更是超出了不少,弄得汪采婷老大不服气,常说她耍赖。

    汪采薇与这刀灵几次交谈之中,也隐约知道了此刀的来历,心中既是惊喜又是担忧。

    后来那洞中镜灵特意跑来告知她,这刀灵曾受过损伤,忘却了许多前尘往事,此刻如同白纸一片,只要她小心对待,便无需太过担忧。

    不过此刀终究是杀戮凶器,是以劝她不得万不得已不要使出,免得激起了此刀灵内中深藏的凶性,无端招来祸事。

    是以一听闻这刀灵随口说出要斩杀这些弟子的言语,她哪里能不急,这后果却是谁也承受不起,连连在心中使了许多劲方才将其安抚下去。

    正在这时,有一艘飞舟向此行来,舟上一名修士作文士打扮,手拿一柄折扇轻摇,见了两女明艳动人,此间少有,眼前不由一亮,把牌符一晃,将飞舟靠了上来,拱手道:“在下李过之,在璎仙岛门下修行,不知各位同门在何处清修?”

    汪氏姐妹见他形容伟岸,举止潇洒,且还穿着门中明气修士的袍服,修为在她们之上,忙万福一礼。

    田坤是师兄,本该由他出面应对,不过他向来寡言少语,只是拱了拱手,就不做理会了,汪采薇看了他一眼,为免失礼,就主动答话道:“原来是璎仙岛的师兄,舍妹及师兄三人俱在昭幽天池门下修行。”

    汪采薇原本就是门内九城中人,也是听过门中不少了得弟子的名头,便连他们所住洞府也有所耳闻。

    后来入了昭幽天池,又听刘雁依说起过不少,对各家洞府也是知晓不少,这璎仙岛是龙雁大泽中有的大岛,刘雁依当初还曾随她伯父也曾住过几年,传闻岛主还是孟真人徒孙,是以她也是不敢小看。

    “昭幽天池?”

    李过之似是觉得有些耳熟,随后不觉动容,脱口道:“可是张……张上师门下?”

    他本是璎仙岛主之徒,但张衍与齐云天师兄弟相称,若是按此来算,他要喊一声师叔祖,而眼前这两位明丽少女恐怕也要喊一声师叔,平白矮了一辈,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是以只能以上师含糊称呼,避免尴尬。

    “小妹等正是张师门下。”

    汪采婷立刻出言回应,说起自家师傅,她也不免自豪,下巴微翘,颈脖处露出一抹白皙。

    摄于张衍名声,李过之不自觉又举手拱了拱,言行也谨慎了几分,与汪氏交谈了几句之后,便得知了她们姓名,他看了田坤一眼,稍显热络道:“田师弟,此次你可是也来参加大比么?”

    他眼光不差,自能看得出两女尚未开脉,也就田坤已是步入那明气境界,有资格上去一争排位。

    田坤摇了摇头,闷声言道:“小弟并无此心。”

    李过之轻轻一笑,把扇子摇了摇,道:“也是,张上师门下,自是无需我等般劳苦。”

    若是别人说不欲争那排名,他定会奇怪,但既是张衍门下,那就在情理之中了。

    需知昭幽天池乃是洞天之府,龙雁大泽中,除了十位真人门下,倒也没人能入此等洞府修行。

    再说张衍乃是丹鼎院周崇举门下,自是不缺丹药的,也就那门中功法能有几分吸引力,不过此功法并非五功三经,在李过之想来,张衍修为高深,擅长飞剑之术,从海外归来后,定是还等了什么了得法门,否则哪会如此厉害,连败涂宣和萧翮等人?

    是以此番门中下赐功法,田坤与汪氏姐妹想必也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

    他想过之后,也是觉得羡慕嫉妒不已,不由暗叹“我辈修行再努力,也是不及找上一个好师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