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一章 汪氏姐妹 阴刀择主
    自张衍助那赵厚舟等人炼制法宝之后,又是过去了两日,昭幽天池之外来了一艘飞舟,其上站着男女数十人。

    杨放鹤手持拄杖站在最前,他回过头来,看着身后一对双胞姐妹,咳嗽了几声,这才言道:“到了张上师门下切不可恣意妄为,尤其是汪小娘子……”

    他目光游移了一下,这两女长得一模一样,叫他也分不出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但他知道汪氏那小娘子最是不安分,若不是他实在寻不到合适人选,是万万不愿攀扯到这两姐妹头上的。

    后来发生之事,证明他先前所忧的并非无由,方才将两姐妹引荐上去,便有冲撞了张衍弟子田坤的消息传来,他当时吓得差点没瘫在地上,索性后来汪氏族长尚有几分手段,才算将这事抹平下来。

    而如今即将引这两姐妹入得张衍门下,他也是些心神不宁,生怕出了什么意外牵累到自己,嘴里就免不得絮絮叨叨的反复关照了,那站在他右手侧的娇俏少女撇嘴道:“知道啦,杨翁你都说了百多遍,采婷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另一名少女对着杨放鹤一礼,轻声道:“杨翁,四妹已与田师兄定了亲事,即是如此,想来张上师也不会计较那日之事。”

    “是啊,是啊。”杨放鹤连连点头,也是稍稍放下心来,两家既然结亲,这汪小娘子再怎么折腾,也是他们门内之事,要不因为这原因,他宁可再也不提这收徒之事,也不敢把汪氏姐妹送上去了,实在是受不起惊吓啊。

    只是那汪小娘子听了这话之后,立时脸红过耳,偷偷瞥了站在远处的田坤一眼,见后者若有感应般回望过来,登时不敢再看。

    田坤自幼在水府长大。又从未与同龄之人接触过,结亲何意他也不甚了了,只是模模糊糊知道一点。可这既然是娘亲安排的,他也不会排斥,对汪小娘子先前如何,现下仍是如何。丝毫没有一点不自然。

    飞舟一路往天池上来,汪氏二姐妹也是被周围奇景所迷,不觉心旷神怡,这时前方有一道光华飞至,众人看出去。只见一名彩衣女子站在一只花蓝之上,飘飘而来,似若谪仙。

    此女眉似远黛,眼如秋波,媚态横生,站在那里言道:“奴家商裳,乃是老爷门下小婢,特来此接杨先生。田大郎及两位娘子。”

    杨放鹤连忙言道:“不敢。不敢,有劳商娘子了。”

    他前次来时便曾见过商裳,晓得此女虽是妖修,但却是昭幽天池之中的两个管事之一,其修为还在他之上,当然不敢无礼了。

    田坤并未上前。但也是站在远处见礼。

    汪氏两姐妹却不敢怠慢,都是万福为礼。汪小娘子妙目一转,亲热叫道:“小女汪采婷。见过商姑姑。”

    商裳瞧了汪采婷一眼,又在田坤身上转了一圈,正容道:“当不起汪小娘子之称,奴家只是一介婢女罢了。”

    她不再多言,柔荑一抬,手中牌符闪过一道光亮,就把天池水上的阵门开了,提了裙摆袅袅走了一步,回首道:“诸位请随奴婢来。”

    送汪氏姐妹到了此处,杨放鹤就算大功告成了,他心神一松,想起前次见张衍那种心惊肉跳之感,便不欲再进,又叮嘱了两女一番,就告辞而去。

    两姐妹随着商裳往洞府中来,这天池内景奇绝瑰丽,两女不免看得入神,过不了多时,她们(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二人只觉身下飞舟轻轻一震,却是停了下来,商裳言道:“请田大郎和两位小娘子与奴婢去见过老爷。”

    商裳引着三人到了内殿之中,田坤一抬头,见自己师傅在榻上安坐,身侧站着一身白衣的刘雁依,忙上来叩首,道:“徒儿田坤,拜见恩师。”

    汪氏两姐妹初到此间,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敢多看,一齐上前,也是跪下叩首,不过她们如今与张衍师徒名分未定,倒也不好口称恩师,只能以“上师”姑且称呼。

    张衍颌首笑道:“田坤我徒,你先起来。”

    “是。”田坤站起身,老老实实站到一边。

    汪氏两姐妹见张衍未曾喊她们起身,自也不敢动弹,依旧跪在那处,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张衍目光扫过,见这汪氏两女乌发如瀑,肤如白雪,身姿窈窕,俱是一般明艳动人,但只外貌还罢了,资质倒还真是不差,虽不能与刘雁依这等灵秀人物相比,但也都算是万里挑一之选了,不觉微微点头。

    常人一眼看去,这两姐妹难以分辨谁是谁来,不过他目光犀利,见微知著,只从一些细小动作上却可看出两者的不同来。

    左边那少女眼眸平静,神情冷若秋霜,自进来后一举一动皆不曾有失分寸,跪了半晌,仍是一动不动,张衍点了点头,此女应是那姐姐汪采薇。

    他又往右看去,那少女进来时脚步快捷,如今跪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肩膀轻颤,睫毛抖动,看得出是一个活泼好动的性子,应该是那与田坤结亲的汪采婷无疑。

    张衍看过之后,便沉声道:“今日我便收你姐妹为记名弟子,待来日行过拜师礼后,便能入得我门,尔姐妹需谨记,既在这昭幽洞府之中修行,便需恪守门规,勤勉修行,若无师命,不得私自外出,可曾明白?”

    汪氏二姐妹听得张衍开口收她们二人为徒,虽仍是记名弟子,却放下心来,齐声道:“徒儿谨尊师命。”

    张衍点了点头,道:“且起来吧。”

    这三年中,他除了自己修行,推演功法之后,还要偶尔抽出些时间来指教刘雁依,以便她在大比之上有所作为,至于这姐妹二人,则准备先命她们二人先去学上一年半载蚀文。

    他一甩袖,就有一道灿灿符箓飞出,直入两女眉心之中,正色道:“此乃是《一气清经》功法,以及那蚀文筹算之法,你姐妹如有不明之处,可向大师姐刘雁依请教。

    两女忙侧过身,向着刘雁依万福一礼。

    张衍也道:“雁依,你身为大师姐,若有闲暇,可指点她们一二。”

    刘雁依忙道:“徒儿当为恩师分忧。”

    张衍给出的这《一气清经》为蚀文原书,但其后却有后人解读而出释文,他故意不曾隐去,就是想顺便看一看这二女心性如何,是否会不遵师命,先去忍不住修炼功法,待一年之后他会再来看过,若是果真有根性的,方可造就。

    此举倒也不是他故意要为难这两个徒儿,如今各家门中功法原本俱是用蚀文录写,但许多修道人就算能读懂,却也未必愿意多花费心思去看,翻览的多是后人释读出来的解本。

    若是跳过此一步,便少了一份自身的心得体悟,虽是看来差不了多少,但随着功行精进,两者之间的便会有那细微差别。

    刘雁依只用二十年便能毫无窒碍的迈入玄光境界,一来是她资质高,二来便是因为她在学《一气清经》之时,乃是先修蚀文,直到体悟领会了其中奥妙之后,这才开始放手练气的缘故,故而根基扎得极为牢固。

    而张衍门下唯一例外的,就只有田坤一人,因他所修习的功法皆是桂从尧早已安排妥当的,自是无需张衍自己再来操心,只要按部就班教下去便可。

    两女起身之后,那汪采薇上前一步,道:“恩师,小女家门之中还算殷实,今有有我姐妹二人拜师礼送上。”

    汪采婷也是跟着说道:“是啊,有几件是徒儿亲手挑选,要送给恩师呢。”

    张衍微微一笑,道:“既是徒儿们一片孝心,那便拿上来吧。”

    汪氏姐妹此来尚带有不少伺候起居的仆从,不少奇珍异宝,这些东西都是汪氏费尽心思所索罗而来,不过张衍哪会放在心上,只是两个徒儿心意也不能拂了,拿过礼单看过,便随手放到一边,正欲开口,此时却不觉袖囊一动,不禁微微讶然,沉吟片刻,便把袖子一甩,就见一道白光飞出,径直往汪采薇投去。

    众人看着皆是一惊。

    汪采薇丝毫来不及反应,只觉眉心处轻轻一震,就传来一股酸胀之感,似有一个娇小病弱的白衣女子走了进来,这女子神情气质皆与她几分相似之处,再想细观之时,便又消失不见了。

    她有些不明所以,不觉茫然向张衍看去。

    张衍目注她几眼,叹道:“想不到竟是采薇你的机缘,也不知对你来说是好是坏。”

    他笑了笑,也不再多言,一拂袖,便去了主府,晃眼就不见了踪影。

    汪采薇虽则得了异宝,但却也是懵懵懂懂,不知那是何物,只觉得好像得了什么莫大好处一般,但听恩师口气,似乎又不见是好事,心中又微微有些不安。

    她正思忖之中,却觉袖子被一阵阵拉动,侧首一看,见是自己妹妹正一脸好奇地瞪着自己,没好气地道:“四妹,你看什么?”

    汪采婷眨了眨眼,道:“三姐,你不觉得奇怪么?”

    汪采薇讶道:“有何奇怪之处?”

    汪采婷掰着手指道:“恩师从未见过我姐妹二人,他是如何一眼就能看出姐姐就是姐姐的?”

    汪采薇也是微有疑惑,她们姐妹二人相貌肖似,在一处时,连父母都无从分别,也不知师傅是怎么看出来的,她不确定地言道:“想必也是什么仙家妙术吧?”

    随后想是醒悟过来什么,轻轻敲了一下汪采婷脑袋,板脸道:“讨打!你忘了么?背后不许议论尊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