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二章 昭幽阵禁 金霞大手
    天际之中,正有几道光华往昭幽天池而来。

    当先一人眉发皆赤,头戴鱼尾冠,身着阴阳紫云道衣,腰配长穗法剑,飞遁时云霓片片,道道飞虹,身后云烟之上,亦有几人立着,不过这些人都是脸上隐有忧色,有人道:“叔父,不知可赶得上否?”

    赤发道人此时面色沉凝,看了眼前方,却是沉默不语,后面人看他这神色,也是噤若寒蝉,俱是不敢多言。

    这一行人皆是萧氏弟子,也是适才萧翮在六川四岛上一阵闹腾,以至于他要去找张衍晦气之事迅速传了出去,立时惊动了萧氏,这时候他们也不想闹出什么事端来,与师徒一脉起了冲突,这才遣了族人前来要将他捉拿回去。

    而此刻溟沧派山门之中,封臻和莫道人盘膝对坐,两人面前,正有一方湛然水镜悬浮,将萧翮此时情形一丝不漏现了出来。

    见他被一道光华照过之后,便从天而坠,却是摔了个七荤八素,一时爬不起来。封臻顿时惊疑不定地言道:“此是什么……”

    莫道人皱眉看了一会儿,沉声道:“张衍觉无此等本事,应是什么法宝,怪了,他哪来这等厉害的法宝?莫非是几位真人赐予他的么?还是从陶真宏哪里借来的?”

    封臻脸色不太好看,有这等法宝在手,自己若是三年后与他对手,便是自己在玄功之上能过此人,又如何抵挡这件宝物?

    莫道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劝慰道:“师弟莫慌,此宝看来并不能伤人,而且这光起时动静太大,先有光云将动。这才有虹彩发出,只消提前警醒,要躲避过去并不是难事,看那情形,还是萧翮太过大意所致,否则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

    封臻再想了想,不由舒了一口气,的确如此。这宝物再厉害。也要能打得中人才是,只要能躲避过去,那便也无需太过忧心了。

    那道将萧翮照下的光华乃是小壶镜所发,此宝本为开辟洞府所用,并不能用来伤人夺命。但若被其宝光照住,却可所照之物消去灵机,散去煞气真力。

    萧翮也是太过自大,是以未曾防备,被那镜光一晃,内息丹煞骤然为之一散。自然是中了招。

    他为人性格强硬执拗,那六川四岛来的十数人都是被他强行用水浪托起,不得飞遁,此刻也是如他一般同样从掉落下来,尽管皆是修道之士,但从数丈高空坠下,纵然不至于伤得性命。却也当场有几个人晕厥了过去,底下呻吟声不断。便是孙娴也被弄得发髻散落,衣衫零落,一片狼狈之色。

    萧翮结结实实摔在了泥地上后,只觉浑身发颤,胸闷气短,浑身使不上力,把玄功运转了几遍,这才稍稍好些,心中却是狂怒无比。

    自己生平何曾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他咬着牙站了起来,正要破口大骂,却眼前一花,见有一道符书飞到面前,并附上了纸笔,他低头一看,此正是那“绝争”之书,心中那欲骂之言不由生生憋了回去,狂笑一声,提笔就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将笔一掷,道:“张衍,小爷签了斗书,你给我滚出来吧!”

    张衍在十二重宫阙之下看得明白,见他签了绝争斗书,不由哂笑道:“却是你自己送上门来,需怪不得我,镜灵,给我起了府外阵法!”

    他目光看得深远,这萧翮突然找上门来,这背后绝对不是为了报仇那么简单。

    先不说萧氏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萧翰是他所杀,便是当真如此,眼下山门中这等情形,他们也不至于连三年时间都等不了,绝对是有人在背后弄鬼,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会顺着他人的心意来做。

    这昭幽天池乃是他的地界,要对付一个找上门来的修士却是根本无需自己出手,只起了周遭阵法禁制便可。

    昭幽天池守山大阵可不止在天池水之下,而是远远布出去三十余里。

    似涌浪湖,碧血潭那般洞天福地,三泊湖妖在时,阵法甚至远布出百里之外。

    不过溟沧派占了这儿处之后,得了几位洞天真人出手,又因那阵法又无人主持,自然轻松破去,不复存在,尽管后来才重新布置了一番,但也只是限于保护洞府,而不再如先前那般有大阵环拱周侧,戒备森严。

    这昭幽天池原先是大妖桂从尧所立,后来被掌门赐给了张衍,许多人不明就里,也以为其中禁制同样也被破去了,却又哪里晓得张衍是完整接手了整个洞府。

    撇出这些不谈,这处洞府也与他处不同,本也是那小壶境所开辟,只要此宝在手,就算禁制阵法被毁,也能集地脉灵气再造而出。

    此时张衍敕令一发,镜灵得了法旨,就将阵法轰然发动。

    霎时间,萧翮只觉眼前烟尘一起,恶风黑雾旋动,漫天飞沙走石,双目几不能视物,心里咯噔一下,立时知道自己落入了禁阵之中。

    不过他头脑还算清醒,知道这个时候阵法才动,若不是什么绝命凶阵,如若奋力向外闯去,不是没有脱身之机,因此疯狂转动金丹,想要一口气冲杀出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几道黑白虹光向自己射来,看那寒气森森,凶厉无俦的模样,他哪里敢视而不见,无奈之下,只得顿住身形,掐动法诀,起了一道水浪挡在前方,却是身形滞了一滞,失去了最后脱身的机会。

    绝争之斗,原本并不限双方所用手段,就如涂宣要在鸾鸣矶上与张衍相斗一般,修士所能用上的诸般手段都会用上。

    但通常来说,因为顾虑禁制阵法的缘故,是以没有几个人会主动冲到对方洞府前寻衅,若是定下约期,总会另觅他处相斗。

    可萧翮自视太高,又想着这里乃是在昭幽天池之外。自以为肆无忌惮,虽说适才被镜光照了,吃了不小心的亏,可却不长记性,以为只要小心提防了,张衍又岂能再伤得到自己?

    况且写了讨争之书后,他凶性一上来,自是也不愿意弱了气势。让在旁观战之人看了笑话去。因此竟是站在原地丝毫未动,轻而易举就被张衍用阵法圈了进去。

    封臻和莫道人看得面面相觑,只见水镜之中光华一闪,便什么都看不见了,这二人自是知道发生了什么。封臻更是激动,他霍然站起来,一脚踢翻矮桌,唾骂道:“萧翮这个蠢货,自陷绝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阵法一起。他就看不到两人相斗景象了,自也无从窥探张衍究竟修炼了什么玄功,此番算计又是落空,封臻心中愤恨不已,不由对萧翮生出了一股怨气来。

    莫道人也是沉默不语,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时那赤发道士一行人也是恰巧赶到了昭幽天池之前。远远便见到萧翮被阵法圈入其中的那一幕,他脸色顿时一变。低呼道:“糟糕,晚来了一步!”

    不过他却是不愿意放弃此行目的,萧翮身为萧氏嫡系,若是就这么被张衍收拾了,那萧氏颜面何在?在他看来,宁可被族人处置了,也轮不到张衍出手!

    赤发道人当即大喝了一声,如同雷霆震响,霹雳乍出,身躯一颤,一尊浑身银光灿灿的元婴从顶门飞出,只是一闪就到了阵门之前,他一探手,霎时就有一只五彩霞色凝成的大手落下,居然径直穿透阵法,直入其中,将那萧翮一把抓住。

    他面上一喜,嘿了一声,那大手往后一拽,就要将其捞出去。

    萧翮落在阵中之后,原本后悔不已,突见有人前来解救自己,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喊道:“快快救我出去!”

    张衍在洞府之中看得真切,面上微微冷笑,这萧翮上门挑衅,如今还未损分毫,自己又哪里能容得其轻易脱身?

    他大袖一拂,拍在镜面之上,立时就有一道璀璨光华从镜中飞出,直奔那赤发道人而去。

    此刻赤发道人正要救人,因此躲避不得,原本他也不甚在意,他这“金霞灵神手”也是极为高妙的道术,练至高深处,能探拿九幽,搜罗诸岳,无惧外气侵略夺,可是被那道光华往那五色大手上一晃,胸中一虚,那五色气息竟是顷刻间散去了大半,萧翮顿时又从他手底下漏了出去,不由大吃了一惊,骇道:“什么法宝?”

    只是他反应也自不慢,又起另一只手,亦是化作一只五色大手向下抓去。

    可就在堪堪抓住的时候,张衍放声一笑,将阵法轰然发动,霎时就将萧翮挪去了不知哪里,赤发道人收手上来之时,却只来得及抓出了一条丝绦。

    他脸上顿时浮起一丝怒色,大喝道:“张衍,你敢擒我萧氏族人?还不快快将其放出,否则我踏平了你这处洞府!”

    张衍淡淡一笑,语声自宫阙之中穿到天池之上,道:“萧翮与我签了绝争斗书,他之死活你萧氏已是管不了了,若你要闯我这洞府,倒也可以,我张衍在此处候着,且看门中会否坐视不理。”

    “你……”

    赤发道人适才也只是语含恐吓而已,却不会当真动手,不说张衍与他乃是同门,就说这昭幽天池,名义上是掌门赐下,他岂敢放肆,为萧氏平白召来祸事。

    他哼了一~~www.shushuw.cn-更新首发~~声,元婴一闪,又回了身躯之中,回首沉声言道:“张衍,此事不会如此轻易了结,你可要想清楚了,好自为之吧!”

    他身为元婴修士,今日却没能从张衍手中抢下人,已是大大失了颜面,再加上萧翮失陷,此处已是多留无益,且还需将此事及早告知族中,因此放下这番话后,便起了一道云光,裹了同来几人,倏尔飞去不见……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