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三十一章 前路茫茫 正道唯一
    自小寒界中回来之后,张衍也不耽误时间,重新将那“九数真经”拾起,按照他自己的领悟,再加上许多前人的心得,互为印证之下,终于理清了思绪,已是大致知晓该如何运使这门真经去推演功法,衍化妙道。

    这门真经在运使之时并不是可以随意为之的,而是需要消耗大量丹煞,所推演法诀的时间越是长久,则耗去的丹煞越多。

    许多修士推演到了一半时,却因为丹煞不济的缘故,是以不得不中断重新调理吐纳,待恢复元气后,再重头来过,先前所做努力只能白白落空了。

    此举逼得他们只能大大缩短推演时间,可如此一来,推演出来的结果便不尽如人意,与他们所想要得到的相差甚远。

    张衍在小寒界所看得心得体悟确有不少,但其中最多的,就是关于如何解决这一麻烦了。

    例如事先服用助元丹药,再点上益神清香,或者请同门师友相助,等等方法,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倒是也给了他很多启发。

    不过在这一点上,最无需担心的反而是他。

    张衍丹成一品,丹煞积累在同辈修士之中最为深厚,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能将推演时间延至最长,比起他人,却是占尽了优势。

    不过他也自然希望推演法诀的时间越长越好,是以前人摸索出来的诸多方法也不会弃而不用,因此在正式运使法门之前,也是精心做了诸多准备。

    他于心中忖道:“我所修行那五行真光之中,火行、木行,金行尚不足用,需先放下,如今先应推演那运使水行真光的法门。”

    “五方五行太玄真光”有五种不同的修炼法诀,虽然同出一源,但却需分开修行,因此他同样也需要分开推演。

    火、木、金这三门真光之中,木行真光他稍稍习炼一点,但还未至小成,算不得修炼成功,姑且不论;而金、火两门真光却因未得五行精气,所以他还未曾开始修习,想要推演也无从解起。

    “九数真经”虽然神异,但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一”必须先存了,方能以此为基,继而向下推演,不可能凭空得出。

    而这五光之中,水行真光乃是他修炼时日最为长久的法门,是以他决定先把这门道法的法诀推演出来,待功成之后,再继续推演那土行真光,若是有所成就,他说不定还能将五行真光逐一推演出来。

    待一切准备稳妥之后,他先是将诸多所要顾及的细节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确认再无遗漏之后,就点起益神清香,又从袖中取了丹药服下,随后拿起残玉,心神一动,便往里沉去。

    此是他成就化丹之后首入残玉之中,神思才往里闯入,那玉中分身便蓦然睁眼,扶坐而起,这时只觉顶门之上有几点金光闪耀,似有几个符箓文字在眼前飘荡来去,旋转不休,仿佛时时刻刻都在生出变化。

    先前他也有过此等经历,因此毫不意外,把精神抖擞,目光微微闪动,在这几个蚀文之中来回看着,片刻之后,便凝定在其中一字之上。

    他默默忖思了一会儿,突然高声道:“此字,当为‘明’!”

    此语一处,耳边如金鼓一响,他身躯微微一震,似乎什么地方打开了窍关一般,心神顿时澄澈如洗,内外通透。

    这具分身原本神情僵木,可霎时间却是变得神情灵动,栩栩如生,心中也没来由的知晓了许多东西。

    他抬头看去,见身周围除了那小壶镜之外,残玉将他静室之内诸物一起反照入内,几乎与真实一般无二。

    他微微一(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笑,起了一个念头,这周围景物顿时淡去,自己忽然坐在了高山之巅,此处正是那北冥洲与东华洲两界交汇之地。

    他心神再转,眼前景物再度变化,青岩石榻,孤寂清冷,却是出现在了灵页岛洞府之中。

    随着他反复观想,身侧的景象也是不停变化,然而等他存想诸天星辰,天宫斗阙之时,这残玉却是毫无动静。

    他心中顿时了然,暗暗点头,这眼前诸般景象,只有他亲身去过之地,方能随心意而变,再度演化,却无法凭空想象出来,而种种蕴含灵性之物,例如花鸟鱼虫,草木走兽,法宝灵器,亦是不存其中。

    稍稍试过之后,他也不再深究,这残玉虽然灵妙,暗含诸多神异,但眼下首要之事,却是先要推演出那运使真光的法门,其余任何事皆需抛在其后。

    他身躯坐正,把杂念去了,缓缓吐纳了几次,待松静下来之后,便按照“九数真经”之上所载法门,先把真性存住,随后念动神举,意想欲去之门,便全神贯注推演了起来。

    过不了多久,他识海之中便浮出无数条道路来,这些道路又有无数枝干蔓延出去,再度分出不知多少计量的岔路去。

    这诸多道路皆是有可能通向那他所念想的法门,不过千头万绪,多到难以抉择,而他所要做得,就是从中择选出一条,并持之以恒修行下去,若是走错了,只能再度回头重走。

    但眼下方是起了个头,还不到作那取舍的时候。

    他把定心神,继续推演下去,那些道路便如被剪枝裁叶般,去杂芜,拨冗节,逐个减少。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体内丹煞在以一种极其恐怖迅速的方式流逝着,就像那蓄水池塘被挖开了一个豁大的缺口般,正以疯狂的速度宣泄出去。

    可他却神色不变,极为冷静的一步步推演着,丝毫未曾出得一点差错,仿佛不知道有此情形一般。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或许是一瞬,也或许是极为漫长时间,他体内丹煞终于堪堪耗尽,可经过了他的一番梳理,识海之中这时只剩下了七条前路。

    尽管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放弃,目光微微一闪,就将气息调整,震动金丹,从体内又逼出了一丝丹煞来,继续将法诀推演下去,脑海之中轰得一声,眼前一黑,似乎就要倒地,尽管这只是具分身,但他也知道,如是就此倒下,那便要前功尽弃了,是以一咬舌尖,神智顿时一清,终于将那最后一步推演下去了。

    此刻再往识海中探看时,只见原先那七条前路又被除去了一条,只余下六条存在。

    他暗叹了一声,这几乎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便是再来一次,也未必能比此次做得更好。

    若他是元婴境界,或许还能再斩去几条,但以他目前的修为以及对“九数真经”的领悟,已经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不过随后,他脸上又浮现出笑意来。

    如是同辈弟子到了这一步,则只能择一条前路去走,成与不成全看天数,要是不小心走上了一条弯路,也只能自认运道不佳,或许练到老死也看不到尽头。

    不过他有残玉在手,自是不惧,不过是将这七条道路逐一试过而已,即便运气再差,也总能找出最为合适的一条道路来。

    因为是由五行真光逆推功法的缘故,所以张衍几乎能确定,他所推演出来的法诀虽然可能与原先功法接近,但却不可能完全相同,也或许达不到正宗功法的那般威能,但他也从未指望过能一步登天。

    这九数真经好就好在随着修为增长,可以再行推演,不停得去完善法门。

    修道途中最为可怕的就是看不到前路,在迷茫和犹疑之中徘徊,导致去留不定,而如今有他有了目标,即使时间再漫长,他也耐得住性子,因为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终有一日能得功成。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时觉得心神俱疲,便从残玉之中退了出来,可能是由于过度消耗神思,便是真身脸上也出现些许疲惫之色,便趺坐榻上,闭上双目吐纳呼吸起来,片刻之后,待双目睁开之时,又变得神采奕奕了。

    正当他想再度往残玉中去进一步推演之时,忽见小壶镜中一阵涟漪闪动,一个黑衣书生从里走了出来,上前揖礼道:“老爷,门外有一人携了十数名修士前来,叫嚷着要老爷出去与他一战。”

    张衍微微一怔,有人要找他麻烦这倒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自品丹之会后,师徒一脉四位洞天真人齐皆闭关,玄门世家也是无有了动静,都在准备三年后的门中大比,保持着互相克制,谁在这个时候会来自己门上挑衅?

    他把大袖一挥,小壶镜上顿时显现出山门之外的景象来。

    只见一名高大雄健的年轻道人站在一道涌起的白浪之上,眉目似曾相识,身后是十多名衣着各异的溟沧派弟子,正对着昭幽天池指指点点,神色不善。

    那黑衣书生言道:“老爷,那为首道人自称姓萧名翮,乃是萧氏弟子,要想你讨得他兄长萧翰性命来。”

    “萧翰?”

    张衍眉毛一挑,他思忖片刻,冷笑一声,也不起身,只是将袖一挥,那小壶镜上顿时闪出一道光芒来,自这底下十二重宫阙之中一路向上而去,直冲天际!

    萧翮在外叫骂了半天,但昭幽天池之内却是毫无动静,似这等洞府,都有禁制守护,任他再大本事也别想进去,正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却见天池水中一道光华倏尔腾空,对着他遥遥一照,浑身气力顿时一虚,不由大吃一惊,叫了声“不好”,脚下巨浪轰然一散,便身不由己从高空落了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