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三十章 天外来潮报亲仇
    萧翮坐在府中喝着闷酒,他脸容与萧翰极其相似,但是眉毛粗重,煞气冲顶,一双眸子凶光四射,望之不似善类。

    他虽是脾气极坏,但修道还算勤勉,因为他知道族中之所以容着他的性子的来,那就是因为他这身修为在小辈之中还算少见。

    这二十多年来不是他改了性子,不再出去惹事了,而是因为他丹成三品之后,却是始终没能突破“窍关”踏入化丹第二重境界,因此他也没有底气出去乱撞乱闯。

    且为了看住他,萧族之中还派了一名长辈过来守在他的身侧,使得他丝毫动弹不得。

    但这并不是说他心中那邪火被压灭了,只是暂时隐藏了下去,日复一日,却是越积越深,只差一个引爆他的火星而已。

    想着这几日来遍传门中的流言,他却是再也坐不住了,突然把酒杯掷地上,“啪”的一声碎裂之音传出,站起身道:“五叔,我闷得慌,且让小侄出去转一圈。”

    那名中年男子面目平板,头上梳着道髻,身上乃是一身粗布道衣,足下一双芒鞋,只看他这外表,绝对想不到他也是一名萧氏弟子。

    他看着萧翮,平静言道:“我早就说过了,你只要能突破壳关,若要出去,我绝不拦你。”

    萧翮脸容绷紧了一会儿,似乎在强压情绪,半晌,他又坐了下来,抱怨道:“五叔,你也不是不知,我乃是丹成三品这上三品金丹,要突破那‘窍关’是何等不易,唯有耐心苦磨哪里是这么短时日之内能做到的?”

    中年男子漠然言道:“那你便什么地方也不要去了,好生在岛上修行就是。”

    他站起身,从此楼中走了出去,到了门口玉阶之上,他回过头言道:“不要想着去哪里,也不动那些鬼」主意,我会看着你的。”

    萧翮眼皮一跳,暗自冷笑一声,心下忖道:“你以为我逃不出么?你且等着吧。”

    他一甩长袖去了内室,点上香炉随后取了一名镜子出来,咬破指尖,滴了两滴精血上去,倏忽间,就有一道肉眼难辨的蒙蒙光华冲破屋宇,上了云天,他嘿嘿笑了一声,便趺坐在榻上运气练法,只是耳朵却是竖着始终留意着外界的动静。

    到了半夜时分,他忽听得外面哗哗如潮响声,还有呵斥之声连连不由精神大振,肩膀一摇,便化一道烟云到了楼外,抬头一看,却见五叔正与一名目光深邃的年轻道人遥遥相对,此道人一声水蓝色道袍,脚下飘荡着一道如水烟气,顶上飞出一道如虹白浪,腾腾翻涌而起 飞出千般雪雾,煞是好看。

    萧翮不由欢喜 大叫道:“陈师兄,你当真来了,果是信人也!”

    那年轻道人也不看他,只是盯着前方站着的五叔,笑了笑道:“当日你萧师弟曾助我,我今日便来还你一个人情。”

    五叔阴沉着脸道:“陈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你莫非想让萧氏与陈氏交恶不成?”

    那年轻道人却笑着说道:“萧严岁,我今日只是来找你切磋,其余诸事,我皆不知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

    萧严岁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他嘴唇动了几(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动,只吐出一句,“萧翮,你去了之后,如是胜了还好说,若是败在张衍手下,似眼前这般情形,族中也不会为你出头,你好生思量清楚了!”

    年轻道人也扭转头道:“师弟,你此去小心了,那张衍丹成一品,不好对付,不能大意了。”

    萧翮大笑道:“师兄放心,我在恩师座下苦练了二十余年,这张衍方才成了彳坍修士,还未修得什么玄门功法,正是对付他最为合适的时机,那帮老家伙畏首畏尾,顾虑颇多,口哼,此时不出手,若是等得三年,他当真成了气候,那才叫不好对行呢。”

    听了这番话,萧严岁心中微微一讶,暗想道:“看来我这侄儿也是心中有数,不是糊涂人,罢了,他说得也不无道理,我能拦他二千年,难道还能拦他五十年,一百年不成?况且这陈枫玄功精深,看他样子是非要拦我不可,若当真拼杀起来,伤了谁也不好,就由得他去吧。”

    陈氏也是五大姓之一,并不在萧氏之下,两人争斗,比起萧翮跑出去更易引发事端,而偏偏陈枫也同样也是肆无忌惮之人,萧严岁心中颇有顾忌,自然也就不可能出手相拼。

    萧翮笑着拱手道:“陈师兄,五叔,我走了,你们坐等我好消息便是。”

    他发出哈哈一声长笑,拔身而起,化烟云冲向高空,转眼就在两人视界之内消失。

    萧严岁叹了一声,沉声道:“陈师侄,你今日却是做了件错事。”

    年轻道人撇了撇嘴,面上颇不以为然。

    萧翮这一飞遁出来,只觉得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这二十余年来首次独自一人行走云天之上,一时间倒是舒畅之心占了上风,心中竟然涌起了一个念头,“是不是要去哪处玩乐一番,再去找张衍为我那死鬼兄长报仇?”

    虽说那谣言之中并未说萧翰被杀,但谁嘟心知肚明.“十多年杳无音信,多半办是凶多吉少了,张衍若真有本事处置了这叔侄二人,又岂会留下这等手尾?绝对不会让二人再回来了,萧翮也是清楚的。

    平心而论,他对萧翰倒也没有什么太深感情,甚至幼年之时还常常被族中拿来与他作比较,口口声声言及他不如这位兄长,是以他后来奋发振作,终于先一步踏入了化丹境中,绝了这些言辞,叫那些说闲话的彻底闭了嘴。

    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把这位兄长放在眼里过,是以此次只是想借这个由头好生发泄一番罢了,倒也不是真的对张衍有多大仇恨。

    只是这些年被困在岛上,他一时却也想不出去哪里玩耍,想来想去,索性不想了,自语道:“先去解决了张衍才言其他吧,不过他乃真传弟子,不是随意可打杀的,便是绝争也需找几个人来做个见证,免得无人知晓我萧翮的了得。”

    他略略一想,便决定去张衍得罪过的六川四岛上去走一遭,随便抓几个人来为他做见证,打定主意之后,他便认准了方向,把身子一展,化一道轻烟而去。

    他并未发现,此时站在数十里外的一孤岛之上,正有两个人望着这处,看着他的遁烟去了天际之中,不免相视一笑。

    封臻负手背后,道:“果不出我所料,这萧翮是个耐不住性子的。”

    莫道人手一拍,就有一道流光飞符跟着去了,他仰首看了看天边那如盘皎月,沉声道:“是生是死明日可见分晓了。”

    萧翮飞至六川四岛时,他也不去管这是哪一川哪一岛,就朝着灯火耀眼之地直接闯了下去,见到拦路之物皆是起了丹煞横扫过去,他修炼的乃是门中三功五经之一的《玄泽真妙上洞功》,此功法能化气为水,起浪翻海,在这龙渊大泽之上现出玄功之时,更是如鱼得水,霎时就将滔滔大泽之水引动,吊在二十丈高处,含而不发,大声喊道:“里面可有活人,出来一个我乃是萧氏门下萧翮,我数十息,若还不出来,我便洗净此岛。

    此地乃是白濯】,岛主孙娴当年曾被张衍一滴幽阴重水打成重伤,自觉无脸见人,是以这二十年来再也未曾出岛,只是她恩师早亡,是以只能自己在洞府之中闷头苦修。

    如今她正逢炼气烧窍这一关,已是打通了十几余处窍穴,自觉再努力几分,这一二年之内便有望凝丹了,是以正且夜苦练不辙。

    她忽然听得外面有人大喊大叫,并语含威胁,心中顿时愤怒,只是待听清楚对方乃是萧氏门下萧翮,不觉心头一凉,不敢造次,理了理鬓发,往门外出来,她举目一瞧,见天空之中浪头高悬,似有千顷之水,就要倾覆下来一般,不觉骇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上前万福为礼,道:“奴家孙娴,不知萧师兄此来何事?”

    萧翮一看是个女修,倒也一怔,嘴角扯了扯,摆手道:“我今日欲与张衍一斗,却是少人见证,你来得正好,去,把六川四岛之上能喊之人都喊上,与我一起前去。”

    一听张衍之名,孙娴顿时吓了一跳,再听萧翮之话,却是面上为难,支吾道:“若只奴家随师兄去,倒也并无不可,可那几岛道友却未必在洞府之中……”

    萧翮哪里有闲心听她解释,不耐烦道:“能喊上几人便喊上几人,若有人不从那也简单,你就告诉他们,我便沿着张衍当日之路,把你六川四岛再打上一遍,看他们回不回来。”

    孙娴听他之言,顿时俏脸煞白,她也听过萧翮这人的名声,毫不怀疑此人会有这胆子,只得颤声道:“萧师兄莫要动怒,奴家依了你之意便是,且待我去寻了诸位道友前来。”

    言罢,她便身离去。

    孙娴过了初时的慌张,也自镇定下来,想起适才岛上那般惊人威势,心中也是盘算,若这萧翮与张衍斗起来,胜算倒是极大,也是不由生出了几分期待之心,身形顿时快了几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萧翮见前方有十数人向此而来,倒是怔了怔,心道:“这小娘子倒挺会办事,不错,待我胜了张衍,便让她做来我的妾侍。”

    来了这许多人,倒也不全是孙娴的功劳,原来这些人听得萧翮之名,知道他早在二十多年前便是有坍修士,丹成三品,又在名师门下修行,不是涂宣这等小金丹半吊子可比,因此有很多人都是孙娴一般抱有期冀之心,指望他当真能败了张衍。

    待众人来到面前,萧翮满意点头,也懒得去管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都是岛主,开口道:“好,今夜我便去寻那张衍晦气,你们便一起随我来吧!”

    他大笑一声,袍袖一卷,一股巨浪翻腾而起,自己往那浪头之上一站,身后大水汹涌,托着这十数人,一路之上滚滚如潮,向着昭幽天池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