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诡心暗藏再起意
    洞府之外雪漫天,越往小寒界中深入,则寒气越重,张衍抬首高望,一边饮酒抵御寒意,一边看着洞壁之上的石刻文字。

    这是他搜寻的最后一处洞府了,因为此地几乎是小寒界的最北端,能来此处的修行者,多是功行深厚,道心坚凝之人,抱着不成功便誓不回头之意而来,远非那些先前所遇之辈可比。

    甚至他还从一些只言片语之中读出那一股欢喜喜悦之意,显是此人在最后关头成功踏破境界,逍遥而去,终于出得生死玄关,重见日月。

    张衍虽不知这究竟是哪一位门中前辈,多少年前曾在此潜修,但也同样为那股冲开天门之后的欢畅所感染,当即拿起酒瓶遥遥一举,以作敬贺,随后一仰脖,一条银线便从瓶中灌入喉中,化作滚滚热流到了腹中,暖开身体。

    这里清静,是以他又在此洞中小住了几日,把此行所获简单梳理了一遍,起手掐指一算,至入此界之中已是过去二十五日了,他心中忖道:“今日该是出界之时了。”

    起身出得洞门,见眼前冷风鼓荡,漫天雹雨,天地之间白如盖银被,然而在极其北之处,所有风雪却一股无形之力挡在外间,丝毫侵入不得,甚至他只站在此处,便觉得有股锋锐之气逼得他肌肤欲裂,似是在阻他往前而去,想必那处便是袁中老口中所手被囚之人。

    张衍自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前去看个究竟,能被囚在此处者,当也是一位大能修士,不是他如今这等修为可以贸然接触的,还是早点离去为妙,看了几眼之后,他清喝一声,纵起云头,踏烟飞遁。

    到了午时时分,他取出了那袁长老予他的那符箓拍开,便有一道金光闪在身周,带着他往上一窜,霎时便撞破界关,出得此界,眼中顿时重换天地,只见白云悠悠,蓝天碧海,清风习习,艳阳高悬于空。

    从那举目苍凉,阴风嘶嚎的地界出来,他心身顿觉一舒,长啸一声,振袖望南而飞。

    回来路上,也是波澜不惊,过不了多久便回了昭幽天池,运开阵门,方才入大殿,就见似是早早迎候一旁的罗萧上来万福为礼,道:“奴婢恭候老爷回府。”

    张衍顿住脚步,瞧了她一眼,含笑言道:“罗道友何时回府的?此行可顺遂否?”

    罗萧娇笑道:“其实老爷出去未久,奴家便已回得府中了,此行一路顺风顺水,最是安稳不过,但却有一桩事却要与老爷分说,那陈夫人是凡俗之人,身子骨虚,受不得这昭幽天池内的寒气,是以奴家做主,由得坤儿带着他娘亲去九城之中安顿了。

    张衙点头道:“如此也好,坤儿入我门中后,还未去过山门之中,此行倒是可顺便走一遭。”

    罗萧却是咯咯一笑,道:“此番坤儿去了九城,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呢。”

    张衍顿时来了兴趣,道:“何事?”

    罗萧便将来由说了一遍,原来那日田坤伤了龙马后被汪氏拦下,在争执了一番之后,却意外得知了田坤乃是张衍的二徒,汪家顿时慌了神。

    本想着自己家孩儿能拜入张衍门下,却没想到女儿还没入门便罪了同门师兄。

    可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外界传言,张衍甫一回山门便杀了万彰和文安,据传就是因为这二人招惹上了刘雁依,显是此人极其护短,做他的徒儿不吃亏,汪氏决定让自己女儿拜入张衍门下,除了因为他是丹成一品之外,也是不无此因,但汪家却也因此也是害怕不已,对田坤母子二人百般讨好。

    汪氏之主人老成精,没多久便看了出来,此事只需过得陈夫人那一关便无大碍,因此大献殷勤,不但为陈夫人买宅买地,送人送钱,将其落脚之地安排得妥妥帖帖,甚至还有意说合自家女儿与田坤结亲。

    陈夫人虽然想着自己孩儿能修道长生,但若是早早能有一孙儿承欢膝下那也是最好不过,又觉对方之女既然也要拜入张衍门下,也算是上门当户对,日后在门中还能有个照应,是以当时就动了心。

    不过谁也知道,此事若无张衍点头,怕是万万不成的,因此她心中忐忑地托了罗萧回来探听口风。

    张衍想了想,却是轻轻一笑,道:“坤儿倒是好福气,我门下没有什么太多忌讳规矩,陈夫人乃是坤儿之母,既是她有意,若坤儿自己也不抗拒,我这做师傅的自是不会拦阻于他,只是不要误了修行才好。”

    对他来说,这只是小事。

    自从小寒界回来之后,他也是深有感触,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若是门下徒儿只求多活个数百岁,只为能享受荣华富贵,他也可成全,只有似那等道心坚凝.—心只求长生者‘方才是道统传人。

    他心中暗忖:“坤儿乃是大妖转世,若是当真有望大道,自能从红尘迷网之中挣脱而出,但若是就此被富贵烟云遮了道心,我也可保得他一身荣华,只当还了当年因果,此举便当是一番考验了。”

    罗萧听得张衍答应,顿时欢喜道:“好,既然老爷开了。,这事便这么说定了,我稍候便去告诉与陈夫人。”

    张衍看了她一眼,这般心急,原来就等着自己回话了,不过他也能体谅陈夫人为人父母之心。

    只是罗萧却并不挪动,犹豫了一下,又道:“老爷,既如此,那汪氏姐妹中有一人嫁给田坤,若是只收为记名弟子怕是不妥吧?”

    张衍微微皱眉,道:“汪氏姐妹?怎么,这杨放鹤为我寻得两名弟子,难道都是汪氏中人不成?”

    他虽是对此事并不十分上心,但如是这杨放鹤敢利用自己私授人情,倒也不能轻饶了他。

    罗萧美目睁大,道:“这难道这不是老爷所言么?”

    张衍诧异道:“我所言?”

    罗萧叹气道:“老爷先前言道,所要寻得那两位徒儿,当要与那宁冲玄那徒儿一般,可是那宁冲玄那两个徒儿,乃是一对年方十二的同胞姐妹,据说貌美如花,资质上乘,是以又要资质不差,还要一母同胞的姐妹,为了此事,也不知那杨放鹤愁掉了多少头发,好不容易才选定了这汪家。”

    张衍不由恍然,心中觉得好笑,当日他也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想到竟是如此,难怪当日杨放鹤面色有异。

    他不禁摇了摇头,思索片刻,道:“也好,那便收她们姐妹为入门弟子。”

    他并不在乎多收几个弟子,且与那些动辄收上数十上百弟子的师徒一脉同门比起来,他这还算收得少了。

    罗萧喜道:“既是这样,老爷可要选个合适日子,请几位门中同门前来沁。”

    收徒请同门好友前来观礼倒也是应有之义,张衍微微沉吟,点头道:“可,此事就由你和雁依去张罗吧,无需再与我多说了。”

    “是,老爷,那奴婢便告退了。”罗萧欠了欠身,俏脸上满是喜色地去了。

    张衍回了主府,往座上一落,盘膝坐定,取了一册真砂出来炼化吞**气,此是每日功课,便是在小寒界中他也不曾耽误了。

    至于那枚离元精玉,他还不准备吸纳,此物乃是助长丹力之用,他如今缺得并不是丹力,而是无法将其演化为神通,此物需等他把丹煞修行长无可长,增无可增之时,方才用得上。

    他一番运转,待将那真砂精气吸纳完毕之后,便入定参悟玄机去了。

    此时盘螭岛上,一支小巧飞剑飞入岛上宫观之中,被封臻拿在手中,他拆开一看,冷笑道:“哼,我说这张衍怎么前些时日入了山门之后便不见了踪影,原来是跑去了小寒界。”

    他得了师命,三年之后便要与张衍交手,为涂宣和万彰二人讨回公道,不得不想着办法了解张衍底细。

    虽然他敌视张衍,可后者毕竟是丹成一品,说不定有许多他不明白的手段在身,是以一直在暗中留意着其人的一举一动。

    坐在封臻对面的,乃是那日与他同在鸾鸣矾上观战的莫道人,闻言也是皱眉道:“小寒界,张衍去那处地界作什么?”

    封臻琢磨道:“怕是去寻那些前人的体悟心得,那周崇举英然修为也高,但终究不是本门出身,在所行之上于他帮助不大。”

    两人对视一眼,虽是大致猜出了张衍此行所为,但却并没升起丝毫小视之心,尤其是封臻,反而觉得心头有些沉重。

    此举已能看出,定是师徒一脉赐下了什么功法给了张衍,是以方要去寻觅那前人心得,只是他到底修炼的是三功五经中哪一门,却不为外人所知了。

    莫道人心不在焉地言道:“师弟勿虑,三年时间,他又//最快文字更新www.shumilou.com无弹窗无广告//能练出什么东西来?”

    封臻却是阴沉着脸,他可比莫道人熟悉张衍多了,知道此人绝对不能小看,也不能以常理揣度,况且张衍乃是丹成一品,能力拔九鲸,与自己同样是一下坍一重境界,若是三年之后对上,他是当真没有必胜信心。

    他有些烦躁地拍了下桌案,咬牙道:“张衍此人狡诈多端,必须要知晓他修炼的哪一门功法,否则门中大比之时,我若仓促上阵,必定为他所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