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四章 疑心本是半残卷
    张衍在守名宫中小住了几日之后,便在琴楠相送之下,乘风回返了昭幽天池。

    他此行并未引起他人注意,便是守名宫中侍女,除了那名招待他的女修外,其余诸女也只当他是来此探望琴楠的,拜谒彭真人不过是出于礼数。

    回到主殿之中,往玉榻上坐定,他一挥袖,就有上百白玉斛斗往他面前的地上一落。

    这其中俱是那如玉露珠翠般的饱满真砂,光华灿灿,灵气四溢,满满的一直堆到斛口,好像只需轻轻一个震颤,便会将从上震落出来。

    张衍微微一笑,果然不出他先前所料,彭真人洞府之中也暗藏有几条地煞灵脉。

    从这些真砂品质上来看,至少也是养炼了百数年了,那差不多就是在彭真人前去镇守小魔穴时,便把这灵脉移种过来了。

    这几条地煞灵脉虽不及另几位真人洞府中所藏那般上等,但好处却是如今这二三十年,至少在琴楠成就化丹境界之中,只有张衍他一人能够拿来修炼。

    他清喝了一声,手掌一翻,一缕白雾飞出掌心,在空中旋了几旋,往下一落,就把那一只斛斗中的真砂拿住,随着心神催动,便忽忽绞磨起来。

    不过半个时辰,有无数细白如雪粉的碎屑散落四周,一团清清如水的精气飘在空中,若不细观,几乎不能分辨。

    张衍鼻息一引,便将这一股精气吸入腹中,随后徐徐转动金丹,待将其炼化之后,他细细体察一番,不由连连叫好。只这一斛真砂中所蕴藏的精气,就抵得上之前那三十余船五行神砂了。两者之间可谓是天差地别。

    这两种神砂他都亲手炼化吸纳过。感受自然是最为强烈直接,心中也是感慨,果然要想成就溟沧派十大弟子,非要寻一位洞天真人在背后支持不可。否则休想成事。

    他目光向下一扫,这百余斛足够自己四月所需了。到了那时,自然又会有真砂送来。

    解决了一桩迫在眉睫之事,他也是心中欣喜。便将此事放下。算了算时日,如今距离门中大比还有三年多。

    以他丹成一品的情形来看,这三年时间之内,若想要打破“壳关”,凝聚法力真印记,却是万万没有可能的。这并非是那真砂的问题了,而是在修道外物充足的情形下。增长丹力仍是一个漫长而艰涩的过程,只能靠自己一点一滴去积累。

    因此要想在门中大比之上出头,那不仅仅靠得是修为,还要靠神通道术。

    而眼下,他所能依仗的,只有两种手段,一种便是飞剑斩敌之术,配合他如今的小猪天挪移遁法,若对方没有法宝克制自己,当可先立在不败之地,而另一种,便是那太玄真光了。

    他于心中思量,飞剑斩敌之术固然了得,但在门中比斗,不是生死拼杀,有许多手段便不能尽情施展。

    而且如今这十大弟子也俱去过十六派斗剑法会的,因该也曾见识过少清派的飞剑之术,想必也因有应对之法,是以不能期望太过,若是要克敌制胜,还要把筹码放在那太玄真光之上。

    然而在这里,却有一个问题。

    他目光一闪,将身躯一抖,便有一道如水光华放了出来,水幕扶摇而上,哗哗大响,似天川飞瀑,直上穹顶。

    他闭目端坐在那里不言不动,任由那水光飞腾,过了约莫有一个时辰,便将法诀一掐,将这道水光收了进来。

    适才无论他再怎么催动丹煞,甚至生生耗去了不少,却也无法使这玄光威能哪怕再大上一分,显然他并无办法将丹煞全数化为法力神通。

    太玄真光固然了得,但他丹成一品,按照常理说,以他力拔九鲸的丹力,若是驾驭起那五行真光来,当是威力无穷才是,可是那水行真光的威力却并未必他在玄光境界之时提升多少,看来只有用那五行精气慢慢磨练,方能使其增长威能了。

    当初他本以为这门道术便是如此,是以并未想太多,可直到他看过《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之后,又读了夹杂在其中的不少心得笔记,这才明白了其中缘由。

    天下功法神通,都不是随意可以修习的,何等功法匹配何等神通道术,否则任你如何习练,也是修炼不至大成。

    便如庄不凡,他所修炼的乃是门中三功五经之一的《坤玉微尘功》。

    练了这门功法之后,丹煞聚散随心,或大如山岳,或小如微尘,或刚似金玉,或柔似棉沙,修炼到高深处后,便能习练门中十二神通之一的“大罗天袖”。

    张衍当日也曾见过庄不凡的手段,一振袍袖之下,方圆数里之内,所有人都被他圈入了袖中,一个也走脱不得,若是在与此人争斗之时遇上这等手段,他也唯有远远避开。

    门中其他弟子,若是为门中立功甚多者,自是也可习练这门道法神通,但若是不先练得那《坤玉微尘功》,就无法将这门神通威力发挥至最大。

    假如庄羽凡举手之间能将浑身丹煞运化为神通,而功法不合者,不过只能引动半数丹煞,孰高孰下,自然一目了然。

    因此张衍心中怀疑,这本《五方五行太玄真光》或许还应当有一本相匹配的功法才是,而不是仅仅有这么一本神通道术。

    如果他所推想是真,那么当初那老道人给他的就只是一本残卷。

    至于是那位老道人是不愿给他全本,还是因为他手中的握有的只是残卷,那便不得而知了。

    不过张衍心中的猜想却是更倾于向后者,因为只用那五方精气就能练就太玄真光,把那真光驾驭自如,无疑是省去修炼功法的那一步,此应该经过后人精心修改过的。

    可若是有原本在手,又有谁会去白白花费这个心思呢?

    恐怕也正因为如此。没有合适的功法相匹配,他空有一身震古烁今的丹力。却无法使其化为惊天神通。

    但这也不是没有解决之法。他手中这本《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本来就是推演功法所用,若是他从中推演出能运使熬炼五行真光的法门,那么在大比之上他就无惧任何同辈弟子了。

    他站起身在府中来回踱步,看来这三年之内。除了要不间断的磨练丹煞,还要设法勘破这道法门才是。至少也要让自己这一身丹力有用武之地,不会白白浪费。

    只是这本真经他看了几遍之后,发现的确是深涩艰奥。前人笔记也是不多。可供他参详的却是极少。

    这时,他心中一动,忽然想起龚长老曾经说起过,那小寒界中可以寻到不少前人留下的心得体悟。

    既然有前人笔记,自当拿来一观,互相印证。便是他人走入了死路,自己也能知道到底是哪条路走错了。

    “择日不如撞日。时不我待,不如今日就去拜访龚长老。”

    张衍打定主意之后,便再没有半分犹豫,甩开袍袖,起身一纵,踏开阵门,出了昭幽天池,往山门之中功德院而去。

    功德院位于玄龟陆洲九寿峰上,张衍入了山门之后,一路排开风云,用不多时,便来到其正门之前。

    他放眼看去,见此处天高清朗,碧色如洗,明山秀水,松涛如海,山下玉阶足可供十人并行,峰顶宫观之上,有三座凌空飞阁,底下承烟托云,相互之间有绿藤挂绕,彩禽往来,淙淙泉水自冷岩细缝之中挂下,竟不落地,而是在那宫观顶上悬起一道环绕山川的玉浪天河,有十数名白发苍苍的老道人在那里扬竿垂钓,神情悠闲,自得其乐。

    张衍到来时,有一名双眉浓密的宽肩修士驾着玄光迎了上来,突然大喊一声,道:“来者何人?为何到了功德院前还飞渡行云?还不落下!”

    张衍心中一笑,暗道:“听闻山门九院之中,唯有功德院最是架子大,除了对掌门和几位洞天真人恭敬之外,其余弟子长老来此俱是一般对待,看来果是不错。”

    他也不去开口说什么,只是从袖中拿出一枚牌符一晃,那宽肩修士见了牌符,不觉一怔,态度立时转了大弯,稽首道:“不知这位师叔找得哪一位长老?”

    张衍沉声道:“贫道此来正欲拜访龚长老,不知他可在否?”

    宽肩道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突然上来拉着张衍的袖子低声道:“道兄随我来,到后殿说话。”

    张衍正觉不解,忽然有一个垂钓老者把手中钓杆一扔,化一道烟霞飞出,拦在两人面前,指着张衍气急败坏言道:“你,你是来找龚老道的?”

    张衍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正是。”

    老道人一听,顿时须眉齐动,捶胸顿足道:“这老贼,前几日说有人要来拜望他,我就想,以他那臭脾气哪会有人上门见他?还压下了一枚丹玉与他做赌注,你这一来,我却是输惨了,不行,你得给我说个清楚,不然你不许进去。”

    他上来就要拽张衍的袍袖,宽肩修士见他胡搅蛮缠,不觉头上冷汗直冒,功德院这里的长老俱是辈分极高,此生又绝了修道之念,方才来此养老等死之人,其中有些还是炼叉了玄功,导致性情大变,疯疯癫癫的,这老道人便是其中之一。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轻笑道:“这位老道长,在下觉得你却是该高兴才是。”

    老道人不解道:“为何?”

    张衍叹道:“龚老没有和你赌命,只和你赌了丹玉,难道不是你捡了便宜么?”

    老道人一怔,皱眉想了想,忽然一拍手,变得兴高采烈,手舞足蹈道:“正是,正是,说得不错,说的不错,倒是我老儿占了便宜了。占便宜了。”

    宽肩道人目瞪口呆,佩服地看了张衍一眼,低声道:“道兄好本事,快快随我来。”

    张衍摇了摇头,也没有心思和那疯老道在这里纠缠,把袖一摆,便随着宽肩道人入了里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