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二章 千里远行 再上守名
    既然田坤坚持,又有师徒一脉的规矩在此,罗萧自是不好勉强,只能任他前去,只是她还不放心,两人临行之前,又出言细细叮嘱了一番,塞了不少灵贝过去,这才作罢。

    待母子二人走后,她暗自想道:“老爷这徒儿可是金贵的很,若是万一有个闪失,我又如何向他交代?也罢,先由他前去,回头我自去告知雁依,令她暗中跟着随照拂就是。”

    她一扭腰身,去了内殿,走了两步之后,一抖手,从袖子出来一条怪蟒,就地一滚,变作一个丑陋童儿,他站起来左右一看,瞪大了眼道:“此处便是老爷的洞府么?”

    罗萧笑道:“别看了,日后你便在此处住下了,有的是机会游逛,你且随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人。”

    田坤如今功行未到,是以并未有飞行法器在身,自阵门出了洞府之后,只能徒步往南而去,他也是极孝顺的,把陈夫人背在背上,脚下却是箭步如飞,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陈夫人道:“我儿,你可有同门?又待你如何?”

    田坤一愣,道:“孩儿有一名大师姐,虽比不上娘亲,但对孩儿也是很好的。”

    陈夫人点了点,道:“你在张道长门下修道,不要动什么小心思,也不要和师姐争宠,便是师姐说了你几句什么,也不要还嘴争瓣,还有你那位罗师叔,是个有本事的女子,你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请教她,听到了没有?”

    田坤重重点头,道:“娘亲说得是,孩儿都记在心里呢。”

    陈夫人知道她这孩儿向来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听他答应,慈爱地拍了拍他的稚嫩却又宽厚的肩头,心中甚是欣慰。

    田押乃是修道人,又是大妖转世,从山林中过去时,百兽虫鸟纷纷退避,自是一路穿行无阻,不过两个时辰,他便翻过了小浪山,眼前出现一片辽阔平原。

    他生平从未走过如此远的路,兴致极高,脚下越走越快,到了最后,陈夫人只觉耳边呼呼风声,如乘奔马之上,而田坤背上连丝毫汗渍都没有,她又喜又惊道:“我儿真是长本事了。”

    又行了数百里地后,眼前却走出现了一条奔流不息的宽阔大河,岸边有一个渡头,有许多提着包袱行礼在船上坐着。

    田坤出来前听罗萧说过,要入那龙渊大泽,自是要在渡头乘船而入,因此把陈夫人把背上托了一托,兴冲冲跑了上去,一个箭步就窜到船上,只是忽脚下一荡,船身向侧面一倾,顿时惊呼声一片,他心中一急,凭着本能前进几步,这船便复又稳住了。

    那老舶公只觉眼前一花,就见一个半大小子上了船,险些就把船踏翻了,暗自了抹了一把冷汗,他在这里迎来送往,自是有眼力的,也不好出言责怪,只得苦笑道:“小哥儿,你可要坐稳了,你力气大,别踩烂了小老儿的船。”

    陈夫人嗔怪地拍了自家孩儿一下,田坤颇不好意思,连连道歉,小心翼翼把陈夫人放了下来。

    船上渡客也都不是寻常人,虽是受了惊吓,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看了他们母子一眼,知道得罪不起,便又坐稳当了。

    陈夫人道:“不知船家可渡资几何?”

    老舶公哈哈一笑,道:“若是这位夫人愿意给,随意赏几个铜板就是。”

    陈夫人想了想,就命田坤塞了一串铜钱过去,老稍公也不看,往怀里一塞,待船上又来了之后,便道:“诸位坐稳。”他解了绳缆,把桨一摇,这船便荡出渡。,顺水而下。

    这舟船每隔一日便上岸采买食,行行停停,约莫十日之后,到了一座江心岛上,这时那玄龟陆洲已是隐约可望,上了岸后,母子二人辞别那位稍公,又要去换大舟,还未上船,那船家扫了他们几眼,见田坤衣饰不是寻常人所能穿得,便笑着上来拱手道:“不知二位贵客,是哪岛哪院弟子的族亲啊?”

    田坤还是个孩童,自出生后也从未与外人说过话,心思又单纯,想了想,觉得昭幽天池既不是岛,也不是院,就老实回答道:“俱不是。”

    “俱不是?”

    船家愕然,原本略带热情的神色就冷了下来,挥袖道:“下仓有几个空位,去那边蹲着吧。”

    陈夫人进得这龙渊大泽来,处处见得都是仙家胜景,端的是魂丽无方。

    虽昭幽天池道场广大,但却偏偏不在山门之中,因此摸不准张衍在门中到底是什么地位,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她本是官宦人家出身,自小便见惯了勾心斗角,如今初来乍到,对他人总有着警惕提防之心,不敢随意说出张衍名号,怕的就是门中若有哪位仙长和张衍不合,她自己遭了罪不要紧,自己儿子若受了损伤,那便是万死莫赎了。

    是以她与田坤依言到了下仓,虽则阴暗潮湿,但总算也能栖人。

    一路还算顺利,他们是午时初上得船,到了百时末便到了玄龟陆洲之上。

    按照先前罗萧所告知的,他们要先往城中最高楼上“安和殿”中去登籍造册,然后才可安顿居住下来。

    不过等他们急匆匆到了那里之后,却发现管事早已离去,问及旁人时,言道要明早方才有人前来,母子二人合计了一番,只得先去寻一家客栈住下。

    他们乘了半天船,未曾进得半点食水,田坤自是无碍,浑若无事一般,陈夫人却是有些。渴,见街边有卖梅子的,不觉。生津液,道:“我儿,去帮为娘买些梅子来。”

    “好,娘亲你等着。”

    田坤当即应下,他踮脚看了看,见那边围着买梅子的人甚多,便一个人挤了过去。

    他出去了还没有几步,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得人群中一阵惊叫,一阵鸡飞狗跳。

    只见一匹红鬃龙马从长街那头冲了过来,此马高有一丈,四蹄之下有烟云飞腾,离地半尺,神骏之极,只是背上有一个肌肤胜雪,容貌艳丽的少女。

    她脸上神情惶急无比,正死命勒动僵绳,想要止住这匹奔马,怎条这匹坐骑却始终不听使唤,一路而来,街上之人纷纷惊叫躲闪。

    这匹马横冲直撞,越奔越疾,不管不顾地往前而来,陈夫人本站在人群之中,见眼前众人突然一散,这才发现了这匹奔马,她身休有些疲乏,自然反应有些慢,待想要躲避已是来不及了,不由脸上一白。

    田坤回头一望,情急之下,他来不及多想,一纵身,将将便拦在了头马头前,一脚就踹在了此匹马的膝弯上,只听“咔嚓”一声,就将马腿踢断。

    这匹龙马悲鸣一声,前蹄一软,跌倒在地,身上那少女亦是一声惊呼,还好身手利索,顺势借力往前一翻,稳稳落在地上,她倒也没有先去去看马,而转过头来看着田坤,跑过来关切言道:“这位小哥儿,你没事吧?”

    田坤哼了一声,就转过身去,扶着陈夫人道:“娘亲,你怎样了?”

    陈夫人倒是吓了一跳,上来搭着他的手臂,上下看着他道:“坤儿,你伤着了没?”

    回坤摇头道:“无事。”

    少女听他这么一说,也顿觉松了一。气。

    这九城之中,有些人天生筋骨强壮,还有些人曾受过门中仙师指点,是以他能踢到龙马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少女却极为惋惜地看了那马儿一眼,咬着下唇,不由暗自苦恼道:“明天便要拜师,这匹龙马原本送给思师的见面礼,却不想伤在了此处,糟糕了,糟糕了呃一”

    她在这边自怨自艾,却听长街那头又有马蹄声传来,一个身形挺拔的白衣男子策马来到她面前,随后翻身下马,冷着脸走过来,皱眉呵斥道:““哼,不会骑,便不要骑,偏偏逞强,为兄费了多少心血才给你觅来这匹宝炉龙马,本是给你拜师礼的,却给你糟蹋成这样,以你这毛毛糙糙的性子,若是拜入张仙师门下,迟早是要被赶出来的,到那时,就是丢我汪家的脸!”

    少女鼓腮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二哥你不就是没被杨阿爷看上么,值得这么骂我。”

    白衣男子顿时大怒,道:“反了你了,你还敢还嘴!我要禀明”

    少女偏过头去,低声嘟囔道:“不拜就不拜呗,正好换了你去。”

    白衣男子气得浑身发颤,道:“你给我滚回家去,今日不许吃饭了,这几日也不准出去,免得在外面丢人现眼!”

    见自己妹子还是一幅不以为然的模样,他痛心疾首地言道:“你如再这样下去,一不小心惹得张上师不满,那是要害了我们全家的!”

    他正要再教‘几句,目光一撇,却见田坤搀扶着陈夫人欲走,便冷声喝道:“那边的人给我站住了,难道伤了我汪家的马,就想一走了之么?”

    与此同时,张衍飞遁远行,身化云烟,一路往龙渊大泽西方飞去,跃过江贲岛时稍稍留意了一眼,旋即又收回目光,把遁速加快了几分,未行多久,他便已走到了小浩海守名宫阙之前。远远就有一位女修骑着仙鹤飞来,稽首道:“哪位师兄来此?”

    张衍一稽首,笑道:“贫道张衍,自昭幽天池而来,特来此拜偈彭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