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一章 神砂练气知短长
    数日之后,昭幽天池之中有跃天阁执事长老到来,此人奉命将溟沧派化丹修士所穿戴的冠带法衣,灵符袖囊,玉饰配器送了过来,与此一并到来的,还有供化丹修士汲取精气的五行神砂,共是装满了三十八船飞舟。

    这些五行神砂乃是门中内地脉煞气中孕育而出,自不是凡俗之间的神砂可比。

    张衍吩咐刘雁依前去招呼这位执事,自己则袍袖一卷,一道烟气飞出,便将这三十八船神砂尽数拿了起来,往主府中落去。

    那名跃天阁执事看得咋舌不已,听闻这位张上师在品丹大会力拔九鲸,他也是只是感叹一下,并无什么概念,此刻见到他一举手间,便将这三十八船神砂摄走,自是骇然心惊。

    原本他还对张衍只派一名弟子来招待他有些不满,现在却收起了这份心思,对刘雁依也是不敢小看。

    张衍回到主府玉榻上坐定,法诀一掐,把丹煞运起,氤氲薄雾漫漫散开,将摆在面前的一船五行神砂罩定,肆意搅磨,不多时,这神砂便碎作无数如细粉一般的黑屑纷落而下,还有一丝一缕灰蒙蒙的精气飘散出来。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他把烟气一收,再伸手一点,就把无数散落在空精气凝聚一处,最后在他指尖上变作一团拳头大小的雾气,他一张嘴,将其吞吸入腹,金丹一震,运转了几遍,便自炼化。

    他把袖袍一扬,又将下一船神砂摄起,继续如先前一般施为。

    如此过了整整一天,待他将这三十八船神砂炼毕之后,便在心中默默估算了一下。吸食了这么多精气,也不过是等若他在这洞天府邸之中打坐个七八日。所炼化出来的丹煞极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三十八船神砂若是赐给下三品化丹弟子所用,需半年才能炼化,如是给丹成中三品的化丹修士,也至少要用去一月时日。可是对张衍来说,不过一天便能将其全数笑纳了。

    不说他这等丹成一品者。便是丹成二品,三品的修士,这点神砂对他们来说恐怕也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他想了想。又从袖中取了一只玉瓶出来,拔开塞子,倾过瓶口,便有一粒龙眼大小,玉雪如霜,灵气逼人的丹药滚了出来。

    他一仰脖。服食了一粒下去,再闭目慢慢运化那药力。过去一刻之后,他睁开双眼,功效却是适才吸纳的那精气好上许多倍。

    这是周崇举用草木灵气精炼而出的丹药,亦能助长化丹修士的功行。

    但是此物也有缺憾之处,这些奇花异草生长极慢,以那丹鼎院中的药园,也不过三月才能出得一炉,还要往各岛各府送去不少,自是不能全数用来给张衍,若是寻常弟子倒也够了,奈何他是丹成一品,那就大为不足了。

    张衍暗自思忖,若是能在洞府之中种上一条地煞来那便好了。

    五行神砂莫不是用地脉煞气所滋养培炼而出,但其中最为精华的部分却是早已为人拿去,便如郑宏图于品丹大会上赐下的那壶真砂,就是从无数神砂之中千挑万选而出的。

    这些真砂皆是拿去给了师门嫡系弟子,而那些挑剩下来,品质较差,且污浊杂质又较多的神砂,就拿去分散而给其余诸弟子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种一条地煞不是朝夕之功,却需用上数十上百年方能孕就,上等一些的地煞所需岁月更是悠长。

    门中几位洞天真人洞府之中,也种有不少上等地煞,但那是拿来给自家弟子的,自是不会拿出来与他人分用。

    可惜的是,桂从尧身为洞天真人,因没弟子随侍在侧,用不着什么地煞,是以昭幽天池中也并无此物。

    张衍如果只靠这神砂供奉,老老实实在洞府之内打坐,吸食天地灵气,以他这洞天真府来说,熬上个一百年,或许能将丹力增至极限。

    但若是这样,同辈早已把自己远远甩在了身后,那时下一辈弟子又将崛起,又哪里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是以此法不可行。

    其实还有一条路,那便是为门中立下大功,自能去功德院中换来不少真砂,不过如此一来,就会将许多时间浪费在寻觅这些外物之上,也为他所不取。。

    门中能不为这些外物奔忙劳碌,又一意精进修炼之人,唯十大弟子而已。

    他们每一人身后莫不有一股势力支持,诸事皆有他人代劳,无需自家劳神。

    只这一桩好处,便不知将多少同门弟子抛在了身后,任你再这么资质高明,也无法与他们相抗衡。

    张衍明白,其实归根到底,那便是看门中弟子背后有无他人支撑,只靠自己一人,是万万难以追赶上那些人的,按如今门中局势,师徒一脉几位真人不希望他在大比之前跳出来搅局,自是不会伸出手来助他。

    不过张衍对此倒是早就有所预料,心中暗忖道:“看来,是时候去与那人见上一面了。”

    想定之后,他把袍袖一卷,就出了洞府,往溟沧派山门之中飞去。

    他走后未久,昭幽天池之外,就有一道黑沉沉的玄光飞来,其上立着两名女子,其中一人正是罗萧,另一名女子三旬年纪,面目秀美,乃是她从南梁国接回来的陈夫人。

    陈夫人一路腾云驾雾而来,方知神仙手段,她理了理鬓角,看着前方那隐隐约约的通天巨影,悠然神往,不禁问道:“罗仙子,此处怕是距离我儿那修行之处不远了吧?”

    罗萧咯咯一笑,按着陈夫人的手背道:“早就说过了,夫人不必这么叫奴家,奴家不过老爷身旁一个婢女,田坤乃是老爷的徒儿,夫人唤我罗娘子便是了,没错,再有百里,便是那昭幽天池了。”

    陈夫人也是个有眼力的,她观罗萧妖娆多姿,柔媚入骨,而且有飞天遁地之能,又言语大胆,毫无避讳,此番还被张衍安排前来接她,地位绝不是一介婢女那么简单,不定就是道长身边的妾侍道侣一流,是以言语间极为客气。

    其实罗萧心中也是佩服,若是一个普通女子,别说飞渡云山,就算上得高处,怕是也早已吓得晕厥过去了,可这陈夫人除了先前有些不适之外,却一路上言笑自然,毫无半点惊慌之意,只这份镇定功夫,就让她高看一眼。

    百里之路,匆匆而过,待两人到得近处,看到那昭幽山通天彻地,直似支天之柱一般。饶陈夫人是官宦富贵人家出身,见多识广,也被这天地造物之雄奇而震动,声音也是不仅能小了点,有些畏怯道:“此,此便是小儿修行之地?”

    罗萧笑眯眯道:“不错,夫人看得准,便是此处了。”

    陈夫人看了几声,感叹道:“此山如此广大,这溟沧派果然是仙家圣地。”

    罗萧突然捂嘴一笑,道:“夫人却是错了,这昭幽山,乃是我家老爷的道场,那溟沧派距此还远得很呢。”

    陈夫人不觉吃了一惊,心中深深震撼,如此雄浑瑰丽之处,竟是为那张道长的一人所有?

    罗萧眼望远山,美目中也是异彩连连,此次她不但接了陈夫人回来,还顺手把那暗藏在外的贝王取了回来,准备放在昭幽天池之中,如此一来,门中便不缺用度了。

    张衍当年承诺过助她成道,随着张衍修行日渐高深,她也觉得此并非是飘渺无踪的念想了。

    临近山门之后,她忽然想起一事,忙探入香囊中,取了一粒丹药出来,道:“陈夫人,那洞府之中寒气深重,你且把这丹药服了,能抵挡一二。”

    陈夫人道了声谢,便接过服下,此丹药一入腹中,便觉一股暖融融的气息贯通四肢百脉,不由暗暗称奇。

    罗萧回府,自是一路畅通无阻,开了阵门,便到了山门之中,她妙目一扫,拉过一位侍女问道:“老爷何在?”

    那婢女垂首道:“禀罗娘子,老爷一刻之前却是出门去了,可要奴婢把商娘子唤来?”

    罗萧摆手道:“不用,你去到那门内说一声,就言坤儿他的娘亲被我接来了,要他出来相见。”

    婢女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只听噔噔噔一阵急促脚步声,却是田坤匆匆跑了出来,见了陈夫人,大喜道:“娘亲!”

    陈夫人见了自家孩儿,也是欢喜,却不自觉眼前一热,有些哽咽道:“我儿。”

    陈夫人跨出一步,正要上前,却是身躯一晃,田坤见了,吓了一跳,赶忙上来搀扶住,急道:“娘亲,你怎么了?可是病了么?”

    陈夫人牙关紧咬,身躯瑟瑟发抖,道:“无事,无事,只是有些寒冷罢了。”

    罗萧一蹙眉,把陈夫人手腕拿起里一搭,沉吟了片刻,歉然道:“倒是奴家疏忽了,坤儿,此处寒气深重,你娘请不宜在此久留,看来需去九城之中安顿了原来昭幽天池之寒气乃是从万丈深处地穴中而来,不是修道之人,根本难以忍受,若不是陈夫人适才服了丹药,早就冻死当场了。

    田坤认真道:“娘亲,我这便带你前去。”

    罗萧伸手敲了下他的脑袋,笑道:“那九城之地你还从未去过吧,我去把雁依唤来,让她领着你去。”

    田坤却是大声道:“罗师叔,恩师说过,我师徒门下,弟子能做之事,师门长辈从不代劳,这点小事,我若做不好,那还修什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