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章 严氏赠礼 九城择徒
    张衍丹成一品之事传遍东华之后,严长老自是也有所耳闻,他与张衍私下有盟,不能不有所表示,遂第一时间命自家孙儿带了不少贺礼前来恭祝。

    严振平入了大殿之后,自有鱼姬美人上来端上茶水,他端起茶盏轻轻啜了一。,只觉齿颊留香,清心润脾,双目也是一阵明亮,似有一双轻柔小手轻轻将休内灵机一个拨动,调理气脉,在经脉中走了一圆后,他精神顿觉一振,便是饮惯了天下名茶的他,也不由得脱。赞了声:“好茶!此茶何名?”

    两旁鱼姬美人咯咯一笑,道:“此茶何名,奴婢也不知,只知是老爷私藏,尊客可稍后问过老爷。”

    此茶乃是桂从尧昔年所留,数量颇多,张衍便拿来招待客人。

    这洞天真人平日所饮之茶自是非同凡响,也难怪严振平惊叹出声了。

    严振平又品了一。,点了点头,放下茶盏之后,便四处打量。

    心中羡慕不已,到底是洞天之府,灵机之充沛非他处可比,还在自己祖父严正亭所修行的洞府之上,先前自己与张衍竭力交好,果然是走对了一步妙棋。

    稍等了片刻,忽然耳边听到一声朗笑,道:“严道兄,今日怎有闲来此?”

    严振平一抬头,见张衍从内殿中转了出来,身旁跟着一个十来岁的高大童儿,连忙站了起来,面上狂起了笑容,拱手言道:“张师兄丹成一品,听闻这等无上成就,振平便奉了家祖之命,特来恭贺。”

    张衍微微一笑,兑“严长老何须这般客套,来,严兄请坐。”

    严振平也知道如今张衍在溟沧派中地位身份皆是不同,不是昔日可比,依自己如今身份,换个场合,怕是不够资格与其对坐而谈,不过他今日乃是代他祖父而来,自然无需顾忌这么多。

    坐定之后,他从袖中取出一物,恭敬端到张衍面前,道:“区区薄礼,还望牟兄笑纳。”

    张衍倒也不客套推脱,接过手来随意扫了一眼,见赠送的皆是仆役力士一流,还有数杯可吸纳精气的真砂,看到最后一物,却是眼前微微一亮,叹道:“严长老有心了。”

    严振平笑道“家祖言道,此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师兄门中自有师长前辈,此物不过是为师兄锦上添花,济不得什么事。”

    张衍淡淡笑了笑,此物可不是什么“小礼。”而是***书,记载北辰派门中数代以来,所有化丹修士突破“壳关”时的种种感悟和经验。

    他心中暗暗赞许,佩服严长老的老辣和目光之准,知道自己缺什么便送来什么,等若瞌睡就送来了枕头,纵然他也有别的渠道去想办法,但这分好意却使人感到心中舒服,便言道:“请严兄回去告知严长老,他高情厚谊,张衍自是记在心中的。”

    严振平露出了十分欢喜的笑意,知道今日此行已是圆满,忙道:“师兄言重了,言重了。”

    这时,他突然拍了下自己额头,似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道:“差点忘了,门外有一人随我同来,说是要面见师兄,那人认真算起来还是师兄同门,说是有事要求见师兄,只是怕贸然来此显得唐突,是以适才托我转告,方才只顾着与师兄说话,这一眨眼功夫,倒是把他给落下了。”

    张衍大有深意看了严振平一眼,道:“既与我是同门,又与严道兄是旧交,那便请进来一见吧。”

    他一挥手,大殿之中阵门一开,便有两个鱼姬美人欠了欠身子,领命而去。

    不多时,她们便带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这人修为不高,只是一名明气修士,满头白发,面相和善,行动间脚步健朗,他一见张衍,便敢忙上来拜见,城惶城恐道:“张上师,小老儿杨放鹤有礼了。”

    张衍听他对自己这称呼,眉毛一扬,便依稀猜出了一点对方来历,颔首道:“听严道兄言道,杨道友也是我门中弟子,不知在哪处洞府修道?”

    杨放鹤脸上一红,道:“惭愧,小人只是得门中上师赐下了些功法,私下里揣摩修行,却是磋趾半生,眼见行将就木,却还未曾有福拜入哪位上师门下,如今只是受跃天阁几位长老所托,打理九城内外诸事而已。”

    他这么一说,张衍便自了然,淡淡道:“原来是九城总管事,失敬了,不知你来我处有何贵干?”

    他心中微微觉得有些奇怪,他如今在这昭幽天池之中修行,除了偶尔往丹鼎院中一行,和门内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了,那灵页岛虽说仍在他手,但早已闭了禁制,只余几头五彩灵蜥看守山门罢了。

    杨放鹤踌躇了一会儿,随后叹了一声,拱手道:“张上师,小人虽恭为九城之守,但门规所在,还请张上师挑选几名佳弟子过去,小人也好对上明殿诸位长老有个交代……—,”

    说完之后,他对着张衍连连拜了三拜,最后一揖到底,久久不肯起身。

    张衍微一思索,便明白这位来意了。

    如今他已是化丹修士,按照溟沧派门规,他应该开始收徒弟了,虽说他门中早已有了两个徒儿,但那是他自己去寻来的,而并非是门中安排的。

    溟沧派弟子,尤其是师徒一脉,到了化丹境界,都必须择徒授法,而人便是从位于那玄龟背上的九座城中挑选。

    这九座城池之中人。加起来,足有两百万之众,俱是师徒一脉弟子的亲族友人。

    万载以来,虽说溟沧派门中些弟子有些早已身死魂消,但其亲眷却仍在门中落根,开枝散叶,因在这龙雁大泽之中居住时常呼吸清气,锻炼休魄,累世下来其身休之强健,远远胜于门外凡俗之辈,甚至门中一些弟子兵解之后,亦是选择在此转生。

    师徒一脉如今所收弟子,多数是从其中挑选而来。

    不过师捧徒,徒亦择师,这许多年岁下来,九座城中自是也出了不少高门大族,有许多人还拜在了名师之下风光无限,家中只要有一人入道举族可因此获益。

    而如今张衍丹成一品之事传遍山门之后,便有不少人打上了他的主意。

    在那些大族看来,张衍在修行之路上乃是一片坦途,便是成就元婴也指日可待,是以前是在暗中捉摸着如何攀上他这个大靠山。

    如能让自家子侄拜入他的门下,不说千年,四五百年之内,定能保得他们全族兴旺。

    是以九城之中许多大族都备了不少大礼,求到杨放鹤面上来只为能把自家后辈子侄送到张衍门下做弟子。

    可休看杨放鹤统管九城,在城中大族面前无比风光,可在溟沧派内门弟子眼中却什么都不是。

    他要见张衍却无人给他弓荐,贸贸然寻上门来,他一个明气修士,根本进不得昭幽天池的山门。

    情急之下,他也是四处走亲访友,找寻门路,却正好严振华来溟沧派中,寻到他的门上要求带走几名弟子。

    似这井辰派等于溟沧派交好的门派弟子,也是经常往来九城之中为的就是挑选一些溟沧派看不上的人种回去收为弟子,通常他都是与杨放鹤打交道因此也有几分交情。

    严振平此行没有立刻去往昭幽天池见张衍,而来过来此处,是因为他为人稳妥,决定先打听清楚张衍丹成之后溟沧派中的局势如何,免得自己一不小心,掺和进什么泥塘里,那便不好了。

    他与杨放鹤相见之后,自是攀扯了一番,自然而然就说起了此事。

    杨放鹤未曾想到,严振平居然与张衍有旧,当即喜出望外,立时托他弓荐一二,却弓得后者频频诧异看来。

    其实杨放鹤心中也是尴尬,要见自己山门中的真传弟子,却还要他派弟子相助,说出去实在是没有脸面,不过此刻也顾忌不了这么多了,错过了这此机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张衍。

    他人可能惧怕门规,可是杨放鹤明白,似张衍这等人,哪里会在乎这些?最后追究起来,罪责还是落到自己身上,因此他态度放得极低,几乎是以哀求的方式请张衍收下几名弟子。

    张衍弄清楚这许多事后,便自笑道:“既如此,我也不与你为难,可送来两人到我门下做记名弟子,不过你却不许选差的。”

    他伸手往站立在身旁的田坤一指,道:“此乃我二徒天坤,你送来之人至少要有这般资质。”

    杨放鹤能为师徒一脉擢拔弟子,目力自也是厉害的,还尤为擅长辨气观象,他看了田坤几眼之后,便苦着脸叹气道:“张上师这位徒儿头角峥嵘,脚下刚健有力,有龙龟之象,想前世必是哪位大穗修士,恕小人无能,实在选不出这等佳徒。”

    “哦?”

    张衍意外看了他一眼,他原本也是有意试探下此人眼光,能看出田坤的资质,没想到此人还当真是有几分能耐,便点了点头,正要开。,却忽然想起一事来,问道:“我问你,宁冲玄宁师兄早我一步成丹,如今想必也是收徒了吧?”

    杨放鹤连忙点头道:“是是,宁上师也是在五年前便收徒了。”

    张衍笑了笑,道:“既如此,你送来与我徒儿,资质便与宁师兄那般一样好了。”

    他也是随。这么一说,并未太过在意,杨放鹤却是面容一僵,但先前已近看回了张衍一次,此时却是不敢反驳了,眉头都结在了一起,低下头去,咬牙道:“是,小人定当让上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