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九章 道书入手 法力真印
    五日之后,昭幽天池之中,有功德院中长老到来,这是奉了掌门真人之命,要将门中一本修道功法传予张衍。

    原本功德院中长老个个德高望重,资辈甚高,若是弟子得了立下大功,便是要上功德院换功诀法器,他们也总要拿捏一番,便是真传弟子,如果稍有不敬,便不会给你好脸色看,更无有亲手将功法送上门去的道理。

    但此次因掌门真人特意关照,不许将下赐法门之事泄露出去,是以只得选了一名长老来此走上一遭。

    张衍先前已收到了飞剑传书,是以早早便在洞府之内恭候,来者一踏入大殿之中,他却意外发现,此人居然还是一位旧识,便笑着稽首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龚长老,快请上座。”

    龚长老哈哈大笑,大步而来,起手还礼道:“张师弟,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啊。”

    张衍打量了一眼,多日不见,这位长老红光满面,满头半黑半百的头发如同染上了一层油蜡一般,光可鉴人,精神之好,无以复加。

    张衍在品丹大会上大大扫了玄门世家的脸面之后,龚长老就把积累了百多年的郁气都给放出来了,大大的长了一把脸,胸臆之中更是舒坦无比,因此他得知此事之后,便主动请缨,欲将这门下赐功法亲自送到张衍手中。

    两人寒暄落座,龚长老笑呵呵地言道:“门中五功三经,共是八门功法,以老夫来看,交予师弟这门功法高深艰涩,溟沧派自开派以来,也甚少有人修行,不过掌门真人自有考量,轮不到我这个半死的老头子前来置喙,但修行之中,若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却可去那小寒界中一行,当有所获。”

    张衍若有所思道:“小寒界?

    龚长老神色认真,点头道:“正是,小寒界!”

    溟沧派中除了龙渊大泽之外,另有先贤大能开辟而出的数个小界洞府,这小寒界便是其中之一,此处原来是历代弟子参关闭死之所。

    修士功行到了一定关隘,或觉自觉寿数无多,试图突破境界,那便可入此处潜修。

    小寒界中有条不成文的立规,若是于界中参悟本门功门,都要在所居洞府之中写上过往修炼之的心得体悟,刻作文字,以备后来之人参详查阅。

    龚长老看到这门功法极难修习,是以特意告知张衍,若是实在没有头绪,可去小寒界中寻觅先人留下的述言,不管有用没用,总能有几分助益。

    张衍想了想,明白这是这位长老的一片好意,便站起身,拱手致谢道:“多谢龚长老提点。”

    “哪里,哪里。”

    龚长老也是笑着站了起来,张衍谦虚有礼,丹成一品之后,却并无一点心高气傲之意,这极对他的胃口,而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玄门世家弟子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他探手入袖,取了一只牌符出来,交到张衍手中,温声道:“那看守小寒界的袁长老与我颇有几分交情,你若有疑问,可随时持此牌符来寻老夫,我带你去见他。”

    张衍大方收下,拱手笑道:“长者赐不敢辞,翌日有闲,当上门拜访龚老。”

    龚长老又是一阵开怀大笑,言道:“好好,老夫那处陋居,虽无美姬妖妾,燕舞莺歌,但灵果佳酿却有的是,我一人独饮也是无味,你若能来,我当开门相迎。”

    龚长老与张衍攀谈了一会儿,借口有事,将那盛放功法的玉匣往桌案上一放,便告辞离去。

    龚长老走后,张衍坐了片刻,随后拿起玉匣,掐指运起法诀,眼前阵门立时变幻,露出一方大门来,他起身往前一步,便自落入主府之中。

    他往那玉榻之上盘膝坐定,便将那玉匣拿到面前,掀开盒盖,其中鲜红软绸之上,露了一枚玉简出来。

    他微微一笑,伸手将此物持在手中,稍一催动,灵气往里探入,只一个运转,便化作一张金亮闪闪的符箓,往他眉心之中就是一跳,霎时间,自有无数符箓文字从脑海之中闪过。

    此功法名为《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乃是溟沧派中五功三经之一。

    五功三经中的“五功”是分别对应五行相属的法门,门中弟子有专一习练的,亦有兼修旁顾的。

    而“三经”则并不注重相属,人人皆可习得。例如其中《云霄千夺剑经》,乃是专修剑道之法,浑身法力如何驾驭,莫不是为配合剑法而修。

    而这本《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为溟沧派开派祖师所传,乃是少有的一本能自行推演“法力真印”,大道玄功的上乘法门。

    修士到了化丹境界之后,第一步便是要吞食天地秀气,万物精粹,地脉煞灵,从而炼化丹力,直至丹力长无可长,增无可增,此时便需奋力打破“壳关”,如此便可踏入那第二重境界。

    到了这一重境界之后,便需凝聚“法力真印”。

    此印乃是修士日后成婴关键,若是丹力不足,气息稍聚即散,根本不足以稳固真印,那结婴一事便无从谈起。

    这也是为什么下三品弟子终生无望再进一步的缘故。

    凝聚法力真印本是一大难关,但若一个门派数千上万载的传承下来,师徒之间如功法相同,那长辈可为晚辈弟子传一枚“真印种子”入丹,弟子借此便能凝聚法力,省去了许多摸索功夫。

    但此“真印种子”因为长辈所赐,所以并不能和弟子自身完全契合,是以待弟子法力稳固之后,仍需调理气机,将长辈真印慢慢化去,融合,最终再成就自身真印。

    在此过程中,先前演化那枚真印之时所蕴丹煞若无法尽数转为己有,便会造成丹煞外泄。

    这也是为什么当日张衍在英罗岛上见到荀长老时,此人行走之间一副山摇地动,风火喷涌的场面,这是他在将那些无法吸纳在体内的煞气散去。

    可玄门世家那又不同,长辈与后辈弟子血脉相连,若是修习功法一样,再加上成丹之品接近的话,那么所传下的真印之种便能近似完满的契合,浪费的煞气自是稀少,如此一来,未来成就也就越高。

    在此一方面,玄门世家却是稍胜师徒一筹。

    而张衍丹成一品,几乎无有前人之路可寻,可没有人可以助他,是以只能靠自己去凝聚法力真印,是以他一回山门,就瞄上了这本《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

    张衍最怕的便是修行之时无有头绪,不知该从何处下手,然而有了这部功法之后,就能为他指明大道方向,知道脚下之路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而去,休看如此简单的一步,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这门功法之所以修习之人甚少,那便是因为习练不易,练此法者需会推演蚀文,又要能阐明道理,然而世间懂得蚀文的有不少,但是真正说得上精通的,又愿意埋头深研的却是少之又少,是以这一关就拦死了许多人。

    然而此还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推演盘算如何凝聚法力真印,此过程中不知要耗磨去多少时日,特别是若走上了歪路,那前番所耗费的心血便是全功尽弃,需推到重来,运气不好,便是练到老死,也不见能练成。

    是以除了那些有大毅力,大恒心,大智慧之人外,多数都在此经书面前望而却步了。

    然而张衍却是不惧,有了这门功法指明道途,有了明确方向,那些细枝末节之处他自可以用残玉推演,两者可谓相得益彰,互补长短,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

    不过眼下,他最需解决的却是“壳关”,就是阻拦化丹修士成就大道一座难关。

    修道人丹成品阶越高,则此关越是牢固,便越是难以撞破。

    通常丹成下三品的修士最是容易跨过此关,然而却会卡死在法力真印一途上,因此闯过去了也并无大用,终其一生,也是在化丹二重境上徘徊,再也不得寸进。

    中三品则略难,而上丹成上三品最为难破,张衍丹成一品,自是难上加难,这也是万事万物造化奇妙,这世间冥冥中自有天数运转,没有完满无缺之物。

    不过若能一步跨过去,撞开这天地枷锁,那么日后成就,也是远远凌驾于他人之上。

    张衍自信一笑,心中却是升出一股舍我其谁的气概来!

    如今有了《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再加上手握残玉,若是连他也找不到那撞破“壳关”之法,那么这世上便再也无人能够成功了。

    这时,那小壶镜中一阵晃动,其中有声音传出道:“老爷,山门之外,有一名自称北辰派前来的修士,欲要拜见老爷。”

    “北辰派?”

    张衍把手一挥,这镜面之上就浮现出那人身影来。

    他看了一眼,见那修士三旬左右,颌下留着短髯,正耐心立在山门之前,身后跟着数十人,不是女侍便是力士,便笑道:“原来是严振平严道友,镜灵,请他入大殿安坐,先命商裳前去招呼,我稍候便去与他相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