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八章 浮游宫中论去留 胸中早有锦绣藏
    溟沧派自昔年大变之后,玄门世家一举凌越于师徒一脉之上,然自三泊湖妖除尽,师徒一脉便复起振作,又重有力压世家之势。

    百数年来,世家已远无当年戳力齐心之局面,面对师徒一脉咄咄来势,形如一盘散沙,这二十载以来,已被掌门真人秦墨白连连打下数个玄门世家。

    有感于此,为挽回不利局面,由门中五大姓暗中推动,十二巨室出面,再启品丹大会,只为扬名显威,再聚人心。

    原以为此番定能稍压师徒一脉气焰,怎奈师徒弟子张衍睥睨群伦,以一品金丹之威力拔九鲸,于法会之上力挫诸多世家真传弟子,致使品丹法会最后落寂收场。

    法会散了之后,郑、杜、封三位真人回转族中,便闭关参玄,不见生人。

    此事一经传出之后,整个山门哗然而动,惊震万分。

    需知溟沧派万载之下,有此成就者寥寥可数,顿时引得人人为之侧目,深思暗忖有之,感佩激昂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警惕敌视者有之,如许种种,都是各怀机心,山门之下,已是暗流汹涌。

    然则此事也在东华十大派中遍传,皆知溟沧派又出了一位惊才绝艳,震烁古今的真传弟子。

    怒浪岩法会五日之后,溟沧派中,悠悠钟磬之声传遍山门,只是与往常不同,此声却是响自天门之上的玉磬金钟,门中地位稍高者,立刻便知这是掌门真人召集门下四位弟子。

    浮游天宫中之云光飘渺,霞色一片,异香袭袭,祥光瑞霭冲云荡岚。幻芒灵动。

    大殿之外一声磬响,却是一个金服高官。唇红齿白的少年走了进来。正是四大真人之一的孙至言。

    他微带笑意步入大殿,目光一转,见孟真人早已坐定大殿下座首位,玉面大耳。眼帘微闭,颌下黑须垂胸。一派威严方正,忙稽首道:“见过大师兄!”

    孟真人双目睁开,颌首道:“孙师弟。你来了。”

    孙真人收礼而起。往那最末蒲团上一坐,他方欲开口,孟真人却摆拂尘一摆,道:“自有掌门恩师做主。”

    孙真人点了点头,便端坐不动。

    不多时,外面两声磬响。朱真人和颜真人一前一后入了大殿,见了孟真人。稽首道:“大师兄。”

    孟真人微微欠身还礼,道:“两位师弟不必多礼。”

    朱、颜两位真人又对孙真人点了点头,便在各自蒲团上坐下,也是不言不语。

    候了半个时辰之后,心中无由作响,立刻抬头看去,却见是一道分身化影已然坐在玉台之上。

    四位洞天真人立刻肃容敛衽,一齐站起,稽首道:“弟子恭迎掌门师尊。”

    那光影之中有一把温润声音响起道:“诸弟子不必多礼,回座去吧。”

    四位真人又施一礼,重又归位,正襟危坐,都是一幅聆听教诲模样,不敢有丝毫失礼。

    掌门真人温声言道:“唤尔等前来,是为真传弟子张衍,尔等心中也应有数。”

    场中默然一片,半晌,孟真人对着掌门真人一礼,出声道:“恩师,徒儿有话要说。”

    掌门道:“你且讲来。”

    孟真人面容一正,看向三个师弟,放平声音道:“那张衍丹成一品,为我山门之中千年以降第一人,此乃是我溟沧派之幸,历代祖师在上,想必知晓此事之后,也是心怀大慰,是以依徒儿之见,当立刻赐下玄功妙法,大道真传,助其再上层楼。”

    朱真人一听,却是皱起了眉头,掌门真人洞若观火,道:“至星,你有何话要说。”

    他又看呵呵一笑,道:“今日小聚,并无拘束,尔等若有话,但说无妨。”

    朱真人忙施礼,道:“恩师,徒儿以为,大师兄之言虽有道理,那张衍丹成一品,也应有所下赐,只是他二十载在外寻药,如今方才回转山门,寸功未立,这个时候下赐功法,怕是会引得门中弟子不服,以至互生龃龉。”

    颜真人也是开口道:“朱师兄所言极是,且张衍成就一品金丹,难免滋生矜骄之心,是以依徒儿之意,当择一小寒界,令他闭门修行,一来可暂息风波,二来也可助他修持心性。”

    孙真人冷笑道:“颜师兄,你此话何意?弟子丹成一品,乃是门中幸事,不说下赐赠赏,又怎能去那等荒僻寒漠之地,这岂不同等于惩戒流放?”

    颜真人不慌不忙回答道:“不然,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需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张衍看似风光,实则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不知背后多少别有用心之人,需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丹成一品何等不易,他入小寒界中修行,正可顺势脱身而出,明则贬斥,实则能避开那些诡心毒谋,此乃拳拳爱护之心,师弟切不要妄加揣测,误会为兄之意。”

    孙真人微微皱眉。

    孟真人抚了抚三缕清须,沉声道:“颜师弟所言也有几分道理,张衍如今在世家在眼中说是众矢之的也不为过,但入小寒界却也不妥……

    他起手一拱,道:“恩师,徒儿以为,可将那赏赐暂时压下,不过三年之后便是门中大比,且传法旨下去,只暗中赐他一本功法,令他在门中好生修行,不可随意招摇,待大比之时若能展露峥嵘,到时便可一并提及,此举也是名正言顺,不怕门中弟子不服。”

    此话一出,朱,颜两位真人亦是点头赞同,孙真人也是不再出声。

    张衍丹成一品,便有望夺那十大弟子之位,但眼下他们正想着如何在大比之上对付世家,若张衍突然横插一杠进来,那么先前许多布置便要推到重来,会引起诸多变数。

    这四位真人虽是暗中较量,但一动不如一静。自也不希望原先的先手落空,因此少有的达成一致。

    尤其是在孙真人看来,张衍乃是真传弟子,如今丹成一品,比之宁冲玄更有资格先成为十大弟子,因此他心中也有所顾虑。

    而如今孟真人却是先将赏赐赐下少许,安抚于他,令其先安稳上几年,腾出位置来,让宁冲玄夺那十大弟子之位,此举也算最大限度兼顾了几位真人先前所谋。

    见四人已商量稳妥,掌门真人便一锤定音,道:“那此事便暂时如此安排了,张衍之赐,压后再议,自今日起,尔等各坐洞府,自门内大比之前,不可随意外出,若有违者,门规处置。”

    四位真人一起站起,道:“谨遵师谕。”

    掌门恩师之命他们心中也是有数,如今张衍搅乱了玄门世家的品丹大会,虽是使得世家颜面大失,但实则却是未损分毫,还不是穷追猛打的好时候,正要收敛剑锋,待到那门中大比之时,再一并解决。

    冷藏张衍,正是要向世家传递一个信号,无疑与其提前冲突。

    掌门真人一摆手,道:“下去吧。”

    四真人齐声道:“掌门师尊,我等告退。”

    待四人走之后,大殿之上人影一闪,一个威猛老者走了进来,他狐疑道:“秦墨白,你打的什么鬼主意?这样岂不是寒了那张小子的心?如此良质美材,你若是不会雕琢,我就要替你师傅好好教训教训你。”

    秦墨白微微一笑,道:“北冥叔叔切莫动气,此子心思灵通,早知此事过后,必定风头太盛,是以也有意一敛锋芒,我此举不过是顺遂了他的心意罢了。”

    “嗯?”

    威猛老者想了想,却觉得头疼起来,摇了摇头,一句话不说便走了出去。

    溶烟岛,烟尘蔽日,星火流空,伸手不见五指。

    火啸宫中,一名白衣道人端坐云榻之上,此人薄唇鹰目,眼神凌厉,手背如女子一般白皙,正坐在那处看着手中飞剑传书,半晌,他漫不经心道:“丹成一品?嗯,倒也有几分意思。”

    封臻跪伏在他面前,他伏低身子下去叩了一个头,道:“恩师,那张衍若是不成,日后必成大患,且他害了涂师弟和万师弟两人的性命,殊为可恶,徒儿每每想起此事,便心中悲痛,不能自已,师尊一定要替他们做主啊。”

    白衣道人淡淡言道:“涂师弟和万师弟,那又是谁?”

    封臻闻言心中一凛,噗通一声跪下,道:“徒儿该死!”

    头上冷汗涔涔而出,他这师傅乃是门中十大弟子之一,又岂能不记得座下弟子,之所以如此说,分明是看穿他心意,是以出言敲打与他。

    白衣道人“嗯”了一声,拍了拍膝盖,道:“你是化丹一重吧?”

    封臻低头道:“是。”

    白衣道人一挥手,道:“门中大比在即,你若有意,自可在大比之上为师弟报仇,就如此了,你下去吧。”

    封臻直觉嘴中发苦,明明是自己想着撺掇恩师去对付张衍,可最后怎么变成了自己去为万彰,涂宣之流出头了?

    可是这师令交代下来,他又不得不从,值得无奈接下,道:“谨遵师命。”

    “嗯。去吧。”

    封臻叩了几个头,面上还不敢作出愁眉苦脸之色,暗暗叹了一声,便夏小心退了下去。

    白衣道人把书信随手一扔,此信纸便化作飞灰而去,他自语道:“丹成一品?先过了‘壳关”再言其他吧。”

    他一挥袖,便化作一团烈火飞烟,转瞬便消失不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