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十七章 万浪千礁齐踏破,长生无悔笑蹉跎
    张衍之所以不做声,那是因为适才郑婴珠玉在前 ,他自是不能如此人一般,简单将这九头龙鲸压服,那也太过无趣,思忖了片刻之后,他便有了主意。

    郑婴脸上浮现戏谑之意,休看他适才降伏龙鲸时不见如何吃力,可那是因为他私下里不知辛苦磨练了多少回的缘故,不是随意换了一人上去便能成功的。且他一口气压服了九头龙鲸,便是比之丹成二品的修士也是不遑多让。

    在他想来,自己苦修多年,方才换得一朝扬名,张衍凭什么与他争?又拿什么与他争?

    崖外诸弟子之中,有些是来自元阳、太昊,玉霄等派的弟子并不识得张衍,因此纷纷好奇打探起他的来历来。

    这时候,自有溟沧派中那些世家弟子将张衍过往事迹——道来,引得低呼连连。

    不过这些世家弟子倒是并不介意,在他们看来,这怒浪岩上,就是张衍折戟沉沙之地,那么过往种种不过再是绚烂多彩,也不过是为今日所做的陪衬而已,此人越是厉害,便越是能反衬世家之高明,过得今天,这一切都将被踩在脚下,成为过眼云烟了。

    那品丹道人看了张衍一眼,见他目注下方不语,还以为他在为难,便主动挪步上前,道:“要锁上几头,你与我说来。”

    张衍摇头道:“不必锁了。”

    品丹道人先是一怔,随后深深看了他一眼,便点了点头,退开一旁。

    张衍目芒一闪,他伸手一指,一道烟气便从指尖之上飞出,直向那海中探去。

    只是这烟气细如蛛丝,一线而落,几乎让人不可察觉。

    品丹道人眼皮微微一跳,他被选出品丹,自是也有眼光的,这道烟气至精至纯,毫无瑕疵,由此看来,这张衍丹成之品显然不是原先传说中那般简单,不过将烟气聚于一处,未曾散布开来,自是不能以常理判断,是以他只是紧紧盯着,并没有妄下断语。

    这烟气入海之后,便攀附到了一头龙鲸身上,霎时一张,在其庞大身躯之上绕了几圈。

    张衍微微一笑,手指一个勾动,那头龙鲸本是凶暴之极,力大无穷,在海上兴风作浪,可是被他这么轻轻一拽,居然身不由己地跟着晃了两晃,惊惶之中,便奋力扑腾起来,这一片蔚蓝海水,顿时如同煮开了一般。

    张衍面色不变,再一催力,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这头长有十五丈的龙鲸如同被鱼钩吊住一般“轰隆”一声,就窜出水面,被猛然提了上来,它拼命摇晃身躯,嘶鸣阵阵,试图摆脱束缚,可任它怎么挣扎,也是逃脱不去。

    这景象看得围观众弟子都是啧啧称奇,不过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显然并未觉得这有多少难度。

    郑婴看了几眼,冷嗤出声,嘲弄道:“张衍,你只会卖弄这些小伎俩么?”

    几名真人眼中倒是露出几分讶然,随后又是一丝了然之色。

    原来是换个huā样!

    这张衍倒是聪明。

    毕竟先前品丹,都是将那龙鲸压服在海底之下,可那终究没有拉拽起来使人来得一目了然,令人难以忘怀,此举至少能在场白上胜出不少。

    这张衍能在这关头上想出这个法子,倒也不失为急智了。

    而且拖拽这龙鲸上来,看似简单,却对丹煞驾驭之力也是要求极高的,稍一疏忽,那便是丢人现眼,换了他人而来,就算是有这个想法,也未必有这个胆子付诸实际。

    郑宏图冷眼看着下方,这张衍倒也有几分门道,倒也不负他的名声,不过也技止于此了。

    称量丹力,终究是观那丹成之品,却不是来卖弄这些小聪明。

    然而那品丹道人却是面色凝重,如此近的距离内,他看得清清楚楚,自始自终,那龙鲸都毫无反抗之力,任凭对手摆弄,似乎当真如一条小鱼一般被钓了起来,而张衍却是连眼皮都抬一下,那等轻描淡写地模样,显然是犹有余力。

    品丹道人眼神复杂,如果张衍只是将全身丹煞毕集而起,于一处运使,那倒也不算什么,可若此人是随手为之,那便太也让人心惊了。

    正在此时,张衍突然一笑,随手手上一松,把这头龙鲸复又扔了下去。

    郑婴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出声,以为张衍是支撑不住了。

    他这一笑,也是引得满场都是讥笑之声。

    张衍却丝毫不去理会此人,适才他只是感受一下一头龙鲸究竟有多重,虽然他毫不怀疑自己能轻松力压这九头龙鲸,但也不确定自己真正能做到哪一步。

    只是接触下来后,他有一个感觉,轻。

    太轻了!

    那么,接下和……、

    张衍稍稍吸气,随着这一口呼吸,郑婴和品丹道人突然心中涌起—股强烈的不安,他们只觉得崖上散碎沙砾在微微跳动,似是有什么惊人力量正在酝酿一般。

    坐上云榻之上的郑宏图突然脸色一变,身体往前倾去,紧紧盯着下方。

    封海清与杜若愚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眉头大皱,那玉霄派的田真人和少清派的胥真人也是神色微动。

    龚长老身躯一颤,双目精光爆射,脸上一阵激动,霍然站了起来。

    只见那千仞崖之上,忽有一道白雾自张衍身上遽然冲天而起,这股磅礴烟气雄浑无侍,直有撼山拿岳,掀动四海之气魄!

    轰的一声,烟尘滚滚,飞沙走石,那品丹道人和郑婴两个人俱是稳不住身形,被一股狂流排荡了出去,连连退了数十丈方才站稳身形,两人脸上俱是骇然变色。

    这似笼天遮地般烟云忽而一散,随即化作一只皑皑擎天大手,五指张开,伸入云中,似要捉日拿月一般,随后手腕一翻,覆掌下来,就往这片深海里探去。

    一声闷雷巨响,海水溢涌而出,那九头龙鲸,一个不落,竟都被他一把抓了起来!

    “这这这……”

    怒浪岩外上万世家弟子皆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在烟云大手之中拼命挣扎,如同九条泥鳅一般的龙鲸。

    封氏族长封海清眼皮舌眺,手指微颤,惊怒道:“这,这张衍难道是丹成二品?”

    郑宏图脸色难看,心中羞怒,只此一抓,便是远远超出那郑婴所为,这张衍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连他也骗了过去。

    只是他们若以为这就算完了,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张衍似是犹觉不够,他一个纵跃,飞身而起,在虚空中站定,目视下方,随后猛然发出一声长啸,其音绵绵不绝,激海水一阵摇荡,那烟云大手陡然一震,竟再度往上提去,捆缚九鲸锁链一阵哗哗大响,霎时被绷得笔直!

    “他想干什么?”

    “哗啦”一声,郑宏图惊得耸身而起,连面前的桌案被推翻了也自不觉。

    “咔咔咔咔咔咔……”

    石屑粉落,一连串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中,原本深入坚石的中锁链竟被一节一节生生拽了出来,九只龙鲸也承受不住这等巨力,被缚身上的金锁勒得悲鸣吐血,顿时腥气四溢。

    张衍大喝一声,声震四野,烟云大手倏尔向上一拔“轰隆”一声雷霆大响,石垒崩裂,那金环锚头竟被一下连根拔起!

    崖外上万弟子,在这等场面之下只觉身心颤栗,足下发软,几乎要坐倒地上。

    张衍在空中负手而立,大手撑天,九头龙鲸在握,朔风过处,身上道袍飞扬欲裂。

    郑婴全身都在哆嗦,面色惨白如纸,眼中也不知道惊惧还是惶惑。

    张衍却是理也不理他,而是回过首,向那世家诸多修士望去,这行人纷纷闪避他的目光,他抬手一指那摆在云榻托架上的“离源精玉”大声喝道:“我欲取此物,有不服者尽可上来比逮……”

    他环视一圈,道:“谁人上来?”

    满场寂然无声。

    张衍一皱眉,又问了一句“谁人上来?”

    郑婴嘴角溢出了鲜血。

    张衍提起气息,再度大声喝问了一句,隆隆震动“谁人上来!”

    他连喊三遍,却是无人应声!

    张衍轻轻一笑,心神一动,将九头奄奄一息的龙鲸往那滩涂之上一扔,随后飞身上了云榻,当着几个真人之面,一挥衣袖,便将那“离源精玉”取走,他哈哈大笑一声,纵身而起,化一道浩然烟云倏然飞空而去。

    郑宏图,杜若愚、封海清三人俱是面色铁青,默然无语。

    此时却听那云中隐隐有声音传来,道:“百炼功成道家果,乾坤自在手中握,日月轮转星流火,瞒天夺寿劫法螺,万浪千礁齐踏破,长生无悔笑磋驼!”

    此时忽然一声哈哈大笑之声传出,郑宏图等人不禁转首看去,却是龚长老站狂笑起身。

    他如今只觉扬眉吐气,云开雾散,胸中块垒尽去,先前种种憋屈郁闷尽皆在笑声中肆意放出。

    他撇了这几人一眼,又是一阵得意大笑,亦是宽袖摆动,负手飞身离去。

    怒浪岩前死寂无声,这上万世家弟子皆是失魂落魄,一片残云惨淡之象。

    郑循失神坐在飞楼之中,嘴唇哆嗦,喃喃念道:“力拔九鲸,丹成一品,力拔九鲸,丹成一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