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二章 丹镇龙鲸
    一个黑面深肤,体格壮硕的道人坐在一块礁石之上,正呼吸精气,吐纳调息,他面前是一望无际的烟波巨浪,怒风飏涛,浊浪排空。

    在那水下,有许多隐隐绰绰的庞大身影,只从那发出的嘶吼之声上,便可知晓那体躯之内蕴藏着何等庞大的力量,只是此时它们俱被云阳金锁扣住,丝毫动弹不得。

    这黑面道人坐了整整一天,直到日头偏西,他才双目一睁,大喝一声,道:“放锁!”

    在岸上正有几个力士站在一排绞盘之前,听闻此言,不敢耽搁,立刻上前攀住把手,嗬嗬运力,将其推动,嘎嘎声响之中,那绞盘上锁链一截截往下沉坠而去。

    身上桎梏一松,那庞大黑影也似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发出一声隆隆吼声,顿时搅动波澜。

    “轰隆”一声,此物半个身体探出水面,露出了本来面目,却是一头形貌狞恶的龙鲸,龟颈鲤尾,头似玉蟾,颌下长须,齿如尖刃,阔背大鳍,黑鳞白腹,此物乃水中凶兽,若寿至万载者,便能呼雨唤雷,怒聚风云,搅动四海翻波。而眼下这头,体长十五丈,看来不过是百载寿数。

    黑面道人抖擞精神,嘿然一声站了起来,他把发髻结紧,又把腰间丝绦束了束,将大袖捋起,露出双臂,随后猛然大喝一声,一道白烟霎时从顶上飞出,灌入河海之中,旋动如带,如丝织网,呼啦一张一合,竟将这头龙鲸紧紧缚住。

    方脱樊笼,又遭捆缚,这龙鲸自然惊怒无比。拼命挣动起来,那缕烟气时而粗时而细。似乎要被崩断一般。这黑面道人微微皱眉,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法诀一掐,顶门之上氤氲升腾。那白烟复又壮大几分。

    随着他运转玄功,便又将那龙鲸压了下去。直至水底,任其怎么挣扎也是无法从那白烟之中脱出,湖上风浪也是息止下来。他也是将呼吸渐渐平稳。过了一会儿,他沉声喝道:“再放一头。”

    那些力士又到了另一处绞盘处,亦是将那锁链放松脱,海水哗啦一掀,同样是一头龙鲸嘶鸣之声从水下传了上来。

    黑面道人哼了一声,手中法诀一变。顶门之上飞分一道白烟,往这头龙鲸身上一落。眨眼之间就将其压了下去,生生摁到了水底。

    只是这时候,他这番动作却是不如适才那般举重若轻了。

    他额角青筋跳动,头上隐隐有汗渍出现,看得出也是觉得有些吃力了,只是这样他似还嫌不够,过了片刻之后,他双目精光爆射,提气大喝道:“再放!”

    “轰隆”一声,绞盘再动,又是一头龙鲸从云阳金锁中放下,在水中扑腾翻滚。

    黑面道人面现凝重之色,把身躯一晃,又是一道白烟分了出来,横过虚空,往那第三头龙鲸身上罩去。

    只是这头龙鲸在他压制之下,却不似前两头那样驯服了,忽然发出震天嘶吼,陡然掀起了数丈高浪,浪沫如雪,飞珠洒散,一阵阵潮水往岸上袭来。

    道人脸上腾的一下就涨红了,虽仍是站立不动,但却紧咬牙关,憋气瞪目,顶上发髻微微震颤,显是正苦苦支撑,吃力不已。

    那头龙鲸反复挣扎,那道白烟渐渐稀薄,隐隐有溃散之兆,这道人却兀自不甘心,连连掐几个法诀,总算将那白烟稳住。

    正在他努力降伏这龙鲸的时候,另两头也是不甘雌伏,也是一样使力挣扎,不免压力陡然,有些吃不住劲了。

    他也是性格坚韧,一狠心,将舌尖咬破,催了一丝精血出来,顿时腹下精气似有重新生出,他稳了口气,不断催发法力,一重一重的力量如浪而来,不断将龙鲸往水下压去。

    到天色完全入夜之后,岸上撑起了一座座灯盏,豆大的火苗摆了上千只,连成一片,却是将整片滩涂都照亮了,虽则火芒剧烈摇动,但在狂猛的海风之中却也不曾熄灭。

    而黑面道人与那三头龙鲸的对抗也到了最后关头,在不断的消磨之中,他终是占得了上风,那最后一头龙鲸身疲力竭,在不甘的嘶鸣声中被他重重压到了水底。

    到了这个时候,黑面道人已经是气喘如牛,汗出如浆,嘶哑着嗓子大叫道:“收锁!”

    那些力士忙又将绞盘收起,在一阵锁链的绞磨声中,这三头龙鲸又被重新束缚起来,再也不复先前那般威风。

    黑面道人松了口气,方欲站起,只是才一使劲,却觉得手足疲软,头重脚轻,知道是法力精元耗损过度所致,忙又跌坐下来,运功调息了几次,感觉稍稍恢复点了精力,这才晃悠悠站起身。

    此时天空中风声忽起,一道烟气不知从何处来,悬在空中,随后云雾一分,一个金冠美服,云靴长袖,腰束丝绦,两鬓垂着璎珞的少年分开,信步而来,长笑道:“寇十二郎能与三头龙鲸斗力,此次品丹法会之上当能大放异彩。”

    黑面道人见了此人,连忙行礼道:“原来是郑师兄,小弟寇养辰在此有礼了。”顿了顿,他又苦笑摇头道:“师兄却是谬赞了,同为丹成六品,可徐师兄却能同时与四头龙鲸相抗,小弟却是比他差远了。”

    品丹法会,便是称量弟子丹力,丹力乃是法力根基,任你所学神通如何了得,若是丹力不足,也是使不出威力来,而丹成之品愈高,则法力愈是高强。

    但若是修士有恒心毅力,苦心磨练,也可稍稍将那丹力提升几分。。

    美服少年点头赞同,道:“徐师兄自是不差的,不过他性子傲了点,此次品丹大会,我十二巨室广邀同道好友,到时群英荟萃,俊彦毕集,他想出头,却是难如登天哦。”

    黑面道人愣了一下,讶然道:“此次我溟沧派品丹之会,难道会有他派弟子到来?”

    美服少年哈哈一笑,道:“我听族中师长言及,那九大门派翌日也有弟子前来观摩法会。”

    溟沧派品丹法会历而百年重启,在五大姓的推动之下,十二巨室延请了诸派之中的好友亲族,便如少清派,玉宵派等大派,亦有请柬送去,邀其弟子前来观摩法会。

    少清,玉霄两派与溟沧并列东华洲三大巨派,万年传承不断,这两派若有弟子前来,三派弟子齐聚,其余诸派也不会坐视不动,必也会派遣弟子而来,如此一来,便成了十六派斗剑之前的盛会了。

    美服少年大声道:“我等身为溟沧派玄门世家弟子,此会之上,当要一展我辈英姿,不叫他派小看了去!”

    世家注重族名,若是能在法会之上一举光大门楣,必得族中重视,日后修道也定是一片坦途了。

    黑面道人听着,也是觉得胸中有一股气来回激荡,激动道:“郑师兄说得极是!”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一阵银铃般的响动,两人不禁回头望去,却是一个绿衣长裙,梳着凌云髻的少女一路欢声笑语而来,身侧伴有几名年轻修士,看得出,这几人对这些女子都是曲意逢迎,谄媚讨好。

    美服少年侧目看了眼,呵呵笑道:“是韩家的小娘子,长得倒是水灵。”

    黑面道人木然站在一边,只把这句话当作未曾听见。

    这绿裙少女转眼看见这美服少年,也是美眸一亮,排开众人,驾光来到他面前,脆生生道:“可是郑家的郑婴哥哥?”

    美服少年负手而立,嘻嘻笑道:“是我,怎么,韩小娘子也知道区区的大名?当真是受宠若惊。”

    那绿裙少女美目闪闪,道:“听闻郑家哥哥此次炼药功成,颇得族中老祖赞誉,却不知是到底是丹成几品?”

    美服少年哈哈一笑,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指往少女那圆润滑腻的下巴上一勾,调笑道:“韩小娘你如此娇美,若能让为兄抱上一抱,为兄便告诉你,如何?”

    绿裙少女先是怔住,似有些不敢相信对方做出如此举动,随后脸颊红晕顿生,退后几步,羞恼道:“你,你,你好生无礼!”

    她一跺脚,捂着脸一转头,驾起一道虹光便跑掉了,跟她而来之人顿时一阵慌乱,瞪了美服少年几眼,却也顾不得与他纠缠,连连唤着追了上去。

    美服少年盯着她背影,冷笑一声,讥嘲道:“也太嫩了,还想探听本少爷的底细?却是想也别想,以为我不知韩族的打算么?还是在品丹大会一较高下吧。”

    黑面道人在底下看得目瞪口呆,颤声道:“郑师兄,她,她可是韩氏族人……”

    美服少年不在乎的言道:“那又如何?如今他们还用得着我郑氏,不会在这个时候来为难我等的,既然自己送上门来,若不顺手拣个便宜,太也说过不去,再则,若是这品丹法会办得稳妥,我郑氏之名声也见得会弱于那五家了。”

    黑面道人面露苦笑,道:“郑氏为十二巨室之首,郑师兄你又是拜得陈真人为师,自是不同的。”

    美服少年撇了撇嘴,不悦道:“你这话,我不爱听,虽说出身是老天给的,但也就这么多,可你若自己不去争,去夺,去抢,难道真等天上掉下来不成?你看那深津涧,还不是苏师兄自己攻杀下来的?若是蛰伏族中,只等着听上面安排,又岂能轮得到他伸手?”

    黑面道人默然不语,他虽是寇氏出身,但不过是一个旁支弟子,哪怕心中认同,但却也不宜接口,否则必会惹来祸端,只是他也攥紧了拳头,暗暗下定决心,要在那品丹大会上挣个座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