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烂蟾还芝 携徒北返
    张衍先前与东槿子约定再会之处,是在东华洲西南方向,一座名为烂蟾山的地界。

    此地在梁国边陲,再往西去便是蛮荒之地,这里人迹罕至,终年雾锁幽谷,处处深山大泽,遍地蛇蟒毒虫,精怪异兽,便是修道之士也少有来此。

    张衍驾风转了几圈之后,也不愿往里深入,似这等穷山恶水,指不定也是避世妖魔深居其中,他便在此山南麓向阳一面落下,寻了一处僻静幽谷,随手辟了一处可容数人的洞府出来,再把袖一抖,就将那株美人芝抛落在地。

    他又自袖囊中取了一对嫩绿飞叶出来,此物乃是东槿子送与他的传信飞符,屈指一弹,一枚飞叶便化一道青光飞去,把另一枚青叶往那美人芝之上一放,便转身步出洞外,又一挥袖,抛出几枚符箓往那洞门上一贴。

    草草布置之后,他淡淡一笑,不肯再多做停留,便拔身飞空而去。

    当日在青寸山内,他乃是以李元霸的身份与东槿子相见,眼下不想给对方识破了身份去,自是不愿相见,索性把这芝祖躯壳留在此地,等着东槿子自己来取。

    且此人还是魔宗修士,先前之所以肯放低身段来与他来谈条件,那是因为那具分身修为与他一般,奈何不了他,是以不得不做出退让。而眼下身在外界,那便毫无顾忌了,翻脸动手那是一点也不稀罕,张衍不得不有所防备。

    便是此人对他无有敌意,他也不愿意与其有什么牵扯,需知修为不对等,什么话也是白说。

    他走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就有一道朦胧青光横空而过。一路过来,松涛涌动。碧叶纷飞。一名青衣玉面朱唇,烟鬟雾鬓的女子跨空而来,往那洞门前一落,她凤目一扫。却是不见半个人影,不由冷笑一声。道:“这小辈倒是跑得快。”

    她把水袖一摆,轻易去了几道符箓,便入了洞中。抬眼一瞧。见那芝祖躯壳俏立眼前,不禁面上欢喜,自语道:“这小辈还算信守诺言。”

    她又冷声道:“赫木龙,清瑶,你们二人竟敢算计到本座头上,你们等着。待本座脱去灾劫,功行完满之后。定要杀上紫竹山,叫尔等不得安宁!”

    张衍离了烂蟾山之后,也不纵云飞遁,而落在梁国一处州县之中,在渡头上买了一艘舟船,一路顺江漂流而下。

    他此行刻意放缓行程,白日遍览南国山水风光,黑夜运功炼法,倒也逍遥自在。

    两月之后,船只到了康成郡临州城下,他放眼眺望,鞠容山已是赫然在望,轻轻一笑,踏水而去,不多时,感应到那诸元应星阵旗所在之地,便烟雾一腾,分波开浪,往那水下洞府潜去。

    张盘正坐在洞府内参悟道法,忽而感觉到阵势变幻,似是有人正毫无滞涩的穿入洞府之中,不惊反喜,三步并作两步迎了出来,一抬头,见张衍脚踩飞烟立在空中,顿时心情激动,上前拜倒,口中道:“果真老爷回转了!”

    张衍微微带笑,道:“起来吧。”又目光一扫,道:“我那徒儿何在?”

    张盘老实回答道:“正在江河之中运功修行。”

    这时那陈夫人也听到了此处动静,从洞府深处步出,见了张衍,也是面露惊喜之色,万福一礼,喜道:“原来是张道长回来了,坤儿也是,不好好修炼,整日嬉水游玩,奴家这便唤他过来。”

    张衍笑了笑,道:“陈夫人莫急,行功之时不可打搅,待他功行完毕,再出来见相见不迟。”

    陈夫人此语也是暗含试探,她因见田坤每日在水中修行,心中总觉奇怪,倒不是怀疑功法有误,而是怕这孩儿自个摸索,练岔了路子。

    这师徒相授,自有一套规矩忌讳在内,她虽身为人母,倒也不好出言问询,可心中终归有些不托底,此刻听张衍亲口一说,果真是正经的修炼路子,便也自安心下来。

    张衍与她攀谈了一会儿,不多时,只见洞府之外水波荡漾,田坤**着上身走了出来。

    他如今已是八岁大的孩童,却如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般高壮,肩膀之上,却坐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童,与他状极亲热。

    他入门之后,猛然见了张衍,不由一怔,随即忙上来跪倒地上,口中惶恐道:“不知恩师驾到,请受徒儿一拜。”

    张衍颌首道:“坤儿起来吧,”又看了那小童一眼,笑道:“为师给你找的这小伴如何?”

    田坤看了看那芝童,答道:“小二甚好。”

    “小二?”张衍不免失笑,这名字倒是起得直白,点头道:“你喜欢就好。”

    他当日留下了许多丹药中,就有一个瓶子中装着这芝童,他也是看在这徒儿自小没有玩伴,怕他变得孤僻,这才将这芝童留了下来,且这芝童本体乃是一株一气芝,一身灵气精纯无俦,对田坤修行大有裨益。

    当初还担心这芝童玩心重,不肯久留此处,如今看来,这二人倒是颇为合拍。

    张衍转首对陈夫人言道:“陈夫人,今日我便要带走你这孩儿,回转山门去了。”

    陈夫人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欢喜,随即心头又是涌起一阵强烈的不舍,把下唇一咬,强笑道:“道长洪恩,这孩儿拜在您的门下那是他的福气,若有什么不听话的地方,道长只管任骂就是。”

    就在这时,田坤却突然出声道:“恩师,我不愿走了。”

    张衍还未出言,陈夫人脸色一变,霍然站起,指着田坤的鼻子,颤声道:“孽子,你说什么,你可敢再说一句?你可知这是多么难得的仙缘,你,你这要气死为娘么?”

    田坤面对自家母亲喝骂,“扑通”往地上一跪,他涨红了脸。却没有反驳半句。

    张衍神色不变,道:“那我来问你。你为何不愿?”

    田坤抬起头。大声道:“我也问过小二,小徒随恩师前去修道,必是一走数十上百年,徒儿走了。阿母又有谁来照顾?”

    陈夫人听了此言,怔怔看着自己孩儿。突然眼圈一红,上前把田坤一般揽在怀里,呜咽道:“好孩儿。你能想着阿母。阿母也知足了,你听话,去随仙长修道,日后长生不老,不再受红尘羁绊,碌碌之苦。便是对阿母最大的孝顺了。”

    田坤却是一语不发,神情颇为倔强。那芝童小脸上一片迷惘,瞪大着乌溜溜的眼睛来回看着。

    张衍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点头道:“坤儿说得不错啊,你阿母忍受十月怀胎之苦,又含辛茹苦将你拉扯大,母恩大于天,不可不报,我辈虽是修道,但也不是断情绝欲,罔顾人伦,自不会让你们受母子分离之苦。”

    顿了顿,他又对陈夫人说道:“陈夫人,你这孩儿入我门中,你自可也可随我回转山门,不知你可愿意?”

    “奴家也可去仙门?”陈夫人有些不能置信,她与自家孩儿分离,虽知是去访仙求道,但母子终归连心,总是有些不舍,若有这等两全其美的法子,自是千肯万肯。

    张衍笑道:“我溟沧派中有九座大城,百万人口,其中有许多便是派中弟子的亲族好友,田坤乃是我张衍的徒儿,夫人自可随他前来。”

    东华洲尘俗之人虽有数万万众,但有资质修道者却是千中无一,而溟沧派门中九城,居于其中之人日夜受灵气滋润,资质却是远远好于凡俗之辈,师徒一脉所择弟子,多是从九城之中挑选。

    “陈夫人且先在此住上几日,贫道仍将张盘留此,也好有个照应,待回转门中,将坤儿安顿之后,自会遣人前来接你。

    陈夫人也是心中激动,忙万福一礼,道:“奴家谢过道长了。”

    她又拉过田坤,呵斥道:“坤儿,你师傅待我一家恩情深厚,你日后若有欺师灭祖之举,你便不是我的孩儿!”

    田坤见母亲如此疾言厉色,忙又往地上一跪,诺诺应声。

    张衍呵呵一笑,道:“徒儿,今日就随为师去吧。”他袍袖一挥,他与田坤二人被一阵清风裹起,便自飘出洞府。

    田坤只觉眼前一花,再看去时,发现自己落在一处悠悠白云之上,但见下方大地苍茫,阔野无垠,水如白练,无数山峦起伏,他非但不怕,反而好奇地左摸右看,伸手抓起一团烟雾,却又从指缝间溜走,明明是无形之物,可偏偏却落不下去。

    张衍微微一笑,道:“徒儿坐稳了。”把法诀一催,往纵云往北飞去。

    他此行并非直接回转山门,而是不疾不徐往一处名为孤漏山的地界飞去。

    此处便是石公隐居之地,当日他曾承诺将其侄孙接入玄门之中,当是不会食言。

    五日之后,他目光向下一扫,见此处山形与那石公所言相符,便把云头按下,为避免惊世骇俗,两人落在了一片密林之中。

    他牵着田坤从林中走出,见不远处有一村庄,眼前是一片农田,阡陌纵横,有阵阵泥土味道飘来,田埂之上几个孩童正在嬉戏玩耍,追逐雀鸟。

    此地乡野田家甚少有外人到来,见张衍二人走来,都是好奇地上前围观,那一众孩童更是挥舞着树枝,一路追在他身后欢闹蹦跳着。

    张衍也不以为意,孩童心性单纯,天真烂漫,等长大成人后便要为生计奔波,就不会这般无忧无虑了。

    走了不远,却远远看见有不少人从庄中迎了出来,带头一个似是乡绅模样的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上前一揖,神色激动道:“可是麻衣宫的道长?我等期盼日久,今日可算把仙长盼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