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零十一章 神通解印 挪移遁法
    张衍长长呼出一口气息,洞中霎时响起了一阵呼啸排荡之声。,他默察〖体〗内,查看那些已然破开的窍穴。

    距离前次与东槿子一会,已是过去三月。

    张衍借异气内壮真火,原本只能小心谨慎的吸纳,生怕东槿子看出什么破绽来,但自从把话挑明之后,便再也无所顾忌。

    一个是明索,一个是暗取,两者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得了东槿子全力相助之后,他〖体〗内真火直如燎原之势,在短短时间之内急速壮大起来。

    这些时日以来,他在洞府内苦心熬炼,又接连凿开了六处窍穴,再加上先前两次所为,如今共是烧透了三十四处大穴,距离最后那大成之境,也不过还有两处而已。

    可到了这一地步,张衍却反而停了下来。

    这不是他难以为继,遇到了什么障碍,而是出于小心谨慎所致。

    先前他运化大穴时几乎是势如破竹,曾有一日之内连开三处窍穴的经历。

    只是至此之后,接下来每开一处窍穴都靡费时日,努力了近百日,也才开了三处而已,且运转功法时,还不能有片刻歇止,则便是前功尽弃之局。

    他用残玉反复试了数次下来后,发现炼化第三十五处窍穴需用一年之久,而最后一处,也就是第三十六处窍穴却是最为关键的,所用时日只长不短,当中若是稍有差池,那还有可能会坏了道基,可以说是凶险无比。

    张衍暗付道:“难怪到了这一地步,便是一些大派真传弟子也是无能为力了,我得了异气相助,如此旺盛的火力,炼到后来,几乎每一穴都尚且需用月余时日,若是换了他人来,一炼就是十几年,乃至数十年,以玄光境界的修士而言,如不得外力相助,谁人有这个本事?”

    请玄光之上的修士耗费数十载光阴为人开窍,除了一些世家玄门出身的嫡派弟子,怕是无人能如此奢侈。

    张衍感慨良久,又琢磨了一下,眼下距离开阵之时,尚有两载多的时间,这青寸山终是是非之地,遇上什么事谁也说不准,还不如等此山之后,再觅一地潜修。

    虽则进境稍慢了些,但比之在此处强行冲关却是稳妥的多。

    想到了这一层,他便决定不再继续,口鼻轻轻呼吸几次,将真火收了,化为一团活泼泼的火苗埋入气海之中。

    将此事放下之后,他又思虑起另一桩涉及自身厉害的事来。

    据东槿子所说,那太昊派来抢夺芝祖躯壳之人也是一名元婴修士,修为当也不在东槿子之下。

    张衍所顾虑的却是另一个方面,这青寸山终究是太昊派之地,这样一来,很可能他到时所面对的元婴真人不止一人,到时东槿子若是自身难保,又岂会来顾忌到他?

    张衍在心中思索道:“这东槿子虽然答应助我出得大虚御阵,且也发了法誓,但如此我终究是借了他人之力,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便全无退路了。”

    他将自己所学一一想来,思索用何法能到时脱身而去。

    他所练法门之中,以剑逍之速最快,只是一来未必能从元婴真人面前走脱,二来也极易暴露出他的身份,就算太昊派不敢拿他如何,但将他擒住关个十数载倒也是不难的。

    而用逍遥篇上的假身脱逃,定然也是瞒不过那些目力高明,修为精深的元婴真人。

    他思来想去,最后想到了那秦墨白赐予他的法诀上,那似乎也是一道脱身法门,只是之前他几番查探,都是见到一道模模糊糊的符箓,总是看不真切,自然无法从中领会出什么妙法来。

    他原本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但却不觉此念一起,眉心突突一跳,也不知怎么回事,气海中的真火未得神念引动,就呼呼往上一窜,耳边只闻“轰隆”一声,这火芒就在那道金色符箓上狠狠灼了一下。

    只这一燎,平日里那如云遮雾掩般的地方似是突然开启了什么门户一般,那道符箓突然如融冰一般流淌而下。

    他身躯轻轻一震,自有一道法诀如浮光掠影般从眼前晃过,化作无数金色细碎的蚀文,直接印入他脑海之中。

    他精神不由一震,细细读来,不禁欣喜道:“原来竟是赐我此法!如此,我便无虑也!”

    这门法诀名为“小挪移逍法“。

    要说他也是曾见识过这道法门的,当日齐云天带着他从魔穴中脱身出来,只是一息之间,便能从魔穴之中重回到守名岛上,施展的便是这门神通。

    张衍暗自琢磨,这法门之所以自己先前反复窥之不透,怕是因为他还未将这窍内真火修炼合适的地步,是以无论怎么努力也触及不到其中法门。

    而如今他功行一到,便无阻无碍,自然而然能窥视此诀。

    想到这里,他心中惕凛,溟沧派师徒一脉果然择徒甚严,哪怕秦掌门明显对他有欣赏之意,也不会白白相助于他。

    便如眼前一般,若是他不将窍穴开至一定数目之上,怕是便无法习得这门小神通。

    等他回到山门之后,掌门只需掐诀一察,便能知晓他是否值得继续栽培提携,若是连这道符箓也打不开,自是毫不犹豫的放弃,不会来多看他哪怕一眼。

    而修道之途,越往上走越是艰难,旁门左道能出一个元婴修士已是难得,而纵然有千年寿数,不得真传,无有机缘,也是成不得大道,终究是黄泥之下一堆枯骨而已。

    溟沧派中有十大弟子,如是不出意外,未来有大成就者,俱是出在这十人之中。

    这十人能得师门长辈时时耳提面命,能习练最为上乘的修道法诀,能获举世难觅的修炼外物,能得赐上好法宝护身,这十人方是溟沧派未来根基所在。

    而他们也并非凭空出现,不说齐云天,便如庄不凡,洛清羽之辈,皆在十六派斗剑法会上崭露头角,又在门内斗倒无数同门这才能牢牢占据此位。

    普通真传弟子与他们一比那是天差地别。

    张衍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如是自己凝丹之后这十大弟子之位,他定要争上一争!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把心神一敛又把注意力投到脑海中这小挪移逍法上来。

    此法乃是一门小神通,一旦使出,能在须臾之间逍到百日之外。

    可凡是神通者,皆需用法力驾取,不到化丹境界便无法施展索性当日秦掌门曾留下一缕精气在这符箓之内,有这缕精气相助,他不用费心习练也能暂时运用这门神通。

    张衍捏住残玉,把心神投入其中细细揣摩了一番,发现这精气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大致能运再个三四次,若是遇到寻常情形倒也够用,可是面对元婴修士绝对不敢大意。

    他微微一笑,幸好自己腹中还有一颗陶真人赐下的金丹有此法在握,就算东槿子关键时刻顾不了他,他也可借一口丹气,于瞬息之间远逍至千里之外。

    将这些思虑停当,他已是后忧尽除,不觉心神一定。

    坐在石台上想了想他又将严长老送给他的道书拿了出来细细翻看,心中付道:“凝丹所需九药,除却上三药渺茫难测,需靠修士自身感应而来其中最为难寻便是明石乳,一气芝以及四候水,如今这三药已是尽入我手,而其余三药皆是易得,想来我凝丹之日已经不远了。”他手中这三药,明石乳与一气芝皆为外药,四候水则是内药,宁冲玄行走天下二十载,多数时间就是huā在了搜寻这三药之上。

    明日乳采集不易,唯有崖坑深洞之中方有产出,即便寻到,也不过一二滴而已,需修士用数载时日四处辛苦奔波,方能搜集起来。

    张衍手中这一瓶明石乳,也不知那穆红尘的恩师用了多少年,方才积攥出来。

    而四候水则是产在天地气脉郁结之处,往往等上十几,数丰载方有所出,是内三药中最为难觅的一药,是以当日萧翰以萧氏嫡传弟子的身份,亦要远赴外海,寻求此水。

    至于一气芝,唯有青寸山中品质最佳,若不是名门大派弟子,便是得了,也不过是下等品质,还不如去山外搜寻。

    如今张衍入手的这株芝祖,如是用于凝丹,怕是天下间的药芝无有能胜过此物者。

    他眼下还缺少的三药,分别为涤灵穴,阙厥雷以及藏炼髓。

    修士凝丹之时,便需入涤灵地穴中,方能合药炼丹,吐故纳新。

    此穴几乎遍布东华洲,极是好寻,严长老给他的那本道书上,记载了不少罕见的地穴,到了凝丹之时,只需挑上一处便可。

    而阙厥雷则需事先打造一个金盘,去东华之北的神渡峰上去引下一缕雷芒来,得了此雷之后,修士不可错过时机,在半月之内便需凝丹,否则又要重新引渡。

    至于那藏炼髓,则是出自禽鸟之身。

    每年夏季,就有数十种异类禽鸟往神渡峰上栖息,此鸟脊骨中所藏之髓乃一身精粹所聚,若能在引收阙厥雷之日将其活擒,再敲骨取髓,两药便得契合。

    对张衍来说,这两物并不难得,不外是去神渡峰上多huā费些时日罢了。只是他也能想到,到了那时,或许会有诸如候氏之流的有心人早早候在那里,特意乘此时机来寻他麻烦。

    他冷然一笑,大道之路,无有是非对错,若有人前来相阻,不外以剑破敌,杀出一条血路来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