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二章 千年老芝入我手 一丛真火去浊垢(下)

第一百零二章 千年老芝入我手 一丛真火去浊垢(下)

    第一百零二章 千年老芝入我手 一丛真火去浊垢(下)

    张衍反观内视,在那气海中漂浮的那片漾漾玄光之上,正有一点小若米粒的真火燃烧着。

    这一点真火为玄光精气所化,也是他自突破了玄光三重之后,这些时日以来的功果。

    此时他身体内那处震动的窍穴似是被凿通了一般,正放出一线光明,并从窍内徐徐分出一缕融融阳气,而那这点真火一颤,便将这缕阳气如抽丝剥茧般缓缓吸了过来。

    张衍把玄功运转,不过几息时间,这缕阳气就被吸纳,那点真火便又旺盛了少许。

    若是能将这团真火炼至高深处,精心融炼,最终便能用来合九药,炼金丹。

    而眼下这火力却是尚嫌不足,是以需将此火置入周身三十六处大穴中徐徐转动,待烧透窍穴,再从中引出来一缕阳气补益,直至壮大如燎炬明焰一般,方才算是迈入玄光大成之境。

    而修士烧透的窍穴越多,这真火之势便越盛,未来煅炼金丹的成就也就越大。

    通常来讲,寻常修士能将大半窍穴烧透已算是不错了,那是因为练到后来,窍穴变得愈发难打开,初时不过是月余时间就可烧透一处,到了后期,却是以十年,数十年为计数。

    玄光修士至多不过三百寿数,连凝化金丹都未必人人可成,又有哪里有时间将所有穴窍贯通?

    那种当真能三十六处窍内阳气尽数收摄的修士,无一不是天资横溢,千百年才一出的了得人物。

    张衍方才体内窍穴跳动,正是第一处窍穴被真火烧透的征兆,他见功行不知不觉中有了精进,也是心中喜悦,便又搬运此火,将其置入下一处窍穴之中慢慢熬炼。

    他缓缓睁开双目,将搁置在河床泥沙上的芝祖躯壳重新拿起。

    此物虽说离土则坏,但他来青寸山之前,便早做了应对之法。

    他一抖手,打了一团戊己土精之气上去,此气乃从清羽门中拿来,为炼那玄黄擒龙大手所获之物。得了这土精滋养,这芝祖躯壳微微一震,原先有些黯淡的表面似乎又光润了几分。

    张衍微微一笑,取了人袋出来将此芝从头到尾一兜,把袍袖一卷,就收入了囊中。

    此事做完,他正想如上次那般剖开肌体,将侵入体内那道异气驱除出去,只是手才抬起,脸上却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那青衣少年的青气实在太过诡异,眼下他只是少许便如此麻烦,如每次都要割肉放血,若是当真与这人斗上几个时辰,还不知道有多少异气要侵入身体中来,难道都用这个法子解决?

    想到此处,他突然心中一动,忖道:“这玄光中练就的这一起团窍内真火,非但能煅炼金丹,还有去浊化净之能,一旦放出,也是威力极大,那岂不是也能用来驱除这异气?”

    他想得其实也正理,只是这阳火乃是成丹关键,又是先天精阳所化,一人自呱呱落地后,身上有多少便是多少,失了就无法再行填补回来,因此是以每个修士都是深藏体内,谨慎保全,不敢有一丝一毫损伤,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绝不会将这此火放出。张衍只是觉得,这阳火既然有这功效,收而不用却是太过可惜,便有意一试此火威能。

    若是他人遇上这个难题,决计不敢尝试此举,但他却不同,有残玉在手,自可大胆一试!

    打定主意之后,他双目一阖,伸手入袖,心神与那残玉一合,便自衍化推算起来。

    不过几息功夫,他便又睁开双目,眼中竟满是惊喜之色。

    他喝了一声,周身水流霍然被撑开一圈,与他生生分离开来,随后他将阳火一催,往那异气所在冲去,竟是如同沸水泼雪一般,眨眼间就将这股异气烧去,只留下一丝最为精纯的灵息。

    此时他目芒一闪,那窍中阳火又将这灵息一裹,顷刻间便合在一处,非但没有因此少了,反而那焰苗又壮大了几分。

    他微微点头,这结果他在残玉中已是看得分明,至于为何会如此,他一时想不通其中原委,只能归结到或许是自己修炼了参神契的缘故,使得他的窍内阳火与寻常修士不同。

    但他又转念一想,这世上从不缺乏聪明才智之士,这壮大阳火之法,他虽从未听说过,却也未必没有秘法流传。

    张衍此时所想,其实一点也没有猜错。

    世上倒是有不少修道人发现了这个法门,但都是秘藏谨传,从来不肯拿出示人。

    如此一来,自家及后辈弟子便能比他人更为优胜一步,不少传承数千年的世家也知晓这个法门,但都用各种方式遮掩,就算是嫡系弟子,也未必知晓全部的法诀。

    譬如周崇举,他原本乃是周家嫡系弟子,周族中便有此法。但他却并未告知张衍,不是他敝帚自珍,而是因为此法分为内外二法,修炼之时,弟子用内法,长辈用外法,两者合力方能成功,如此便无有泄露的可能。

    所以就算他有心指点张衍也无从说起,思虑之下,甚至认为说出来不定还会分了张衍的心思,因此索性绝口不提。

    可即便有了这法门,将这阳火壮大三四分已是极限,而如是张衍这等情形,只要有异气入体,却能尽数纳为己用,从而壮大阳火者,却是绝无仅有。

    张衍也暗自思忖,如此一来,他倒是正可以利用这青衣少年,说不定自己倒真有可能将那三十六处穴窍尽数烧透。

    他此时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若是自己真想要成仙了道,这一步是绝不能轻易错过的,定要紧紧抓住这个机缘。

    正在他心有感悟之时,却听上空一声厉啸,有人大喝道:“李元霸,你以为躲到此处本座就找不到你么?快快给我滚出来!”

    张衍心中暗道一声:“却是来得正好!”

    他将袍袖一振,便将不知道多少水流裹挟而起,化一道倒流飞瀑直上云端!

    此时断鞍山深处,那芝祖躯壳存身过的洞府中,潘阳一路咳着血,一路小心步入。

    他能从青衣少年手中逃得性命,还多亏了他先前多留了一个心眼,从他兄长潘清那里讨来了那驭使“墨玉鲮鲤角”的牌符,早在进入洞府之前,便命此兽又挖通了一条出去地面退路,是以在危急时刻能够及时脱身。

    他也是胆大无比,判断出那青衣少年若是得了那灵物,便绝无可能在此地多做停留,因此逃出去了未就,就又回转了过来。

    他先是将自己兄长尸首成殓了,想想却又不死心,是以再回到地下查看。

    入了洞穴之后,他仔细转了一圈,看了看那些上好药芝残留下来的痕迹,脸上露出了深思的神情。

    以他的眼力,几乎是瞬间就看出这是何物所遗,他能肯定,那能散发出浓郁木气的灵物绝非这些上等药芝可比,不定此物就是传说中的那株芝祖躯壳。

    他目光闪烁不定,从这洞府情形中来看,似是有另有人从另一处穴洞进入此处,以他后来听到的那声开山般的震动,似乎就是这两人相斗时引发的动静,因此那得了灵物之人却也未必是那青衣少年。

    想到这里,他却又不甘心起来。

    这灵物本是他们兄弟一齐发现的,却被他人得了去,甚至自家兄长还因此丢了性命,这个仇无论如何也要报回来,还要设法将那灵物抢夺回来!

    只是无论是那青衣少年,或者是与他争斗之人,想来都不是自己能抗衡得了的。

    他想一会儿,眼中射出怨毒之色,道:“我若得不到,那么你们谁也便想得到。”

    他先是取出了一块牌符,运起玄光刻了几个字上去,只一拍手,这灵符便化一道长虹飞去无踪,随后纵身一跃,起身往千仞峰而去。

    不过两个时辰,他就到了千仞峰上,此地早已被史族圈定,不许任何修饰擅入,因此他刻意显露身形后,不过在峰上转了几圈,便被史家之人看见,登时就有一个修士飞上云头,道:“何方来人,莫非不知我史族不准尔等擅入此地么?”

    潘阳忙道:“在下安丘派潘明,与史道友曾有一面之缘,此来是有几位要紧之事相告。”

    那修士见他说得恳切,犹豫了一下,道:“你稍等。”便往峰内深处而去。

    不过一刻时间,他就回转过来,道:“这位道兄,你随我来吧。”

    潘阳心中一定,随那修士往一处密林投去,过了一道山涧之后,在一处崖台上他就远远瞧见了史翼帆正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旁侧有十数名仆从力士,忙降下云头,上前拜见。

    史翼帆是个懒散性子,看了他一眼,手中鞭子也不放下,随意对着他拱了拱手,道:“潘道友此来有何见教?”

    潘阳看了眼左右,嘴唇翕动,一字一字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

    史翼帆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只是听到后来,却是双目放光,霍然站起,盯着他道:“此话当真!”

    潘阳大声道:“千真万确!”

    史翼帆双拳一握,又自松开,忽然又问:“你还将此事告诉了谁人?”

    潘阳笑了笑,道:“在下已将此事告知了晏娘子……

    “什么?”史翼帆怒火冲冲地上来两步,举手扬起手中鞭子,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哼了一声,将鞭子放下,讥嘲道:“道友倒是聪明的很呐。”

    潘阳不紧不慢道:“哪里,在下势小力弱,形只影单,此事乃不得不为耳。”

    这也是他的自保之道,晏玉螓和史翼帆这两人,无论他将这事告知其中哪一人,他们都会认为自己能独自吞下那芝祖,为防消息外泄。定不会留他这个活口,但是两人都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没有杀他的必要了,毕竟他也是安丘派的弟子,不是那种没有根脚的散修。

    而他之所以选择来史翼帆这里,而只把牌符发去了晏玉螓处,乃是因为此女性格喜怒无常,随心所欲,他实在不确定这女人会否一怒之下拿自己开刀。

    史翼帆想了半天,也觉得这事既然被晏玉螓知道了,就绝对绕不过去,还不如坦荡一点。

    虽说他也未必相信潘阳口中的青衣少年如此厉害,但世事难料,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他与晏玉螓两人联手,把握也更大一些。

    主意一定,他神色振奋道:“来人,将人全给我唤回来,与随我同去梨花峰。”

    有仆从出言道:“少爷,难道这满山的药芝便不寻了么?”

    史翼帆一鞭子抽下,顿时将这仆从打得皮开肉绽,他哈哈大笑道:“药芝虽好,又岂能比得上芝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