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八章 来历莫测
    第九十八章 来历莫测张衍见这青衣少年说得好似认识自己一般,他不禁眉头微挑,仔细看了这人一眼。

    这少年长得眉清目秀,一身锦绣华服,肤白有若处子,外貌不过十五六岁,只是此人浑身上下却有一层如同浮油般的青气罩体,多了几分邪祟之气。

    张衍自修道以来,但凡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就绝不会忘记,此人他从未见过,且打量许久之后,发现对方气息源深莫测,竟是丝毫看不出修为深浅来,便沉声问道:“尊驾何人?”

    青衣少年把双袖背在身后,玩味一笑,道:“李道友,你不认识本座,本座却是认识你的,也知道你的本事。既然在此处遇上了,你若肯投效到本座座下,先前一切恩怨,本座皆可既往不咎。”

    张衍听到这里,却是心中一动。

    对方只称呼他为“李道友”,显然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应是在自己变化了相貌之后才识得自己,而且十有**是暗中窥伺时才知晓的,听言语中似乎与自己还有几分过节……

    他心思转动,接连猜出了几个可能,只是尚不能确定。

    青衣少年见他并不答话,嘿嘿一声笑,把手一挥,只是乍然间,他身上那一丛湛湛青光便如水覆倾盆般骤然袭至。

    张衍双足不动,面上神色不变,冷冷望着着当头而来的青光,起掌便是一拍。

    他举袖之间,霎时间激起一阵狂风猛浪,竟响起“呜”的一声呼啸之音,与那青光碰在一处,只闻“砰”的一声,那丛清光如遭奔浪冲刷,猛地向后一荡。

    然而这青光看似如轻烟般单薄,可遭此猛击,居然只是塌下去了一大团,却并未一击而散。

    张衍瞳中一寒,也不把手收回,脚下一踏,肩膀一使劲,手掌抵着那道青光往前陡然跨出一步!

    “轰”的一声,这山崖之上一阵晃动,平地骤起飓风,带着怒涛之势齐齐压前去,这丛青光被这如狂狼般的气势一迫,受逼不过,不复先前那般柔韧,顿时往后倒缩了数尺,如风中残烛般极为剧烈的晃了几晃,仿佛再加一丝力量上去便要溃散一般。

    这青衣少年嘴一咧,似是撑不住这股压力,踏在空中的身形往后一仰,嘿了一声,一卷袖,便将这道玄光撤了下来,随后他眉角上扬,冲着张衍一伸手,喝道:“李道友,且住了……”

    张衍脸上微现冷哂,非但不停,反而大喝一声,身形往前一纵,朝着此人便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出来,便爆出一声声震十里的啸音,拳压激荡如同奔浪惊云,倏然扑面而至。

    青衣少年只觉自己似被卷入了一团粘稠的漩涡中一般,周遭压力大增,竟是举步维艰,拔不动身形,脸色不由一变,知是危机时刻,顾不得其他,忙把那青光再次放出,聚拢一团护在身前。

    张衍一拳打出,正中这青衣少年的肩头,把他打了一个趔趄,那层青色玄光也如崩云溃雾般散了去。

    只是得了这一丝空隙,青衣少年往后一退,起力挣脱出了战圈,随后纵身一跃,化一道碧光往空中遁去。

    那站在那上空的候三郎一直留神战局,此时见青衣少年落了下风,而张衍却还想再追,他犹豫了一下,取了两只彩雷珠出来,劈手就往张衍处打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青衣少年一声怪笑,所化碧光往候三郎那处飞去,将他顺势一卷,却是遁光奇快,倏尔间便去了数十丈外。

    “轰”的一声,山崖中爆裂之声传出,漫空都是烟火黑云。

    待张衍毫发不伤地撞散了这团烟云出来,举目一扫,这两人却已是去得远了。

    此时空中隐隐传来那青衣少年极为欢畅的笑声,道:“李元霸,本座也知你的本事,不过此刻还未到你我争斗之时,再打下去不外是两败俱伤,只要你不碍了本座的事,本座暂且不会来找你麻烦,哈哈……”

    话音一落,那道碧色遁光又转了几转,往一座远峰之后一躲,便彻底不知所踪了。

    张衍望了片刻,将手举了面前,不禁微一皱眉。

    最后击散那青色玄光之时,他只觉掌指间似有万根尖针刺入,初时尚有一股麻痒之意,可随后便变得微不可察起来。

    他起另一只手在臂上一划,拉出一道皮肉翻卷的伤口来,随后把玄功一转,就有两丝宛如活物,不过人指般长的青气被逼了出来,再一握拳,伤口便又愈合如初。

    他能察觉的到,此物入体之后,能一点一点吞噬血肉精元,若不是他及时发现,时间一久,必成大患。

    幸好他修炼乃是上古魔功,不似寻常力修之法需要外药浇灌,肉身之纯粹精炼在同辈修士中无人可比,容不得半点外物沾染,这才能及时发现异样。

    这一缕玄光诡异莫测,防不胜防,如是普通的修士被这其侵入,怕是受了暗袭也不自知,绝对不是什么玄门正派的路数。

    只是这等手段有些似曾相识,张衍站在原地回想了一下,却也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来。

    他摇了摇头,想不出便无需去想了,眼下寻那芝祖方为重要,其余之事皆可抛在一边,若是再遇上此人,不外是再斗上一场而已。

    他目光微微一闪,脚步挪动,便往洞府中回转。

    那青衣少年驾了遁光一路出到了百里之外,这才将身形放缓,他探手摸了摸肩头,只觉那里有一阵阵疼痛之感传来,不由咧了咧嘴,适才虽说已用玄光遮护,但却仍是被张衍带了一下,虽未重伤,却也是骨折肉裂。

    他哼了一声,竟是自袖中取了一株一气芝出来,一张嘴,便吞了下去,再不停揉擦肩头,不过须臾时间,那里的伤势便自消去。

    他舔了舔嘴唇,暗中思忖道:“这具躯体根底浅薄,实在太过羸弱了,再加上这阵法压制,本座十分本事却用不出一二成来,不过若能吞再得几株上等药芝,这李元霸倒也未必是本座对手,也罢,待事成之前,还是先避开此人为上……”

    他在这边思索,候三郎却是一直在打量着他的脸色,此时小心翼翼道:“尊者,适才为何不斩杀了此人?”

    青衣少年哼了一声,他斜乜着眼睛看了候三郎一眼,那黑白分明的眼眸中竟然射出了两道冷电,直透心底,把候三郎看得身躯一颤,顿时噤口不言。

    青衣少年看他这副模样,却是嘿嘿笑了笑,道:“你问本座为何不收拾了他,告诉你也无妨,这李元霸道行不浅,本座怜他修行不易,想把此人收入麾下,是以适才装作不敌,已借机在他身上动了一番手脚,以他的修为来看,现下尚不会发作,但再过个一年半载,不用本座去催,他也会乖乖来投。”

    候三郎听了这话,不由想起这少年用在自己身上的诡异手段,心中暗恨,但面上却不曾有半点露出,阿谀讨好道:“尊主出手,自是无往而不利。”

    青衣少年似乎十分享受这等拍马之言,哈哈一阵大笑,道:“此言也不算差,原本要对付那史,晏,吴三家弟子本座也把握不大,还道要等上那数月时间,可如今你献上了这件法宝,却是再也无需顾忌这般小辈了。”

    候三郎面孔一僵,这法宝本是那萧氏族中借予他候氏所用,原本想借此宝在这青寸山中寻一株上等药芝来,可谁想那日他一不留神,却被此人的玄光侵入了体内,为了保命,只得将这法宝主动献上,此时提起,他也不免心头滴血。

    青衣少年大笑声毫无顾忌的远远传了出去,哪知却惹得一道路过的灵光掉头一转,往这边飞遁而来,再往两人眼前一立,现出一个宽额高个,黑袍长髯的中年文士来,他手中持有一柄森寒短剑,其上血迹殷然,显是杀人未久,此时正神色不善地看着二人。

    候三郎睁目一看,发现却是认得此人的,他看了一眼青衣少年,见他脸上带着戏谑之色,却是没有开口的意思,便咳一声,主动出言道:“可是吴览吴师兄当面?”

    中年文士一皱眉,上下看了他一眼,道:“你认得我?”

    候三郎忙道:“在下康阴候氏门下,先前曾在荷池之宴上随家祖远远见过师兄一面,至今未忘师兄风姿。”

    “原来是侯氏门下。”吴览听了言,容色稍霁,把短剑往身后一背,沉声道:“你怎到还在此处?莫非未曾看到我吴族发出的飞书信令么?这九头峰上除我吴族之人,一律不得在此采药,否则便是与我吴族为敌!”

    若是换了他人在此,他哪里耐心说话,早就一剑劈了过去,但这候氏虽不是什么大族,也及不上吴氏,但也是传承近千年,彼此都是玄门世家,长辈之间也有几分交情,他总要留一分脸面。

    候三郎忙道:“小弟方来此地,倒是未曾瞧见。”

    吴览一甩袖,冷着脸道:“如今你知道了,那便速速离去吧!”

    这时那青衣少年却嘿然一笑,眼瞳之中有一股诡异亮芒现出,抚了抚自己的手背,道:“哦,这么说来,这九头山中如今就只剩你们吴氏一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