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七章 芝祖躯壳
    徐氏兄弟本以为这十几道逍光本是冲着他们而来,不由惊慌不已,浑身颤栗。

    可待这行人到了近处,这才看清对方并非是吴氏门下,而是不知何故聚在一处的许多散修,其中倒还有几个相熟之人。

    只是这些人此时个个神色慌张,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事物一般,多数看也未曾向这里看一眼,便从他们眼前一路飞逍过去了。

    其中有一头梳堕马髻,着纱衣,束丝绦,看似正当妙龄的女修,正驾着一方粉帕飞逍,瞥见了徐氏兄弟,脸上微现讶然之色,玉容上稍一迟疑,便将长袖摇摆,转了过来,用颇为急切的声音喊道:“贤昆仲怎么还在此地?再不走恐有性命之忧矣!”把这句话撂下,她也不待徐氏兄弟回话,便匆匆一个万福,往前面那行人追去了。

    徐氏兄弟对视了一眼,都各自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惧,徐延匡忙回转身,对张衍躬身一礼,道:“李兄,你看,这吴族势大”他话未说完,张衍却一甩袖子,神情冷淡说道:“两位道友请自去吧,李某恕不奉陪了。”言罢,他看也不看这两人一眼,转身便入洞府中去了。

    先前如不是那吴氏门客嚣张跋扈,问也不问便胡乱对他出手,他哪里会管这等闲事。况且他还要去寻那芝祖,自不会与这两人同路,至于那吴氏是否寻上门来找麻烦,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若是有不开眼的找上门来,随手打杀便是。

    徐延匡见张衍根本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不由一怔,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他兄弟徐延辅却将他一拉,低声道:“兄长何必多劝,此人实力远胜我等,总有自保之道,你我兄弟二人在此,若是当真与吴氏门下动起手,反而还拖累了这位道友。”

    徐延辅见张衍态度冷漠,知道再留下来也是徒惹人厌,他这位大兄常年修炼,不通人情世故,若是再说下去惹恼了这李元霸可是不妙,但也不好直言相劝,只好换了这等委婉说辞。

    徐延辅恍然道:“二鼻说得是。”

    他对着张衍洞府恭恭敬敬一礼,高声道:“李道友,大恩不言谢,那我等兄弟便先告辞了,日后有缘再见。”张衍步入洞府中,石公仍是稳稳坐在石凳上,见他进来,便抚须问道:“那吴氏势大,如今此山仍在九头峰下,李道友不寻一处暂避风头么?”张衍轻轻一笑,昂然道:“在下岂惧这吴氏?且这青寸山中五峰,迟早要被那几个大族占了去,除非远离而去,否则走到哪处都是一般无二。”

    石公皱眉道:“哦?据老夫所知,那史、晏两家却是没有吴氏这么霸道。“张衍呵呵冷笑,道:“那吴氏圈了这九头峰后,那些散修士不得不往他处去寻芝,此来青寸山中大族小族加起来不下十数家,若这些散修一过去,势必与他们争抢药芝,石公看着吧,用不了多久,另几家也会有样学样,如吴氏一般圈山围壑,不容他人插手其中。”

    石公细细一思索,缓缓点头,叹道:“道友说得在理,只是老夫算来,那芝祖藏身之处怕是也不出这五峰之地,如此一来,倒是有些难办了。”张衍却是浑不在意,一摆手,沉声道:“无妨,石公你只管寻芝,至于挡路之人,自有李某前去处置。”

    这几家阻拦驱赶其他修士他并没有兴趣去管,但这芝祖是他凝丹关键外药之一,谁若拦他,就是阻他大道,那便没有任何道理情面可讲,唯有以掌中之剑,行杀伐之事。

    石公听他话语中杀气四溢,心中凛然,吸了口气,缓缓道:“既如此,若是道友信得过老夫,便请道友把那化形药芝取来老夫一用。”张衍一笑,道:“自是信得过石公。”他从袖中取了一只瓷瓶出来,拔了瓶塞往外一倒,这瓶中便冒出一缕异香扑鼻的青烟,到了外间,徐徐往下一收,便化作一巴掌大的小

    童,双目中噙着泪,趴在石桌上正可怜兮兮地看着二人。

    石公看了几眼,便伸手去抓他。

    这小童哆嗦了一下,忽然起身连连叩拜,叫道:“请上师怜小童修行不易,放过小童吧……”听他多音幼细凄切,石公手一顿,安抚他道:“你莫怕,老夫并非要取你性命,只是要借你精血,寻那芝祖。”

    小童一愣,随即急急摆手道:“上师要找老祖?便是取了小童精血也是抓不到的啊……”石公故作不解道:“哦?这是为何?你若说出个道理来,我便不伤你。”小童连忙说道:自当日太冥派祖师封山之后,去祖修行只四千余年,早已蜕了本体,

    成就一缕至纯清气,一日内便能遨游万水千山,两位上师是万万寻不得老祖的。”

    石公莞尔一笑,道:“你这娃娃却是误会老夫了,这芝祖道行高深莫测,便是如今太昊派掌门亲来也未必能拿住,老夫只求他蜕下来的那株躯壳而已。”

    小童咬着指头,声音低弱下去,道:“那,那也是不成的,这躯壳也不知被老祖藏于何处,便是太昊派中来人几次也搜寻不到。”张衍暗中自付,这一气芝便是再宝贵,也不过能用作凝丹之用,能入这大虚御阵的,至多是玄光修为,比之外来散修境界上高明不到哪里去,若是说执掌大阵的太昊掌门倒是可以进来,可以一派掌门之尊,又怎会来做这等事。

    见这小童言语似有隐瞒,石公却也不恼,脸上也是笑眯眯的,不再探究此事,反而东拉西扯说起了别的事来,诸位年轻时候的诸般趣事,东华洲上的无边胜景,huāhuā世界。

    小童心思单纯,自出生始便在这青寸山中生长,后来化形之后所见天地也不过是这一方世界,从未出得青寸山,以往那些修士进来,他也是远远躲避,未曾与人说过话,平素哪里听说过这些?

    眼下石公说了几句之后,他听得津津有味,却是害怕之心渐渐消去,双目忽闪忽闪,到了精彩处更是喜不自禁,小手连拍。

    张衍在一旁敛目屏息,始终不发一言。既然请了石公寻芝,他便用人不疑,由得他全权处置。

    到了近午时分,石公却把话头一收,微微一笑,对那小童道:“小

    友,老夫与你相会一场也是有缘,老夫与这位李道友也不愿坏人道行,今日便放你走吧……”

    小童面色一喜,惊呼出声道:“真的?”他又暗中怯怯看了张衍一眼。

    张衍微微一笑,道:“既然石公让你走,李某自是不会阻拦,我等出了山后怕是此生也再无来此的机会了,今后相见无期,你自去好生修行吧。”石公抬头看了张衍一眼,微微颌首,目光中生出一丝赞许之色。

    那小童偷偷看了两人几眼,便一闪身“哧溜”一声窜了出去,眨眼间走了个无影无踪。

    张衍与石公两人却是都坐着不动,也无半分反应,这岩洞之中便安静了下来,只有洞外那虫鸣草动之声不时传来。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两人神色突然一动,都是笑了起来,只见外面飘来一缕清气,随后在石桌之上渐渐凝聚出身形来,竟是那药芝小童去而复返。

    这芝童冲着石公喊道:“上师上师,若是小童愿助上师寻了老祖躯壳,上师可愿带小童出了这青寸山?”

    他适才走后,越想那种种凡俗中事越是有趣,因此走不了半路又回转了过来。

    石公“哦”了一声,道:“你不怕助了老夫,你家老祖来寻你麻烦么?”小童摇头道:“老祖曾言,此地为大阵所阻,无灾无劫,因此躯壳对他已无甚再处,且只要本命元气尚在,不过多huā上十年,便能再度孕化出躯壳来,只是小童先前不愿老祖躯壳被人平白取了去,因此对仙师说了谎。”

    石公与张衍对视了一眼,他笑道:“好,若是你愿意成全老夫,老夫也可带你出去一见那凡俗胜景。”

    小童听了这话,顿时不胜欢喜,两眼弯成月牙,手舞足蹈,咯咯直笑,可是突然间,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小脸一白,抱头道:“祸事来了。”他左右看了一眼,见张衍那只先前装他的瓷瓶还摆在石桌上,便化一缕清气往里而去。

    张衍目光微一闪动,一振袖袍,却是往洞外而去。

    而此时这洞府之外,有一个青衣少年正脚踩青云逐风而来,只见他甩动双袖,潇洒前行,身后有数道青光隐现,将自身肤貌也是映得一片青绿。

    他身侧伴有一人,竟是那候三郎,此刻正老老实实随在身侧,一副谦恭模样。

    这青衣少年鼻子忽然抽动两下,奇怪道:“怪了,本座明明闻到有一股旺盛灵机在左近,怎么如今却又闻不见了,莫非是有人先下手了。

    候三鼻忙狠狠说道:“竟敢与尊者抢东西,此人该死!小的愿意替尊者前去教训此人。”

    青衣少年一摆袖,嘿嘿笑道:“不必,此人已是来了。”

    张衍出了洞府,抬头一望,那青衣少年也正看过来,两者目光一接触,青衣少年竟然大笑起来,道:“我道是谁敢与本座争抢灵物,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