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三章 玄光三重,甲子不失
    宝丰观内,张衍跌坐云榻之上,他眼帘低垂,抱守元一,呼吸绵长细微,寂寂然物我两忘。

    渐渐的,他天灵之上有一缕云气透顶而出,如烟而起,直冲房梁,最后聚作团状,云气中有明灭焰光,发出噼啪声响,似雷击铜柱,火星闪耀,点点金huā迸射,飘飘洒洒,纷纷而落。

    这如光织就的金huā落在云榻上后却是凝而不散,瓣瓣生辉,犹如景天抱星,宵烛比镜,将周围映照得光亮熠熠。

    张衍仍是闭目不动,他神色安然,嘴角微微含笑,仿佛得福添寿,乐而忘忧。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睁开双目,喝了一声,这榻上飞huā光瓣往面前两排熄灭的数十盏灯烛飞去,每一瓣如huā金火都是准确无误地飞入那为盏之中,灯上火焰倏尔往上一窜,霎时间,如千炬照夜,整个观中都是光明大放。

    见了此景,张衍微微一笑,自榻上长身而起,将袍袖扛开,口中吟道:“萤流举轻舞,星汉去寂心,横江照夜火,万里烛幽冥。”

    经过前后十年熬炼,如今他一身修为已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到了那玄光第三重“玄光彻物”之境!

    练到这一步,并未出现突破先前两重境界时的那般浩大声势,那是因为他此时已是返璞归真,如今他身上分化出来的每一道玄光都是凝练如一,若放到那明气修士手中,皆可成为一把转折如意,刚柔并济的气剑。

    并且到了这个,境界,在修道人中也有个说法,名为“甲子不失”。

    传闻有一书生曾在山中躲雨,遇一名道人,两人闲来便下了几盘棋局,那道人却是连输三盘,最后输给了他一只木匣,说是〖镇〗压邪物,无所不灵。

    这书生乃是圣人门徒,从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因此便将此匣扔在藏室之中,偶尔想起,也只当佚事来谈。

    直到有一日他曾孙成婚,却有邪风刮来,宾客仆众无论是谁也点不亮火烛灯盏,这书生不知为何忽然想起这个木匣来,忙将其取出打开,却从木匣总放出一道毫光来,霎时将这名堂照得内外通透,纤毫毕现,恍如置身烈日光明之下。

    而此时距离那道士赠予他这只木匣,已是时隔一甲子了,这道玄光在深藏在内,却是不曾损上分毫。

    张衍心知,到了这一步,如若再继续修炼下去,不外乎是积累缓进,徐徐养炼,从玄光之中凝炼出一口真火来。

    此火名为“光中悄”又有一名为“窍内阳”乃是全身玄光精气练到极致时,所演化而出的一口精纯阳气。

    这阳气第一口最为凝练,可谓无暇无垢。

    修道人凝丹之时便需仰赖此火来煅烧金丹,去芜存青。乃是凝丹之时的柴薪火和,需谨收藏,慎看护,不可使之散灭。

    而小金丹修士之所以再次凝丹时,成丹品阶远远不如往昔,便是因为需重新凝练此火,却又精气不纯所致。

    此时张行到了此境之后,只觉浑身精气勃动,鼓胀欲出,他知道这股精气绝不能放出,否则将来练出的那一口阳火便不纯粹,于是一步踏出,出了宝丰观,直入云中。

    他到了云头之上安坐下来,默默运转功法,安抚心神惊火,不一会儿便神思清宁,定下浮躁之气。

    如此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时辰,他忽而醒来,只见天边白肚微露,只觉神清气爽,周身轻灵,便哈哈一笑,按落云头,回了观中。

    方一回到殿中,却见张盘早已等候在那里,上前躬身道:“老爷。”

    张衍微微颌首,道:“张盘,你都安置妥当了么?”

    张盘忙道:“老爷放心,小的已将那陈氏母子二人安顿好了。”

    张衍倒是想不到陈济世竟会被人收去做徒弟,虽不知是谁,但此事也给提了个醒。

    这生下来的孩儿前世仇家定有不少,如今他还是凡人之躯,虽说他转世之时定是做了什么准备,但若是有什么精通玄数之人舍了修为推算,也难保不出什么差错。

    本来张衍想将这母子二人接到身边照顾,可这宝丰观中是不能住女客的,而且他也不能时常照应。

    是以后来想了个……办法,这宝丰观附近有一条江水,名为塘威江,张衍先用“三元混水幡”分波开浪,到了水中深处,再用玄光生生开辟出一个洞府来,最后在这四周布置下“诸元应星三气镇宫阵……”。

    有这阵旗守护,便能聚天地刚健凝厚之气柢御外敌,便是元婴真人来了,也能柢挡片刻。

    张衍在此洞府中给母子二人留下足够多的丹药清水,又将护持自己前来东华洲的法符赐了下去。这样就再无疑虑。

    他去奔赴宝会之时,便是有人前来攻打洞府,也来得及启了那法符去往海外清羽门中暂避。

    张衍又道:“前日公孙道兄来信,说是今日要带着几道友前来造访,你去把大殿收拾干净,再去关照观中弟子,都回去〖房〗中诵经,若是见到了什么异状,不许喧哗出声,清楚了没有?”

    张盘道:“谨遵老爷之命。”

    此时数十里外,却有四男一女五名修士正乘坐一驾飞舟往宝丰观而来,其中有一人正是那公孙勉。

    而站在最前方的,却是一名高巅隆鼻,浓眉厚唇的修士,只是此刻他面上有愤愤之色,道:……那吴家好生气人,只给了一块铜竹符令就我打发了,前次我师叔前去,他们给得还是银符,枉我这几年来为他们东奔西走,做了那许多事。”

    他身旁一名脸型狭长的修士笑了笑,上来拍了拍的肩膀,劝慰道:“成师兄何必如此心怀不平,需知那等玄门大族,本就不把我等小门小派出生的修士放在眼中,如今还能取得一块令符,却已是不错了,想得太多,只是徒惹烦恼罢了。”

    成师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贺师兄倒是看得开,好脾气的很,可你这令符得来简单,却不知我的不易。”

    贺师兄见他炽火难消,再说下去怕是要说僵,因此打了个哈哈,扯开话题,转而对公孙勉说道:“据在下所知,公孙道友这块铜竹符令也是得来不易,却愿意为那位李道兄做引荐,想来其人必有过人之处吧?”

    公孙勉还未曾说话,这飞舟上唯一一名女修却是笑了笑,直言不讳地说道:“我还不知公孙道友的脾气,他必定是死要面子,非说这位李道友了得,等见了面,我倒要好好看看,是否是他口出大言。”

    这女修笑起来时眼儿弯弯,露出一。编贝般的白齿。

    虽知道她是在说笑,可公孙勉却是不服气道:“柯师妹何必如此说?你们是没见过这位李道友,不知道他的了得,便是那日岳宏章见了他,也是立时下了请柬,请他去九龙潭赴宴,可见其人了得。”

    “哦?”

    同行诸人脸上露出憔异之色,这岳宏章虽然在他们看来不像是个修道人,但是此人交游广阔,论识人的眼光却是不差的,如果这李元霸能得他看重,那倒当真是不简单了。

    贺师兄目中现出一丝光彩来,面露喜色道:“如真是如此,那么宝芝大会之上,我等倒还多了几分把握!”

    这参加这宝芝大会的修士也分三六九等:世家大族的弟子多是拿得太昊门中给的金竹令符,不但可带身边仆从力士入得会中,连族中的修道士亦可拣选几名相随,如此一来,他们夺得上好“一气芝”可能性便大大增加了。

    而如成师兄,贺师兄他们这等旁门出身的修士,却是只能抱作一团,用以对抗这些大族弟子,免得最后无功而返。

    然而这时,却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左右不过是个散修罢了,若是真有本事,何必靠公孙道友来弓荐?还拿得是铜竹令符,嘿嘿,以那岳宏章的本事,怎么样也能寻来一块银符吧?”

    这声音一出,公孙勉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这人,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另外三人听了这话,也是默不做声,有人心中觉得此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这开口之人名为楚少洪,乃走出身安丘派的弟子。

    若是不提玄门十派,这安丘派倒也算得上是大派了,是以在这群人中,他总是以高人一等的目光视人,虽则不讨人喜,但一来他在这些人之中修为最高,二来他与太昊派不少弟子有交情,可谓人脉最广,在场几人还需仰赖与他,是以对他的傲慢也只能忍耐。

    楚少洪与公孙勉也有算得上是熟识,听得后者推崇张衍,先前浏也不以为意,只是后来听闻那岳宏章竟然请此人去九龙潭赴宴,心中不知如何就有些恼恨起来。

    要知道,这九龙潭之宴上可是有不少太昊派中的真传弟子,若是能结交一二,与他大有好处,便是得不来“一气芝”也是值了。

    他曾想尽办法与岳宏章示好,可是对方面上对他客气,可实际上却毫不来理会他,他这番想法只得落空,心中不由忖道:“想我数十年苦修,自问修为也是不弱寻常太昊门弟子,却不得去那九龙潭宴,可这李元霸何德何能,竟能得被岳宏章高看一眼?等见了面,我定要让他露个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