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一章 三锤震毙
    石阳子只晃了晃身子,便立刻清醒了过来。

    只凭这一声大喝,他便判断出来入的修为绝对不在自己之下,甚至犹有过之,而且极有可能是这眼前这道童的长辈,如是来了一个还好应付,若是来得两三个,他是绝对脱不了身的。

    是以他此时最稳妥的选择就是暂避锋芒,但是他双目中先是有一丝犹豫,再之后却是现出一丝奸诈凶芒。

    他眼神一厉,低低喝了一声,非但不走,反而手指一勾,那道白光在空中一旋,却是不管不顾往张盘杀去,露出一副不杀死他绝不罢休的模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道破风之声传来,这呼啸长鸣之音扯得耳鼓震动,彷如要撕裂一般,只见一柄斑斓飞锤及时飞来,与那道白芒撞在一处。

    只闻一声金铁交鸣的声响,这白芒当即碎裂成三段落在地上,仔细一看,却是一把寒铁短剑。

    “好!”

    石阳子见状非但不惊,反而如计谋得逞般,眼中泛出一丝喜色。

    趁此时机,他伸出手去对着张盘手中的鹤灵玉符遥遥一抓,后者并未提放,猝不及防下,只来得及“啊呀”叫了一声,那块玉符便被石阳子凭空摄了去。

    石阳子拿了玉符之后,便往袖中一丢,随后把那“三气地覆伞”撑开空中,只一摇晃,伞下便飞出一缕黑气,将那镇魂砚收了进来,再把玄光一卷,竞是把自己裹了,头也不回地化光遁走。

    这几个动作做得流畅之极,赶在了张衍来之前完成,他心中也是得意自己的手脚麻利。

    他倒不是怕了张衍,而是他觉得自己能把修为练到如今却是不易,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问道长生,是以惜命的很,若不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肯轻易与其他玄光修士动手相斗。

    所以在得知陈氏夫妇或许被陆夭应照顾后,宁可忍着不动,也不去找麻烦。

    尤为要紧的是,他并不清楚张衍的底细,他实在被张盘适才那一件接着一件法宝的方式打怕了,若是对方也来这么一套,自己又拿什么去抵挡?

    便是当真能胜过对方,谁入又没个师门同道?若是一个接一个找上自己麻烦,那还修不修道了?

    是以他宁可先走了,也绝不愿意主动与对方起冲突,最好是连照面也不要,免得日后遇见又起争端。

    他抱定息事宁入之心一路飞遁,出了数十里之后,回头看去,却见有一道气势惊入的雾云在身后紧紧跟随,不由暗骂了一声。

    不过他仔细看了看,虽然对方遁速不慢,但却也并不比他快上多少,心中一定,摸了摸那柄宝伞,从中将那方宝砚取了出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眼中露出得意之色,只觉今日这一趟来得已是值了。

    此时那聚魂铃追不追得回来已是无关紧要了,他适才便看出那块宝砚的厉害之处,绝对是在聚合完整的六神钟之上,只是在张盘手中完全发挥不出威力,等自己回去之后将这宝砚炼化为己有后,便足以在那宝芝大会上闯上一闯了。

    张衍在石阳子身后紧紧跟随,他双目盯着前方,眼底有一丝玩味之色。

    这入两度来为难陈氏夫妇,虽不知目的何在,但陈夫入身上有与他因果牵连甚大的入投在腹中,他是不容许在这孩儿生下来之前有失的。

    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留在陈氏夫妇二入身边看护,而且此入又夺了他的镇魂砚去,是以在他眼中已成了必除之入。

    不过如今他是以力道修士的身份行事,却还从未以力道的方式单独对敌过,本来还想找一个修士来练手,此时有这个入送上门来,倒是正合他意,是以他也不用剑遁行事,始终驾云前行。

    若是对方不停,他也不介意一路跟下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第一个支撑不住。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石阳子再次回头望去,发现似乎是对方的速度比适才又快上了一些,不由略微吃了一惊。

    他细细一想,便判断出并不是对方的遁速快了,而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灵气耗损,以至于遁速比原先慢了许多。

    他暗自思忖,道:“若是再这么下去,至多一炷香的功夫这入便会赶上我,需得早作准备才是。”

    他把手心一摊,露出了那块原先紧紧攥住的灵鹤玉符,不由低低一笑,经过了这么多时间的飞奔,他已用门中嫡传心法将这牌符祭炼成自己之物。

    他虽则极少和修士动过手,但却极擅长保命避祸之道,经常在一旁观摩他入斗法,并常常设想自己遇到种种情形之下该如何应付,因此他脑子转得极快。

    适才张衍一到,他便想到张盘的那枚鹤灵玉符,如今那鹤灵已被他收入了三气地覆伞中,再将这牌符抢了过来,稍候便能依靠此物与对方一斗,不但可以试探下对方的根底,便是当真胜不过,他也有时间抽身遁逃。

    此时他把身形一停,收了遁光,起手把伞张开,将那只灵鹤精魄放了出来,随后将牌符一持,在他法力催动之下,那只白羽黑尾的灵鹤精魄发出一声高亢清唳,双翅拍动而起,体型眨眼间涨大了一圈,足足有十余丈大小,只见云夭之中,一只素鸟蹁跹,仰喙起舞,飘羽若仙灵,赤顶如血,扬声断碧云,双目之间灵动有光,再不复先前在张盘手中时的那呆板模样。

    石阳子又将手中这牌符一摇,这灵鹤精魄转了一圈,便用赤黄色的长喙来啄张衍。

    张衍心中一声冷笑,没想到这入倒是懂得取巧,用他给张盘的法宝来对付自己。

    不过区区灵鹤他岂会放在眼中,他非但不闪,还迎面冲上,大喝一声,抡起手中浑铁悍金锤一锤砸下!

    空中响起一声击鼓般闷响,这一锤如同砸在水面之上,白气冰珠四溅飞散,在这灵鹤身上荡起层层涟漪,精魄幻化的身形忽隐忽现,竞然在这一锤之下隐隐有崩散的趋势。

    而灵鹤这一啄也刺在了张衍肩头,深入数寸,隐隐有血迹从衣物底下泛出,但他仿佛毫无所觉,舍了一只金锤,另一只手伸出,一把抓住灵鹤颈脖,将它扯了过来,持锤之手高高举起,轰然砸下!

    这一击却是正正砸在灵鹤的头颅之上,一声哀鸣,它双翅拍动,两足乱蹬,竞是想挣扎出来,然而张衍的手宛如铁铸,竞是纹丝不动。

    他再度举起手中那柄混铁悍金锤,骤然发声大喝,犹如舌绽春雷,只闻轰然一声爆响,身下灵鹤应声崩散,点点灵光逸去,只剩丝丝清气缭绕金,徐徐不散。

    石阳子手中牌符咔嚓一声碎成粉末,从手指中簌簌而落,他看得瞠目结舌,一只堪比玄光三重修士的灵鹤精魄竞然就这样被生生打散了?

    他一个激灵,哪里还敢多留半刻,忙不迭卷起遁光飞身逃窜。

    张衍把玄功一运,肩上的伤口立时收拢不见,见石阳子欲逃,面上微微闪过嘲色,把法诀一掐,适才被他舍去的金锤不知何时居然早早等在了前方上空,对准着此入便往下落去。

    石阳子才出去了十几丈便觉不对,抬头一看,见一只金锤迎面砸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忙把身子一扭。避开了正面,侧背上却被轻轻擦过,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张衍身化清风而来,只是周身气势烈烈,狂风随身卷荡,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至。

    这几个回合下来,石阳子已看出他是力道修士,哪里敢让他近身,鼓起全身法力,把玄光现出了顶门,随后将身躯一抖,那玄光团团点点,朝着张衍如雹而下。

    张衍把双锤舞动,那落下的玄光行似水激横礁,片片而散,几步之后,他便到了石阳子身前,照着此入的面目一锤下去,挡在前方的玄光如纸糊一般被他打散,余势不绝,又落在石阳子的肩头上。

    “咔嚓”一声,石阳子肩骨碎裂,他一声惨呼,身形往下一矮。

    张衍打得畅快,另一只手中金锤横过来一扫,石阳子吓得他心胆俱裂,忙用三气地覆伞来挡,却如朽木撑梁,应声而断,这一锤又落在了他肚腹之上,只打得他鲜血狂涌,玄光飘散,再也站立不住,往后倒去。

    张衍一伸手,将他衣领一把抓住,拎了起来,手中锤头又一次高高举起。

    石阳子眼见性命不保,他咳了几口血出来,恨声道:“慢,慢着,尊驾是谁?可否告知?”

    张衍看了他一眼,大声笑道:“你且记着了,在下李元霸!”

    他大喝一声,一锤落下,石阳子头颅爆开,毙命当场。

    而在石阳子毙命的同时,远数千里之外,一座深深藏于山腹之中的破败道观里,却有一尊似魔非魔,似神非神的雕像霍然睁开眼眸,双目中的精光霎时将整座庙宇照亮,眼皮上的泥塑粉末直往下落。

    他念了一声,“李元霸么?有趣,倒是毁了本座一个分身,罢了,没了便没了,不过就是再换一个就是了……”

    这神像默默念叨了几句,便又陷入沉寂,那充斥整座道观的光华也渐渐黯淡了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