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七章 寒孤子
    张衍还未开口,观容师妹却 “呸” 了一声,双手叉腰拦在两人之间,狠狠瞪了那年轻修士一眼,随后毫不避忌地拉过张衍的衣袖,道:“这位道兄,无需理会他,且随去我先去见过师叔。

    那年轻修士面上嘻嘻而笑,似是毫不动怒,但眼神深处却有一丝阴冷之色。

    见观容师妹插手进来,公孙勉松了口气,说实话,他是当真不愿在此处与这人起了冲突。

    犹豫了一下,他在张衍耳旁低声,道:“这人名为岳宏章,是岳家旁系弟子,此人父亲是乃是本次宝会的长老执事之一,这人修为不怎么样,但是却招揽了不少旁门散修为他效命,平日里也是交游广阔,我先前寄寓岳家,曾不小心得罪过他,因此每每寻我的麻烦,今日他看见你我在一处,李兄若是以后与他照面,万勿小心”

    他也知道自己尚不能影响张衍如何行事,因此只能将此人背景如实相告。

    张衍微微点头,似这等事,每个家族门派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他早已司空见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见两人窃窃低语,观容师妹却不满地回过头来,道:“你们在后面偷偷摸摸说什么呢?”公孙勉苦笑道:“还不是那岳宏章。”观容师妹哼了声,道:“你们放心,他要是敢进碧叶观来,看我一剑砍掉他的狗头。”

    此时三人在她引路下已到了山门后,她一挥手,将此处禁制解了,只见云雾之中,有一座灵峰浮空,一条飞瀑隆隆而下,溅起无数玉、

    珠,四处可见仙鹤翱翔,彩蝶纷飞,仙灵之气满溢空谷。

    观容师妹当先而行,领着二人到了一处山岩上,张衍落下身形,见脚旁有一块石碑,上书“宝岩峰”三个挺拔虬劲的大字。

    观容师妹脚步不停,两人跟随着她绕过几块嵯峨怪石之后,眼前出现了一排宽大石阶。

    一眼望去,依稀可见云中有十座大殿依山势曲折排布,最高处那座大殿则拱浮在空,两侧皆有一座彩云飞桥相伴。

    观容师妹正要往上行去,却见峰上传来一声鸣橡,有一线银光朝着她飞来。

    她露出讶然之色,伸手一接,原来是一封飞书,启开看了几眼,她摇了摇头,回过头来对着张衍上下看了一眼,道:“也不知道该说两位道兄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我那刘师伯要见这位师兄呢。”公孙勉心里突的一跳,忽然觉出几分不妥。

    观容师妹对公孙勉道:“既然是刘师伯的安排,公孙师兄便先且去偏殿等候,我自带这位道兄去见师伯。”

    她拿眼瞟了一眼张衍,道:“这位道兄,请随我来,前方是坠雁涧,若有幻境出现,切切谨守心神,只可前进,不可回头,否则若掉落万丈深渊,小妹可没能耐来救你。”

    她说完之后,把纤细腰肢一摆,起身飞入云中。

    公孙勉忙凑上来低声道:“李道兄,我这位刘师伯脾气古怪,兴致好时随意便将人等打发了,若是兴致不好,便会摆弄我等门下弟子,李道兄千万小心。”说完,他猛使了几个眼色过来。

    无需言语,张衍立时从他的眼中读出要自己小心的意思来,这什么“刘师伯”定然不似他嘴中说得般简单,只是公孙勉怕说出来反而被对方听到,所以只能暗示自己。

    张衍微一颌首,示意知晓,他往前踏了一步,脚下纵起一道浩渺云雾,托着他飞身而起,追上观容师妹的身影往前去了。

    公孙勉在原地转了几圈,突然一拍额头,暗呼一声,道:“不好,坠雁涧?这岂不是当初囚禁那邓老魔的地头?刘师伯此举,莫不是这位李道兄的身份让他察觉了?”

    公孙勉身躯一颤,虽然张衍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身份,可是他早就认定他是魔宗修士了。

    他自觉要是门中弄个勾结魔宗修士的罪名按在自己头上,他可担待不起,非被逐出门去不可。

    一时间,他脑海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只是权衡利弊之下,他还是决定静观其变,暗暗想道:“李道兄,这位刘师伯法力早已不及当初,你可千万不能露出什么破绽啊。”

    张衍随着观容师妹落在一处孤崖上,这里荒草凄凄,枯藤遍地,正好是光线找不到的一侧,因此显得湿冷寒幽,观容师妹似乎不愿意在此处久留,皱了皱鼻子,指着前方一处洞府道:“这位道兄,我便不送你了,刘师伯脾气古怪,我不想见他,你自己进去便是。”

    她又拿出一道法符来,递给了张衍,道:“稍候你若有机会出来,发了这道法符,小妹我会来接你。”

    张衍点了点头,拱手与她道别,随后理了理袍服,大步往里洞府里走去。

    才入了其中,只见一个童儿迎面走了过来, 神色冷淡地说道: “随我来。”

    这里洞府高有十丈,甚为宽敝,地上青玉铺地,寒气阵阵,石壁上以明珠添亮。

    张衍跟着那童儿入了里殿,只见一个头抓双髻的矮小道人盘膝坐榻,眼睛半眯半睁,他身不及三尺,白须曳地,身前立一根枯竹藤杖,上挂一只紫红葫芦,侧壁上悬挂一副青衣道人的图画。

    张衍见了那副图画,虽然表情未变,但心头却是微微一震,这画上道人分明就是齐云天!

    他心念转动,再观这道人的形貌,立刻便猜出了此人身份。

    这人当初在玄门十派中也是极有名声,太昊门中寒孤真人。

    张衍之所以知道此人,还是齐云天与他攀谈时曾提起过。

    此道人在十六派斗剑之时曾与此齐云天交过手,不过当日齐云天技高一筹,还破了此人元婴,以至于一夜之间,他从八尺身躯的昂藏男子缩小到身高不足三尺的侏儒老者。

    自那次之后,这位真人便再也没有山门。

    张衍事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来见此人。

    寒孤真人眯眼仔细看了他几遍,用沙哑的嗓音说道:“难怪老道我觉得你这小辈的身上的气息与寻常修士不同,原来是你修得是力道,倒不是老道我想得那

    ……”

    看到这里,他似乎没了兴趣,一挥袖,道:“你走吧。”

    张衍洒然一笑,朝着寒孤真人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寒孤真人霜眉皱起,过了一会儿,他自语道:“不对,我怎么不知晓,天下间还有哪家的力道法门是这般模样的?”

    力道岂是那么好修的?不错,若是走上此道者,倒多数不是简单人物,但这也要看出身来历,因为力道修士所靡费的修道资源比气道修士更多,鼻不是一个有世家大族或者门派全力支持,根本不可能出得这么一人。

    他心下越想越是起疑,但也不好厚着脸再把张衍召回来,下意识的一伸手,似乎想要掐算。

    只是刚做出了这个动作,却身体一僵,暗叹了一声,又把手颓然放下,当日若不是他妄想暗运天机,算出齐云天道法中的破绽,以至法力大退,后来也不至于被齐云天一道紫霄神雷就破去了元婴。

    闷闷想了一会儿,他摆了几个竹筹出来,起了一卦,这不过是他无心解闷之举,只是摆出来的卦象却让他“咦”了一声,捋须深思了一会儿,猛地睁开眼睛,道:“童儿何在?”童子忙匆匆跑了进来。

    寒孤真人取了一块牌符出来,道:“你拿此物去山门外,若是有一个姓岳的弟子在那里,便把此牌给他,并嘱咐他如此做”他低声说了几句,随后把袖子一挥,道:“去吧。”童子被一阵风卷起,昏昏沉沉出了洞府,等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外,一抬头,只见一驾飞车悬在空中,便大声道:“你可是姓岳么?”岳宏章正在飞车上与几名侍女调笑,闻听此声觉得奇怪,往下一瞧,笑道:“哪里来的小童?模样倒是俊俏,不错,我正是姓岳,你找我何事?”童儿板着脸,手中抛出去一物,道:“接着。”

    岳宏章初始不以为意,只是接住此物之后,神色一变,忙把飞车降下,下车来,上前一拱手,低声道:“这位师弟莫怪,在下不知你的身份,真人有什么话要与弟子交待?”

    童儿大刺刺道:“真人嘱咐你,稍候若是有一人从里出来”他顿了顿,把张衍形貌形容了一番“让你想法子试探一番,最好与他动手,若是能探出他的底细,真人事后必给你好处。”岳宏章一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请师弟回去禀告真人,就说弟子定不负真人所托。”

    他这番话说得响亮坚决,童子非常满意,道:“那便好好做吧。”一转身,便回转山门了。

    岳宏章望着那童子背影,眼中却是微露讥嘲之色。

    他身后侍女走了上来,抱住他的胳膊,道:“少爷,这童儿说得那人,不就是适才与那公孙勉在一处的那人么?”

    岳宏章点头,道:“不错,正是此人!”侍女咭咭一笑,道:“那少爷准备怎么对付此人?”

    岳寒章冷嗤一声,道:“我有说过要对付此人么?

    那侍女吃惊道:“少爷,那可是真人吩咐呢。”

    岳宏章哂道:“狗屁个真人!那寒孤子当年被齐云天破了根基,后来门下弟子被少清派的几个凶人杀尽也不敢吱声,想把我岳宏真当枪使?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