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六章 紫竹山前
    公孙元沉着脸,心中将不快之意压下,道:“此符令既已给了道友,那我这两位后辈可否放了?”

    张衍却摇头道:“尚不可。”

    公孙勉脸色不太好看,扯了扯嘴角,道:“李道友,你这……究竟何意?”

    他其实很想怒指着张衍的脸说一句“你莫非想反悔”?

    可他却怕说出这句话后反而弄巧成拙,惹得对方动怒,最后吃亏得只能是自己。

    如今他手中已无底牌,只能指望对方不敢不把他这个太昊派弟子的身份放在心上了。

    张衍似笑非笑地看了公孙勉一眼,道:“公孙道友但请放心,我既已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失言,只是我也知晓,这枚铜竹符令虽已入我手中,但还不算稳妥,若是你心中不忿,回头你见了门中师兄弟,只消说一句牌符丢了,或者被人无故夺去,那在下岂不是白白落空?”

    “这……”

    公孙勉身躯轻轻一颤,他没想到张衍对这宝芝大会的内情倒是清楚的很。

    他原先倒的确打得这个主意,等张衍拿了铜符进来,自己再来个被人夺去的戏码,纵然失了面子,但也可以以此为借口将张衍拿下,讨回今日丢失的面子。

    张衍盯着他,缓缓说道:“只有随你前往门中,见了那宝会执事,由道友亲口引荐,我才能安心。”

    公孙远心中一动,能如此知晓宝会内情的绝不会是普通散修,看来自己先前推断没有错,这宝丰观中之人绝对是有些来头的:一时间他倒有些觉得对方有些莫测高深起来了,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眼张衍,只是脑子里努力回想了,却始终想不起有这个人物,他疑声道:“道友到底何人?”

    张衍哈哈大笑,道:“公孙道友不必忧心我李元霸既然参加此会,自会按着规矩礼数来。”

    公孙勉沉默片刻,脸上泛出苦笑,他此刻也只能选择相信对方了,无奈道:“既如此,那道友何时与我动身?”

    张衍长身而起,笑道:“道友且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去就回。”

    公孙勉看着张衍大步走出门去,不一会儿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他连忙注意倾听。

    只听门口张衍与那陆天应说道:“师兄,小弟此间事了,你已可动身了。”

    陆天应声音传了进来:“那师弟珍重了,这里一切便交予你处置我先去见祖噜“”

    接下来的话也听不太清却突觉屋外金光大威,连屋内也是一片光,影飞腾,灯烛晃动,随后一道金芒冲天而起,须臾便消逝不见。

    公孙勉心中大骇,他是大派弟子,也是有几分见识的,这遁光分明是飞遁法符,是将门下弟子从数万里之外乃至更远处唤回山门的手法能用此法者,至少也是真人修为。

    而且祖师两字也不是随便叫的,起码也是一派之尊方才当得起此称:他心中不免忐忑,这两个人的来头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莫非是..........

    他突然念头突然转到了魔门六宗之上神情不由一凛。

    这宝丰观中之人行事诡异,明明修为不弱却暗藏此处这李元霸自己之前也从未听说,这等韬晦的行事手段衡是像极了魔宗。

    “难怪了!我太昊派的一气芝向来不予那魔宗修士,是以他们要取此物,也只能如此暗中行事了。”

    这事先前也出过不少,魔宗弟子为了取这一气芝与太昊派门中弟子暗中勾连。他也有所听闻,是以他越想越有可能,心中不禁另起了心思,暗道:“此人来头不小,我又何必与他闹得不可开交?反到可以结交一番。”

    他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需知修行不易,公孙勉虽也走出身玄门世家,但族中早已没落,如今只有寥寥几人,若不是靠着与岳氏有些亲眷关系,当初连凝结玄种的云砂也未必能够得来。

    他如今虽是玄光境界,但再想往下走却是难之又难,只凝丹所需的外药就足以将他拦死在大道在外了。

    可眼下这李元霸看样子还需借重于自己,如若自己好生配合,说不定还能从中捞些好处。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事并非是一件坏事了,反而是一件好事。

    待陆天应走后,张衍将岳氏姐妹用人袋收了,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适才这番话是故意漏了一些让公孙勉听到,那陆天应飞遁而去时的动静也未做掩饰,为得就是震慑对方,此刻见此人神色间果然有了些微妙变化,心中一笑,知道自己这番动作没有白费。

    他重新入坐之后,命童儿将茶水奉上。陆天应已是彻底收起了适才大派弟子的矜持,主动示好道:“李道兄,那宝会执事中有位师兄中与我交好,后日正巧轮到他当值,不若我等后日前去,此事也可办得稳妥一些。”

    张衍不接他的话,只是笑了笑,道:“公孙道兄可是看上了我观中那株龙炎香舌草?”

    公孙勉脸上有些尴尬,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

    张衍却一挥手,十分豪气地说道:“有什么不敢的,区区一株灵草,道兄喜欢,便拿去好了。

    公孙勉听了此言,脸上顿时露出愕然之色,脱口道:“道兄此非戏言?”

    他见张衍皱起了眉义,似乎脸上不悦,连忙改口道:“是小道失言了,道兄如此人物,又怎么会唬弄于我?”

    他面上未见如何”心中已是狂喜不已。

    张衍眼睛微眯,他先是用恫吓胁迫的手段逼得公孙勉低头,随后隐隐展现出背后所隐藏实力,最后再示之以好工这连番手段下来,公孙勉已不复先前那和敌视态度,连他自己也未察觉到心态的转变。

    张衍原先并未想这件事能如此顺利,若是此人不成,不外乎再找去找一个太昊派弟子,不过眼下看来,此人能屈能伸,倒是暂时没这个,必要了。

    他哈哈一笑,道:“那道友这两日便在我这宝丰观中住下,后日我便随你同去。”

    公孙忙不迭的应承下来,他很知机,绝口不提岳氏姐弟之事。反而有这两人在对右手中,双方才都可放心。

    张衍回到自己厢房中,搽陆天应的徒弟都唤来交待了一番,言及去外访道,快则三年五载,迟则十数年便会回转,叫他们各人一切依旧,无需慌张。

    陆天应原本就不怎么管事,而张衍这些天又他在一处,因为也有什么人怀疑,而且刚才那一阵金光闪动也不是无人察觉,都是暗想莫非观,主得了什么仙缘了。

    此时处理妥当后,张衍又闭目凝思了一会儿,想起张盘已经几日未曾有消息过来,便取了一道符箓出来,运使灵机写上几字,手指一弹,便自往张盘处飞去。

    随后他端坐榻上,默运法诀,又熬炼起玄光来。

    公孙勉老老实实在宝丰观中住了两日,到了第三日黎明时分,他便来请张衍。

    两人商议一番后,便各自纵云而起,往太昊派分驻在此的一处山门飞去。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两人便到了此处。

    太昊派雄踞东华洲东南位上,门下有四府三山,虽不及溟沧派这等庞然大物,但也算得上是玄门十派中数得上的门派了,而此地名为紫竹山,乃是三山之一。

    山门位于谷中幽深之处,门前有一片繁茂竹林,望去一片碧绿苍翠,竹涛摇荡,耳畔有沙沙如涛之声,时有禽鸟飞鹰啸鸣而过。

    到得山门之前,便有一个女弟子衣袂飘飘,乘风而来,在空中用清越声音说道:“是哪一位师兄来此?”

    公孙勉上前稽首,道:“可是观容师妹?”

    那女弟子抿嘴一笑,道:“原来是公孙师兄,听闻你在岳府上作客,怎么今日有兴到此?”

    公孙勉道:“非为别事,我有一位交好道友,此次有意去往宝会,是以带他来见师叔。”

    那女弟子一双妙目转过来,在张衍身上打量着。

    张衍这具肉身形象从骨子里散发一股威武刚烈之气,似是白刃出鞘,鬘慧插天,与玄门弟子那和飘逸若仙,风采出尘的气质迥然不同,免不了让人多看了几眼。

    那女弟子轻笑一声,道:“这位师兄果然不凡,二位,请随师妹入观吧。”

    张衍与公孙勉二人正要按落云头,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驾飞车却从两人身边抢过,弓起两人衣摆一阵卷荡。

    张衍眼噜一眯,他一眼看出此举是故意为之,分明暗含挑衅之意。

    果然,那飞车转了一圈,拦在两人前方,车上有人一声长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公孙师弟,既然观容师妹说你带来的道友不凡,且让我看看是何了不得人物。”

    这话说得极为不客气,公孙勉脸色不由一沉,哼了一声。

    张衍瞧了一眼,见此人乃是一年轻修士,头戴高冠,颈肩上围着白狐裘,手里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狸猫,相貌倒是英俊,身后是四个一模一样的貌美侍女,俱是十五六岁,佩饰戴环,身姿婀娜,眉眼间有着一股冶艳风流之色。

    这年轻修士笑着看过来,待看到张衍时,眼神不由一凝。

    似乎觉得他形貌出众,这年轻修士倒是收起了一点轻视的心思,下巴一抬,道:“这位道兄走出自何府何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