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六十七章 独战群雄
    曾寒经历百多年的磨练,会过诸多同道,早不是什么拘泥成规之人。

    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阴芒飞针未必能快过张衍的剑丸,若是不抢先一步下手,便很难占到上风。

    是以他这一针放出时极为隐秘,又快又疾,只有一道细不可察的银线从水面掠过,走了一个弧线,直往张衍侧背而来。

    他这“璇玑阴芒针”乃是采太昊派中一株神松松针炼化,一旦刺入修士体内,外表不见伤痕,但只须臾间便能将对方穴脉闭绝,断去灵机生路。

    此针并不擅长正面硬决,却是以诡道为主,往往令人防不胜防,因此曾寒这一次出手,却是深得御使针道的要旨。

    他本待要一击奏功,哪知那飞针方才到得张衍十丈之外,便有一道如电剑光飒然落下,将此针挡住,霎时间,两者撞出一溜星火,又在空中缠斗片刻,这才分开。

    张衍神念一催,那剑丸飞了回来,化作一抹流光在身侧盘旋飞舞。

    他心中冷笑不已,莫说自己先前得了辛蝉真的提醒,便是未曾有所防备,他这剑丸中生有真识,危机时刻自会飞出护主,又岂会被他人暗伤?

    曾寒见状,嘿然一声,也知此次偷袭不成,索性转暗斗为明攻,也不再掩饰实力,手指一点,将总共二十八枚璇玑阴芒飞针一齐放了出来,化成漫天飞芒,如泼雨般袭来。

    张衍尚是初次与这般驾驭飞针的修士交手,见对方来势汹汹,也不托大,微微一笑,起手一点,剑丸倏尔震动,分作七道璀璨耀眼的剑光,往前迎了上去,眨眼间便与飞针绞杀在了一处。

    那二十八枚阴芒针上下闪转腾挪,忽散忽聚,化作一根根银丝穿梭飞窜,如游鱼一般寻觅漏洞破绽,试图钻出剑光罗网,但每每总被那如浮空掠影般的剑芒抵住,使其始终不能突出剑圈。

    这两人你来我往,只见空中银雨乱洒,金芒闪烁不定,长啸鸣音响个不绝,晦暗暮色之中,也是时时迸射出光耀火星,也不知一瞬间究竟交手了多少次。

    在场诸多玄光修士见两人战得这般激烈,都是骇异不已,暗想若是自己上前,无论对上其中哪一人,怕是不出片刻就要败下阵来。

    褚纠也是看得惊叹连连,道:“这几年来,曾寒师兄与人相斗,只消一出飞针,不出数个回合便能取胜,这张衍竟然如此厉害,居然能与曾师兄斗个平分秋色。”

    丘居在旁也是频频点头,他先前也是曾寒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如今见了这副景象,却也承认这张衍不愧溟沧弟子,不谈门中诸般法门,只这一手飞剑之术便足以称道了。

    他们身后,单娘子与蔡师姐也是看得目眩神迷,单娘子虽知道张衍曾一人斩杀九魁妖王两大分身,不是寻常修士可比,可也看得美目异彩涟涟。

    曾寒却是越斗越是吃惊,忖道:“我也会过不少同辈剑修,甚至还有几人是少清弟子,但在这飞剑术之上,却也少有比这张衍更为高明之人。”

    先前他见张衍把剑丸分光化影,也还不以为意,能击杀崇越真观北宫浩的人,又岂会那么简单?有这般本事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后见张衍剑势不但转动自如,完全是寻机而变,并无一定成规,便知道自己先前还是小看了对方。

    他心中清楚,自己虽同时御使二十八枚飞针,看起来似乎更为高明,但飞针与剑丸不同,这本就是舍弃了正道,专注奇诡之法,因此驾驭起来这才更为收放自如。

    况且就算如此,他也并未做到分神驾驭每根飞针的地步,哪里像张衍这般每一道剑芒都是心随意转,如臂使指。

    更让他觉得不妙的是,虽然现在两人看上去分庭抗礼,是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但他知道,剑修最擅长飞遁闪击,讲究如光而至,如矢而去,如火侵略,如雷下临。而此刻张衍却站在仙府之上身形不动,显见是游刃有余,还远远没有使出真正本事。

    张衍此次只分化出七道剑光应战,这并非是小看对方,而是如今众敌环伺,总要留下几个后手防备他人。

    而且对方飞针来袭时,妙招迭出,每每从不可思议的角度钻来,使得他心头又多了不少感悟,对手难得,便特意将剑势放缓,暗中默查对方针法路数,进而弥补自己剑术中不足之处。

    曾寒本是争斗经验极为丰富之人,虽然张衍做得隐蔽,但他也渐渐察觉到了不对。

    虽只是片刻过去,可对方剑势已比之前更见犀利圆润,守御之中隐隐出现反击后招,但俱是引而不发,数次之后,剑路更是愈见深邃难测,他心中的压力也不自觉大了起来。

    曾寒暗道不好,若是再这么斗下去,等张衍完全摸透了他针法变化,还谈何取胜?

    不过他有一法,能在短时间内使得飞针之速暴增数倍,虽然不易持久,可一旦抢入数尺之内,对方几乎再无翻盘的可能。

    只是此用出后,自己也会因为过度催发灵气而导致会气虚力怯,至少在十几息时间内缓不过来,若是这个时候被人暗袭,那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他心念电转,觉得再拖下去却对自己不利,而且自己同门师兄弟在侧,纵有危险也足以抵挡,仔细想了想,便拿定了主意。

    他当下提起一口灵气,只把法诀掐起,这二十七枚飞针顷刻间被一道灵机催动,陡然发出湛湛青光,速度骤然一快,刺破剑网,往张衍处杀来。

    张衍眼芒一闪,这针势来得异常迅快,自己化剑遁走或许来得及,但定然会被压在下风衔尾追杀。他岂肯如此,当即冷笑一声,非但不躲,反而骈指一点,那七道剑芒也化作长虹飞空,只奔曾寒而去。

    见张衍居然用出这等对拼性命的手段,曾寒也是大吃一惊,眼见飞针就要袭杀到张衍身上,如是此时收手,岂不是前功尽弃?

    可如若维持针势不变,他固然能刺死张衍,可若任凭七道剑芒杀到自己身上,那也是必死无疑。

    这一刻,他脑海里千回百转,最终还是不敢赌上自己性命,慌忙把那飞针召回,拦在剑路之上。

    可这毕竟是匆忙之举,因此有一道剑芒漏过,眨眼间便到了面前。

    曾寒正想将手中那株一丈大的宝芝祭出,却突觉体内一虚,眼见那道森森寒芒斩向自己颈脖斩落下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以为已是在劫难逃。

    然而就在此时,张衍却突觉头上飞来一道灰芒,他祖窍中那一团紫光一阵跳动,似是就要飞将出来,他猛一抬头,朝上方沉声喝道:“何方鼠辈,给我滚出来!”

    他把手一指,光华一闪,斩在一片虚无之处,却见一阵气雾扰动,一黑一白两道刀光飞起,将剑芒格住,丹里面之人却也藏身不住,露出了身形。

    沈鸣孤面色难看,适才见两人将要搏命,他看得真切,是以催动那阴戮刀前去斩杀张衍,然后再去结果那曾寒的性命。

    他时机找得不错,判断也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阴戮刀只飞到张衍头顶上转了一圈,似是畏惧什么东西,便又转了回来。再想催动之时,索性不再理会他了,弄得他还被张衍察觉到了行迹。

    然而被他这么一插手,曾寒却是逃过了一劫,那道剑光偏了偏,只在肩膀上斩出一道血口,虽则鲜血淋漓,但总算留下了一条性命,忙脱出战圈,取出丹药服食。

    张衍瞧了那两把飞刀一眼,道:“我道是哪一个人如此藏头露尾,原来是崇越真观弟子。”

    沈鸣孤心头恼火,沉着脸道:“张衍,前次你约战于我,我正巧有要事离去,倒叫你逍遥了一阵,今日我定要你知道我手中离元飞刀的厉害!”

    “哦?你便是那沈鸣孤么?”张衍冷哂道:“既然要战,何必躲躲藏藏,只管出手便是。”

    沈鸣孤暗道:“阴戮刀竟然不肯斩杀此人,这人身上定有古怪,不过我我便是不用此刀,难道还怕他不成。”

    他起身纵身在上空中,一声大喝,顶门上喷出一道精光,上有一十二口离元阳刀,下有一十二口离元阴刀,俱是如气如芒,吞吐毫光,在精光中腾挪盘旋,明灭不定。

    他一抖衣袖,如将点兵,那二十四把离元阴阳飞刀顿时以四数为一聚,分作前后六团,上下左右摆开三十余丈,这才起了法诀,向下斩杀过来。

    张衍得了离元阴阳飞刀法诀后,虽未去练,却也对此中刀势变化知道不少,后来又曾观摩徐错交手,早就做到心中有底,当下长笑一声,袍袖一卷,将剑光震荡而起,化作七道流光漫卷而上。

    沈鸣孤与张衍斗了几个回合,却忽觉不对。

    他适才观战良久,早已看得清楚,张衍的剑路走得是沉稳守御的路子,因此心中也早想好了应对之法。

    可对方剑路现在却陡然变得犀利无比,与石材大不相同,他只觉对方每一剑过来似乎都是着落在要害之处,专走空隙漏洞,斩在自己极为难受的地方,一开始便被逼得束手束脚,展不开刀势。

    张衍却是得理不饶人,见剑势运转到极处,七道剑光咄咄逼人,不断抢攻,丝毫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

    沈鸣孤判断错误,一招失机,便落在了下风,初始似乎还能和张衍有来有回,刀芒渐渐被压缩制数丈之内,勉强维持章法不乱,但众人已看得出来,他迟早都要落败。

    这一幕看得在场众人都是骇然,沈鸣孤在东海之上也是赫赫有名,崇越真观连曾寒也不敢说稳胜,哪知只片刻间便被张衍杀得如此狼狈,只剩下招架之力。

    可是沈鸣孤也是有苦难言,并非他当真逊色张衍太多,而是如他们这等高手相斗,哪怕有一点破绽露出,一旦被对方抓住,若不动用法宝,便很难再有扳回的机会。

    曾寒服下丹药之后,坐在宝芝上调息了几遍之后,伤处复原,将气机也理顺了,这才站起身来。

    他抬眼看去,见沈鸣孤正自咬牙苦撑,似乎就要败阵下来,他眼睛眯了咪,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笑意,一弹指,一道飞针飞去往张衍背后袭去。

    他此举并非是要相助那沈鸣孤,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得出现在沈鸣孤被压着打的真正原因,因此他只要稍稍牵制一下张衍便可,沈鸣孤一旦缓过气来,便能扭转颓势,两人之间必能拼杀的更为激烈,好让他坐收渔人之利。

    哪知张衍却是理也不理,手中剑势丝毫不变,只把参神契玄功运转,任由那飞针直直刺在身上,此针却是如同遇到了一层坚韧之物上,居然扎不进去。

    曾寒心中大震,忙将飞针收回,见针尖上毫无血迹斑痕,心中又惊又疑,暗道:“这张衍身上莫非有宝衣护身?

    他眼芒闪烁不定,忖道:“我今日已是得罪了此人,如不将他除去,日后必是我之大敌。”

    他也是下得了决断的人,想到这里,就不再犹豫,喝了一声,重新跃入战圈,驭起飞针,重向张衍杀去。

    沈鸣孤不由大喜,虽却不知对方为何要救自己,但此刻他已接近山穷水尽,如不取宝物根本难以抵挡。

    可张衍攻势如潮,哪里给他取法宝的时间?

    这种危机时刻,便能看出有孕有真识的宝物与一般的法宝高下差别,一旦感到主人性命危险,便会自动出来护主。

    原本有阴戮刀在身,沈鸣孤也是不惧,可现在此刀却不知为何,竟然动也不动,让他觉得今天恐怕性命难保。

    现在曾寒杀到,却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如果加把力,甚至还极有可能联手宰杀张衍。

    想到这里,他立刻将精神抖擞,待要重新奋起刀势。

    哪知张衍竟是把手一点,那七道剑芒震动,忽然又分出七道光华来,向着曾寒迎了上去,而沈鸣孤那里才刚刚有反击的苗头出来,眨眼间却又被他给镇压下去。

    “这张衍,竟能一气分化十四剑?”

    这一刻,不但在场诸人,便是曾寒和沈鸣孤也是骇然了。

    张衍适才与曾寒斗过一阵,已是熟悉了其中变化,现在也无需留手,心神催动,七道剑光飞腾闪耀,此来彼去,只片刻间就将曾寒杀得汗流浃背。

    曾寒见他一人独斗两人,非但不落下风,反而将自己两人都压制住了,心中对他更是忌惮。

    他往四处看去,见无当灵殿门下,以及南华派弟子围在四周的弟子不下百人,而那些观战海外散修旁门更是千数之多,心中一动,便大喊道:“诸位同道为何在旁坐视!此人有仙宫符诏在身,谁人拿下便能得此仙府!”

    褚纠与丘居对视一眼,立刻跃入场中,无当灵殿与南华派的弟子也是醒悟过来,纷纷加入了战圈。

    有人带头,其余观战的修士似乎也看出来便宜,当下便有数十人祭出手中法宝飞剑,一起杀将上来。

    张衍见海上各色光华起落不定,灵气如潮,似狂澜卷来,压得他衣袍猎猎而动。

    面对这汹汹来势,他非但不惧,反被激起胸中战意,发出一声响遏行云的长啸,只把剑丸抖开,霎时间,一十六道煌煌剑芒冲霄而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