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六十五章 漫渡急浪覆云履,脚踏罡斗握玄机
    林道人下令之后,裴真人亦是冷然挥手,命无当灵殿弟子全数朝东南角上杀去,只是这两人刚指使完弟子,还来不及交代其余,便有一鹤一蛇杀到,使得他们不得不全力招架,再也无暇分神他顾。 此时便听陶真人口中曼吟道:“长河奔流入海西,东来水分清浊气,漫渡急浪覆云履,脚踏罡斗握玄机。”

    他拂尘一舞,面前景物俱都不见,却现出一片茫茫荡荡的无边大潮来,将四名真人一齐圈在其中。

    四名真人只觉得这水不断摇撼自己身躯,隐隐有些站立不稳,知道定是落入了对方什么玄阵之中,但他们毕竟是元婴修士,心神把持得住,一时间倒尚能支撑。

    先前他们四人围攻陶真人一人,也不过平分秋色之局,现在丘老道元气大伤,却是出现了被压着打的窘境。

    在这水中,陶真人似乎更是挥洒自如,但他也并非一味猛攻,而是极讲策略,丘老道现在为四人中最弱,是以他十成攻势倒是有六成以上往此人身上落去,逼得其他人不得不伸手相援。

    要知如今勉强还可维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若是丘老道败亡,他们三人也是难逃性命。

    这等局面,等若是被陶真人牵着鼻子在走,不过此时这四位真人也只能咬牙苦撑,指望座下弟子能找出那座主府,寻得陶真人真身所在,阻止他祭炼那仙宫主府。

    只是这些弟子却并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当这八座宫阙最为不凡,是以要将其尽数拿下来。

    其中有一道白烟一马当先,直往清羽门下所占宫阙而来,其速竟比其余诸人快了数倍。

    郭烈,赵正诚,王英芳,杨麟等人与门下诸弟子正据守一处,眼见这烟气竟似肆无忌惮而来,赵正诚微一皱眉,顶门之上现出一道昏黄烟气,结为一只足有数十丈大小的玄黄擒龙大手,如小山一般向着这道白烟抓来。

    哪知道这白烟之中的修士却是丝毫不惧,非但不避不闪,反而迎头而上,两者霎时撞在一处。

    只闻一声轰然巨响,黄雾滚滚,这只玄黄大手居然生生撞散,虽则一瞬之后,此手重又凝聚起来,却也无法阻挡此人靠近。

    那烟气之中,走出来一名长眉入鬓,英姿〖勃〗发的道人,他负手立在空中,背后有一条撼山金棍,他双目中有精光射出,在赵正诚等人面上逐一扫过,沉声道:“在下无当灵殿弟子武寰辰,久闻清羽门下四大弟子个个了得,谁人先来与我一战?”

    此时东南角上另一座宫阙之上,宣瞳妖王与他胞妹童颖两人立于此处。

    其余妖王皆是前呼后拥,亲眷徒众莫不上百,而唯独是他,门下弟子却一个也未曾带来。

    他望着瑞兽嘴中的那枚符诏有些出神,却是并未伸手去拿。

    童颖走到他身侧,疑惑道:“兄长,你为何不取?”

    宣瞳妖王摇了摇头,叹道:“现在取了,也是无用。”

    童颖一怔,道:“为什么?”

    宣瞳妖王意味深长的一笑,转眼望去,抚了抚自己手背,道:“来了。”

    童颖急忙望过去,只见一道烟气正向此处而来,显是一名化丹修士。

    此处只有宣瞳妖王与他胞妹两人,自然会被其他人盯上,但他无谓一笑,对童颖说道:“我们走。”

    童颖大惊,道:“大兄,走?这符诏岂能轻易放弃?

    宣瞳妖王淡淡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起身一纵,眨眼间,便化作一缕烟气遁走。

    “大兄,你……”

    童颖无奈,她极为惋惜地看了一眼那符诏,一跺脚,亦是跟着宣瞳妖王飞身而去。

    片刻后,那名化丹修士落在屋脊之上,先是诧异,再是狂喜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得了这枚符诏。

    只是他并未想到,宣瞳妖王其实并未走远,而是立在云头之上,似局外人一般看着这场争斗。

    他早已看得明白,此战至多数个时辰便能分出胜负,若是陶真人一方得胜,则该是他的符诏总能拿得回来。若是输了,便是得了符诏也会被人夺去,反不如先让出去。

    没了符诏在身,自己便不会被人盯上,更没人会对自己穷追不舍,只需在一旁伺机而动便可。

    他看似退让了一步,实际上却是脱身事外,进退自如。

    而其余五名妖王要么不舍得放弃到手的符诏,要么有门下徒众所羁绊,却做不到如他一般的决断。

    张衍先前混在诸多遁光之中,也是占了偏角一座并不显眼的仙宫,而此处正是那座群宫主殿。

    卢氏姐弟和君悦妖王三人分别在其余三个方位之上,正神色警惕看着四周。

    张衍瞧了眼漂浮在瑞兽口中的那道符箓,此符乃是仙宫出世时显应感灵,化生而出,若是有人妄图带走此符,出得百里之外也会自行消散,此殿之上又会再结出一道符箓来。

    他伸出手去,把那道金光闪烁的符诏摘下。

    略一查探,发现果如陶真人所说,有此符在手,便能察觉到宫中每一道禁制所在。

    而原先有三百六十五道内禁,现在已去了三百六十二道,只剩下三道内禁未解。

    此时陶真人真身藏身于仙宫深处,正以*力强行炼化此宫内禁,此法虽然耗时绵长,但却能将前主人所留痕迹尽数抹去,不致留下任何后患。

    等这些禁制尽去,便是功成圆满之时。

    张衍此行,便是要护住这道符诏不叫他人夺去,免得被人看出其中破绽。

    至于有人偷入宫中查探,他却是不用担心的。

    此阵最后一道内禁名为妙光幻阵,无符诏者入阵皆迷。

    如不是当年陶真人机缘巧合下得了那“刻星盘”也是无法轻易入得此宫深处。

    张衍在殿脊上来回走了几步,正思索还有什么地方有所遗漏,蓦地,他神情一动,伸手入袖,将那“诸元应星三七镇宫旗”拿了出来,口中念动法诀,随后往下一掷。

    这阵旗一落下,便自成阵势,可是此时还未等展开,便被一道灵气弹开。

    这玄宫四处灵气翻涌,自生一股排拒之力,搅乱天地灵机,使得阵旗无法使用。

    他一招手将这阵旗收回,暗自点了点头。

    虽则他无法布阵,但也杜绝了他人在这四周布阵的可能,否则那也是很麻烦的很。

    忽然,他若有所觉的一抬头,却见一道遁光直直朝自己这处飞来。

    那遁光到得近前,旋即收敛,半空现出一名白衣长裙的女子。

    此女容貌清秀,衣袂片尘不染,如一朵白莲孤立于世,清澈的目光中不带丝毫杂质,她静静看过来,道:“张道兄,小女元阳派辛蝉真,今日来此,不为仙府,只为讨回那七绝桩而来。”

    张衍闻言一怔,随后莞尔一笑,道:“原来如此,不过我观道友神意激昂,剑气盈胸,想必不论我是否肯交还此宝,你都是要与我斗上一场的。”

    被张衍道一语破心思,辛蝉真却仍是神色平静,轻轻点头道:“道兄发言无差,若是小女赢了,还请将那七绝桩交还,若是小女输了,则一切休提。”

    张衍颌首笑道:“既然辛道友有此愿,在下此时有暇,倒也可奉陪一二,请吧。”

    虽则张衍神色一派轻松,辛蝉真却是不敢半点大意,她清叱一声,手指一点,一道剑气虹芒飞斩过来。

    张衍一笑,双肩不动,自顶上飞下一道玄光,上前一刷,此芒便消弭不见。

    辛蝉真玉容不变,一抹腰囊,抓住一团精气来,朝上轻轻吹出一口灵气,只闻铿锵声响,这精气自化百数道凌厉剑气,如芒雨一般席卷而至。

    张衍喝了一声,顶上冒出一团三色玄光,只是往下一落,任那剑气如何泼洒,却是丝毫近不得身。

    辛蝉真这两番举动都不过试探而已,她见张衍身上玄光精深凝练,神情也是微微凝重了几分。

    她皓腕一抬,自背后闪出五把金白色的剑芒,一股肃杀之气霎时弥漫开来。

    她把法诀掐动,五把飞剑旋作一团,往张衍处杀奔过来。

    张衍神色不变,自眉心处飞出一道光华,甫一出现,便现出天矫之姿,在空中转折腾挪,追风捉影,洒出道道星芒,居然只凭一枚剑丸便将这五把飞剑尽数接下。

    张衍只是与其一交手,便看出辛蝉真用得是当日他曾领教过的“白虎真煞玄光”。只是此女与当日那陈赤钟相比,已将身后飞剑化作五把,修为却是略胜一筹。

    不过此时的张衍,与当初也不可同日而语。

    辛蝉真见始终突破不进张衍剑圈,秀眉微微一蹙,心念催动间,五把飞剑突然剑势一变,不再如先前那般循规蹈矩,而是展现出一路杀气漫空的剑招来。

    只见一道道白光汇成剑芒闪烁不定,于空中穿梭来去,光雨如织,攻势却是连绵不断而来。

    只片刻间,张衍便接下了百十剑之多。

    他此时也看出,辛蝉真虽则修为上胜过当日的陈赤钟,但在剑法上却不及此人老辣。

    在对方如骤雨般的剑光下,张衍仍是神色自若,长笑一声,道:“辛道友,只凭此剑势,却是赢不得我!”

    心念一转,那一枚剑丸倏尔化光而走,霎时间迅若电闪般在五柄飞剑上各自连点数次,撞开剑芒,生生杀出一处破绽来。

    与此同时,那枚剑丸忽然一跃,凭空分出一道剑芒,直奔辛蝉真眉心而去。

    辛蝉真心中一惊,急急躲闪,只觉一道冷意从耳边划过,伸手一摸,却是已被削去一缕鬓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