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四章 仙宫符诏
    卫丽华先是关照她那两个师弟将昏迷不醒的符御卿抬往恩师处,随后皓腕一抬,取了一只玉哨出来,放在唇边轻轻吹了一声。

    峰顶上遥遥传来一声清亮鹤唬,便有两只丹顶墨尾的白鹤飞落了下来,见了卫丽华状极欢悦,展翅跨足,弓颈点颅,绕着她翩翩起舞。

    卫丽华见状莞尔一笑,道:“这两个家伙又来逗趣。”

    张衍看了几眼,也是笑道:“此是道友豢养的灵禽?”

    卫丽华轻轻点头,道:“祖师原是南华派弟子,我玄灵山弟子在功法与其乃是一脉相承,都是喜爱豢养灵禽异兽。如今我清羽门开派在即,虽未立规,却也有许多避讳,这些灵鹤久居山门之中,知道哪里去得哪里去不得,是以唤来供道友代步之用。”

    说罢,她选定其中一只灵鹤骑乘上去,招手道:“道友可随我来。”

    张衍点头道:“道友稍待。”

    他起手掐了个法诀,传一道音符入了海舟之内,这才跨上鹤背,只觉羽毛柔顺,如坐软垫。

    身下那灵鹤用清脆女声说道:“这位道兄,可要坐稳啦。”

    见此鹤尚未化形便能开口说话,张衍微觉讶然,他微微一笑,道:“道友尽可施展本领。”

    灵鹤一声清嗳,向前几步,双翅一振,便腾空而起,几个扑扇,便到了云头之上。

    卫丽华亦是驾鹤上来,与张衍并驾齐驱,她拍了拍身下灵鹤,道:“道友可是疑惑它们为何能开口说话?”

    张衍一笑,道:“这想必道友门中秘传法诀,只是我却奇怪,既然贵门有这般法门,且郭道友身侧那只鹏鸟也是颇为神骏,为何不见它口吐人言?”

    他身下仙鹤却突然言道:“道兄是说郭师伯身边的那‘饶舌儿’么?”

    张衍饶有兴趣问道:“哦,你知晓其中缘由么?”

    此鹤咕咕一笑,道:“道兄若问别的我却不知,此事我倒是一清二楚,因为这老家伙向来嗓门大,且又口不择言,常将门中弟子骂得体无完肤,偏偏它还是郭师伯的坐骑,谁也奈何不了它,后来郭师伯终嫌他太过吵闹,索性封了他的嘴,叫它不得胡言乱语,叫我等耳根也清静了许多。”

    说到这里,它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想是也吃过那鹏鸟不少暗亏。

    卫丽华故作不悦道:“小乙,你的话看来也不少嘛。”

    这灵鹤吓了一跳,委屈道:“娘子勿怪,小甲是个闷葫芦,这里寻常也无个聊伴,怪闷得慌,是以才忍不住多说了两句0”

    卫丽华轻笑道:“祖师开派在即,将来门户壮大,便不在拘束这咫尺之地上了,自有你们振翅高飞之日。”

    灵禽与主人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若是主人修为高深,奋勇精进,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若是摊上一个不求长进的驭主,那也只能怪自家命薄。

    张衍与卫丽华说说笑笑间,灵鹤载着他二人飞到了一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山坳之中。

    这时,对面山崖中一座八角凉亭中飞起一道光虹,一名圆脸绿裙的女子脚踩一方锦绣飞帕来到近前,惊喜道:“卫师姐,你可回山了!”

    她又用亮晶晶的眸子望了张衍一眼,道:“这是哪座岛上来的师兄,倒是眼生的很。”

    这女子模样二十七八,两腮嫣红,杏眼勾人,体态妖娆,彷如一颗熟透的蜜桃,张衍一眼看去,便知道她乃是妖修出身。

    卫丽华忙道:“傅师妹,这位张道友乃是郭师伯的好友,此次也是前来观礼的。”

    傅师妹对着张衍妩媚一笑,欠身一个万福,道:“原来是郭师伯的好友,奴家傅红玉、见过张道友了。”

    张衍微微点头,也是颌首为礼。

    卫丽华指着此女说道:“张道友可别小看傅师妹,她可是我们玄灵山的大管家呢。”

    傅师妹闻言笑得花枝乱颤,两眼如同月牙,道:“什么大管家,不过是替诸位长辈同门传个话,跑个腿而已,张道友可别听卫师姐胡说八道。”

    她上前亲热地挽住卫丽华手臂,道:“师姐既然回山,那不妨在小妹这里小住几日如何?“卫丽华拍了拍她手臂,轻叹道:“我倒也想如此,只是这才回了山门,安排张道友居处又是郭师伯亲自吩咐下来,是以还未来得及回去见过恩师他老人家。”

    “哦?那真是可惜了。”傅师妹舟眉一挑,扫了张衍一眼,便道:“卫师姐,张师兄,既如此,你们且随我来。”

    她当先弓路,往一处山头飞去,只是行了没有几步,却见另一处山头上轰雷阵阵,妖云滚滚,引得张衍也不免多看了几眼,卫丽华也是诧异道:“那是怎么了?”

    傅师妹撇了撇嘴,道:“卫师姐不知道,下月祖师开派,四师叔请了不少妖王散修前来观礼,这些人混浪惯了,三天两头便要斗上一场,这定是又斗上了,我等去无须理会。”

    她腰肢一摆,驱动飞帕前行,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她往下按落云头,落在一处洞府前,回首笑道:“张道友且看此处如何?”

    张衍下了灵鹤,站定身子放眼看去,见此地四周有苍翠松柏环绕,一座凉亭跃出暖崖,颇见雅趣,下方是潺潺流水,再往前去,却是一道壮丽飞瀑,便点头道:“此处倒是风景独秀,傅师妹选得好地方。”

    傅师妹笑盈盈道:“只要师兄满意就行了。

    卫丽华却是不放心,她入了洞府内看了看,见这里布置虽然素洁,但案几上除了摆着一只铜盏,托着一颗长明珠之外,便再无他物。不免皱眉道:“师妹,此处为何如此简陋?”

    傅师妹撞天叫屈道:“师姐,你可别怪妹妹我不用心,也是张师兄来得晚了,这些好洞府都被那些散修妖王挑去,你去外面看看,哪里还有洞府比得上此处?”

    张衍也是走了进来,他微微一笑,道:“卫道友,我观此地甚好,清静的很,也无需多做挑剔了。”

    傅师妹面上一喜,腻声道:“还是张师兄体贴人,知道小妹的难处。”

    见张衍没有意见,卫丽华也不欲多事,她也急着离去,便道:“小妹还要去面见恩师,改日再来探望道友。”

    张衍拱手道:“道友请自便。”

    卫丽华对他万福一礼,随后纵身一跃,一道遁光往天上一转,便消失不见。

    傅师妹见卫丽华走了,妙目一转,回转身子道:“张道友,你闲暇时可随意走动,只是需记着一点,翻过这座山头便是那些妖王所居洞府,切不可去了那里,那些妖王总算还自恃身份,不会欺辱他人,可他们那些后辈不过是些食腐餐腥的野族罢了,一语不合便会与人相斗,若是他们与你起了争执,互相间伤了和气,小妹夹在中间,也是为难的很。”

    张衍淡淡一笑,道:“若无人来招惹我,我自也不会去多事。”

    傅师妹咯咯一笑,道:“小妹就知道师兄是通情达理之人,师兄乃是卫师姐贵客,也算是自己人了,若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小妹竭尽所能,定让师兄满意。”

    张衍摇了摇头,道:“余平诸事,便不劳傅师妹费心了。”

    傅师妹见张衍有逐客之意,便拿了一只牌符出来,媚声道:“师兄有什么吩咐,拿此牌符,唤了那山间老猿下来,便能找到小妹。”

    言罢,她把牌符往前一递,待张衍接了,也不再多说,告辞出来,把飞帕往空中一丢,腰肢一扭,揉身而上,就架起一道轻虹回转了自家洞府。

    不多时,她落在一处花草繁茂的宫观前,提了裙摆正要踏步入内,却却见一人影从里闪了出来,吓得她捂着胸脯倒退了两步,道:“哪个死鬼吓唬本娘子?”

    对面一声轻笑,转出来一个长身玉立,唇红齿白的年轻修士,他笑道:“是我,可是惊扰到师妹了?”

    傅师妹松了口气,白了他一眼,道:“原来是风师兄,怎么,又来奴家这里打听什么消息么?”

    年轻修士笑道:“在傅师妹面前,我自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去的,我适才经过此处,见卫师姐领了一位道友匆匆而过,不知道那位道友是来做什么的?改日也好登门拜访。”

    傅师妹不屑道:“我还不知道你们的乃些鬼心思,怕是担心多一个人来与你们争夺那仙宫符诌吧?”

    年轻道人嘻嘻一笑,抬手递给了她一只小袋子,傅红玉左右看了一眼,将这袋子利索接过,收入香囊,拍了两拍,这才低声说道:“此人来历我也未曾探明,听闻是郭师伯的好友。”

    年轻道人“咦”了一声,道:“郭师伯也要来插上一脚么?”

    傅红玉柳眉一挑,道:“什么话?怎么,只许你们争抢仙宫符诌,就不许他人来夺了么?”

    年轻道人笑道:“符诌共有四十八道,能否得到只看机缘,多一人少一人,倒也没什么打紧。”

    傅红玉、“哟”了一声,横了他一眼,道:“师兄倒是想的开,只是你心中当真是这么想得么?”

    不待男子开口,她一甩衣袖,道:“罢了,我也不耐弄清你们的勾当,当我没说,只是你需记得,此人是卫师姐带来的,也要给我几分薄面口至少我轮值这几日内你们不许去招惹他。”

    年轻道人眼珠乱转,爽快答应道:“既然傅师妹开口了,我自当听你的,不过……”他嘿嘿一笑,道:“便是我那几位师兄不去,怕也有人会忍不住去掂量一下他的斤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