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章 奇货可居
    符御卿见徐错突然动手,顿时又惊又怒,喝道:“住手!”

    他身后跟出来的卫师姐等人也是一声惊呼,随即满脸怒容。

    徐错却不收刀,双手环抱,嘻嘻笑道:“你若胜了我,我自是放人,若胜不过我,你便是我手下败将,我又要他何用?”

    符御卿目注着他,重重说道:“好!你我一战,勿要牵扯他人,生死,各安天命。”

    徐错低低一笑,也不接口,把身躯一震,背后飞起一道白光,直往符御卿头上杀下。

    仔细看时,却发现这一道光华却是一把凝如实质的白刀,符御卿往后退了一步,恰到好处地避开锋芒。他低喝一声,背后有一团玄光腾起,凝聚成一只通体浑黄大手,并指往那刀上一拍,只听一声闷响,便将其拍成了一团散逸精气。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反击,徐错将手一点,又是一刀落下。

    符御卿也曾与崇越真观的弟子交过手,因此并不慌张,神色镇定地驱动那大手,手背向外一顶,便将飞刀顶住,落不下来。

    而他做这番动作时,徐错也不空闲,他掐动法诀,先前那团散开的白气原地一转,复又聚成一把白刀,依旧当头劈落。

    如此还不算完,空中各个方位中,接二连三出现飞刀,总共是七口飞刀,如雪片一般绕着符御卿飞舞不停。

    符御卿大喝一声,那浑黄大手凭空涨大了一圈,左拦右拨,将这些飞刀尽数挡在圈外。

    徐错适才到来时。张衍亦被惊动,只是他却不曾出去,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

    他仔细查看这两人所修法门,从那符御卿身上来看,他与郭烈修习的法门大为不同。

    不过郭烈虽是陶真人门下大弟子。但他习练的却是南华派功法,听闻陶真人破门而出之后,又曾得了仙缘。想必那玄光大手便是后来所习得的道术。

    而徐错这一番攻击如疾风骤雨,大开大阖,与北宫浩那阴损歹毒的风格却是完全不同。且北宫浩只练就了五口飞刀。这人眼前便使出了七口,不知还藏有哪些手段。

    张衍沉思了片刻,从袖囊中取出一块光滑玉润的美玉,唤道:“北宫道友可在?”

    听了他声音,一缕元灵自玉上飘起,不过北宫伯毕竟是玄光三重的修士,经过了那么许久,元灵也未曾散失多少。出来之后。他小心谨慎地说道:“道友何事呼唤在下?”

    张衍手指前方,道:“你可识得此人?”

    北宫浩顺着那方向过去一看,苦笑道:“道友。你怎么惹上这小子了?”

    张衍眉毛一挑,都:“哦?莫非此人有什么来历不成?”

    北宫浩欲言又止道:“此人乃我崇越真观掌门外孙。其父乃是一名魔门长老,这小子修为倒也不弱,但如此也就罢了,只听闻他身上有件厉害法宝,与他敌对之人,常常死得莫名其妙,只是谁也未曾见过,如今他虽用离元飞刀对敌,却还不是他真正的手段。”

    张衍一听,脑海中却浮现“奇货可居”四个字,目光一闪,笑道:“既此人有这个来历,想必身上也有不少壬葵水精了?”

    北宫浩一怔,斟酌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点头,肯定道:“当有不少,不瞒道友,我虽是长老,却远不及掌门一系亲族,便拿这阴阳离元飞刀来说,我等需布雾才能施展,而且所能练就的刀数,也总是比他们差上许多。”

    张衍大笑一声,道:“原本我还想用灵贝去那仙市置买壬葵水精之气,如今这人在此,我又何须舍近求远,只消将此人擒住,还怕求不到么?”

    北宫浩一想,崇越真观弟子最出色的乃是沈、徐两姓,亦是靠这两族控制另外几家,支撑起整个门派,这徐错身份不简单,张衍若提出以水精之气换人,此事十有**能成。

    他暗暗苦笑,只是接下来,却也需面对崇越真观那如雷霆骤雨一般的报复吧?只能指望他能逃过此劫了,否则自己也是一同陪葬。

    此刻场中,两人已斗了不下半个时辰,期间一直是徐错主攻,符御卿被动守御。

    尽管徐错脸上优哉游哉,半点焦急之色,但他却知道,自己也是被逼住了下不来台了。

    那七口飞刀纵然犀利,却始终攻不进去。符御卿久被压抑,却一直在暗暗蓄力,一旦他气势稍弱,其反击恐怕会如铺天盖地一般到来。

    不过,他的手段也不到此为止了,他左手的小指勾了勾,眼中有一丝狡诈之色。

    一把黑刀无声无息在符御卿背后生出,照着一处不曾有所防备的侧背,一刀斩落。

    此是一把离元阴刀。

    离元阴阳飞刀中的阳刀走正道,阴刀走诡道,奇正相合,犹如兵法,只是不到丹成,还做不到阴阳逆转,互合反化,少了一宗变化,不过寻常修士遇到这样攻势,通常也是难以抵挡。

    这一刀悄无声息斩来时,符御卿仿似浑然不知,仍用那玄光大手全神应付面前的不断斩劈下来的七口阳刀。

    眼见他便要丧身刀下,一声清唳传出,一只身躯足有两丈高下的妖鹤出现在侧,振翅一拍,就将这口黑刀拍散,化为一缕黑气飘开。

    符御卿嘴角一抿,他自炼了这“玄黄擒龙大手”后,正面对敌接战几乎无所畏惧,但是与人交手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侧背始终是一个极大的漏洞,如不弥补,迟早会出纰漏。

    为此,他走了许多荒僻之地,直到前不久,他以断去一臂的代价,才捉来了这只妖鹤来,特地为他守御侧背漏洞,此时的他,只少玄光境界已再无破绽,且这妖鹤驾驭未久,尚未能随心所欲驱使,有朝一日他将其彻底降伏,便能攻能守,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这才是他对抗沈鸣孤的信心所在。

    符御卿面无表情,稳扎稳打,见招拆招,他知道自己不必去贪求急胜,只需稳稳守住,待徐错气力耗尽,便是他反击之时。

    又接连斩了不百刀,徐错见始终拿不下对手,心中也是着急,暗道:“这符御卿果然有些本事,待他抽出手来,我必输无疑,看来要定胜负,终究还是要用那件宝物!只是在场诸人,却是一个也留不得!”

    他嘿了一声,突然跳出圈外,手中取了一只木匣出来,拇指一撬,便开了盖板,只见其中飞出一股如墨黑气,他把手向下一指,这黑气直奔符御卿而来。

    符御卿见他有所动作时就有了防备,此时见了,不慌不忙将降妖圈一抛,一声长啸,那只墨羽苍鹰出现在脚下,鹰乃是异种,飞驰速度迅快无论,双翅挥舞间,便把将他带出去数十丈外。

    只是那道黑气跟了上来,任他飞至哪一处,都如阴魂不散般跟了上来,始终甩之不脱。

    徐错见了,也是眼皮子直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人能在他这法宝下躲开的,见他在黑气追索下满天乱转,便是操弄离元飞刀上去前后堵截,却也因为距离太远够不上,顿时牙痒痒了起来,恨不得将其一口咬死。

    这符御卿虽也是陶真宏亲手教出来的弟子,脚下那灵禽本正是为了应付剑修那迅快无伦的剑遁,又岂是徐错的飞刀能追得上的。

    徐错眼珠转了几转,顿时计上心头,突然喊道:“符御卿,你便慢慢逃吧,我看你这同门有几人能躲过的飞刀?”

    说完,手指一拨,刀光一闪,血光迸现,顿时将戴环头颅斩下,又把七口白刀飞起,斩向其余三人。

    卫师姐等人修为较弱,知道没有胜算,忙化光飞遁,直往中宝阁中飞去,指望靠禁制躲过这些飞刀。

    符御卿眼见戴环死在面前,顿时目眦欲裂,怒吼一声,驾驭灵鹰的动作也不由顿了顿,只耽误了这一瞬间,那黑气便飞了上来,往面上一裹,他只觉神智一阵昏沉,身子晃了晃,便从鹰背上掉落下来。

    徐错见此情形不由大喜,他舍了卫师姐等人,径自驱了飞刀便要去取符御卿的头颅。

    然而就这时,七道灼亮剑芒却从横刺里杀出,每一道都准确无误地劈在飞刀之上,使其几乎在同一时间将其化作一团精气。

    变生肘腋,徐错一时措手不及,正想掐诀将这些飞刀聚合出来,却不防又是一道剑芒杀了上来,这次他的脸色都变了,举手拍出一面皂色小旗挡在身前,只是这剑芒才被挡住,却是凭空一震,又分了一道剑芒出来,再度斩向他斩来,竟是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危急时刻,他大吼了一声,那把离元阴刀不知从何处飞出,往这剑芒上一斩,将其格住。

    可是令他惊恐的是,这剑丸虚虚一颤,倏忽间,又是剑芒分出,往他杀来,匆忙之间,他顾不得其他,只来得及将手中那只木匣挡在前面。

    咔嚓一声,这盛放那黑气的木匣竟一下被斩成两段,剑势不绝,往下一落,“哧”的一声,将他上半身劈开了一条由肩至胸的豁口,鲜血如泉喷涌,他也是惨呼一声,坠落下来。

    一道遁光闪过,将他裹了进去,随后往宝阁中一落,张衍现出了身形,将半死不活的徐错扔在了地上,袍袖一挥,几道金光灿灿的符箓飞出,分别贴在了他的顶门、四肢和肚脐之上,封了他的卤门气海。

    张衍将双袖一振,居高临下看过来,微微一笑,道:“有你在手,又何须再往前去,坐等那沈鸣孤上门便可……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