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八章 清羽门
    这龙国大舟说是海舟,实则是—件法器,经张衔祭炼之后,任谁在舟上做什么,他只需念头一扫便能知晓,只是修为高深者自然会有所察觉,他也不会去多生事端。

    但这几人修为与他接近,也没有做什么防备,等若是敞开了大门放他进来,所说之话自然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听了许久之后,洒然一笑,郭烈请他出手,那是自己欠下了人情,又听闻那沈鸣孤似是不凡,是以才答应下来,本身也无什么好处,若是有人代他出手,那是最好不过,自不必再去出头。

    他暗自忖思道:“这几人似乎对那个符师兄极为信服,既然如此,我也不妨等他们几日,若是那什么符师兄及时赶来,我也可对郭道友有个交待了。”

    打定主意后,他关了禁制,在玉榻上趺坐,继续炼化那袖囊和七星束阳袍去了。

    符信发出去之后,这四人一等便是四日。

    戴环每日都遣人出舟外观望,却始终不见那位符师兄的踪影,正等得焦急时,到了第五日清晨,空中传来一声清啸,一只黑点由远及近,有一名弟子恰巧望见,不禁喜动颜色,高呼道:“戴师兄,卫师姐,快出来,符师兄到了!”

    待戴环等人听了声音都化光出了宝阁,待落到甲板上后,见空中有一只翼展五丈长的苍鹰,目芒如电,黑羽金喙,背上站着一名深目薄唇,面容严肃的中年修士,这人瘦瘦高高,皮肤黝黑一片,目光看来时,便有一股仿佛刀刮一般的凌厉之气。

    戴环忙和另三位同门一起行礼,道:“见过符师兄。”

    符师兄似是不药言笑,面对几位同门招呼,也只是点头为礼 他扫了一圈,沉声道:“你等用符信急召我来何事?审师弟呢?他如何不在?是否是他惹祸了?”

    戴环忙道:“师兄误会了,我等在飞舟仙市上与崇越真观的弟子起了冲突,这审师弟便是被那沈鸣孤捉去了,还放言要他放人,便要我等前往安洪岛,拿灵禽坐骑去换!”

    说到这里,他言语中也是有股气愤之意。

    符师晃目光中有精芒闪动 低语道:“沈鸣孤么祖师所杵不差,我等在外海立派 这崇越真观果真忍不住跳出来了。”

    这时一阵海风吹来,将众人衣衫吹动,戴环无意中撇了一眼,却目光一凝 惊呼道:“符师兄,你右臂怎么了?”

    众人抬眼看去,也是惊呼出声,这符师兄右臂袖管中空空荡荡显是缺了一臂,他却若无其事,道:“此番追杀那妖鹤时被它啄去了一臂,我已将断臂用药丸敷了,收了起来,稍候接好便是,尔等无需大惊小怪。”

    戴环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玄门练气之人 身体乃是根本,有伤抖是无碍,但若缺臂少腿,将来怕是大道难期。

    而这位符师兄虽然名义上与他们是同辈,但实际上却是由陶真人亲授玄功 无论修为道术都比他们这些三代弟子强上许多,且最有希望在这二十年之内凝成内丹。

    甚至在门中曾有传言说他才是祖师陶真人的真正衣钵传人。

    符师兄眼望四周,道:“我自当前去救出审师弟,只是这飞舟是何人所有?你等怎会在此?”

    戴环连忙说道:“这飞舟乃是郭师伯一位好友之物,我等也是凑巧遇上,郭师伯此时在静室内潜修,师兄是否要去一见?”

    听了郭烈的名字,符师兄眉头微微一皱,道:“我就不去打搅郭师伯精修了,只是你等既然见了郭师伯,为何不求他出手相助?”

    戴环与旁侧卫师姐对视了一眼,这才低声道:“小弟也与师伯说了此事,只是师伯似乎有为难之处,原先想请他那好友代为出手,如今师兄来了,倒是也不用麻烦这位道友了。”

    符师兄听了这话,突然大喊一声,道:“在下符御卿,敢请道友出来一见。”

    说罢,一挥手,手中飞出一道如雪片一般的白色玄光,往那宝阁顶上飞去。

    只是还未等碰触到那禁制之上,却有一道金火两色的玄光飞了出来,在那白色玄光上一绞,就将其磨去,宝阁中同时有一个平和的声音传出道:“符道友来此是客,若是有意,可在这舟上暂居几日,在下正在祭炼法宝,是以不便出来相见。”

    符师兄微微一皱眉,沉声道:“郭师伯是让此人代他救出审师弟么?”

    戴环点头道:“正是。”

    符师兄闭上眼睛,随后睁开,缓缓点了点头,道:“郭师伯法眼无差。”

    戴环诧异道:“哦,师兄,此人有什么不凡之处么?”

    符师兄冷笑一声,也不与他们多说,似他这等人,久经战阵磨练,不必见面,只需辨认对手灵息便知大致虚实,自己是否能够对付,而见了那霸道玄光之后,他却看不出深浅来,对方又岂能是等闲之辈?

    他沉声道:“郭师伯所请之人虽然不弱,但此事却是做差了,这是我清羽派门中之事,又岂能假手他人?”

    在场四人纷纷点头,也就是这位符师兄能回了郭烈的意思,且还是站在理上,若是他人说出这等编排长辈的话,戴环非要站出来斥责不可。

    戴环却留意到符师兄说出了“清羽门”三个字,他不禁颤声道:“清羽门,这……莫非是掌门祖师……”

    他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众人也是醒悟了过来,一起用火热的眼神看向符师兄。

    清羽门乃是陶真宏定下的门派之名,先前他立派数次,却都关照弟子,便是私下里也不得说出本门名字,而如今符师兄却光明正大的说出来,除非是得到了陶真宏的首肯。

    符师兄环视了一眼,肃然道:“诸位师弟,祖师已将开派之日定在元月,我等今后行走在外,便可自称是清羽门弟子,望诸位师弟共勉,不可堕了本门威名。”

    听了这话,包括戴环在内,四名弟子脸上俱是兴奋激动之色,都是一齐大声称是。

    先前他们虽是有了一身修为,但却总是觉得自己是无根飘萍,终日随着祖师东奔西走,没个立足之地,而如今陶真人说出这名字,显是真正下定了决心,要守住这一片基业了。

    符师兄看了一眼龙国大舟,沉声道:“诸位师弟师妹,此舟再好,也是他人所有,郭师伯与此舟主人有交情,是以能久居此地,你等岂可在此久留?快快收拾一下,一起随我去救审师弟。”

    只是他这话一出,戴环等人脸上都流露出了为难之色。

    符师兄面孔一板,道:“怎么了?”

    戴环苦笑道:“师兄,我等灵禽坐骑俱都丧在了沈鸣孤的手中,如今便是想随师兄走,也是有心无力啊。”

    符师兄默然半晌,道:“这却是我考虑不周了。”

    就在这时,空中咕咕一声,一只尖头红嘴的灵鸽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他肩膀之上。

    符师兄表情不变,伸手从灵鸽腿上取了一只信管出来,随手拆了信套,取出信纸一看,目光中渐渐有精芒闪动,道:“这沈鸣孤果然厉害,五日前连败南华派弟子丘居,太昊派弟子诸纠,蓬远派弟子单慧真,好,好得很!他有此战绩,我再击败此人,救了审师弟出来,定能扬我清羽门的威名。”

    戴环见他似是眼下就有动身之意,连忙劝说道:“符师兄,请先把手臂接好,休养几日再去不迟。”

    符师兄也知道这定是一场苦战,大意不得,认真考虑了片刻,亦是点头,他从袖中取了一物出来,道:“去给了此舟主人。”

    戴环见是一枚刻有朱雀的牌符,不由一惊,道:“师兄,这不是恩师给你的符牌么,你拿去给他作甚?”

    符师兄沉声喝道:“让你去你便去,何须问这么多!”

    戴环无奈,只得拿了那牌符化做一道长虹往张衍这处而来。

    此时宝阁之中,张衍站在窗前,却是将这这几人此间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眼下见了这情形,便知道是这符师兄想要借他这海舟暂居几日,接上断臂,但他生性孤傲,不愿开口相求,是以要送来此物,以示两不相欠。

    张衍笑了笑,对站在一侧的郭烈说道:“郭道友,有你这师侄,看来无需我再出手了。”

    郭烈哼了一声,道:“符御卿这小子闷得紧,当年师傅捡了他回来,我便不喜欢他,他虽是有几分本事,但郭爷却不看好他,若是他不敌那姓沈的,还是要你张老弟出面不可!”

    张衍讶然看了郭烈一眼,笑道:“郭道友对自家师侄这般没有信心么?”

    郭烈嘿然道:“这小子若是把恩师他老人家的真武斗法玄功炼成了,我自是有信心的,只是这小子初修道时仗着资质高,同时练了三门道术,自以为同辈之间无有敌手,还洋洋得意,后来恩师看不过去,点拨了他几句,这才回归正道,不过仍是个半吊子。而这崇越真观的沈鸣孤,自小便练阴阳离元飞刀,他一路走来,心无旁骛,早已把这套法门练到了极致,除非踏入化丹境界,否则再也无法提高一步,是以此战之局,依我看来,乃是**之数,符小子输面居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