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三章 狂澜卷覆蛇吞象
    到了元婴之境。便可称之为真人,寿元千载,举手投足都有法力相随,身俱莫大威能,先前萧穆岁并未把卢俊柏等几个放在眼中,只是不紧不慢随手施为,眼下却见三人不知死活,居然还妄想来个以蛇吞象,心中气极反笑,将自己初成未久的元婴放了出来。

    这尊元婴一出,霎时搅动方圆十数里之内的灵机,海水翻腾,风波骤急,云霭中彩光耀闪,有若霞染,周身散发出无俦威势,顿时震得围攻的三人气息为之一滞。

    悦君妖王在三人中修为最高,尽管瞧起来极为娇怯,但却是修得力道法门,浑身上下锻如一块,不惧寻常法门及身,因此她玉臂一舒,捏着银枪之尾一抖,临空发出一声爆响,枪影一闪,如毒蟒一般窜出,再度杀向对方。

    萧穆岁眼中略有轻蔑之意,顶上元婴将手中拂尘轻轻一拨,就将君悦妖王连人带枪挡在一边。

    君悦妖王只觉一股韧力引着自己往旁侧一带,身不由主走出去了几步,正想再将长枪带回,那元婴突然面目一肃,舌绽惊雷,开口大喝了一声。

    君悦妖王只觉头脑中“轰”的一声,如同遭受重击般一片眩晕,手中神兵也拿捏不稳,身形连连摇晃,还未等她站稳,元婴把手一指,道道紫雷落下。

    君悦妖王勉力将手中银枪一架,连挡了数雷之后,却是身躯剧震,眼耳口鼻都冒出了鲜血,最后只闻轰隆一声,手中神兵被劈飞了出去,整个人亦是被震劈去了数十丈之外,脚步一阵虚浮,看上去险险就要跌下云头。

    眼看再挨上几道紫雷她便会殒命当场。正在此时,元婴头顶上浮现一片黑影,卢俊柏振翅冲下,啄向元婴双目。

    元婴面上不显表情,手中拂尘一摆,便化作千万条丝丝缕缕的如发银线,齐齐向上一卷,立时将卢俊柏捆缚在内,任凭它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去。

    萧穆岁冷哼道:“正巧贫道缺了一只看守洞府的灵禽,否则饶你不得。”

    元婴伸手在卢俊柏头上一拍。再往云头上一掷,就此失了神智,萧穆岁一抖手,便将其收入了衣袖。

    天空中一声咆哮,一只白猿生生撕开元婴之前的烟气屏障,悍然冲了进来,只是还未到跟前,只闻当头阵阵雷鸣,如蛇紫电噼啪乱闪,只一眨眼间就一声就被搅碎。便是那团散开的精气也在清光下照射下消弭。

    元婴一翻掌,对着郭烈连发了数道掌心雷过去,即便有护身咒牌也抵挡不住,连连怪叫,退到了百丈之外。

    那边君悦妖王终于缓过气来,她把玄功转动,身上伤势立时完好如初,一抬臻首。对萧穆怒目而视,樱唇一张,朝天发出一声穿遏云霄鸣叫,赫然现了大妖原形。

    一只身躯有十丈大小的金冠锦雉飞腾空中,浑身火羽如焰嚣腾,蓝背褐足。长尾鲜丽夺目,摆动间带起阵阵迷离烟彩,双翅一拍,掠过数十丈虚空,一双黑褐色的锐利双爪向那元婴抓去。

    萧穆岁见了她那身华丽羽毛,不惊反喜,道:“好,收了丘长老一只降妖圈。老道还差一只坐骑,却是你自己送上门来。”

    他从袖中取了一只光华灿灿的圈子出来,朝前一掷,祭在半空,此圈凭空一旋。圈内金符乱闪,浮现出八位八门变化,仿是自己认路一般往下一落,便奇准无比地套在了君悦妖王的颈脖中,再往里一收一箍,猛地缩小了一圈,君悦妖王不禁悲鸣一声,落了下来,往萧穆岁脚下一趴,再也不能动弹。

    四人动手时,张衍扶着卢媚娘在一旁观战,对于萧穆岁,他因有北冥都天剑分身在手,是以心中早有算计之意。不过他做事缜密,面对元婴修士不敢托大,若是万一一击不中,岂不是误了性命?是以要事先给自己留好条退路方可。

    原本他想以龙国大舟为依托,再设法鼓动这些化丹修士一起围攻萧穆岁,自己在一边寻觅时机伤敌,若能当场斩杀此人,不但除去了一个大威胁,这些化丹修士也算是彻底与自己绑在一处。

    眼下虽被困住,到不了龙国大舟之上,他也不是无法可想,大不了唤了魔藏出来,自己躲了进去挪移虚空,凉那萧穆岁就算能追上,一时之间也拿自己毫无办法。

    三人围攻萧穆岁时,他曾试图驱动眉心处那道紫光,只是冥冥中却有一股感觉告诉他,自己尚缺少了什么东西,这一剑若是发出,却也未必能伤得了对方。

    至于这是什么,他心中模模糊糊想到了一些,却又有些抓之不住。

    此时站在他一旁卢媚娘恢复了几分力气,她眼见萧穆岁元婴出来之后将众人不是制服就是击退,知道自己上去也是徒劳,她一咬贝齿,一把抓住张衍手腕,道:“道友为救奴家性命奔走,赖你脱困,本是我卢家之事,今日又怎能让道友你再因此搭上性命,今日拼死也不能让道友有所损伤。”

    她话语说毕,也不等张衍开口,纤指一点,云鬓上飞起一枚翠凤玉钗,与那挡在前方的水雾一撞,“轰”的一声便凿出一条通路,她一把抱住张衍,化作一道瑰丽的惊艳长虹,直往龙国大舟飞去。

    两妖被擒,再加上卢媚娘这一走,郭烈见势不妙,也是化光而遁,眨眼便投入到了那片汪洋之中。

    萧穆岁犹豫了一下,他此行虽是为了围攻陶真宏而来,但眼前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若是陶真宏因为子弟被杀而找上门来,他一人是万万抵挡不住的,暗道:“姑且放你一马,待日后和几位道友收拾了陶真宏之后,再来处置不迟,眼下那张衍和卢媚娘却是不容逃脱。”

    想到这里,他把肩膀一抖,收了元婴,化作一道烟霞,直往张衍追来。

    卢媚娘实则并没有恢复多少元气。刚才放了法宝,紧跟着一阵飞遁,已是气力不济,眼见龙国大舟便在前方,一咬舌尖,飞遁速度又快了几分,待道遁光上了甲板之后,心神一松,便晕厥了过去。

    张衍忙将她身体一搀,此时他已感受到背后那急厉而来的杀气。眉心剑丸不安地跳了跳。

    然而这一个小动作,却仿若一道灵光照彻识海,他先前的疑惑此时霍然开解。

    原来如此!

    他回头望了一眼那道汹汹而来的烟霞,扶着卢媚娘纵身一跃,化光直去宝阁,只是行动间却故意脚步顿了一顿。

    萧穆岁眼见张衍就要躲入那艘奇大无比的海舟之中,他虽然不认识龙国大舟,却也晓得此类舟船必定有极厉害的禁制,明白再迟一步,便拿不下这小辈了。故而大喝了一声,全身法力猛然催发,居然在空中连连闪动,几乎只差一个呼吸时间,便跟随着张衍冲入宝阁之中。

    感觉到身后那道人影,一股生死之间的凌迫感猛地压上张衍心头,心中喝道:“北冥前辈助我!”

    仿佛听到了他的呼唤,眉心悬浮在那里一道紫色剑芒突然一颤。一声啸鸣,一匹撕天裂地的森寒剑芒霎时蜕去了束缚,如远古凶兽一般悍然杀出。

    萧穆岁刚刚冲了进来,原本冷笑的表情突然僵在了脸上,继而浮现出一个惊恐至极的神色,他狂吼一声。元婴轰然震开毫光,现出身来挡在前方,自己则飞身后退。

    他视线中被一道仿佛能斩尽一切的煌煌剑芒遮满,先前那威赫至极的元婴仿佛软泥一般被这道剑芒从头至尾劈成两段,随后又冲至他的身前,只一闪之后,便消失不见。

    萧穆岁身体僵了僵,眉心中出现一道血痕。慢慢渗出了鲜血,他怨毒地看了张衍一眼,一声不吭捧着胸口,转身跌跌撞撞地向外面跑去,到了甲板之上。他腾云而起,摇摇晃晃向远处飘去。

    张衍踱出宝阁,眼睛微微眯起,他适才终于知道,这北冥剑的分身只有在自己真正到了生死关头才会受自己全力驱使,否则纵然驱动也是威力不显。

    这萧穆岁不愧是元婴修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纵然受了重创,但却仗着修为精深硬是撑着不死。

    这也是因为张衍修为不够高的缘故,未能完全控制北冥剑中的力量,否则那一斩定能直接取了萧穆岁的性命。

    不过有这一次尝试,他已然摸透此剑分身的脾性,如若是下一次,他便知道该如何出手了。

    望了望对方身影,张衍冷笑一声,到了这个地步,他又岂容这人活着逃走?

    他并不追赶,反而遁光一起,去了舟内,来到第一层宝阁内坐定,拿起牌符,一声喝,龙国大舟三十六根攀龙桩一齐滚动,裹挟起浩大狂澜,向对方冲去。

    萧穆岁正吃力往前飞遁,此次元婴破碎,他数百年修为等若直接被张衍毁了个九成九,只是仗着族中秘传的“定真玉”护住性命,吊着一口先天元气才不至于横死当场。

    不过眼下他还能再勉强发出一个掌心雷,他心中恨恨道:“若是这张衍不知死活追上来,老夫定要让其好看,若是他不来,待老夫回去养好伤势,出关之后,誓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他正咬牙切齿,却听到身后有隆隆雷鸣,回头一看,却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龙国大舟那巨大的舟身上禁制流转,正冲开巨浪波涛,以神岳压顶之势朝他冲来。

    他没想到张衍居然凶残至此,此时什么顾不上了,狂喊一声,拼命发力躲闪。

    怎奈他伤势太重,再想躲避却已不及,龙舟前方那龙首撞角裹挟无边巨力,狠命往他背上一撞。

    这一撞如山横过,直把他撞得口鼻冒出烟气,狂喷鲜血,胸口玉佩也是“咔”的一声出现了一丝裂痕,身形直往水中落去。

    张衍眉头一皱,见此人还是不死,他也是发了狠,往水中一跃,澜云玄光一展,分开波浪,袍袖一挥,一幢六层宝楼旋转着飞了出来,一闪身,化光去了三层之上,运转机枢,魔藏“轰隆”一声,只是一个挪移,便追上萧穆岁,对准着他上去又是一撞。

    海中发出一声闷响,萧穆岁受了刚才那一撞,本已是浑身骨骼尽烂,腑脏破碎,此时再遭此创,大叫一声,胸口玉佩“啪”的一声碎裂,眼耳口鼻内有道道金光喷出,顷刻死在当场。

    一道元灵从尸身上飘起,却是迅快无比朝西北方飞去,似是就要窜走,只是才飞出数十丈,天上传来仙音阵阵,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简从魔藏中飞出,须臾便追了上来,绕着它一个盘旋,便将其吸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