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二章 蹈海相搏浪翻天
    紫眉道人是宁折不弯的脾性……口本命精血喷出后,怕自己身死后金丹被人窃取,当即狂叫—声,道:“义父定会替我杀尽尔等!”

    他把一口元气猛地下贯,生生将自己腹内金丹震碎,肉身爆成一团血雾,元灵飘散,登时死在当场。

    张衍见了此景,却是暗叫可惜,若是能让“九摄伏魔简”吸了这人精血,说不定他的“参神契”功法能再上一层楼。

    君悦妖王虽然一枪扎穿紫眉道人的胸膛,但其实她却特意避过了要害,并未真正下得狠手,只是做那活擒的打算,否则只这一刺便能让其身亡。

    她如此做也未必是错,一来她毕竟只是卢俊柏请来的帮手,和萧氏本无仇怨,犯不着与之结怨;二来是挟持了此人为质,也能使得对方多几分顾忌。

    紫眉道人当时若肯开口求饶,并主动将禁制卢媚娘的牌符交出,是能留下性命的,不过他太过性急浮躁,只觉自己一行人那样对待卢媚娘,这这几人也定然不肯放过自己的,落在他们手中说不定还会回敬过来,是以宁可自戕,也不愿意受到羞辱折磨。

    见此人竟然刚烈如此,连活口都抓不到,卢俊柏也是脸色难看。

    在这鸯岛之上,白穹妖王卢媚娘本也是经营日久,洞府内外遍布大小阵法禁制,怎奈她女儿严蓉将进退开合之法尽数告知了萧翰,为进出方便,又怕留下什么不知道的后手,是以萧穆岁硬生生拆毁了不少阵法,只剩少许留存,对他来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如今这岛上并无任何可倚作凭籍的地方,那口飞剑一去,如若引得萧穆岁杀回来寻仇,在这宽阔无边的汪洋之上,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君悦妖王俏脸上浮判出一抹懊悔之色,若是一早下了狠手,哪里会有这么一出?

    郭烈却是一脸无所谓,嘿嘿笑道:“打不过就走,大不了散伙,分头就是了,谁被撵上就怪自家运气不好吧,哈哈。”

    张衍却依旧冷静,界断说道:“卢道友请速将卢妖王救出,我等赶回我那龙国大舟之上,集我们数人之力,再加上禁制护持,便是元婴修士的猛攻也能抵挡上一阵。”

    卢俊柏神情一振,仿佛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连点头,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匆匆向洞府内跑去。

    不多时,他背了一名黑发白衣,眉目温婉的女子出来,只是这女子娇喘吁吁,脸色煞白,看上去娇弱无力,君悦妖王见了,急急上前问道:“卢师姐,你怎样了?”

    那女子睁开美目,无力道:“是荆师妹么,我无大碍。”

    卢俊柏道:“我已揭了符箓,拔了金钉,只是家姐先前与萧穆岁恶斗一场,又被制住法力许久,是以有些气虚力怯,只消稍加调息,便可复原。”

    卢媚娘又勉力抬起头,向着不远处的张衍看去,轻声道:“这便是张道友吧?大恩不言谢,奴家……”。

    张衍忙上前一拱手,拦住她的话头,道:“卢妖王客气了,此地不宜久留,不是说话之处,还是快快离去为上。

    卢媚娘点了点头,略带怅然地看了一眼岛屿周围,似是有些依依不舍,的了拍卢俊柏的肩膀,道:“阿弟,听张道友的,走吧。”

    卢俊柏应声道:“阿姐,你攀稳了。”他一纵身,化作一道白虹,顷刻间便上了云头。

    其余几人亦是驾了遁光飞起,离岛而去。

    距此数百里之外,萧翰在一处小岛上负手而立,看着面前一座黑山,他高冠博带,衣袂在风中猎猎摆动,配合他的英俊相貌,说不出的俊雅风流。

    他身侧则站着一名纤腰长袖,眉目如画的宫装少女,美目正情深款款望着他。

    两人时而低声私语,时而发出几声欢笑。

    而在他们不远处,一名老道人倚云而卧,眼睛半眯半睁,只是眼缝中不时有一丝雷芒闪过。

    然而正在此时,天空上突然白芒一闪,一口飞剑穿并而来。

    老道人眉头一皱,伸手一招,这口飞剑落了下来,他用两根手指夹住,辨了辨上面那股精血之气,掐指算了算,叹了声,道:“萧莱啊萧莱,你不听吾言,是以落个身死道消。”

    萧翰也察觉了到这里异状,将身边少女轻轻推开,问道:“四伯,何事?”

    老道淡淡说道:“你那义兄萧莱,被人杀了。”

    “什么?”萧翰脸上泛出一片惊怒之色,道:“谁人敢杀我萧氏族人?”

    老道面无表情道:“此事定与那卢媚娘脱不开关系。”

    那少女闻言一惊,忙上前抓住萧翰胳膊,急着说道:“萧郎,阿母她被锁在静室中,又岂会做出这等事,前辈是否弄错了?”

    萧翰一甩袖子,从她手中挣脱出来,冷声道:“我四伯岂会妄言?”

    少女见他变了脸色,顿时不敢说话,只是两眼微红,面露委屈之色。

    萧翰冷哼一声,抬手正了正冠带,上前两步,对着那老道躬身施了一礼,道:“请四伯为我这义兄报仇。”

    萧穆岁目光中是一片冷漠之色,道:“我当初对萧莱早有告诫,他不听我言,那是自己取死与人无尤。你若来求我,便需按规矩来,我先前答应过五弟,你可求我三件事,其余之事我皆不过问,护你来东海为一桩,你求我拿下那卢媚娘为第二桩,如今你又求我出手,这已是第三桩,这三件事了结,便是你将来有性命之忧,我也不会出手救你,你可要思虑清楚了。”

    萧翰知道如他四伯这等元婴真人,多是惜身保命,如果不是事涉人情因果,或者有增进修为的极大好处在前,是不会为了一个小辈弟子随意出手的。

    不过萧翰自思此次东海之行结束后返回家门,自己便能筑就金丹,日后再找一位修为高深的师傅拜师,也无需再来烦动这位性情冷漠的四伯了。

    于是他便咬牙道:“萧莱义兄与我乃是总角之交,如今他被人谋害,若是不报复,我萧氏一门的名头何在?请四伯为我义兄做主,尽戮害我义兄之人!”

    说罢,他深深一揖下去。

    他虽然嘴上说得冠冕堂皇,但真正理由却并非如此,萧莱死了固然可惜,可两人交情也未必有多深厚,只是连与自己亲厚之人的仇都报不了,将来他一旦开府,试问族中谁有会来投靠于他?

    再者,他隐隐感觉到这其中没那么简单,卢俊柏迟迟不归,此事似乎有某个人的影子在内,若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那是最好不过了。

    萧穆岁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你想清楚了?”

    萧翰又是一礼,重重说道:“请四伯出乎!将这些贼人斩杀干净!”

    萧穆岁点了点头,他从云头上站起,道袍摆动间,一道霞光纵起,须臾不见了身影。

    张衍等人已经将遁光展开到了极致,眼见那龙国大舟的身影在眼帘中浮现出来,众人心头也是稍稍放松下来。

    可就在这时,从云霄之上传来一道雷鸣,一团云气跟了上来,其上端坐着一个紫袍老道。

    他见了前方五人正飞遁逃逸,眼中有轻哂之色,当下竖掌而起,嘴中念念有词,片刻后,他把手轻轻一抓一放,一团清气落下,霎时平地起风雷,一阵狂风卷起千倾海水,形成一圈巨浪水幕将张衍等人围住,其森冷声音仿佛从九天之上传下,“尔等不过浅池困鱼,又能往何处去?”

    卢俊柏望了望身周围那高涌而起,却不见落下的滔天巨浪,又看了看那天上追来的老道,苦笑了一声,知道今日脱不得身,他将背上卢媚娘一托,轻轻搀扶下来,对张衍说道:“张道友,稍候动手,劳烦你照看家姐了。”

    张衍微微颌首。

    卢俊柏又转头对郭烈说道:“郭道友,生死存亡,便在眼前,我等已是有进无退。”

    郭烈哈哈大笑,道:“郭爷我除我家恩师外,还从未与元婴修士斗过一场,今日便要过回瘾了。”

    君悦妖王虽然看似娇柔,但在此等情形下也知道没有退路了,不战即死娇叱一声,身化虹芒,竟是第一个冲了上去,手中神兵对着那老道当头就是一刺。

    老道面无表情,伸手一指,指尖涌出一股细细白气,便轻易架住了银枪。

    卢俊柏知道三人唯有合力才有一线生机,在君悦妖王冲出时亦是跟了上来,哪知道尚未近身,那老道对着他就是一揣袍袖,一团烟风便将他卷了进去。

    只是一瞬间,他便晕头晕脑在其中转了百十圈,只觉浑身乏力,用不上劲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奋力一咬舌尖,大——声,现了原形,只见一只头顶羽冠,黄睛黑喙,浑身白羽织就的莺鸟冲破烟风,迎空发出一声清唳,转头往老道头上啄来。

    老道冷嗤道:“披毛戴角之辈,也敢需丑?”

    他直待动手,却眉头一皱,侧身躲过一枪,手指中那烟气下落,又将君悦妖王下一击挡住。

    郭烈虽说慢了一步,此时也上了云头,他抖开玄光,取了一道符箓出来一拍,一缕精气上了身后光幕,只听一声震天咆哮,从中冲出了一只三丈高下,凶神恶煞的白猿。

    老道面带冷笑,他翻开手掌,嚓喇一声,对准着郭烈就是一道紫雷劈出。

    这团紫雷来得实在太快,郭烈根本来不及反应,然而就在及体的一瞬间,从他眉心里飞出一枚玉牌,这玉上绽出一圈彩光,其中隐有一道符箓隐现,只一伸一缩,便将这一紫雷给吞了下去。

    老道霜眉微耸,道 “咦,居然是陶真宏的护德清应咒牌?”

    郭烈死里逃生,定了定神,大喊道:“诸位杀啊,一起将这老道剐了!”

    君悦妖王和卢俊柏都是一声不吭奋身而上。

    老道见三人一齐上来,目中闪过一丝微怒,他一声叱喝,顶门上冲出一道毫光,此光如扇屏开散,霎时分拨云雾,排荡风烟,当中现出一尊丈许高下的元婴,周身作淡金色,面容与萧穆色一般无二,左手抱拂尘,右手持法盘,脚下乘风云,威仪肃穆,立在氤氲烟气之上俯视下来,口中发出如雷大音:“区区几名化丹修士,也敢与我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