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六章 东去寻四候
    一艘形如小山的飞天海舟悬在山梁之上,前后撑开四百余丈,站在山脚下向上望去,几乎连天空都遮蔽了一半。

    在这舟身之上有一幢横卧舟身的六层宝阁,四角檐上悬挂警音金铜宝铃,辅光明珠珍石,三十六根数攀龙短桩从船舷中伸出头来,怒目扬须,爪扣盘纹。

    褚纠与丘居见过最大的飞天海舟也不过是百丈大小,这已经是极为巨大。哪里见如此之大的海舟,几可比拟元婴修士乘坐的“大巍云阙”。一时看得怔在当场。

    不过这海舟甫一出现,便立刻隐去了身影,显是被对方收了,从开始到隐没不过一两个呼吸时间,许多人只感觉脚下震动了一下,再四下去看时,却并未发现任何异状。

    丘居脸上难得现出羡慕之色,叹道:“此人竟有如此巨舟,郭烈便是当真有心找他麻烦,凭着舟上禁制怕也能守上许多时日。”

    褚纠听了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丘居莫名其妙道:“道友何故发笑?这位张师兄若是此刻驾舟就走,你这计策又到哪里去用?”

    褚纠神秘一笑,道:“未必,我适才又想到一法,可令郭烈抛开我等去跟上此人,我等可借就此脱身。”

    丘居闷声道:“这郭烈虽说鲁莽,却并非我等能随便摆弄之人。”

    褚纠嘿嘿笑道:“如是我让那单娘子和蔡绰驾着我这玄蛇九窍大海舟出海,你说郭烈会如何?”

    丘居想也不想地说道:“郭烈定会以为我等也在舟中,是以会追寻而去……”说到这里,他皱起眉头,道:“如此一来,虽说可将他引开,可我等不也没有海舟出海了?”

    褚纠嘴角挂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道:“可待他发现操使此舟者不是你我二人,定会询问我们究竟身在何处,我可事先关照此二女。令她们说我等乘了张道友那艘海舟走了,郭烈必定深信不疑。等他走后,这两女再掉转船头,回到这岛上来接应我们。这样一来,我们便可脱身而去了,等那郭烈发现真相后,早就晚了。”

    丘居思虑了一番,发现这个法办倒真是可行。如果郭烈得知此事,一定会急着回头追赶张衍,而不会再来顾及岛上,不由点头道:“此法可行。只是怕这郭烈一怒之下,把那两位道友给……”

    褚纠瞥了他一眼,笑道:“师兄放心,郭烈向来自诩了得,从来不杀女修,否则我安敢如此行事?”

    丘居却还在犹豫,他还有一个担心没有说出来。这艘玄蛇九窍大海舟是他和褚纠合买,当初也出了不少灵贝,如是被郭烈顺手毁了,那岂不是全盘落空?

    褚纠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道:“师兄,那仙府据传近日便会出世,如是不早些去,怕是就让那些人捷足先登了,便是有什么风险。也要冒险试上一试了。”

    丘居想了想,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那艘龙国大海舟才一现出真形,张衍便知道实在太过惹眼,怕会引来许多人觊觎。是以器禁开了之后立刻便将其收了,仍旧化作一只船胎落入袖中,随后也不等天亮,直接用玄光裹起顾楚儿遁出了祈封岛。

    行了上百里之后,远方便见旭日东升,洒下点点金霞。碧海白浪上有游鱼跳跃,已是海阔天空。

    他见周围无人,这才将这龙国大舟放出,一下撑开四百丈长的身躯,顿时掀起一阵狂风,可这舟身尽管巨大,在这茫茫大海之上却仍似一叶孤舟。

    张衍信步在船上各处转了一圈,见这六层宝阁足以安置上千人,便将顾楚儿安排在最下层,扔下了一瓶辟谷丹,叮嘱她好好修炼。

    随后来到第六层最高一处主阁中,这里还没有摆上陈设器皿,显得空荡荡的一片,不过他并不在乎,将禁制牌符拿起,喷了一口精气上去,抬手一晃,伸出船舷的三十六根攀龙桩轰轰一转,一圈如水晕湖光的流彩霎时罩定舟身,望上去如同表面披上了一层琉璃焰火。

    张衍满意点头,这海舟原本便是作为飞舟仙市上的主舟,每一块料作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而成,其坚固程度本已不下于一件法宝,又有了这层禁制,便一些凶顽敌人也可抵敌,再加上速度也是不慢,除了太过惹眼之外,已然没什么缺陷了。

    他径直来到云榻上坐定,随后从袖中取出一本书册来,书上前几页,所记载的便是严长老凝丹时所用各种外药的来历出处,甲子四候水亦是赫然在列。

    上面写道:“鹭岛外东南三百里有黑山,逢甲子有天水出,名四候,性至德……”

    看到这里,张衍心中琢磨道:“按照严长老所说,此水出在年末,如今已是八月,据这书中所述,离开祈封岛之后,大致还有一个半月路程便可赶到这里,只是不知道那萧翰此刻身在何方?如是与他撞见,看来少不得会有一番争执。”

    他将这书收回袖中,思虑了片刻,又拿了一快美玉出来,唤道:“北宫道友可在?”

    北宫浩的元灵从玉中飘出一半身躯,拱手道:“不知道友唤贫道何事?”

    张衍微笑道:“昨晚你与我争斗时曾用出几滴壬葵水精之气,不知你是从何处寻来?”

    这壬葵水精之气正是修炼“太玄真光”所需之物,他出门游历,除了搜寻外药之外,便是为这五方精气了。

    北宫浩不敢不答,低眉顺眼地说道:“回禀道友,我崇越真观中有一块聚生金石,每日都会生出数十滴壬葵精气,寻常弟子每人只能分到一两滴而已,如我这样的长老,倒是可分到十数滴,除了被道友吸摄去的,我那袖囊中还存有五滴。”

    听闻这水精之气的出处,张衍摇了摇头,这块聚生金石他也用不着动脑筋了,此物应该是崇越真观的立身根本,他还没有狂妄到要去夺来此物,要想得到足够的水精之气,看来唯有从崇越真观的弟子身上想办法了。

    北宫浩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他打算,忙说道:“张道友,你若是想要这水精之气,其实有个法子最为稳妥。”

    张衍望了他一眼,笑道:“北宫道友不妨直言。”

    北宫浩忙说道:“道友如是手头宽裕,可去我崇越真观中设立的仙市中去走一遭,我崇越真观便是靠此物货易来不少法宝丹药,道友只需四处一打听,便知我此言无虚。”

    张衍目光凝视了他片刻,浅浅一笑,道:“道友看来便是失了肉身,也不愿同门被牵扯进来。”

    北宫浩闻言苦笑摇头,道:“倒也并非如此,我如今这般下场,实则内心倒也起过邪念,很想拖几个同门一起下水。只是此事即便我不提,道友也迟早知道,还不如早早说了吧。”

    张衍却是不置可否,这北宫浩似虽然说得入情入理,不过自己也不可能轻信,特别是去到那崇越真观的地头上,更是要多加小心,不过眼下他却没有那个空闲,而且并不顺路,便是去往那里,也要等自己拿到了“甲子四候水”之后再做打算了。

    龙国海舟行了十数日后,天空之上毫无预兆的狂风大作,然后铺天盖地的如铅乌云盖压过来,紧接着电闪雷鸣,飓风大浪席卷,骤雨倾盆而下,怒涛卷起足足数十余丈高,一时间,海天翻覆,惊雷阵阵。

    这龙国大舟在这几能摧国灭城的风暴之中稳稳而行,三十六根攀龙柱隆隆滚动,舟身上下禁制浮光流转不停,竟是丝毫不见晃动。

    这风雨一连起了十天十夜,这才停歇下来,也亏得是龙国大舟,如是寻常飞天海舟,恐怕早已散架了。

    张衍站在阁中望向天外,心中忖道:“如是我自己孤身飞遁来此,便是能抵挡这天地之威,怕是事后也得累得精疲力竭,到时若有仇敌找上门来,在这茫无边际的汪洋之上,也是死路一条。”

    他见风雨渐收,浊云破散,烈阳高悬在空,便走出主阁,目光所及之处,却见一头黑磷妖蟒在甲板上翻滚扭动。

    此妖头似豖,尾似蛇,腹下无爪,只有数十对张合不停的吸盘,看上去狞恶之极,发出凄厉嘶叫,似是被风浪卷上来的。

    它见了张衍,怪嘶一声,那条粗如水桶的长尾便抽了上来。

    张衍笑了笑,袍袖一挥,十数滴幽阴重水飞出,一齐打在这怪蟒头颅之上,顿时将其击晕,软软倒下。

    似这等还未化形的妖物,只是仗着先天体格欺人,自身并无修为,神智懵懂,也就只能欺负凡物,在他这等修士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张衍心中忖道:“我这舟上正好缺少奴仆,不妨多捉些妖物,喂下化形丹,平时替我看护舟船,我自家也可放心修炼。”

    想到这里,他弹了一颗化形丹到那怪蟒嘴边,便不去管它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此时身后百里之外,一片乌云之中冲出了一只硕大无朋的巨禽,背上站着一名留着赤裸着上身的精壮大汉,他眉浓如煞,颌下留着短须,双目精光四射,只是浑身破破烂烂,眼下看起来好像极为狼狈,他抹了抹嘴,吐了一口唾沫出来,道:“好小辈,竟敢从这海漩中走,不要命了么,你家郭爷我一时不慎,差点被你害死!”

    ……

    ……(未完待续。)

    PS:  PS:在调整中,欠大家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