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一章 玄功参妙道,海上起波澜
    九摄伏魔简虚虚悬在身前,被一团望去如仙灵之气的祥云包裹,瑞霭纷呈,条条彩光垂落。

    张衍端坐榻上,眼帘低垂,口鼻一吐一吸,可见一丝一缕的精气从这玉简上飘出,再被他纳入体内炼化。

    他按照《明道参神契》上所载法门运转心法,这些精气尽数用来补益肉身。

    九摄伏魔简虽说吞了两个玄光三重妖王的全身精气,但反哺给他的却并没有多少,可尽管如此,却也是足够他踏入这法门的第一道门槛了。

    大约六个时辰之后,精气走遍全身,震动窍关,上下交合,他腹下便多出了一团精气。

    内视看去时,发现这精气混如鸡子,似虚还实,隐隐有一道道白光闪现。

    按参神契上所言,得了这精团之气,他方才算跨入了此法门第一重境界之中。

    他动了动手脚,感觉肉身与之前稍微有些不同,但是具体哪里有所不同却又有些说不出来,想了想,他从袖囊中取了一把法剑出来,掐起法诀,令其飞在空中,再往自己手臂上一斩。

    只听一声闷响,他感觉手臂微微一麻,捋袖抬至眼前一看,发现只是皮肤上留下一道红印,却是分毫不伤。

    他眼中微泛喜色,这法剑是原本是元阳派陈赤钟所有,虽说只是一把寻常法器,也是经过了精心炼制的,若是他没有玄光护身,一剑斩来虽说伤不了性命,却也定能见血,绝不会如此麻而不伤。

    他目光闪了闪,站起身来,又抓住此剑剑柄对着自己手臂连斩数次,都是斩之不动。

    随后他弃了这把法剑,将藏在祖窍中的剑丸催动,一道剑芒闪过,这一次。却是轻易在他手臂上撕开了一道创口,流出殷红鲜血,他目注伤口,只是把参神契的心法转动。腹下那团精气一热,吐出一道灵气,往那伤势处一走,只片刻间便完好如初。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又缓缓坐了下来。心道这果然是力道法门,一身道行全在肉身之上,只要腹下那团精气不散,肉身便不会消亡,且随着修为日增,身躯也会日益坚固,想必练到精深处,迟早也能如同那九魁妖王的分身一般成就一副钢筋铁骨,也算多了一条保命之道。

    不过他也知道,任何法门都是靠人来用。如九魁妖王分身那般强横,还不是一样给自己杀了?便是遇到修为与自己相当的剑修,若一剑斩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样抵挡不住,因此唯有提升道行方是真正根本。

    他正思索间,只觉身下微微海舟一顿,显是停了下来。

    这一路之上,每到一处海岛,海舟都会停留一段时间,拿了此地旗号上来挂在船舷上。接下来的航程才能畅通无阻,因此他也不觉奇怪,只是这时,他却听到门外有人轻轻叩门。并说道:“尊客可在?景舒有事求见。”

    张衍一挥袖,开了房门,笑道:“景管事既有事,可入内一叙。”

    景管事小心翼翼走了进来,现在他望向张衍的眼神还隐含一丝畏惧,先是一揖。再取出一物捧在头顶,道:“尊客,我这有一件宝物,乃是那日得九魁妖王所用,单娘子无意中得到,单娘子言道,此物应是归尊客所有,那日婢女无故自取,已被她教训过,现下命小人送过来,另外她想亲自来拜谢尊客那日救命之恩,不知可否?”

    张衍望了一眼,发现此物居然是那只转阴炉。

    他早已看得通透,这件东西虽说是法宝,不过是五行神沙所炼,而且粗糙的很,只能将一些碧阴火聚在一处,到用时再倒出伤敌,对付玄光境之下的修士倒是不错,但对他来说却连鸡肋都不如,心中却不免微嘲,一件下品灵器,何必弄得如此郑重。

    他是平日法宝见多了,眼界自然很高,不把此物放在心上。他却不知道,虽则九魁妖王自称妖王,但却仍是一名散修,也是穷困的很,就算是身上神兵也是本命元气借物显化,只是一个分身,能有这样一件法宝也是不错了。

    张衍语气平淡地说道:“此物与我无用,你拿回去交还单娘子吧,就说是我赠于她的,至于谢恩那便不必了,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已。”

    景管事忙应了下来,随后又看了看张衍脸色,小心说道:“禀尊客,还有一事,此地乃是倚桂宫地界,单娘子有不少同门在此,海舟需停泊半日,特来命小的前来询问,不知是否碍了尊客?”

    张衍略一思索,今日他修炼《明道参神契》几乎用去了一天时间,并没有时间来祭炼龙国大舟,按照船速,最多还有九日就能达到出往外海的祈封岛,照着么看,到了那里或许还会停留个一两天,将大舟祭炼开第一重器禁,倒也不差这一日,是以他也不在意,点头道:“景管事自去安排吧,不过至多到后日必须启程。”

    景管事闻言脸泛喜色,连连作揖,出了门后,又往单娘子那里报信。

    单娘子醒来之后,得知自己为张衍所救,便有心上门谢恩,不过从秀儿口中得知张衍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后,也就不敢冒昧,今日正好趁靠岸的时机以归还“转阴炉”为由上门试探。

    如今得了景管事告知后,她明白张衍不愿意见自己,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幽怨来,她容貌美艳绝俗,身周围平日里有众多俊彦之士追捧,也是心高气傲,没想到这人竟然丝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不禁微微一叹,命秀儿收了那转阴炉,出得船舱来。

    只是她来到甲板,还未曾下得舟船,却听耳边远远传来一声娇笑,“单师妹,多日不见,可想煞师姐我了,”

    眼前闪过一道绿影,现出一名头插珠钗,光彩照人的妩媚女子来,这女子牵起她的手,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欢喜道:“看师妹这副毫发未损的模样,想必已是斩除了那九魁妖王了?”

    单娘子犹豫了一下,正想开口,旁边秀儿却一急,出言道:“那九魁妖王分身已亡!”

    这女子美目一亮,赞道:“师妹,此次你却是为师门立下了大功呢。”

    单娘子瞪了秀儿一眼,她并不想将斩杀九魁妖王分身一事据为自己的功劳,有心分辨,却又不知道张衍是否同意她照实说出,因此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此番是得了贵人相助,这才能侥幸脱身。”

    “贵人?”那女子一怔,旋又咯咯一笑,道:“总之妖王已死,只是不知师妹可曾从那九魁妖身上得来什么宝物?”

    秀儿听了,忙献宝似得把那只转阴炉拿了出来,对着那女子得意洋洋的一晃,道:“看。”

    这女子一看,掩嘴惊呼道:“转阴炉?果是那九魁妖之物,师妹立此大功,定能讨了老师欢心,说不定以后师姐还要靠你多多提携呢。”

    单娘子却是不欲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因此扯开道:“蔡师姐,不知道褚师兄可在?”

    蔡师姐妙目一转,大有深意看了单娘子一眼,道:“师妹找他何事啊?”

    单娘子淡淡说道:“先前借了师兄的捆凤藤,欲还与他。”

    蔡师姐掩嘴吃吃一笑,上前拍了她一下,道:“我说师妹你怎般容易就剿杀了这九魁妖王的分身,原来这贵人就是褚师兄,有这么一件至宝在身,那你的确要好好谢谢褚师兄。”

    随即她又惋惜一叹,道:“不过单师妹来晚了一步,褚师兄刚走一步,他已去了祈封岛,不日就要去往外海。”

    单娘子疑惑道:“去外海?”

    蔡师姐笑着说道:“师妹这几日漂泊海上,是以不知这东海之上出了数件大事。”

    单娘子讶道:“不知什么大事?”

    蔡师姐掰着指头道:“待我说与你听,这第一件,便是十余日前天降神火流星,不知有多少星辰石散落在茫茫东海之上,需知此物乃是打造法宝的上好料作,甚至有几块才甫一出现在仙市上便被财雄之人购去,师妹可是没瞧见,当真是挣破了头皮呢。”

    “这第二件嘛,便是有海外归来修士,说在东海深处见到五色霞光,疑似有仙府法宝出世,只是消息模糊,也不知最早是从何处传来。”

    说到这里,蔡师姐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神情,道:“这最后一桩,便是南华派的弃徒陶真宏了,听闻不日他又要在海外开派,邀了诸多好友前去观礼,听闻此次甚至连海外十八妖王也有数位会前去捧场。”

    单娘子倒是听说过这陶真宏,此人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奇人。

    据传他因恩师早亡,是以在门中备受同门欺压,后来一怒之下破门而出,只是此人天资奇高,先前学道时也学了不少上乘玄功,又得了一位古仙人的道统,修为不弱,南华派出动了多位高手居然奈何不了他。

    百数年来,他在东华洲各处收徒开派,只是次次被南华遣人剿灭,却又屡屡重镇旗鼓,这次他到了南华派势力不及的东海来开派,倒是又有一场好戏看了。

    蔡师姐脸上露出一股向往之色,道:“传闻这陶真宏俊雅风流,是难得的美男子,师妹,既然你与褚师兄如此相熟,此次我也欲往外海一游,一观这位陶真人的风采,这只是我却没有海舟,今日不如借了师妹的东风,一起去往祈封岛,再出外海如何?”

    ……

    ……(未完待续。)

    PS:  PS:这几天更得有点晚了,在慢慢调整中,试试能不能白天多更,咱不好高骛远了,先稳定下节奏,然后逐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