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章 魔简尽取壳中血
    海面上光气交缠,风浪激荡,不时有爆裂碰撞之音从一团滚滚烟云中传出。

    两名妖王和张衍你来我往,已经斗了有一个时辰,这两名九魁妖王分身也是暗暗吃惊,平素他们与气道之士争斗多半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分出胜负,没想到这人竟是气脉悠长,不但丝毫不见吃力,看样子还游刃有余。

    只是不知不觉中,他们与那艘海舟越来越远,渐渐被张衍拉开了一段距离。

    而那两名妖王就算醒觉也不会放在心上,张衍虽说能挡住他们联手合击,但他们若要脱身却也未必阻拦得住,只要这艘海舟还在他们视线中,便不虞有人逃走。

    而海船上诸人只当是张衍不愿意动手时伤及他们,不免都是心生感激。

    此时张衍已放出了足够多的雾气,海面上已是雾蒙蒙的一片,尤其他自周遭更是浓郁,自觉无人可以窥视这里,显然下手时机已至,眼中陡然杀过一道杀机,一振衣袖,突然抛出一物。

    此物飞出时,起初还是一根一尺大小的木柱,只片刻后,便化作三丈高下的一根刻有三个符箓大字的巨桩。

    此桩当空一立,金光刺目,锐气横溢,对准着那名手持朝天棍的妖王放出一道光芒,霎时便把他罩在内,随后这巨桩凭空旋动起来,仿佛巨石滚动一般发出隆隆震动之声,一道道虹芒锐气便洒落下来。

    这法宝正是张衍从倪倩英手中得来的“七绝桩”,此桩能催发出无穷剑气用以斩人。

    倪倩英不懂用剑,因此驾驭不住剑气,只能让它们胡乱挥洒,其实并不能发挥出这件法宝的真正威力。

    但此物到了张衍手中就不同了,他只是稍加祭炼便懂得如何支配御使此物,所发出的剑气皆是形成章法,而且这法宝一动就是数百道剑气,每一道纵然比不上剑丸锋利,但却胜在近乎无穷无尽。

    底下那名妖王原本在玄光和剑丸的夹攻下只是勉强抵挡。此时上方那仿佛数之不尽的剑光洒落,他顿觉压力大增,振奋起精神,将手中神兵挥舞得如同一团光影。

    只是纵然他守御的严密。这如雨蝗一般的金光却如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将他割裂得衣袍纷飞,鲜血四溅。

    这妖王就算全力催动玄功,可是还未等原先的伤口愈合。便又添新伤。

    他不由骇然,暗道:“这小辈怎么如此多手段法宝?还偏偏都是厉害无比,再斗下去怕是我和老三都要折在这里,不妨先退了,改日等老大来了再寻他晦气。”

    想到这里,他把手中朝天棍一挥,震开数十道剑气,扭头转身欲逃。

    张衍见了,脸上冷笑不止,这“七绝桩”既然有个“绝”字。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逃掉?

    妖王才走了几步,发现前方有一道光华阻路,拿神兵一磕却是纹丝不动,急忙又往换了一个方向,却发现同样如此,心中“咯噔”一下,大呼不妙。

    身后传来呼啸破空之声,那成百上千道剑光又追杀而至,不得已再次举起朝天棍与其拼斗起来。

    可只要那七绝桩不失,这剑气便源源不绝。又怎么抵挡得住?直把这妖王杀得惨叫连连,浑身上下无有一块完整血肉,就算一时不死,也暂时没什么威胁了。

    张衍看了几眼。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另一名妖王身上来。

    他先是伸手一指,将那镇魂砚抬在空中,含而不吐,隐隐威慑下方,再把玄光抖开,无数金火光点如雨一般簌簌下落。星辰剑丸更是化做匹练长虹,飞空斩杀下来。

    这名妖王本来抵挡那幽阴重水已是极为吃力,现在张衍几乎所有的手段全往他这里招呼过来,顿时手忙脚乱,连连被重水打中,在云头上连翻了几个跟头。

    他见势不妙,也是动了逃跑的心思,心中怯意一露,动作便滞了一滞,立时被张衍抓住时机,他双目中闪过一道冷芒,手掌一翻,把那镇魂砚往下一落,“砰”的一声,正正拍打在这名妖王的额角上。

    以镇魂砚的厉害,居然也只是将他砸得头破血流,昏昏沉沉,仍是伤而不死,此时若等到他回过神来,只消转动玄功,不出几息时间,又能生龙活虎。

    不过张衍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骈指一点,星辰剑丸化做一道白芒,眨眼间就绕着此妖的脖子转了数十圈。

    只是张衍也也未曾想到,这妖王的颈骨竟然坚固无比,剑丸斩切上去竟然发出如同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数息过后竟然只断了大半,看样子等这妖王清醒过来时还未必能杀得了他。

    张衍怕迟则有变,目光一厉,从袖囊中将把首面大刀取在手中,上前一步,将这大刀高举过头,一声大喝,奋力往下一斩,只听“咔嚓”一声,便将头颅斩下。

    可即便身首两处,这妖王还是不死,断颈中竟然生出一道黑气连住头颅,躯体挣扎不停,似乎在试图将其接回去。

    张衍冷冷一笑,心中默念法诀,将那块“九摄伏魔简”祭了出来。

    此简一出,天空中居然响起飘渺仙乐,氤氲气雾中,一根三尺玉简通体莹亮,净华无垢,在一片流云璃彩包裹中放出绚烂光彩,如同仙家神物一般。

    这魔简这副卖相,不要说张衍这么小心,便是不小心被人窥视到了,也不会怀疑这是一件魔器。

    这时魔简闻得了血腥气,不用张衍驱使,化作一道流光往妖王断颈中一钻,贪婪吞食起那一身充沛的精气血肉来。

    这妖王原本可比金铁的身躯慢慢干瘪下去,渐渐如枯木一般朽烂灰败,在海上狂风扫荡下,没有多久便化作无数飞灰飘散开去。

    光芒一闪,魔简飞了出来,似乎还是意犹未尽,又往那妖王头颅飞去,往那鼻孔中一钻,几个呼吸时间亦是吸了个干净,这才发出一声磬响,回到张衍手中。

    张衍将其暂时往袖中一藏,又虚虚一抓,把那只布袋回过头准备收拾最后那名妖王,他把手一招,收了七绝桩回来,只是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剑气脱离此桩飞了出去,须臾间便不见了踪影,

    张衍眉毛微微一挑,猜到这剑光或许飞去了原主人那里,却也不放在心上,先料理眼前之事才是正经。

    这名妖王被七绝桩困了这么长时间,浑身血肉模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只是却还站得极稳,他们分身之间心意相通,知道张衍已经斩杀了一具分身,心中也很是害怕,忙道:“道友且莫动手,今次算我得罪了你,你放我一马……”

    张衍哪会信这等鬼话,今天放了此妖回去,来日难道等他带着真身回来找自己麻烦不成?

    既然动了手,他就没打算手下留情,因此也不答话,面无表情一卷袖,幽阴重水、金火玄光,星辰剑丸、镇魂砚一齐落下。

    这妖王适才已然元气大伤,还未来得及回复伤势,现在被张衍一阵猛攻,不多时便抵受不住,被镇魂砚狠狠一击砸在头上,大叫一声倒了下去。

    张衍抛出九摄伏魔简,按照先前那方法如法炮制,吸了他浑身气精神魂,尸身化作一堆飞灰消散,只留下一只灰色布袋来。

    张衍先是收了那布袋,再把吸饱精血的魔简召回。

    只是等这魔简再次回到手中后,他却神色微微一动,感觉有一道灵气似是要往自己手心钻入,知道这是魔简在向自己反哺精气,不过眼下不是修炼的时候,手腕一振,将其收入袖囊中,起身一纵,往海舟飞回。

    飞遁了没有多久,一点青光自己飞了回来,重新落入他的眉心。

    秀儿正站在船头,突见本被定在空中的“转阴炉”忽然失了凭藉,往下掉落,连忙上前一步,将其接在手中。

    一道遁光往甲板上一落,张衍站定身子,往秀儿那里瞥了一眼,见此物也不过是一件下等灵器,他也不放在心上,把袖子一抖,取了那布袋出来一倒,便把昏迷不醒的单娘子放了出来,他一句话也不多说,转身就走。

    秀儿见单娘子滚落甲板,不由惊呼一声,急忙上前一探鼻息,见自家娘子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抬头看了看张衍背影,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道长留步,敢问高姓大名?”

    张衍仿佛没有听见,脚下不停回转舱室中去了。

    回到房中后,他往榻上坐定,脑中回想起来刚才那场胜战,心中却并不满意。

    此战他手段尽出,虽然最后也算得上是从容获胜,可若是他的剑丸能更为锋利一些,当也不至于用其他手段,只需一剑上去便可分了胜负。

    可剑丸能有多利,这取决于他的道行有多高深,若是他到了玄光三重,玄光凝练如一,当能一剑斩断对方头颅。

    思索片刻后,他微微一笑,此番与人交手,倒是看出了自己的不足之处,日后当想办法弥补改进才是。

    他转首看向窗外,眼望辽阔碧海,再有十日,他便能将那龙国大舟祭炼开第一重,到时便能借此遨游外海,不再受此舟拘束了。

    与此同时,距此数万里之遥,一座孤立寒峰之上,一名白衣女子本来闭目端坐,突然有一道剑光飞来,她美目陡然睁开,伸出一根玉指将此光一绕,默默细察许久之后,她站了起来,凝眸眺望向东方,手按腰间长剑,衣裙在晨风中拂动不止,自语道:“在东海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