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惊辰天宫
    近海海域之中,分作大小数十势力,每到一处必须拿了通行牌符,再挂起一面旗号,否则必有各种麻烦找上门来。

    索性殷氏脸面够大,船行十数日后,两舷上已挂了二十多面旗号,倒没有人来刻意刁难。

    “娘子,景管事说,前面就是毒魔礁了。”秀儿提着裙裾,一溜小跑进了内室。

    单娘子凤目微闪,她低头下去,那里正摆着一只栖凤琴,用手轻柔地抚了一下,忽一抬首,道:“秀儿,去点上高香吧。”

    毒魔礁这一片海域暗礁丛生,且周围也无有什么大势力,如果九魁妖王要动手,这里便是最有可能的。

    秀儿闻言,神情一阵兴奋,连两颊都涨红了,声音更是清亮了几分,重重道了声:“是!”

    不一会儿,这阁楼顶层便摆上了一只供桌,点起了三根大香。

    单娘子盈盈跪下,对着香案连拜了三拜,心中默默念道:“弟子单慧真在此叩首,请祖师开天宫之门,助弟子斩妖除魔。”

    远蓬派与他派不同,开派祖师遨游虚空时,曾得了一件被打灭了真灵的玄器,此宝名为“惊辰天宫”,共分十重殿宇,每一重殿宇中都藏有一道罡煞,一重比一重厉害。

    这位祖师当时灵机一动,分了一道神魂进去与之合二为一,权作真灵。

    将此宝祭炼如意后,他又将其仍旧抛回了虚空,并传了一门法诀下来,只要是蓬远派门中弟子,只需焚香祷告,默念法咒,便可在冥冥中与之沟通,借天宫之力灭杀大敌。

    不过单娘子道行未至,要借天宫之力伤敌,还需用手中这口栖凤琴奏出琴音相助。

    秀儿翘首眼望四周,道:“娘子。怎么陈,王两位师兄至今未见人影?”

    这次谋图九魁妖王,单娘子做了诸多准备,她怕自己一人抵挡不住。还约定了数位好友前来助阵,那陈、王二人正是其中最为热心的。

    只是听了此言,她若有所思道:“此时不来,想是那妖王已有所察觉,正在出手拦阻他们。”

    秀儿色变道:“那娘子岂不危险?”

    单娘子摇了摇头。此次虽然她是主动以身作饵,但九魁妖王成名已久,又岂会这么轻易上当?

    只不过这是一个阳谋而已,她若往蓬远派山门中一躲,九魁妖王也是奈何她不得,只有自己孤身在外时才有机会下手,是以明知道这是个陷阱,这位妖王也定会赶来与她一战。

    此次她已做好了万全准备,便那几人赶不到,也没有什么大碍。

    这个时候。单娘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美目一凝,语声突然低了下来,吩咐道:“秀儿,你先下去吧,切记不论有什么响动,都不可随意出来。”

    秀儿认真地点头,道:“娘子,你放心吧,秀儿不会添乱的。”

    单娘子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出阁楼,一纵身,来到船顶上站定,美目凝注前方。高声道:“既然乔妖王已至,为何不出来一见?”

    她语声刚落,耳边一声大笑传来,震动四方,刹那间狂风卷起,数里外的海面上怒涛翻涌。一个头束金冠的高大男子踏海而来,他身高一丈开外,身着一袭紫金衮龙袍,脚下皂色蛟头靴,手里攥着一根长索,身后拖着一具鲜血淋漓的老者尸体。

    见了单娘子,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声道:“可是单娘子当面,本王便是乔熬,今日特来取你元阴。”

    他语声滚滚,震得海浪涌动,所要做得明明是为人所不耻的勾当,但他却说得天经地义一般。

    单娘子目光落到那具尸身上,玉容微微一变,低呼道:“藤长老?”

    九魁妖王放声一笑,道:“单娘子,本王知道你约了许多人来相助,你也不必多等了,本王不妨告诉你,此刻正有人替本王收拾他们。”

    单娘子摇了摇头,道:“乔妖王为了对付小女,当真是用心良苦。”

    她的语声虽不高,但入耳清晰,柔糯甜软,极有韵致。

    九魁妖王目光突然火热了起来,盯着她说道:“单娘子,你不如乖乖从了我,让我取了你的元阴去,我可让你做我的姬妾,本王虽说已有百数妃子,但却可对你加倍恩宠。”

    他一向骄横霸道惯了,此刻将自己的欲望赤裸裸的表达出来,却是丝毫也不加以掩饰。

    他本是上古异种出身,天生便懂得该如何修炼,所怀法门比他人高明许多,因此自视甚高。

    他每逢道行大进之时,身上便会多生出一只头颅来。每颗头颅皆能化作一个分身,如今他已生出四只头颅,可分化四个分身出来,只是为迷惑世人,因此连真身在内对外号称五大分身。

    只是要生出那第五只头颅,他还需盗取至少三名拥有少阴脉象的女子元阴,而这单娘子正是他的目标之一。

    单娘子站在船顶,任由狂风卷起衣袂,抱琴而立,静静说道:“乔妖王,你虽是化丹三重修士,可是你今日来得只是一个分身而已,至多也只有玄光境界,今日若无他人相助,你也未必能胜过我。”

    九魁妖王傲然一笑,道:“单娘子,你也不必拿言语相激,你虽然天资不凡,但也不过是一名玄光一重修士,若你是玄门十大派出身,有玄功妙法传承,本王或许还不敢说稳胜,可你蓬远派有什么?本王岂会放在眼中?”

    单娘子美眸中闪出一道清冽冷光,道:“久闻乔妖王是妖中豪杰,但是眼见为虚耳听为实,不若这样,今日小女子便以门中玄功与你赌斗一场,若你胜了,小女子不但任你予取予求,还甘愿做你妾侍伺候左右,若你败了……”

    九魁妖王仰天发出一声大笑,打断她的话头,道:“如你赢了,本王这颗大好头颅你尽管取去。”

    单娘子突然神色一肃,整个人变得英气勃发,与适才那柔弱模样比起来。似乎判若两人,正色道:“既如此,还请乔妖王接招。”

    九魁妖王一摆手,不在意道:“有什么手段尽可使出来。我今日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单娘子眼帘一垂,当即盘膝坐下,将那凤形琴往膝上一摆,芊芊手指一拨,一曲如玉珠滚盘的妙音响起。霎时助她神念沟通至“惊辰天宫”的第一重殿宇中。

    这第一重天宫所藏“刀兵煞”,能化无数有形刀剑斩杀对手,此刻受那神念琴音一引,当即有无数道白刃凭空隐现,割裂大气,往九魁妖王头上斩落下来。

    九魁妖王拿眼一瞧,却面有不屑之色,他以力修道,此分身纵然只有玄光境界,却也是钢筋铁骨之身。当下也不做抵挡,悍然抬首,任由白刃落在身上,一时间只闻叮当之声不绝于耳,他却是若无其事。只作是清风拂面。

    单娘子对此似是早有预料,她不慌不忙,对着栖凤琴十指翻飞,音声直往上去,不一会儿便沟通到了第二重天宫,此宫中藏有“毒云煞”。能透窍入腹,烂穿内腑。

    被她琴音一催,一团团五色烟云不知从何处而来,飘飘荡荡而下。如彩霞映空,炫彩夺目。

    九魁妖王怪笑道:“此等小技,怎能伤我?”

    他捏住鼻窍,鼓腮一吹,一道黄色浊气喷出三尺之外,见风一化。变作一条百丈长烟,蛮横往上一圈,便把这许多云团卷在一处,再化作一道飓风直上云天,不知道被带去了哪里。

    单娘子玉容上神色不变,手指连连拨动琴弦,琴音愈见激烈高亢,又启了第三重天宫上的天门,把这层中所藏的“山岳煞”引动,化作千百大石洒落下来。

    九魁妖王嘴角微微泛出冷笑,大喝了一声,也不取出兵刃,只是举拳左右拨打,轰轰响动声中,将一块块磨盘大的坚石打得粉碎。

    他打得痛快,不由大笑道:“单娘子,今日若是你师傅申屠符来此,本王倒也忌惮三分,可你区区一个玄光一重修士,开了第三重天宫已是极限,又岂能伤我?美人儿,还不乖乖认输,随本王回去快活逍遥?”

    单娘子不去管他胡说八道,她凤目含威,趁那妖王被无穷山岳煞缠住,暗暗催动一件法宝。

    此物名为“盘月吞灵阵”,乃是元蓬派的镇派三阵图之一,能将她这次带来的五十名弟子法力汇聚一处,借此拔高自身修为,这才是她真正的杀手锏。

    她原本只是玄光一重,此刻受了阵图一催,功力节节攀升,眨眼间就到了玄光第三重之上,气,精,神无不完满,无需琴音相助,一个念头便沟通到了第四重天宫之上,这一层中的“定影煞”立时化作一道耀目青光洒下。

    九魁妖王正自打得兴起,根本没有料到会有此一招,被那定影青光一照,顿时动惮不得。

    此煞虽然能定人,但至多只能定住这妖王几息时间,但对单娘子来说却已足够,她取出一根灰绿色的老藤,正要往要空中祭出时,却突觉身躯一麻,浑身力道一失,然后被一只大手揽在怀中,耳边有人哈哈大笑道:“老三,你好狼狈。”

    没人驱使了那定影煞,不过一会儿,那九魁妖王便脱出身来,冲着这人恼怒道:“老二,说什么风凉话,此女有太昊派借来的捆凤藤护身,若没有我做诱饵,你哪里有机会得手?”

    单娘子此时若能抬头,便能发现,这说话的两人竟然长得一般无二,似是同一个模子里出来。

    九魁妖王冷笑道:“我们两人还需早点分开,被那郑老魔知道,非将你我捉了去不可。”

    那人道:“我岂能不知道?等吸了此女,我等便到了元婴境界,等老六一出来,便不惧郑老魔了。”

    九魁妖王嘿嘿一笑,道:“老二,你先走,待我将这里料理干净就赶来。”

    他抬手一扔,一只金红色泽的铜炉被他祭在空中,只见炉盖一翻,内中就有一团惨绿色的火焰要倒翻出来。

    单娘子虽然无力,但眼见此物,也是目露绝望之色,此火名为“碧阴幽火”,一旦放出,这满船弟子却是无一人能够活下来,

    可就在此时,一点青光飞起,往这铜炉上一附,居然将这宝物定在空中,那炉口火焰也被生生逼了回去,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道:“你门杀人劫道我不管,如要毁船,可曾问过我了么?”

    ……

    ……(未完待续。)

    PS:  PS:抱歉,这章是补前天的第三更,只码了一章是身体不太舒服的原因,星期天的章节会想办法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