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五章 东海殷氏
    十日后,一架飞舟落在沉香殿残破的废墟之上。

    其上一名粉衣少女见到这峰上狼藉一片,入目皆是残砖断瓦,原本柳绿桃红的树园也只剩下了枯枝败叶,竟似荒废了许久,她惊得张开朱唇小口,双目中一片茫然,喃喃道:“我只离开了两月,沉香殿怎会变成如此模样……”

    她身边那女子一袭白衣,五官精致如画,在那里站在那里,直如一朵出水白莲,遗世独立,她却是脸色平静,道:“娇师妹,我见其余峰头上的宫阙仍在,何不寻了你同门来问下究竟出了何事?”

    娇师妹似是已经没有了主意,听了这话,忙不迭点头,正要催动飞舟,却见远处有一女子驾法器而来,这女子见了她,惊呼一声,道:“娇师姐,你可回来了。”

    娇师妹也认出了来人,待对方落下云头,忙上去一把抓住胳膊,摇着问道:“齐师妹,快说,这里,这里究竟出了何事?”

    齐师妹看了看周围,双目一红,涕泣道:“那日殿上来了一个凶人,倪师伯称此人是杀害红尘师姐的元凶,也不知何故杀上山来,倪师伯便率众位师姐妹与此人斗了一场,怎奈此人实在太过凶恶,我等布下乱星大阵仍是抵挡不住……”

    白衣女子美目闪动,突然出声道:“等等,你说只有一人?”

    齐师妹抹着眼泪,点头道:“正是,这位师姐,你是没见那个道人,他只一抬手,就有无数黑色浪珠滚过,眨眼间就是柱倒屋摧,器毁人亡,实在是凶焰滔天。”

    白衣女子看了看周围这副残破模样,不由将手中长剑抓紧了一些,她蹙起好看的细眉。自语道:“看这模样倒也不似法宝所致,只以一人之力便可夷平这里整座宫阙,莫非是神通不成……”

    她在这里沉思,却听娇师妹突然一声悲泣。道:“倪师伯……”

    原来是她与倪倩英感情甚笃,听闻她死状凄惨无比,是以忍不住悲从中来,向一旁跑了开去,跪在崖前大哭出声。

    白衣女子美眸中一片清冷。似是旁人情绪变化丝毫影响不得她半点,她向那齐师妹问道:“这位师妹,你可知此人是何来历?”

    齐师妹摇头道:“我等也不知,听闻曾有师妹见过他与红尘师姐言笑甚欢,想必也是熟人,可数知内情的几位师姐妹俱都死此战中了。”

    白衣女子问道:“尸骸可在?”

    齐师妹说道:“虽有不少同门尸身被屋瓦盖在下方,可这几日我等已尽数寻了出来掩埋了,她们虽然身死,却还能去尘世中转生,只是可怜倪师伯连元灵都未曾逃出来……”

    白衣女子又问:“你可知此人是往何处而去?可曾看清此人相貌。”

    齐师妹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道:“似是往东方而去,至于相貌……”提到张衍相貌,齐师妹却不再想先前说得那样含糊,而是用心描述了一番,甚至身着打扮都是说得极为详细。

    白衣女子轻轻点头,又转身向娇师妹那里走去。

    见她过来,娇师妹哀声道:“倪师伯被那人所杀,连七绝桩也被夺了去,此物在我沉香教手中失去,本该替师姐寻来。可师姐也见到了,我教如今这等惨状,怕是有心无力,若是再有大敌来犯。还不知该如何抵挡。”

    白衣女子静静望着她,道:“师妹节哀,你若不嫌弃,我可送你一道灵符,你可带着愿意的师妹入我元阳派门下为徒。”

    “什么?”娇师妹惊喜抬头,道:“竟能入得元阳派的山门么?”

    白衣女子轻轻摇头。道:“入山门却不可,我所说得,乃是我元阳派弟子在派外所开的洞府。”

    “哦……”

    听说不是元阳派正门,娇师妹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虽做不得元阳派的真正弟子,但若入了此门,却等若是庇托在了元阳派门下,也算是靠得大树了,今后再也不必提心吊胆,出得山门也可自称元阳弟子,不再让人小觑,忙擦干泪痕,朝着白衣女子万福一礼,道:“多谢辛师姐成全了,小妹愿意去,并代众位师妹这里谢过师姐了。”

    白衣女子淡淡说道:“举手之劳,师妹不必多礼。”

    她取了一道灵符出来交到娇师妹手心里,道:“持了此物,你可自去五烟山径源仙府寻一位裴师姐,就说是我引荐。”

    娇师妹接过灵符,却又似想到了什么,讶异道:“师姐要去哪里?不回山门了么?”

    白衣女子道:“此番门中大比,我本欲借仇师兄的七绝桩一用,仇师兄也允了我,既是被此人取去了,我也不能坐视不管,自当前去向他讨回。”

    娇师妹一惊,犹豫了一下,道:“辛师姐,此人好像极为厉害,你……千万小心。”

    白衣女子面上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便化作一道白色遁光飞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此时相隔万里之外,张衍正坐在一处飞舟仙市之中,饶有兴致地看着下方金蟾跳跃不停,宾客大声酣呼,时不时扔下一把金豆。

    这时珠帘一掀,君玲儿从外盈盈走了进来,见到张衍时她未语先笑,道:“我当是哪位仙客大驾,指名道姓喊了奴家过来,原来真是旧识,张仙长,不知此次又看上舟市上何物,奴家好早作准备,管叫仙客满意。”

    张衍微微一笑,开门见山地说道:“既是旧识,我不绕弯子,此番我欲出海,需购置一艘渡海大舟,你这里可有门路?”

    他此去东海路途遥远,茫茫海上数月不见一处岛屿也是常见,海中还时常有妖怪奇兽袭扰,只靠自身之力飞遁显是不可取,所以购得一艘海飞舟代步乃是当务之急。

    君玲儿闻言一怔,随即嫣然一笑,道:“禀仙客,此处倒是从未有过贩卖海舟的先例,不过……”

    她横了张衍一眼,掩嘴一笑,道:“仙客倒是问对了人,东海上有一户殷姓大族,乃是数一数二打造海舟世家,其族长与我家舟主乃是至交好友,倒是可以请我家舟主写了书信过去,定不叫仙客空走一趟。”

    张衍点了点头,这飞舟仙市本就是靠大海舟搭架而起,若说不知海舟何处寻觅,那是玩笑话了。

    不过他本意要得也不是普通货色,而是极为难寻上等海舟,否则他大可以去东海的舟市上随意择上一艘,君玲儿显是有着一颗玲珑心,一眼便看懂了他的意思,是以说了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来。

    如殷氏这等擅长制器的世家大族,地位非同一般,若不是有人情关系引见上门,绝对不会来搭理你。

    既如此,张衍也投桃报李,将一只锦盒推了过去。

    君玲儿也不打开,很大方地将此物收了起来,笑道:“请仙客稍候片刻,我这就去请舟主写了书信过来。”

    她欠身福了一礼,转身出门,张衍又把目光投向下方,不过此女并未让他等候太久,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便回转了过来,玉手捧起书信,将其轻轻奉上。

    张衍拿过一看,发现此信共有两封,一封是写给殷氏家主的,另一封却是写明了殷氏所居之处地处何方,并附有一张简易地形图,两封书信都是一人书写,字迹娟秀,隐含淡香,显是出自一年轻女子之手,虽说看得出这女子办事极为细致,可张衍眉头还是微微一皱。

    君玲儿见了,轻轻一笑,道:“仙客切勿误会,这封书信虽是我家娘子所写,但舟主书信,向来是由她代笔,决计不会误了仙客的大事。”

    张衍微微颌首,将此信收入袖囊,又对君玲儿点了点头,随后纵身而起,一道长虹出了仙市,直往东海之滨飞去。

    殷氏所居之处名为三阳屿,是一处内湖岛屿,此处山清水秀,风光秀丽,张衍半月之后方才到了此处,径直持了书信去拜访殷氏族长。

    张衍言语中未曾说及自己乃是溟沧派弟子,是以此老也并未太过放在心上,只以为又是那仙市舟主的人情,客套几番之后便回转了里间,只命自己长子出来继续招呼张衍,自认为也算是给足了脸面。

    此人名为殷治守,三旬年纪,明气二重境界,见张衍已是玄光修士,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因此言语中倒是对他很是客气。

    “道友想要海舟,又是急需的,我这里倒是有几份图样,可拿去看了,若有喜欢的,我立刻下料打造。”

    张衍接来看了看,见这图样俱是描影成形,一拿到手中,只需拿灵气一催,便生出一个海船虚影来,接连看了几艘之后,他奇道:“为何这些海舟都是这般不起眼?”

    殷治守呵呵一笑,道:“道友这却不知了,外海奇兽遍布,妖修多如繁星,这飞舟旨在坚固耐用,不易引人注意便可,豪舟阔船只是那些妖王治下的海商才会使用,往往出行时都是千帆竞海,结成大队舟楫,是以不惧那些妖兽之流。”

    张衍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但不知造一艘海舟需用时多久?”

    殷治守缓缓说道:“不长,多则半年,少则三月。”

    修道人寿元长久,这些时间倒是等得起,不过张衍却不耐烦等着么久,听严长老的口气,此去路途也是颇为遥远,如今已是一年过去,他不想再平白浪费几月时间,如是因为这个原因错过甲子四候水,那是后悔都来不及,便道:“敢问府上,可有现成海舟?”

    殷治守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倒是有一艘,只是……道友当真要么?”

    ……

    ……(未完待续。)

    PS:  PS:昨天的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