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四章 再上沉香殿
    阔别一年,重见天日,张衍一时也觉胸臆舒张,直欲上得云霄纵横畅游一番。

    只是身边这十丈高下的飞阁实在太过显眼,因此他念动法诀,将其收入袖中。

    可就在此时,他眉心剑丸突然微微跳动,随后一阵异样的感觉在心头泛起。

    他眉头一皱,察觉到这似乎像是有什么人躲在附近窥视自己,只是那感觉也稍纵即逝。

    目光朝四下里一扫,除了几座光秃秃的山头之外,便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并没有什么发现。

    仔细一想,他便猜了出来,这定是有人借用法宝在远处向这里窥探。

    这方圆数千里之内,也只有沉香教这一家修道门派,而又特意往这冥河入口查探的,也唯有此处了。

    一年前,沉香教中和张衍一起前往冥河的共有三人,只是后来倪倩英暗中跟随而来,妄图抢先一步夺取魔藏,最后却被陆革收了去。

    而如今穆红尘已被陆革所杀,有两名女子的精气则是被“九摄伏魔简”吸了去,恐怕早已是尸骨无存。

    但陆革亲口坦承,曾放了一女回去,也不知此女是谁,不过定得了陆革的授意,回去控制整个沉香教,然后举派转修魔门法诀,日后好用来吸摄精气神魂。

    张衍几乎可以断定,适才窥探自己的,定是此女。

    他立刻想到,此女留不得!

    沉香教如何其实他本不欲多管,再怎么说也是她们教中私事,与他何干?

    而且以他大派弟子的身份,就是得了一处魔藏倒也没什么不妥,没有人会来说他,反而会赞他福缘深厚。

    可他看了《明道参神契》之后,知道此法实在非同小可。

    此女见过这魔藏,若是恰巧有人凭借其模样推断出来历的话,定会惹来无穷祸端,是以他必须将这个手尾料理干净!

    与此同时。在沉香殿中端坐的倪倩英猛地将手中铜镜掷下,心中却是震惊异常。

    一月之前,她突觉得身体中被陆革设下的禁制之术消散了,当时又惊又喜。在那里胡乱猜测,可她不得召唤却又不敢主动前去查看究竟,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

    索性陆革送她出来时曾给了一面“百里烟尘镜”,此物拿在手中。便能窥探到数十里之外的景物,是以她天天扫视冥河出入口,指望能发现一丝端倪,不想今日却被她看见这一幕。

    她本以为张衍早已死在了冥河之中,没想到居然活着出来了,而且连陆革那处魔藏也落入他的手中。

    她暗中揣测,陆革不是死了便是逃遁,否则焉能任由张衍带着魔藏活着出来?

    可是想到这里,她突觉不妙,暗道:“不好。适才我窥探张衍时似乎被发现了,他不会上门来杀我灭口吧?”

    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由暗暗后悔,这时 却听外人有人急报,道:“掌门,有人闯入大殿……”

    倪倩英悚然一惊,她已远远见了张衍身影,不由脸色一白,知道大事不好,她脑子也转得极快。一咬嘴唇,站起来对着站在殿下的十几名女弟子喝道:“便是此人杀了穆师侄,众弟子与我把他给拦住了!”

    这一句话说话后,她抖手扔了一只金环出来。径直往张衍面上打来,随后头也不回地转身就逃。

    张衍冷哼一声,把手一指,一道剑光飞去,直接将这金环斩落尘埃,这道剑芒又其势不停继续往前追去。在倪倩英背后一斩,可就在此时,一道红芒闪过将她护住,只把她打了一个踉跄,却并没有跌倒,只见她往屏风后一钻,便化作一道遁光去了内殿。

    耳边叱喝连声,张衍左右一扫,见十几名侍女粉面含煞地举起诸多法器向自己打来,他也懒得开口解释,随手几剑飞出,将她们斩杀当场,亦是遁光一起,往后殿追去。

    倪倩英虽然躲得匆忙,但却并不慌乱,行事也颇有章法,到了内殿后,她先是启了此处禁制,又拿了一只金铃出来,用力一摇,大喊道:“徒儿们,大敌当前,快快随我发动乱星大阵!将杀死穆师侄的凶贼拿下。”

    金铃一晃,叮当之声霎时响彻整座宫阙,众弟子闻声,立时知道有强敌上门,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各处阵脚方位上站定。

    这乱星大阵本是沉香教教中所传,原本只有三十六人布阵,陆革得了倪倩英投靠之后,还指望她替自己办事,也担心沉香教势小力孤,怕被哪个修为高深魔道修士路过时顺手灭了,所以将这套阵法重新改过,变得沉香教中每一名弟子都能在阵中出手,专以用来抵御强敌。

    此阵发动时,入阵之人只能看见成百上千星光飞射,混杂一片,根本分不清孰强孰弱,孰真孰假,而真正杀招却是隐藏其中,除此之外,此阵还能聚力齐攻,便是修为高深的修士,一个不慎,也会吃了大亏。

    张衍此时也入了内殿,遁光在禁制前一落,抬眼瞧去,发现这里满地奇花,暗香阵阵,熏人欲醉,隐隐有无数身姿妙曼的女子身影脚踏奇步,穿梭姹紫嫣红的花丛之中,如蝴蝶翩翩,彩叶翻飞,看得人眼花缭乱。

    倪倩英站在高台之上,见他进来,叱了一声,挥起衣袖,一阵狂风荡起,将这片花海搅动,顿时有无数碎裂花瓣飞天而起,往他这里飘散过来。

    张衍微微一笑,心念一起,顶上现出一团六十余丈的金火玄光,任凭这些缤纷夺目的花瓣落来,只与那烈烈火芒一接触,便立时消弭无踪,不见丝毫残痕留下。

    倪倩英见状,脸色一变,檀口轻启,低低念动几句法诀,便有十余枚银环飞在空中,如一轮轮明月一般,朝着张衍劈头盖脸地打来。

    张衍见了此物,不禁双眉微挑,他认得这原本是沉香教弟子扈珏的法器,没想到却落入了倪倩英的手中,他心意一催,眉心中飞出一道耀目剑芒,化作一道夭矫飞虹,与那银环斗在一处,只听一连串碰撞之音密如骤雨般响起,只片刻之间,这些银环俱都被斩成两段,一个也未曾漏过。

    只是倪倩英此时脸上反而露出喜色,她适才举动不求伤敌,只求拖延,如今得了这一丝空隙,众弟子已经尽皆赶来,各自站定了方位,她忙大喝一声,布在沉香后殿的这大阵顿时发动。

    张衍突觉得面前景物一变,抬头一看,只见群星挂空,明月高悬,万道灿烂星光如雨挥洒,一齐往他身上落来。

    张衍微微皱眉,虽然此阵未必伤得了他,但阵法一旦展开之后,若是按部就班的破阵,便不是一时三刻所能定出胜负的。

    他不欲在这里多做纠缠,心中暗道:“看来今日我便要学那陆革一次,以蛮力破阵了。”

    他大喝了一声,将载和气醇罩放了出来祭在半空,条条毫光一落,罩定周身,任凭千百星光上身也是浑然不觉,随后一掐法诀,三百六十五枚幽阴重水飞在头顶盘旋飞舞。

    他朝着前方把手一指,这些重水立时汇成一股黑色长河冲奔而去,这重水每一滴皆有千钧之力,寻常修士挨上一击已是忍受不住,如今数百滴聚在一处,所过之处更是如同横扫千军,无物可挡,这阵势之中顿时血肉横飞,惨叫连声。

    倪倩英眼见片刻间布阵弟子便少了一半,大惊之下急忙把阵形转动,自己足下踏了几方位,往阵法角落中躲去。

    只是张衍纯粹是以力破巧,根本不去理会什么方位门户,那重水沿着四周围横扫了几圈之后,不但这大阵被打了个七零八落,便是此处宫阙也如同被洪水冲刷肆虐过一般,殿阁倾颓,房倒屋塌,木折花残。

    倪倩英虽然见情形不对躲得极快,但跃在一边时,仍是被那幽阴重水擦了一擦,便是沉香罩也是护持不住,红唇一张,忍不住喷出了几口鲜血。

    只是她却露出了狠毒的笑意,虽则自己身受重伤,也牺牲了不少弟子,但她却借着阵法的掩护,成功欺到了张衍近侧二十丈之内,在这里,她只要使出那件借自少清派的七绝桩,定能将他格毙当场。

    眼见阵势渐散,张衍不用多久就能看到自己身影,她再也忍耐不住,厉叫一声,素手一挥,一根巨桩飞出,朝着张衍当头落下。

    这巨桩一到空中,便放出道道明光,千万条剑气激射,似乎眨眼间就能把他撕裂。

    只是就在此时,突然从张衍眉心中飞出一点青光,只是往那巨桩上一附,便将其定在空中,不但一时落不下来,竟连那周身剑气也是被逼了回去。

    张衍一抬手,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齐齐往那巨桩上一撞,顿时将其撞落在地,变作一根半尺长短的小柱。

    他虚虚一抓,将起拿起收入袖中,那点青光亦是向下一落,重又飞入他的额头。

    倪倩英看得目瞪口呆,忽然之间,她浑身气力顿失,脚下一软,倒在地上,眼见张衍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她心中惊怖欲绝,嘶声大喊道:“张衍,我与少清派弟子有旧,你敢杀我,他们……”

    张衍一笑,不等她说完,剑芒一闪,便将她头颅斩下,随后纵起一道遁光,直向天外射去。

    ……

    ……(未完待续。)

    PS:  PS:昨天加夜班没怎么睡,下午小补了一觉,没想到睡到了8点才起来,第二更有点晚了,第三更不会跳票,再晚也会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