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九章 九气飞来聚幽水(上)
    阴风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慢慢退去,索性并没有再有冥河之水卷入此间,张衍有惊无险而过。

    此时外侧陆革也没有了声息,想必是早已离去。

    张衍这才有暇去将心神投入气海中,去细察适才那突现异状的幽阴重水,一看之下,脸上神情却是略微有些惊讶。

    这三颗幽阴此刻已经是脱胎换骨,不但灵光湛湛,而且隐隐还泛出玉珠一般的温润色泽来。

    他不禁暗自吃惊,按《澜云密册》所记载,这幽阴重水若是能再进一步,便能转化为玄冥重水,而观此水虽然未曾蜕变到这一步,却也有另一番变化,与原先比起来只是卖相上就好过不少。

    山河童子却是一脸惊喜,道:“老爷,想不到你适才放出的这幽阴重水竟能吸纳幽气,既如此,想必也是不惧那冥河之水的……”他又惋惜一叹,“可惜了,只有三滴而已,若有数百滴,说不准能藉此炼化冥河,一举破开此阵,逃出生天。”

    张衍闻言失笑,道:“我这幽阴重水本就是以地脉深处的幽阴之气凝聚,与冥河乃是同出一源,能吸纳幽气并不奇怪,但你所说只百滴便能炼化这冥河却是口出大言了。”

    童子举起双手来连连摆着,慌忙解释道:“老爷,你千万别给这冥河的名头骗了,这冥河虽以‘河’冠之,但依小童看,远不能和真正的冥河相比,所散发出来的九重幽气既稀且薄,充其量也不过是一汪池塘罢了,这里既无魔穴又无灵眼,这冥河绝非在这里天生地长而来,怕是哪一位大能修士不知从何处搬来此处地的。”

    张衍闻言眼前一亮,道:“你是说此地冥河是大能修士从他处移来?是以并没有多少?”

    “十有八九如此!”童子小脸一片认真,很肯定地说着,“想来那位前辈将这冥河移来此处时绝不止这许多,只是这一道冥河乃是无根之源。这么多年散逸下来,也定然不会剩下多少了。”

    张衍闻言,心中也是寻思开了,他当初凝练这幽阴重水也费了不少功夫。只是碍于在不能深入地下,没有足够多的幽阴之气,是以修炼至今,也不过是三滴而已,此次倒是机缘难得。

    但要炼出幽阴重水。却需要足够多的冥河之水。

    尽管按山河童子所说,那冥河水其实也不过是一汪池塘,可他也知道,阴风起时,若这冥河水一次来上百滴,以自己目前玄光修为,也未必抵挡得住,更不用说凝练重水了。

    除非他能先将自身玄光修为提升上去,若是到了太乙玄光第二重,玄光自能刚柔转动。变化由心,只需数道玄光变了形状上去一裹,就能将一滴冥河之水炼化,速度至少比先前快上数倍。

    只是此地只有幽气,他又如何增进修为?

    想到这里,张衍摇头叹道:“山河图中虽有足够多的金火煞气,奈何这里灵气晦涩混杂,丝毫也不能用于修炼,否则我倒有心在这里先冲上玄光第二重境界,再把这幽阴重水一齐练了。”

    山河童子却大叫了一声。喊道:“老爷,我这里有灵气!老爷莫非忘了,在闯那四相斩神阵之时,老爷曾用太乙玄光磨去阵中煞气。小的替老爷收摄了不少灵气,这是那四位大能真人元气所化,最是精纯不过,可用来替代寻常灵气。”

    张衍得了山河童子提醒,也是猛然想起,不错。这元气本是洞天真人自身法力所化,只是被山河童子窃了来而已,何止是能替代灵气,而是太过奢侈。

    不过如今自己既然想要将太乙金火玄光提升到第二重,这一点灵气算得什么?

    只要修为上去了,哪怕这些灵气俱都散尽了,日后也能再得回来。

    张衍把袍袖一振,慨然道:“好,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如今机缘难得,我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我先炼化这冥河,还是这冥河先炼化了我。”

    只是要行功修炼,必然是全神贯注,自然就不能同时摆弄“载和气醇罩”,这样一来,难免会被遍布四周的幽气侵上身来,不过他却另有办法,一抬手,便将那得自元阳派陈赤钟的飞车放了出来。

    他起脚往那车厢中一钻,抬头一看,发现这里倒是异常宽敞,起码能住下五人。

    脚下厚毯铺地,对面有一云榻,正前方桌案上摆有玉碗玉碟,漆盒茶盏,银壶金勺,一侧壁上挂有精美书画,角落中还摆着一只焚香铜炉,他知道这炉内多半是放有宁神静气的香料,因此上前两步,将其点燃,顺手摆到桌案上。

    等那香味渐渐飘散,他惊讶发现,居然还是上好的兰舌香,此物倒是不易获得,他知道砀域水国中见过一回。

    在车厢转了一圈之后,他在一处发现暗格之中翻到了这飞车的禁制牌符。

    他也知道,若是依靠这飞车禁制来抵挡九重幽气,即便有山河童子在一边帮衬,不出一个半月,也会彻底沦为一架凡物,但是他如今求得是修为,这些身外全然不放在心上,若是能用灵贝来抵挡幽气,哪怕倾尽所有,他也一样毫不犹豫,洒然一笑,道:“童子还不将山河图拿来!”

    童子也是精神振奋,入了车厢内,随后他清叱一声,将“山河一气云笈图”全力展开,发力一催,将那收摄来的灵气抖了出来,其中收摄金火煞气不等招呼,亦是一齐扑出。

    如今困在这里,反而激起张衍心中斗志,不肯耽误片刻功夫,往那云榻上一坐,倾尽全力炼化煞气,吞食灵气。

    修士一旦踏入了玄光境,到化丹境之前俱是一路坦途,然而有一桩不美,那就需得用水磨功夫去一点点堆积,直至功行圆满,其中所花费的功夫极为漫长,然而他既然下定决心,此刻就抛开一切杂念,全然不去想这些,一心一意提升修为。

    如此七日之后,陆革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道:“张道友,这几日过得可好?”

    他知道以张衍这等修为,不可能凭借一次阴风就指望除去,不过他如今已将张衍困在这里,自然有得是耐心慢慢等待,一次不可,两次不可便三次,他自信哪怕张衍才有手段,最后也只能慢慢耗死在这里。

    张衍轻轻一笑,道:“我这里有酒有美食,倒是不见得比兄台来得差多少。”

    陆革只以为他嘴硬,只是哈哈大笑,也不再多说,又把那阵法发动起来。

    这七日过去,那下方壑道之中的幽气又一次填满,这“七绝吞阴阵”发动之后,在如战鼓擂动的隆隆之中,第一波被引动上来的依旧是那第七重幽气,“无凄恨气”。

    张衍七日前对付过一次,轻而易举便将其化解,如今更是不在话下,玄光扫荡之间,便将其全数破去。

    接下来的“散魂戾气”和“昧灵绝气”亦是没什么新鲜花样,被他一一化解,不出意料,此三气一去,那阴风便再度刮起,只是这一次似是更为狂躁暴戾,被卷来的冥河之水竟是比前七日多了数倍。

    这冥河之水在阴风中左右穿荡,四散飞溅,一眼看去,怕不是有百十滴之多。

    张衍也是面色凝重,别看此水此时在空中飘荡似是毫无危险,但只消沾上身一滴,不但能将他身体如豆腐一样洞穿,更能顺手将他的玄种污了,自此毁断根基,还会磨去数十载寿元。

    因此他使足了精神,不敢有一丝半点的大意,驾起遁光左闪右避,也不去贪求能炼化多少冥河之水,不停发出一道道金火玄光,只将飞到近前的水滴一一消磨而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深壑之中再次被幽气填满,这时阴风才渐渐退去,冥河之水重浊无比,失了阴风托体,立时直挺挺往下沉坠而去,除了适才被太乙玄光炼化耳朵,此时看上去倒还足足有数十滴之多。

    这时张衍才喘过一口气来,见此情形,他向前纵身一跃,追上那股冥河之水,一抖肩膀,再一气狠狠发出上百道金火玄光,眨眼间又磨出几缕精纯幽气,这才收手。

    他也不回飞车,而是当场坐下,从身体中的三滴幽阴重水中各自抽出三分之一的精气,再按照澜云密册的法门运转,他本意只是想让这些重水有余力再度去吞食那些幽气,哪知道这一动作,却突觉胸口一震,再往气海中内视而去时,竟惊讶发现,那里竟又多出了一滴幽阴重水!

    见此情形,张衍不禁心中一喜,不过那三滴幽阴重水本是光华隐隐,此时被抽去了一部分精气,顿时黯淡下来,再也不复先前那般模样。

    他见空中的幽气飘散,似有被杂气混入的迹象,知道再也迟疑不得,毫不犹豫将它们连同那才凝结出来的一滴重水一起放出,尽数其打入空中。

    果然,四颗幽阴重水似乎都感受到了此刻残留在空中的精纯幽气,立刻飞月扑食,贪婪吸食起那些精纯幽气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