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八章 七绝吞阴阵
    张衍一剑斩下,只是劈到了一件形似法宝的物事上,耳边陡然爆出一声巨响,顿觉眼前景物一变,竟落入到了另一处地界中,他立刻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某种挪移虚空的手段。

    那东西被他剑芒一斩,并不曾损了分毫,只是歪了歪身子,此时复又一振,似是就要破空飞遁出去。

    张衍清喝一声,道:“哪里走!”

    此物就是将自己移到了这里罪魁祸首,他又岂能容它走脱,意念一催,一枚玉牌从眉心飞出,放出一道光亮,霎时便将这东西定在空中。

    张衍上前将其一把抓住,拿到眼前一看,只见此物半黑半百,如盘似梭,正反两侧有双眼相对,前尖后钝,形如一尾胖鱼,被他捏在手中时,犹自挣扎不已,似乎灵性十足,却又察觉不到半点真识在内,这么古怪的法宝他也是第一次瞧见,不过眼下不是详究的时候,随手将其收入了袖囊中,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里昏昏暗暗,上不着天,下不接地,虽然仍是幽气弥漫,但却侵扰不入他的玄光之内,凭此判断,他明白自己应该还是在第六层幽气之中,心下不禁思忖;“那件法宝想必定也有什么限制在内,或者是陆革也未能运用自如,否则有这等手段,大可以直接将我挪移到下三层幽气之中。”

    他朝四下里看了几眼,随手打出六道符箓,各自往上下四方飞去探路。

    不一刻,他心神之中便有了感应,除了下方有一道出路外,其余五枚符箓飞出没有多远便失去了联系,再试了几次之后,他便确定,自己是被困在一处利用地势布置起来的阵法之中。

    “五方困死,独留一门,”张衍一声冷笑。这分明又是那陆革那厮的手段,要是他真的从那里闯出去,怕是立时就中了圈套。

    不过这阵法眼下却不见动静,想必是此地距离陆革尚有一段距离。眼下还赶不及过来,是以未曾发动,若是等那他赶来,一旦驱动起阵势来,想必就不会那么安稳了。

    忽然。张衍神色动了动,察觉到那道飞向下方的符箓与自己断去了联系,这本也在预料之中,只是在那最后一刻,他却感应到在这道生门之下,除了那下三层的幽气外,竟有一条直通地底冥河的深壑。

    他眉头不禁一皱,他虽被挪移来此处,但自信有“载和气醇罩”护身,就算下三层的幽气再怎么厉害。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是这冥河之水便不同了,需知此水乃是地阴之精所结,便是寻常法宝一旦触碰,也极易被其沾染,进而被慢慢污秽自身清灵之气,最终变成一件凡物,若是寻常修道人被此水沾身,轻则磨去道行修为,重则丢了性命。

    张衍心中暗想:“陆革曾说过,穆红尘之师红花仙子就是被他用冥河之水污了金丹。这才陨落,如今他又特意把我弄来这此处,想必十有八九是想引动此水来杀我。”

    他负手凭空虚立,凝神寻思脱身之法。没过多久,就突然想起,山河童子前后侍奉多位修士,见多识广,自己与其在这里一个人苦思,不如找他来问上一问。于是喝了一声,道:“童子何在?”

    随着他这声喊,一名垂髫童子走了出来,上前恭敬一礼道:“老爷,张驹在此。”

    张衍指着下方,道:“此下方有一道冥河之水,我来问你,你可知有何法可以对付那此水?”

    张驹想了想,道:“禀老爷,小的倒是知道一法,老爷的太乙玄光极为霸道,若是冥河水不多倒是能将其炼化,此水一经消磨,便会回归本源,再经外气一染,用不了多久也会化为九重幽气,那便不难对付了。”

    张衍一想,心中道:“此法也太过被动,不过暂且也只能如此了,待我见识过那冥河之水再做打算,若实在是无法可想,说不得要请出北冥前辈的分身来破开此局了。”

    北冥都天剑的分身便是面对元婴修士也可一战,不到万不得已,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也是绝对不肯动用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得那陆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位道友,我与你斗了半日,对你的手段也是佩服,还未曾请教你高姓大名。”

    张衍淡淡一笑,道:“在下张衍。”

    “原来是张道友,我适才说愿意收你做徒弟,但凭你的本事看来是我先前口出大言了,但我也不能放你走脱,泄露我此处的机密。今次就要将你埋葬在此处了。”

    张衍冷冷一哂,道:“你我心中都早已明白,何必来说这等无谓之语。”

    外面传来哈哈一声大笑,道:“倒是贫道饶舌了,好,那就请道友试一试我这‘七绝吞阴阵’吧。”

    话音一落,站在阵外的陆革拂尘一摆,此阵便轰然发动。

    这“七绝吞阴阵”总共七门封绝,唯独下方开了一道生门,但此门每隔一个时辰,便能引动七层之下的冥河幽气,源源不断灌入阵中。

    但这还不是最为厉害的,若是幽气伤不得被困之人,阵法便会主动将其吸去,幽气一除,冥河中就会有阴风刮起,此风一来,就会将冥河之水裹挟上来,哪怕你有宝物护身,迟早也会被那冥河水污成一件凡物,待法宝尽去,支撑不过去时,就只能生生死在阵中。

    此刻阵势之内,下方深壑中传来隆隆声响,仿佛洪流奔腾,翻滚激荡。第七层“无凄恨气”率先被阵法之势所引,向上升腾,此恨气除了能侵入人身,消肌毁骨之外,更能引动人心深处种种不满愤恨之念,点燃执念化为魔头,致人焚身而死。

    见此气上涌,张衍一声冷笑,头上玄光往下一落,分气开雾,这无凄恨气才一露头,竟然就被金火玄光刷得七零八落。

    外面陆革自也不指望能这层幽气就能奈何张衍,只是一味催动阵法,又将第八层“散魂戾气”引动上来。

    此气乃是无形之气,不涉肉身,独伤魂魄,只需沾染一点,中者立时神智迷乱,天长日久之后,便会转为一头只懂吞噬血肉,啖食幽气的真魔。

    张衍知道这幽气已经不是玄光所能抵挡,他大喝一声,抬手将“载和气醇罩”祭出。

    这法宝在空中一翻,霎时条条毫光洒落,将他罩定,任那散魂戾气在周身环绕,也是分毫不动。

    那便山河童子见状,也是叱喝一声,将山河图祭出,一道百丈图画徐徐在空中展开,放开手脚收摄这散魂戾气,不出一炷香的功夫,这下方涌上来的第七层幽气也是被扫荡一空。

    此气一消,最后第九层的“昧灵绝气”也是不甘示弱向上泛起,比起前八种幽气,此气更为凶悍,只需远远看上几眼,便能勾动神魂,一个把持不住,便会堕入冥河,自此困入其中,永无再入轮回之日。

    只要不是冥河之水上来,山河童子自然不惧,不过他知道这昧灵绝气的厉害,是以未等这第九层幽气杀到,主动将山河图往下一压,全力收摄,竟是一丝一缕也未曾让其漏了出来。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这第九层“昧灵绝气”也同样尽数被收。

    陆革在外喊道:“张道友,虽不知你用了何种手段,但能一气去了下三层的幽气,我也佩服,不过待那阴风一起,冥河水泛,你便是有法宝护身,又能支撑几日呢?”

    张衍知道这是对方在用言语动摇自己信心,淡淡一哂,自不去理会。

    这时下方忽然响起凄厉呼号,似是万鬼齐哭,风云惨淡,山河童子不禁面上一紧,道:“老爷小心了,这是阴风来了,小的已无能为力。”

    张衍点了点头,向下方看去,只见一道昏黄色的气浪从那壑道中灌进来,一入阵中便左右旋动,凭空带起无穷悲鸣尖啸之音。

    一时之间,连“载和气醇罩”的毫光也是连连晃动,颤抖不停,似乎要被吹开一般。

    张衍知道这些阴风看似凶厉,其实并不能把自己如何,只把心神镇定,留神细看是否有冥河之水被裹挟上来。

    细察片刻,果然,在那阴风之中,有数滴黑水环绕飞动,那昏沉色泽只一眼看去便觉得胸闷气促,头晕眼花,心中不禁暗呼厉害,不再犹豫,立时分出一道太乙玄光打在这黑水中,只是这道玄光一上去,却只将这滴冥水消磨了一丝而已,而玄光却骤然消失无踪。

    张衍似是早已料到如此,吸了口气,法诀一掐,连续打出上百道太乙玄光后,终于将这一滴冥河之水彻底磨去,化作最精纯的一缕幽气在半空中飘荡。

    只是这幽气乃是地阴之气所化,最擅污秽其他灵气,山河童子也不敢随意收摄,怕是一旦收来,它将自身清灵之气污了,只能待其被杂气混杂,化作九种幽气之一,方才敢吸摄入内。

    接下来张衍如法炮制,将另几滴冥河之水亦是一起消去,这番动作做下来,以他气息之深厚绵长,也不得不取出丹药吞服,心中暗道:“只几滴冥河水便如此厉害,若是等阴风裹挟着大股冥河水上来,我怕是无法抵挡。”

    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身躯一颤,原本位于气海之中安然不动的三颗幽阴重水不停震颤,有跃跃欲动之势,他转念一想,心中如有所悟,忙放开束缚,任凭其飞了出来。

    这三颗幽阴重水一现身,竟如凶兽一般,凭空一旋,竟然将那几缕精纯幽气分而争食,尽数吸纳入内,再往他体内一落,又自不动。

    ……

    ……(未完待续。)

    PS:  PS:因为很悲催的缘故导致我重新码了一遍,真是欲哭无泪,这章补昨天的,晚上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