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飞剑鏖战
    齐夜兰把灵气往里输入,却低呼一声,这银牌化为一道光芒往她祖窍中一钻,她不禁一怔,不惊反喜,以为这是宝物自动认主,心道:“这法宝合该我得。”

    穆红尘几次三番攻上前去,都被魔头那一杆鬼头长枪逼回来,对方站在魔藏前紧守门户,她一退便又收了枪势,怎么也不肯追出来。

    穆红尘心中不禁暗暗着急,护心灯在上空虽然光明大放,但那是她催发其中灯油的结果,拖得时间越长对她越是不利,本来张衍救了齐夜兰一次,她已不想再欠下人情,此时却别无他法,思来想去之后,只能喊道:“张道友,可否助我姐妹一臂之力?”

    张衍在旁留意了许久,发现这魔头除了手中那把长枪和那团黑气厉害外,并无特别厉害之处,但凡穆红尘玄光杀到,也是立刻阻拦招架,不敢让其沾身,心中就有了数,郎声说道:“既是穆道友开口,我当助之。”

    他正要动手,却听头顶上轰然一声,似是雷霆劈落,一根金色巨桩不知从何处飞来,在空中旋动不止,放出阵阵明光,一时间,金气爆射,剑芒裂空。

    张衍眉头一皱,剑遁一起,眨眼便冲出了光芒范围,穆红尘也是吃了一惊,幸好她有沉香罩护身,尽管如此,也是被剑气击打得连连后退,扈珏距离较远,刚才又吃了个亏,一直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是以倒没有被波及到。

    齐夜兰已是躲避不及,正自骇然,只觉眉心那令牌一热,浑身玄光似乎不听指挥般往顶门一冲,居然带着她险之又险地冲了出去。

    只有那站在魔藏门前的魔头不肯躲避,他不停挥舞长枪,试图招架,可哪里抵挡得住那无孔不入的剑芒,被那如瀑金气一冲。眨眼间便被撕了个粉碎,身后门户顿时大开。

    就在此时,一道红芒迅疾无比地冲向了那处魔藏大门,到了里侧后。光芒一散,露出一个女子身影来。

    穆红尘睁眼看去,惊呼道:“倪师伯?”

    倪倩英一脸得色站在那里,嘲弄道:“穆红尘,没想到吧?你师徒二人千算万算。筹谋多年,可这魔藏终究还是要落在我的手中!”

    她得意一笑,伸出一手往那石碑上一按,迫不及待就要炼化这块禁制,只是片刻之后,她脸上却浮现出了莫名的愕然与惊骇,檀口张了张,正要出声,那门户轰隆一关,这魔藏居然凭空拔起。往远处投去,最后落向一只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渡船。

    那渡舟上坐着一名中年道士,他见魔藏飞来,呵呵一笑,一伸手,此物在空中越变越小,最后落入他的袖中。

    穆红尘心中惊疑,这道士是哪里来的?

    齐夜兰和扈珏似乎也发现不对,两个人连忙向她靠过去,一脸警惕地望着这道人。

    这道士到了近处。她们才看清了对方面貌,此人一双丹凤眼,方面广额,脸上微微带笑。胸前留着一把美髯,明明相貌堂堂,可是在场三女都觉得这人邪气无比,不是善类。

    见他过来,穆红尘喝斥道:“你这道士,为什么要夺我们的东西?”

    道士笑了起来。道:“此魔藏我已得了三十二年,比你师徒还要早,便不是我的,也不能说你等之物。”

    穆红尘闻言怔了怔,不由谨慎了几分,试探道:“道长认识先师?”

    道士笑得十分深沉,道:“自然是识得的,当年我得了这处魔藏之后,本拟做个鱼饵,诱使几个人前来做我徒儿,没想到却引出了你师傅红花仙子这条大鱼,贫道自觉消受不起,又觉得她会坏贫道大事,因此只有下狠手了。”

    穆红尘听到最后,只觉耳边如方惊雷,震得她双足不稳,指着那道人颤声道:“你……先师是你所害?”

    道士坦然承认道:“然也,你师红花仙子乃是化丹修士,我若凝丹成功,也当与她堂堂一战,怎奈她寿元将近,贫道又功行未成,舍不得和她拼命,用了点小手段污了她的金丹,好早点送她上路。”

    穆红尘大叫一声,头上红芒腾起数丈之高,纵身前扑,嘶声道:“妖道,我今日便要杀你为师复仇!”

    道士笑眯眯说道:“贫道有名有姓,陆革便是。”

    他端坐在舟上,看着穆红尘冲来,却是一点也没有躲避招架的意思。

    穆红尘眼看就要到他的身前,正待出手,却见一道人影突然拦在前方,仔细一看,居然是齐夜兰,一惊之下忙止住身形,惊怒道:“齐师妹,你做什么?”

    齐夜兰脸上也是惊恐,道:“师姐,我,我也不知道,我不是有意的。”

    陆革拂尘一摆,道:“徒儿,还不到为师这里来。”

    齐夜兰听了他召唤,眉心一热,竟然身不由己朝他那里飞去,并恭恭敬敬在他身后站着,只是脸上一片惊惶,全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副神情落入穆红尘眼中,顿时明白是被做了手脚,她惊怒道:“妖道,你对我师妹做了什么?”

    陆革笑道:“贫道并未做什么,只是你这师妹不似修道人的心性,贪欲过重,执念太深,对修行大有阻碍,不过贫道不嫌弃,愿意收在门下,再好好调教指点几年,传她上乘法门,长生之道。”

    穆红尘此时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道人法力高深,不是自己能抵敌的,而且如今连倪倩英和齐夜兰也被捉了去,自己如果和扈珏再折在这里,那么沉香教的基业便彻底毁了,因此退后两步,低声道:“张道友,扈师妹,我们走。”

    张衍却站住不动,摇头道:“穆道友,此人既然敢把杀师之仇说与你听,定是有法子不怕我等走脱。”

    陆革向张衍看过来,笑道:“还是这位道友明白,我在这第六层之中早已布有困龙阵一座,不得我开阵,便是懂得破阵之法,半月之内你们也决计走不出去。”

    穆红尘声音冷如寒冰,道:“妖道?你想如何?”

    陆革眯眼道:“你们只要愿意投入我的门下。自愿修行我门下功法,我也不来伤害你等,若是肯让我在你们身上下了禁制,我也可以放你们回去。我这条件甚为优渥,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穆红尘冷笑连连,道:“想做我的师傅,那便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她自知难以逃脱,索性不再考虑其他。腾身再次冲去,仗着身上有沉香罩护体,将全身玄光逼在一处,汇成一道如涛虹光,兜头往陆革处刷去。

    陆革嘿然一笑,袍袖一挥,一道自身后青色暴涨而出,只听空中一声炸响,顷刻间就将那道落下的红芒消弭无形。

    穆红尘大惊失色,连忙运转胸中灵气。试图再逼出一道玄光来,只是哪里还来得及,陆革哈哈一笑,那青色玄光分出一道,往她那头顶一落,顿时如千斤磨盘压身,她脚下不但动弹不得,还不得已往下慢慢跪去。

    陆革朝她笑道:“我也不急着收你,你且在这里好生琢磨一会儿吧。”

    张衍见这道人只用一道分化玄光便将穆红尘压住,知道这人至少也是玄光三重境界修士。甚至还有可能更高。

    到了玄光第二重之后,玄光便能转化刚柔阴阳,变化随心所欲,而到了第三重“灵明彻照”之后。玄光则再生蜕变。。

    到了这个地步,就有所谓“凝练如一,甲子不失”之称,意思如若分出一道玄光放在匣中,便是历经六十年也不会消散,取出之后。仍旧能够照彻明堂,还于己身。

    当年杜博身死时,分出一道玄光裹挟杜悠飞遁,便是达到了这个地步,但与眼前这道人那种随心所欲,举重若轻之感相比,却仍是差了一筹。

    张衍一伸手,阻住正要上前的扈珏,沉声道:“扈道友,这里有我,你去你师姐那处照顾。”

    扈珏知道自家不是那陆革对手,闻言忙点了点头,向穆红尘那里跑去。

    张衍上前几步,淡淡笑道:“这位道长要做我的师傅,那就要问我过我手中之剑了。”

    陆革微微一笑,道:“愿意领教道友高招。”

    张衍心念一动,一枚剑丸跃出眉心,一点疾如流火的光点倏忽间飞斩而至。

    陆革脸上笑意不变,盘膝坐在那里,只凭一把拂尘招架。

    剑丸在张衍手中已是心随意动。围绕着对方上下飞舞,可那陆革在那里左拦右挡,甚是从容,居然将剑芒尽数接下。

    斗了片刻之后,张衍目光一闪,空中飞舞的剑丸陡然一分为二,急转而下。

    “离合分光?”

    这一下突兀之极,陆革也为之一惊,“呛啷”一声,左手拔了一柄朱色法剑出来,右手疾挥拂尘,堪堪将两枚剑丸挡住,此时他面露几分凝重之色,不再托大,而是站了起来,在两道剑光围攻下将两件法器挥舞得密不透风,

    又战了不下半个时辰,张衍清喝一声,这一次却是又分出六枚剑丸来,八团光影围绕着陆革上下盘旋,星光点点,银线盘旋。

    尽管如此,陆革神色沉着镇定,似乎仍是游刃有余,不曾落到下风,然而他越打越是吃惊,御使剑丸极耗心神,特别是分剑之法更是如此,可斗到现在,对方却仍是气息绵长,神思清明,未曾有半点衰竭之相,倒是大大出了他预料之外。

    又斗了一个时辰,张衍见对方也是神完气足,没有丝毫力怯迹象,便不再留手,长啸一声,八枚剑丸齐齐一颤,又各自分了一道剑影出来。

    霎时之间,整整十六枚剑丸飞在半空,再如风暴一般旋动起来,洒出万点辉光,汇成一股,狂流席卷而下。

    以陆革的定力,也不禁为之色变,他这一生之中,曾与不下十名剑修交过手,深深知道如若没有法宝护身,绝对不能任由他们展开这等剑势,这剑势一旦展开,那就是铺天盖地,如疾风暴雨,挡无可挡。

    他也是大喝了一声,脸上突然浮出一血红色泽,从腹中那颗黯淡微小的金丹中逼出一股丹煞之气,张嘴往上一喷,刹那间,平地如同刮起了一阵飓风,那十六枚剑丸居然被吹得左右摇晃,竟生生被逼出去了数十丈之远。

    这一口气喷出后,陆革也是脸色一白,精神委顿了几分,暗中叹道:“大意了,大意了。”

    不停张衍再次凝聚剑势,他身躯一晃,身上顿时飙射出无数细如丝缕的玄光,抢先一步向前袭去。

    他嘿了一声,道:“休怪贫道以大欺小,用境界压你,只是你们这等剑修太过讨厌,简直无他法可制,不得不出此招耳。”

    ……

    ……(未完待续。)

    PS:  PS:改了几遍就错过时间了,今天再更2章,算是补偿吧,时间神马的就不定了,总之还有两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