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五章 幽府魔藏
    齐夜兰俏脸煞白,举手护着胸口连连喘息,刚才那矛头刺来时疾如电闪,若不是张衍及时相救,她早已被一矛刺穿。

    见她脱险,本已准备出手的穆红尘身形一顿,暗中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了张衍一眼。

    齐夜兰久在门中修炼,又是这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仅有成就玄光的三人之一,难免有些心高气傲。她见张衍也不过是玄光境界,总以为自己也不差多少,是以先前言语中对张衍并不显得如何恭敬,可她怎么知道,即便境界相同,但在玄功修为上与大派弟子一比,两者间那是天差地别,判若云泥。

    穆红尘见她仍是一幅惊魂未定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来到张衍面前,万福一礼,道:“红尘代齐师妹谢过张道友出手相助。”

    张衍淡淡一笑,道:“道友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他向前走了两步,对脚下那套盔甲看了两眼,道:“这魔头身披甲胄,绝非冥河中所能生成。”

    穆红尘也是移步来到他身边,脸上露出几分思索之色,道:“先师曾有言,这魔藏不知在冥河下飘荡了多少年月,因而禁制崩解,门户疏漏,使得那密册散逸了出来,这才为我教所得,这魔头的甲胄倒极可能是也是魔藏中得来。”

    张衍目光闪动,道:“如此说倒也合理,但这魔头恐怕不止一个,稍待我在前面开路,穆道友要多加小心。”

    穆红尘知道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忙道:“那就劳烦张道友了。”

    她见张衍似是对那套甲胄和神兵毫不在意,略一犹豫,便伸手一招,将这两件东西收了。

    张衍见适才她手托护心灯,所以应敌时慢了几分,略一沉吟,一挥袖,飞出三道符箓。道:“几位道友若是一时不慎,出了灯照之外,此物可护得片刻周全。”

    穆红尘抬手接过,符箓入手。觉得似是握住一只暖炉,浑身阴寒尽去,心中大讶,暗想:“这张道友居然还懂符箓之法,听闻此法若得正传。也可直指大道。”

    她不禁又心生羡慕,沉香教中虽然也有七八种法门,但也只有她的沉香玄法能练到化丹境界,与大门大派的玄功法门一比,自然相形见绌了。

    这前方路径芝马早已探得分明,张衍架起剑光,凭借传来的心中感应,也不辨路,直往第六层入口奔去。

    穆红尘连忙紧跟而上,与他错开一个身位。手中护心灯高举,一轮柔和光亮散洒,照彻前方道路。

    这一路上倒再也没遭受什么拦阻,但是她却心中紧绷,丝毫不敢放松。

    这地底沟壑也不知深有几许,连续飞遁了一日之后,穆红尘还好说,她身后齐夜兰和扈珏却是神色疲累,玄光黯淡,显是后继乏力。

    这时。张衍中气十足地喝了一声,道:“前方便是第六层幽气,诸位道友小心了。”

    穆红尘闻言,忙抖擞精神。将手中护心灯高举,可即便有所准备,才飞遁出去没有几丈,却觉一股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护心灯的火苗突然一阵摇晃,似乎便要熄灭。原本的光亮范围顿时往里塌缩了一大圈,她连忙站住,心中不由骇然,这才知道这第六层“勾伤怨气”的厉害,远不是那第六层的幽气可比。

    齐夜兰原本堪堪落在最后,骤然失了护心灯的护持,都是一声惊呼,就在此时,她身上的符箓“嗤”无火自燃了起来,将那幽气迫开了几分,得了这个空隙,她慌慌张张向前几步,重新冲入了那光亮之内,这才安下心来。

    待她心情平复,见前方张衍止住身形,正往后望过来,忙遥遥一礼,却有些不敢看他,垂下臻首,期期艾艾说道:“多亏了张师兄的符箓,否则……”

    张衍扫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道:“小事一桩耳,齐师妹无需多礼。”

    齐夜兰见那符箓的确有护身之用,原本还想开口再借一张来,可见张衍对她不冷不热,心中没有来由升起一股恼意,暗道:“你不过是入了大门大派,这才学得这一身上乘法门,待学了魔藏中的密册之后,也不见得比你弱了。”

    穆红尘也是心有余悸,她镇定心神,将玄功一催,把那护心灯的光亮重新撑开,带着几分担忧道:“没想到这‘勾伤怨气’如此厉害,只是一天,这灯油已耗去了大半,不知前方还要走多远?”

    张衍心中默算了片刻,笑道:“我等运气不错,那魔藏正巧是朝这个方向飘来,如果此刻前往,怕是不出一个时辰便能赶到。”

    穆红尘大喜过望,道:“既如此,那就不宜耽搁。”

    张衍点了点头,剑光一洒,破开重重幽气,再次起身飞遁,齐夜兰和扈珏听了这话,也勉强打起精神,奋力跟上。

    大半个时辰之后,张衍见前方有一溜白光飞来,往自己怀中投去,他知道是芝马回来,任由它落入那芝苞内,再一抖手收入袖中,这时身旁穆红尘轻轻一声低呼,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意。

    只见前方缓缓飘来一座四四方方,十丈高下的飞阁,这阁楼通体玄色,屋脊上攀着许多不知名的凶兽刻像,形貌狰狞凶猛,宛如活物,虽然在这里过了不知多少年月,却仍旧散发出一股嗜血气息,此楼共分六层,有门无窗,在幽气中飘荡时,显得无比孤寂。

    穆红尘看得清楚,这座飞阁门洞大开,竟是毫不设防,甚至她可以看到那靠墙木架上搁置的书册金器,而在一层正中,则竖着一块黑沉石碑,上有符箓篆文,显是这处魔藏的禁制中枢,只要掌握了此碑,这魔藏就算落入掌中。

    眼见这魔藏近在咫尺,她心中激动,先前还设想的如何破开禁制,没想到却是如此轻易,简直是唾手可得,兴奋中她纵身一跃,正要往那门中冲去,可还未到得楼中,却脸色一变。

    银芒一闪,一柄长枪从门内刺了出来,她面罩上立刻升起一阵红芒挡在前方,只是这一击却力大势沉,震得光华乱颤,红芒四溢,她身形也是一阵乱晃,连忙后退了几步,骇然抬头看去。

    只见从门中出来一个表情僵木,死气沉沉的修士,他浑身赤裸,披头散发,皮肤上泛出一丝淡淡银光,只是有些虚实不定,他手中持有一柄鬼头长枪,正一步步走出来,只是到了这飞阁边缘处,却是站着不动了。

    穆红尘退到张衍身侧,面纱下的眉头紧紧皱起,沉声道:“张道友,这魔头身形显化,已达以虚入实的境界,必定是一具显魔,难道是魔藏主人留下的侍卫不成?”

    张衍摇头一笑,道:“未必,或许是这魔头见此处适宜修行,雀占鸠巢也说不准。”

    穆红尘一怔,细细一想,点头赞同道:“听道友一说,倒也有此可能,道友修为高深,不妨为我等掠阵,我带两位师妹上去试他一试。”

    张衍微微一笑,道:“可!”

    穆红尘深深吸了口气,最终念念有词,玉臂一抬,将护心灯往空中祭起,霎时间,灯火腾升,光芒大涨,将三十丈内照得纤毫毕现,她叱喝一声,道:“两位师妹,随我围攻此僚。”

    言罢,她第一个冲上去前去,顶门上升起一道十丈红芒,如火狂舞,在空中旋动一圈,往那魔头身上刷去。

    那魔头眼中有绿芒闪过,却站在那里不动,手心中聚起一团黑气,待那红芒近前,拿手一拍,正正拍在玄光上,穆红尘只觉得玄光一阵荡漾,似乎就要散去,大惊之下连忙竭力稳住,还要试图与那魔头较劲,哪知那力量根本无法承受,身形连连晃动,最后胸口一闷,不得已向外飘退出去。

    齐夜兰这时也冲了上来,她头顶上乃是一躲形如花卉的紫色玄光,此时瞅准了空隙,正要往下罩落,那魔头却看也不看,横抢一扫,顿时啸声破空,带起一阵狂风打来。

    齐夜兰甚少有人和人动手,原本镇定心神还是能够躲过,只是见对方声势狂猛,顿时变得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勉强一偏身体,“砰”的一声,枪杆打在她的肩头上,便是有玄光护持,也是肩头碎裂,不由惨呼一声向外摔去。

    扈珏站在远处,她从手臂上褪下银环,朝要那魔头掷去,魔头手中长枪一摆,枪影连晃,当当连声中,竟将银环全数拨开,最后劈手打出一道银芒,直奔她面门而来。

    扈珏根本没想到对方有这一手,不由惊呼出声。

    张衍站在不远处,见状一哂,一道剑芒从他额头飞出,朝着那银光迎头劈落,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后,那银芒便掉落在地。

    齐夜兰倒在地上正忍痛拿出疗伤丹药,却冷不防一物落在面前,拿眼一看,发现是一面灵光耀眼的银牌,知是刚才那魔头打出的法器,她不禁暗想:“师姐拿了那套甲胄和神兵,我如今也无趁手法器,这东西看上去也是件下品灵器,却是那魔头不识货,正好归了我。”

    她一探手,便将这面银牌拿入手中。

    ……

    ……(未完待续。)

    PS:  PS:白天没网,到家才能发,晚上12点左右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