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十一章 沉香道场
    严长老这处洞府名为“左江庐”,张衍踏入了这里之后,发觉灵气之充沛几可称得上的“小洞天”了,他心念一转,微微一笑,便打定主意要拖延些时日再出去。

    虽说只要他一点头,严长老便肯将那“甲子四候水”的消息告知,但是那处地方如今那萧翰也已知晓,这样一来,到时他势必会与那萧翰有所冲突,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因此严长老要想让他承情,只卖个消息出来还是远远不够的,还需拿点有分量的东西出来。

    但此事不能明说,否则便落了下乘,是以他不妨借闭关之由先来个不理不睬。

    他相信自己这番作为,如严长老这般老辣深沉之人,定是能看出用意来的。

    且两月之后,他便需前往五桐沉香教履约,去那冥河之中寻觅魔藏,今番正好借这个机会,抓紧时日,看看能不能将自己实力再提升上去几分。

    拿定主意后,他便用锁门石闭了洞府,展开山河图入定去了。

    这一闭关,他每日除了熬炼金火玄光之外,便是抽出一个时辰来温养那块得自妖鲤渠昌的玉牌。

    如今张衍已能察觉到,最多还有两月时间,自己便能将这块玄器彻底祭炼成功。

    只是可惜的是,他本想借此空隙好好参悟一下那秦掌门赐予他的那道法诀,可那法诀明明在识海中游荡,每次欲要仔细看时,却总是模糊不清。

    他心知这恐怕是机缘未至,也不为此感到憋闷,转头就将此事抛到了一边。

    如此不急不躁打坐一月之后,他自觉功行有所增进,这才启了洞门,施施然出了关。

    他才从洞府中迈步出来,抬头一看,不觉讶道:“好大的雨水。”

    多日不出关,天空之中大雨瓢泼,似覆海卸瀑,山泉冲刷下来居然产生如浪撞礁的激烈声响,按这湿入骨髓的水气来看,这场大雨起码下了有二十余日了。

    这时,两名道童走上前来,张衍认得,这两人正是那日站在严长老身后侍奉的童子。

    当先一名童子手中托着一只未曾上盖的玉匣,当中端端正正放着一本道书,他上前一稽首,用稚嫩却又不失清脆的嗓音说道:“祖师命我等将此书呈交尊客。”

    张衍微露笑意,他也不避忌这两个童儿,捧书起手一翻,看了几眼,不禁入神起来。

    这书籍上记载的并非是玄功秘法,而是北辰派这千数年来所有化丹修士凝丹心得,且各自用得是何种外药,又在哪处得到,品质如何,凝丹之后的丹成品阶都是详详细细的记载。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这份礼不可谓不重,严长老算是把对了自己的心思了。

    要说溟沧派中,倒也不缺这个,但却从无用文字如此条理分明记载下来的做法。

    师徒一脉俱是口传相授,至于玄门世家,族中弟子凝丹外药都是家族寻来,除了嫡系弟子之外,余者皆是大同小异,修习玄功亦是相差不远,丹成品级只看个人资质高下,而不用修士自家去考虑太多。

    张衍心中暗想,北辰派这本道书能传承下来,只有那开派祖师将此举列为门规才有可能实现,需知修道者踏破境界时得来的经验何其珍贵?若不是有理由必须为之,谁会甘心拱手让出?

    只这一项,便能看出北辰派上下有大志向,大图谋,不过看到这里,张衍反而看清了严长老的真正想法。

    对方并不是只看好自己一人,而是想结交整个溟沧派,或者进一步说,他看好未来师徒一脉在溟沧派中势力将会掌控大局,因此不惜提前与他处好关系。

    约莫翻了半册之后,张衍便将此书收起,对那两名恭候在侧的童子说道:“回去告诉严长老,他所言之事我应了,最迟两年,我便可将此事办妥。”

    所谓请他将那言惜月和宋泓接回来一事不过是个借口,因此时间上完全不必过于心急,他相信严长老自有办法向临清观和碧羽轩交待,至于究竟如何做就轮不到他来操心了。

    此间事了,他也不再多待,起身一纵,化作一道剑虹破空而去,剑气激荡之下,任凭珠雨如瀑,身上亦是不曾沾湿半分。

    只是飞遁一日之后,他却觉出不对来,他所过之处尽是茫茫湖波水泽,不见有人家农田,极目远眺,见水势从北方滚滚而来,仿佛无穷无尽,不由喟叹一声,道:“原来是隆河决堤了。”

    这条隆河从北冥洲而来,由西北向东南横贯东华洲,最终汇入东海,只是中游一段却需经过一处为盘驼宫的地界,此处水势会忽高忽低,甚至可能决山而出,因此历朝历代都在此筑坝阻拦,只是真正天灾之下,又岂是人力所能抗衡。

    又飞遁不远,他剑光微微一顿,只见前方有一座被大水围困的山丘,其上有一座道观,如今屋瓦俱被狂风掀去,有男女十数人在其中瑟瑟发抖,抱作一团,有一老妪怀抱婴儿,对天嘶喊,其景不禁令人恻然。

    张衍为之默然,心中暗道:“若我不是一脚踏入仙门,落在此处也定是和他们一般下场,只能苦苦祈望上天来救,生死不由自己。”

    他又看了几眼,若是没有撞见此事倒也罢了,既然遇上,倒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在空中一声大喝,一道二十余丈长的炫蓝玄光冲出顶门,瞬间便将这周遭雨云荡开,俯身一冲,路过道观时袍袖一卷,一团沛然雾气将这十数人一裹,便将他们托上了云头。

    这十数人只觉脚下一轻,似乎落在一处暖洋洋的棉花团里,只是他们多日不曾进食,再加上疲惫交加,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何事,只当临死生出了幻象,除了一名双目清明的少年外,都是浑浑噩噩,眼神茫然。

    那少年只觉身在软如棉絮的雾云中,不由惊奇不已,虽是饿了多日,只是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向前爬了几步,抬眼一看,见一位丰神伟岸的道人在前方遣风驱云,飒然而行,便知是遇到仙人搭救了,心中激动不已。

    又过了小半日,这少年也不知道究竟飞遁出去了多远,只觉得周围这雨水渐渐小了下来,热烘烘的阳光照耀的他几乎睁不开眼,举手作檐一望,前方似乎隐约出现一座了雄伟州城。

    此时他忽然身躯一沉,感觉重又脚踏实地了。

    “此处人烟稠密,你们各寻生计去吧。”

    张衍伸手一弹,飞出数十枚丹药来,各自入了那十数人的腹中。

    这些丹药仅能驱寒壮气,在溟沧派中也只是下院弟子在深山苦修时服食,并不如何稀罕,不过用在普通人身上却是药效奇佳。

    那些人顿时觉得一股暖气流走全身奇经八脉,不但疲累尽去,且口中自生津液,饥渴之感顿消,到了此时他们方才如梦初醒,纷纷跪下,口称“神仙”不止。

    张衍见已无事,转身欲走,那少年不知为何心中一急,仗着胆子喊了一声,道:“敢问是上天哪仙长下凡相救?”

    张衍微微侧目,见这少年头角峥嵘,目光清亮,他如今道行日深,能从寻常人身上看出些许命理变化,这年轻人一眼望去便知不是凡品,心中一动,暗想:“有缘无缘全看你自己了。”

    他举手一挥,一道金色符箓飞出,眨眼间没入那少年胸口中,随即他踏虹而飞,有歌声从云中传下曰:

    “我本凡人磨岁寿, 困拘庐中不知愁,忽闻仙人阁上坐,蓬莱山外寻天楼。”

    那少年听了此歌,先是怔在原地,片刻之后,忽然福至心灵,脸上出现惊喜之色,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恭恭敬敬朝张衍离去的方向拜了几拜,道:“弟子姜铮多谢老师指点。”

    离了这一行人后,张衍驾驭遁光往西北飞遁。

    沉香教总坛设在五桐山之上,此处位于魏朝边疆深山之内,再往前去,便是柔珂部族的地界,这一部族占据了西北丰茂水场,每年入秋时分却又入大魏地界掳掠财帛女子,因此两国时常兵戎相见。

    又行了千里之后,只见云高天蓝,茫茫平原之上有数座山峰壁立而起,其中地势最高的一处山峰上,有一座红顶金瓦的宫殿,正在烈日照耀之下放出异彩霞光。

    山脚之下屋舍连绵,其中夹杂着一些庐帐,更有成群牛羊在草地上奔跑。

    此地也有数万人口,多数是因逃避战乱而来,皆以放牧为生,沉香教立教不过数百年,根基浅薄,因此教中弟子多是从这里挑选。

    索性其祖师曾与少清派一位长老乃是同族,再加上这里地处偏僻,是以也无人前来招惹。

    此时这些居住在峰下的牧民见空中有遁光飞来,便纷纷跪下叩拜,神态虔诚至极。

    只是张衍这里纵剑畅游,却惊动五桐山上潜修的一位长老,一道翠色玄光从那宫殿中飞了出来,现出一名身着湖绿裙装,丝绦垂曳的冷面女子,她柳眉一竖,颇不客气地喝道:“何方道人来此?难道不知此是沉香教的道场么?”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