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章 少清弟子
    随着此言一出,一名清秀俊逸的年轻修士便驾着一团清气,来到这几人面前。他唇红齿白,嘴角笑意若有若无,让人生不出任何恶感来,但偏偏他这个模样却叫在场诸人噤若寒蝉,仙市之内更是针落可闻,竟无一人敢再出言相争。

    这却不是这仇昆自家威势过人,而是少清派实在凶名太盛。

    近百年来,只是因为对少清派弟子出言不逊而被诛除的门派,便不下十余个之多。

    而且少清派弟子由于修炼的功法缘故,常常一言不合便会出手邀斗,甚至借故挑战,一战下来通常都是不死不休,且这玄门第一大派举派上下都是极为护短,动辄灭人满门,在场诸人谁没有同门亲友?哪个又没有顾忌?因此谁都不敢轻易开口,怕惹了这位少清弟子,平白招来祸端。

    片刻之后,那七层楼台上突然传出了声音,原本懒洋洋的语调突然变得有几分正经,“既然是少清派的弟子欲求此物,在下当退出。”

    仇昆轻轻一笑,朝那里拱手道:“多谢了。”

    见有人开口,这位少清弟子似乎也无动手之意,那面上有深痕的老者踌躇了一下,最后强笑道:“原来是少清派高足,不过是区区一株灵草罢了,老夫愿意拱手相让。”

    他虽然说得好似毫不在意,可任谁也能看出他眼中的无奈。

    那青衣修士也是脸色变幻了几次,原本孤傲的神情中竟出现了犹豫之色,似乎心中正在经历着矛盾挣扎着,最后重重一跺脚,转身回了里间,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了,显是已经放弃。

    底下众人目光不由自主集中到那临清观大弟子宋泓的身上,他已是场中最后坚持一人,不过此刻他的脸上也是现出万分为难之色,

    而仇昆却是并不逼迫他。只是在那里微笑而立,然而此番作为,却给了宋泓万分压力,额头上也有汗珠隐现出来。

    终于。他喟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朝着仇昆一拱手,道:“既然是少清派道友有意,我宋泓自当退出。”

    他的语声有些颤抖。可以想见心中是怎样的不甘和无奈。

    然而就在此时,却飞阁中跑出来一个俏丽少女,拉着他的衣袖使劲摇着,急道:“师兄,师叔他正等着我们的消息呢,你怎可如此,少清派又怎样?你怎么怕成这样?你往日的气概哪里去了?”

    “住口!”

    宋泓突然大吼了一声,神情陡然变得无比严厉,向内一指,沉声道:“米晴儿。此地哪有你说话的份,你再多说一句,我罚你三十年内不得出观一步,还不给我滚回去!”

    那少女一怔,自她记事以来,师兄便如温厚长者,淳淳君子,从未对她发过火,甚至连重些的话都没有,如今突然之间对她如此疾言厉色。怔怔望着宋泓,双目不禁一红,只觉心中委屈无比,强忍住要掉下的眼泪。捂着嘴一扭头跑进了里间。

    仇昆见此,微微一笑,道:“这是令师妹么?倒是天真烂漫。”

    宋泓脸色一变,道:“在下师妹不过第一次出得师门,有口无心,若有失言。还请仇道友不要计较。”,

    仇昆不由失笑,这年轻修士露出一抹好看的笑意,道:“宋道友多虑了。”

    宋泓默默对他一拱手,黯然退了下去。

    远处沉香教一众女弟子倒是看得美目异彩连连,少清派不愧是东华洲玄门第一大派,威势赫赫,只是出来一名真传弟子,就无一人敢与之相争。

    仇恩虽只是玄光一重修为,在场能胜过他的也不是没有,但这些人尽管心中不服,却谁也不敢冒得罪少清派的风险,因此都是忍了下来。

    张衍在楼台内向外望了一眼,却笑道:“只是七千灵贝么,既然再无人出手,那我便要拿下这枚灵草了。”

    君玲儿一惊,面有惴惴之色,嗫嚅道:“仙客,那可是少清派……”

    张衍瞥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站起身踱到楼台前,将禁制一撤,走了出来。

    原本场中气氛僵滞压抑,他这里一有动静,所有目光不禁往他身上投来,但他好像浑然不觉,“九千灵贝,这函叶宣真草我要了。”

    九千灵贝!这一数目震得场中众人头晕目眩。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此人非但有胆量出来,竟还不顾少清派弟子的脸面,难道是嫌自家活得太长了么?

    场中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谁知道,众人所料想的翻脸动手的场面却并未出现。

    那仇昆闻听后,脸上现出讶然之色,想了想,叹了一声,摇头苦笑道:“九千灵贝,仇某出不起,此物怕是道友的了。”

    张衍微微一笑,对他略一点头,便转身回去了。

    众人看得恍若梦中,这还是少清派弟子么?何时变得如此好说话了?莫非此人是假冒不成?

    随即他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仇昆脚下那清色玄光如虹似芒,一望而知是少清派的秘传。

    这时,却有一清衣云鬓的女子踏着法器来到仇昆身边,轻声道:“若是仇师兄手头紧,我沉香教愿相助师兄。”

    仇恩淡然一笑,道:“潘师妹好意我心领了,这灵草纵然稀罕,也不值万枚灵贝之数,这价已是极高,再多无益。”

    “这……”这女子气愤道:“师兄千里迢迢来此,便是为了此物,难道就这么送给了此人不成?”

    仇恩洒然一笑,道:“我正要去拜访这位道友。”

    张衍神情平静地回到桌案后,君玲儿望着他又惊又惧,这一位应该来头不小,但是又怎能大过少清派去?竟敢当众拂了少清派弟子的颜面,难道就不怕对方找上门来么?

    她正胡思乱想时,却听禁制外响起清朗的声音,道:“不知道友在否,仇恩来访。”

    君玲儿脸色大变,身躯不禁颤抖起来,此地舟主虽然背景深厚,修为也自不弱。但是却是不敢得罪少清派的,若是这少清派弟子一怒之下杀了张衍,最终还是她来做替罪羊。

    正要出声提醒不要答应,却见张衍随手撤了禁制。微笑道:“道友请进。”

    君玲儿顿时面若死灰。

    仇恩笑着踏步而入,他虽然身上不带丝毫烟火气,但却有一股气势却压得君玲儿喘不过气来。

    张衍瞥了君玲儿一眼,道:“你出去吧,我与这位少清派道友有话要说。”

    君玲儿如蒙大赦。拖着几乎虚脱的娇躯转身出了楼台,竟是再也不敢在此地停留片刻。

    仇恩进来之后,未曾对君玲儿多看上一眼,对着张衍郑重一拱手,道:“少清派真传弟子仇恩,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张衍微微一笑,拱手道:“在下溟沧派真传弟子张衍。”

    “原来是溟沧派的道友。”仇恩点了点头,脸上现出释然之色,歉然一笑。道:“早知师兄在此,我也不来争那灵草了,倒是唐突了。”

    张衍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望了眼仇恩后面,道:“那些是仇师兄朋友?”

    禁制一撤,外面自然将楼台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那些沉香教的女弟子本来期待看一场好戏,此刻见仇恩居然一点也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反而言笑晏晏,不禁目瞪口呆。

    仇恩一摇头。哂笑道:“师兄也知,她们与我等不同。”

    说出此话时,他虽然面带笑容,但眼神中却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冷漠高傲。虽则他与沉香教这些人交谈时言辞中也是客气,但却从来没有放到与自家等同的位置上,只有张衍这等大派出来的真传弟子,才有资格和自己相提并论,余者皆不在他眼中。

    “我师叔清辰子,当日曾和溟沧派齐云天道长在十六派斗剑时相遇。齐道长虽然不是剑修,但却与我家师叔斗成了平手,不知张师兄可相熟?”仇恩虽然未曾直接相问,却是在旁侧敲击张衍的出身和师承。

    张衍微笑道:“齐师兄么?倒是时常得见,自然是相熟的。”

    仇恩闻言,心中微微吃惊,原本一见这张衍,发现此人身上道气隐隐,就知道此人必定出身玄门大派,后来得知是溟沧派弟子倒也不吃惊,非此等大派出不了如此人物,没想到居然还是与齐云天平辈,既然相熟,那自然是师徒与脉,说不定还是溟沧派四大洞天真人的门下,心中对张衍的评价不禁又高了几分。

    他伸手一指外面,好奇道:“请恕师弟我冒昧,师兄买下这株灵草,莫非是以备凝丹之时所用?”

    张衍笑了笑,淡淡道:“我若凝丹,又何需此物?”

    他虽然说得平淡,但那流露出来的一股强大自信,却让仇恩也不禁为之感染,竟让他生出忍不往后避退的感觉来,似乎此人前进大道上无物可以阻挡,无人可以阻拦。

    仇昆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又问:“那便是如在下一样,为了同门了?”

    张衍微微颌首,灵贝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这“函叶宣真草”却是罕见,将来炼出的玄罗请水,尽可在门中拿来做人情。

    溟沧派玄门大派,凝丹不成的人也不在少数,虽然这株灵草看起来只够三人份,但那是寻常人的手段,若回去请周崇举出手,再配合一些灵药,至少能多炼出一倍分量的玄罗清水,说不定能到时自家便能多出三,四名化丹修士的奥援来,虽则成丹品质无法再入前五品之内,但也毕竟是化丹修士,拧成一股之后,也是不可小觑的力量。

    仇昆倒是信了这番说辞,心道:“难怪这张师兄如此豪阔,恐怕还是得了师门之命,这近万枚灵贝也不是小数目,我若没了几位师兄师叔帮衬,也是绝对出不起的。”

    不过这灵草虽可炼数人份出来,仇昆既然在宝会上输了,就不会再向张衍讨要,这是少清派的傲气,既然被你赢了过去,也是该放就放,大不了再找一株函叶宣真草去,便是到了他那位师叔前,也只会夸赞他做得对,没有堕了少清的威风。

    两人言谈甚欢,又聊了两句之后,仇恩便借口有事起身告辞,待他转身出来,一阵香风袭来,一名身姿窈窕的少女冲了上来,指着张衍气咻咻地说道:“仇师兄,那人,那人便是那日拿走我等密册之人!”

    仇恩听了这话,只是说了句:“是么?”

    这少女语声一噎,顿时愣在了那里,完全不明白这仇师兄是怎么了。

    仇恩淡然一笑,道:“这位是溟沧派的张师兄,他有自家上乘玄功不去修炼,却去贪图你们沉香教的一卷密册?你们未免也把自家看得过高了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