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五)
    阵中八座门户轮转变动,张衍依靠定星盘推算方位,几番试探后,也不走那煞气最弱的那道门户,而是选了一处演化凶兽差不多等于玄光修士的门户,在里面七转八绕,逐渐逼近了北方阵角。

    正前行间,前方忽然出现了数十条黑磷长躯,头上无角的妖蛟来,张衍自是不惧,这一路上,他已经杀了数百头这样煞气所化的妖物,将十六道剑芒摆开,如轮剿杀下去,那些妖蛟便化为一缕缕最为精纯灵气,被脚下山河一丝不漏的收摄进去。

    若是一个人身修士,张衍自然没那么容易拿下,不过此物没有自己意识,看见剑丸过来,既不知抵挡,也不懂护持,眨眼间就被剑丸绞碎了去,倒让山河吞吸的好不欢快。

    只是当他杀到最后一条妖蛟时,忽觉这凶物眼神灵动了几分,面对剑光当头而落的剑芒,居然没有像之前的同类一般悍不畏死地撞上来,而是极为狡猾地往侧下一闪。

    张衍这十六枚剑丸心神相通,几乎就在这妖物闪避同时也做出了变化,一道道剑丸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顷刻间便将其身上贯穿出了十几个血洞,再往返一绞,顿时便被灭杀了。

    不过张衍却神色凝重了几分,这一头煞气所化的妖物道行突兀提高了一截,已相当于玄光三重境界的修士,显然是又一名化丹修士陨落了,并且似乎已隐隐有了灵智。

    如果等到那三个化丹修士俱被杀死,不但守阵之人的注意力都就会集中到自己身上,而且所要对付的妖物也将会变得越来越强,到了那个时候便不好办了。

    这时,浑浊的云层突然一阵涌动,忽见又有妖物飞窜出来,朝着自己这里飞来,这一次却是数目极多,怕不是有上千头,个个都有十丈大小。形成一道铺天盖地的浪潮。

    张衍把袍袖一抖,一声长啸,不去管他冲来的妖物是否被自己宰杀,把十六枚剑丸驱使如银色风暴一般在前开路。头上一团金火闪耀的玄光旋动飞舞,脚下百丈长的山河一气图荡漾如海,往阵内深处疾冲而去。

    那些凶妖扑上来不是剑丸绞散,便是被金火玄光卷成一团灵气,不过已不像先前那般只伤了便化作一道灵气。而是残肢断骨如雨而坠,血沫鳞片漫天飞洒,仿佛已宛如活物一般。

    张衍又往里冲奔过了一阵,到了这个时候,那冲来的妖物修为又猛地一个爆涨,看上去似乎已有化丹修为,而且眼神中个个爆出凶芒,发出震天咆哮之声,并不是迎头撞上来,而是往四下里一分。将他团团围在中心。

    张衍神色冷静,自忖已经极为接近那处阵角,知道再也迟疑不得,大喝一声,将载和气醇罩上往上一顶,也不去管什么生门死门,往里就是一冲。

    载和气醇罩一现,那坐在阵角深处的守阵之人也感应到了,一道毫光不知从何处穿阵而来,将张衍罩定。一瞬间不知转过了多少门户过去,令那些齐齐扑上的妖物扑了一个空。

    张衍待身形一定,抬眼瞧了过去,发现自己落在了一方空空荡荡的天地中。不远处有一三层高台,上方端坐一个鹤发童颜,怀抱拂尘的老道,见了张衍,他站起身打了个稽首,微笑道:“张道友。贫道恭候已久了,正要求个解脱,事不宜迟,今日就取了我的头颅去吧。”

    张衍神色肃然的一回礼,随后叱喝一声,骈指一点,星辰剑丸飞起空中,便往老道头上落去。

    竹节岛上,又是一道光芒飞上了峰顶,“啪嗒”一声化作一块玉牌掉落在桌案上,孟真人拿起看了一眼,叹道:“是金师弟。”

    颜真人微微摇头,道:“三人既已殁于阵中,破阵当是无望了。”

    朱真人把双手撑开,抖了抖袖子,冷声道:“此地已多留无益。”

    他正待站起,孙真人突然一伸手阻住他,沉声喝道:“慢来!还有张衍在阵中,不妨再等上片刻!”

    朱真人一声冷笑,重把身躯坐定。

    孟真人看了看天色,又在心中默默推算了一遍,摇头道:“张衍能坚持到如今,当是明了阵法变化的缘故,不过三位师弟已死,他便是走那煞气最弱的门户恐怕也是举步维艰,也罢,就等到未时吧,午时过去,这阵势又复起变化,他便是能冲上阵角,掷下法器,我等也赶不及前去了。”

    孙真人也知道这个时候希望不大,不过此番赌斗事关师徒一脉兴衰成败,这张衍只要还没被灭杀,便还有一线之机。

    山坡两侧的数百弟子也是神色各异,有忐忑不安者,亦是失魂落魄者,还有满面阴沉者,多数都是认为这次师徒一脉赌斗失败成定居,只少数人还抱有乐观态度,认为还有破阵希望,但是也有冷静知道除非有什么奇迹出现,希望已极其渺茫。

    此时每过一刻都是如受煎熬。

    宁冲玄在南方一处山峰上默默坐着,看着远处的四象阵,神色一片肃然。

    东方一处岛屿上,庄不凡来回走动,他有节奏拍打地着手中竹枝,目光中有莫名的光芒,似是冷笑,似是戏谑,似是嘲弄。

    “午时已到。”孟真人叹了一声,一收桌案的牌符,霍然站了起来,正要走时,似又想到了什么,回转身道:“童儿,待那张衍元灵飞来,你要看护好了,日后好送去投生。”

    孙真人见再也无望,亦是一叹,站起身来。

    颜真人微闭的眼睛睁开,淡淡说了一句,“孙师弟,日后少做无谓之事。”也是不紧不慢站起。

    朱真人冷哼一声,亦是起身。

    然而正在他们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自那四象阵的北方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这一声直如地裂天崩,山呼海啸。

    四位真人齐齐一震,俱是猛地转头看去,只见那座凌迫万里的云海不知何故崩了一角,整个栖鹰陆洲竟然断裂开来,山岳摧折,江水四溢,千里之地内的天地的灵气也是暴乱了起来。

    天边遥遥传来一声长啸,“溟沧派张衍,取妖王桂从尧首级在此!”

    这一啸声震千里,如狂风怒涛一般席卷四方,不但是四位真人齐现惊容,便连竹节岛所有溟沧派弟子似都被这消息震得有些站不住脚。

    秦真人自上岛来,一直是闭目冥思,闻听此声,凤目陡然睁开,俏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几位名真人互相看了一眼,纵身而起,纷纷往那处早已崩塌的四象阵赶去。

    这时天空中风云相聚,电闪雷鸣,黑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倏忽间,一场磅礴大雨降落下来。

    守护西面阵角的无名道人正自打坐,突见阵势崩塌,不由惊诧莫名,他随手摄了一道气息过来,掐指一算,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顿时气极反笑,大吼道:“小辈敢坏我大事!”

    他把身躯一晃,现出一个惊天法相来,乃是一座撑天支地,上下共有九十九重,四周有风雷相随的高塔,这座高塔往空中一抬,顿时卷起无边威势,便往那张衍所在之处镇压下去,还未临头,整个南荡泽的水面也被压得向下一沉,不得已向四面八方涌动而去,竹节岛上的弟子纷纷架起法器遁光,纵身飞起,一时间,数百道各色光芒在空中闪烁。

    一道闪电将整个天地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霎时现出了那无名道人出动法相镇压张衍的惊人景象,此时那五位洞天真人恰好飞至,不止是他们,便是竹节岛上空的数百弟子也同时见到了这一幕。

    然而面对这滔天法相,在数百人目光的注视下,张衍居然不闪不避,反而手持着一颗头颅迎了上去,眼见他就要被那法相吞压时,自眉心处突然跃出一道黑色长虹,这道长虹一现身,便化作一道弥天极地的剑芒,便是五名真人也被震得身形一滞。

    张衍耳边传来那老者一声哈哈大笑,“张衍,来,随我劈开这方天地!”

    他顿觉胸中生出一股气贯长空,谁与争锋的气势来,待沸腾极点的时候,他长啸一声,纵身一跃,与那剑芒合二为一,便随着这劈天裂地的长虹不管不顾向上一冲!

    仿佛一道撕裂虚空的电芒闪过,轰隆一声,不但那座山岳一般高大法相,便是那乌云笼罩的天空也被一齐劈成两半!

    空中传来一声嘶声惨叫,“秦墨白,你毁我千年道行,我与你誓不甘休!”

    四散乱云之中,一道红色遁光如仓皇向西方飞逝而去。

    见到此景,在场四位真人同时面现惊骇之色,孟真人伸手指着,颤声道:“北冥都天剑?这,这山门供奉之剑,怎会在此处,莫非是……”

    孙真人也是怔怔看着,感慨道:“难怪,难怪……”

    颜真人面无表情,手指却有些微抖,“这小辈竟然得了北冥天都剑的眷顾,这岂不是说掌门老师他……”

    正在此时,天空中有隆隆响动,突然浊云一开,倒悬下一道不见头尾的无边天河来,这天河在空中漂浮,倏忽间便将天地之间散乱的元气一一慑伏下来,顿时云收雨歇,重化为一派万里晴空。

    四名真人见状,忙一起稽首,恭敬道:“弟子恭迎掌教老师。”

    天空中传来一把和煦温润的声音,“张衍,你立此奇功,可速来浮游宫见我。”

    ……

    ……(未完待续。)

    PS:  PS:呵呵,第一百章了,快到第三卷的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