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七章 拨云觅日月 抬首见青天(二)
    镇守西方的这位,孟真人只知道是一位无名道人,既然看不出对方来历,他也自摇了摇头,不再去多看,手中取了一枚玉石投入了阵中,随后掐指细算,三位真人都知他在感应阵中气机,不敢相扰。

    一刻之后,孟真人放下手来,沉声道:“果是‘四象斩神阵’,以其中气机来看,阵内门户运转每隔两个时辰必有一变,倒也不算繁难,但若要破阵,只在每日阴阳交替之时,方有一线机会,想要在三日内破阵,唯有勉力一试了。”

    孙真人道:“师兄,不妨我等回竹节岛再做商议。”

    孟真人微微颌首,摆了摆袍袖,四位真人纵云转回竹节岛。

    待几位真人在华盖下分位坐好,童子搬来供案香果,果蔬佳酿,再点起高香,袅袅清气中就有异香散开,童子作揖一礼,退在两侧。

    颜真人对着孟真人打一个稽首,道:“师兄,已临近午时,不如让门下弟子走上一遭。”

    孟真人叹息道:“也唯有如此了。”

    这个阵法的四处阵角便是破阵关键,然而在此处却最为凶险。

    经过了阵势运转之后,守阵之人能将其余三人的法力合于一处,且威力更是比原先大上了数倍有余,就算几位洞天真人入阵冲到他们面前,也是经受不住这四人联手一击。

    是以只能靠不畏死的弟子入内踏阵,循着阵势变化来到阵角上,尽管也是免不了身死道消之局,但只要所携法器留下,便能暂时搅扰阵势运转。

    只要出现了这一线之机,隔绝了四名阵主联手,四位真人便可于这一瞬间一齐闯入阵中,破开此阵。

    颜真人对一道童说道:“你去山脚处,唤八名弟子上来。”

    道童领命去了。

    片刻之后,八名闯阵弟子都是驾乘了一辆飞车上了峰顶。在台阶前翻下身,迈步上前拜见四位真人。

    在这两个时辰之内阵中的门户究竟如何运转,未得入阵也无从知晓,所以这些弟子说是闯阵。其实是试阵,其结局必定是身死阵中。

    孟真人微微一叹,道:“可曾记下这些弟子的名字?”

    他身边转出来一名童子,弯腰一揖,道:“禀老师。都记下了,不曾遗漏。”

    孟真人点点头,各自打了一道符箓入了那八人的额头,道:“此我所授踏阵之法,你等先去阵前等候,如见东南西北四角上灵气一落,便可入阵。”

    这八名弟子一齐应诺,各自取了法器退下,上了飞车,往阵前飞去。

    待他们一走。孟真人沉吟道:“桂从尧镇玄武位,罗梦泽镇青龙位,渠岳镇朱雀位,还有那无名道人镇白虎位,如今四象四气往来不绝,诸位师弟,我等当先命座下弟子持了法宝前去镇锁灵机,隔绝煞气才是。”

    颜、朱、孙三位真人一齐稽首,道:“但凭师兄吩咐。”

    孟真人拿出了一面玄色小旗,对不远处的齐云天说道:“云天。你持我这弥方旗,前去北位镇锁气机,阵中之人若有妄动,我自会赶来。”

    齐云天拱手道:“云天领命。”上前捧了小旗。转身下去,片刻后,一道清气往北方飞去。

    颜真人也是招来一名相貌俊逸的年轻道人,道:“洛清羽,你持我这白龙金锁,去西位镇锁。如有异象变化,不必惊慌,我当会知晓。”

    这名年轻道人微微一笑,稽首道:“谨遵老师之命。”行礼之后,他也是转身领命去了。

    朱真人取出了一把法剑,冷喝一声,道:“庄不凡,你持我这瑞云丹凤剑去东位镇锁吧!”

    庄不凡不敢怠慢,上前恭恭敬敬领了法剑,倒退几步下了石阶,这才纵起遁光,往东面方位飞去。

    孙真人一笑,他一招手,唤了宁冲玄上来,从袖中拿出一只古朴藤壶,道:“冲玄,你持了我这五雷壶去南位镇锁,量那老妖也不敢出来找你晦气。”

    宁冲玄上前拿过此壶,长身一拜,起身一纵,一道青芒直赴凶阵南位。

    四象斩神阵可从四方抽取煞气,若是灵机不断,无需外力,此阵便能源源不绝运转下去,威力也可大上数倍。

    但若有四件真器在四个方位上镇压,便可隔断外来灵机,只能依靠守阵之人自家法力运转。

    可布阵之人如也有四件真器守与阵中,那么这番布置自是无用。

    不过真器难得,便是溟沧派也没有几件,三泊湖妖更是未豪阔到可一次拿出四件真器的地步,便是有一件,也不大顶用,反而会致使阵法运转不畅。

    正是吃准了这一点,孟真人才敢放手任弟子施为。

    不过三泊湖妖显然也早有所料,因此并未指望能靠煞气运转阵法,早早就约定从破阵伊始,再到收阵息止,当中只以三日为期,三日内若破不得此阵,溟沧派便需认输。

    维持三日时间,对几位法力深厚的大能之士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因此也不太在意。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峰顶上诸人远远望去,只见那云阵四角上的灵光突然一落,不多时,一名童子上来禀道:“祖师,那八名弟子已入阵了。”

    孟真人闭目不语,半个时辰之后,就有八道灵光陆陆续续飞上峰顶,化作八块牌符,一一落在他的案前。

    这是那八名弟子的护身玉牌,如今护了他们的元灵出来,正是说明这八人一个活着出来的也无。

    孟真人早有预料,表情不变,目光在玉牌上一扫,嘴唇翕动,向那玉中元灵问话,过了一会儿,他点头道:“我已知晓这阵法两个时辰内的变化,童儿,再去唤八名弟子来。”

    天下阵法虽然变化多端,但都是从上古九大元阵中演化出来,一旦发动,就能让人看清大致路数,之后一定时间内的阵法衍化,再怎么转动,也不会脱离这些窠臼了。

    只是这阵法每隔两个时辰一变,到了下一次闯阵时,仍需先用弟子的性命去填,才能推算出这段时间内的变化。

    若是溟沧派舍得派出千余名弟子前去填阵,此阵也是必破无疑,不过如此一来,溟沧派自己根基也是毁了,而且身为名门正派,此事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做得。

    待童子又唤来八名弟子,孟真人打了一道符箓进入他们的识海,这才道:“我已将此阵这两个时辰内的诸般变化告知尔等,你八人携了法器前去,千万不可为阵中景象所迷,免得自乱阵脚,若得以达到阵角上,无需去管其他,抛下法器即可,可曾明白?”

    八人一起躬身应是。

    孟真人挥袖道:“去吧。”

    这一坐,又等了半个时辰,待到午时将近之时,又有八道灵光飞上了峰顶。

    孟真人看了看天色,摇了摇头,道:“时辰已过,子时再言吧。”

    只有在每日子、午二时阴阳接替之时,守阵四人运转气机时才会出现一丝滞涩,换做其他时辰,则此阵破绽更为难觅。

    时间匆匆而而过,到了子时后,这一次前去破阵的十六名弟子依旧无功而返。

    四位真人默坐不语,如此到了第二日午时,再度派去的十六名弟子仍是死了在阵中,只余元灵得返,没有一个能冲到阵角上。

    这日子时一到,待前八名弟子试阵之后,孟真人却是一气遣了三十二名弟子出去。

    在耐心等待了大半个时辰之后,孟真人突然睁目,其余几位真人也是神色一动,他掐指推演,旋即一叹,道:“可惜了,朱雀位上有一弟子虽然成功闯入阵角,但我所料不差的话,这是那四人故意露出的破绽,好引我等入阵。”

    他摇了摇头,若是两个阵角上都有弟子闯入,便是陷阱,也值得一闯了。

    不出意外,今日这些闯阵弟子没有一个活着归来,只余被玉牌护持的元灵飞回峰顶,夜色之中,数十道如同萤火般的光芒飞来,岛上数百弟子也是看得黯然。

    这两天来,张衍一直在冷眼旁观,见了此景,心中感慨,“不得大神通,大法力,长生不过一场空梦罢了,只是一枚受人摆布的棋子罢了,除非自己成为那弈棋之人,才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颜真人面无表情道:“明日便是最后一日了,师兄该下决断了。”

    孟真人沉声道:“明日午时不破,子时也便没有机会了,可叹,我所授的破阵之法若能秉持本心,不受阵象所扰,必能闯到阵角之上,这些弟子明明已知自家必死,事到临头,却仍心存畏怯,以至错失良机。”

    颜真人面无表情道:“若是他们道心坚定,纵是受资质所限,也不至于在化丹境之下修为便停滞不前。”

    孟真人缓缓点头,对童子说道:“童儿,去将那三位师弟唤上来。”

    未过多久,便有三名白发苍苍的修士走了上来,对着四位真人也不叩拜,只是拱手为礼。

    这三人和四位真人俱是平辈,只是修炼到化丹顶峰之后,却是无法练就元婴,如今寿元将尽,只能求个杀道解脱,转生为人再修了。

    孟真人站了起来,稽首道:“明日午时,要劳烦三位师弟了。”

    三名老者都是表情淡漠,显然早已看透生死,回礼道:“我等听凭师兄吩咐。”

    颜真人突然转过头,一道冷冽的目光向张衍处望过来,淡淡道:“张衍,你明日便与这几位师弟一起闯阵。”

    ……

    ……(未完待续。)

    PS:  PS:这是今天第一更。

    昨天感到身体不适,胸口有些发疼,所以早早睡下了,没能多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