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二章 但凭手中剑,斩破万里云(一)
    “那张衍便是在此处修行了?”

    云头上十几个驾驭飞舟法器的少年探头看着下方,不时指指点点。

    在他们身后,有一名不依仗外物,凭空而立的年轻修士,他望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红光罩体,流焰舞动不休,看得出是一名玄光境界的修士。

    这年轻修士见灵页岛上烟云滚滚,煞气肆虐,不禁露出满意之色,笑道:“果然如师弟们所说,如今我要祭炼那神岳火雀剑,这座灵页岛上的金风烈火之气的确甚合我意。”

    有一名短袖少年不解道:“彰哥儿要炼此剑,等那张衍死了来再来此处岂不是更为稳妥?何必眼下急急来此。”

    另一名蓝衣少年却有些不满,上来将他挤在一边,骂道:“糊涂!那岂不是显得彰哥儿怕了他?他左右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你莫非忘了我等当初在丹鼎院被他羞辱之事?那时不过为了讨几枚丹药而已,居然被他用云阳金锁锁在地窖之中,后来更被逐出门去,今日便要让他看看,我等就是又回来了,他又能如何?”

    有人笑着插言道:“何必多想,这张衍不过是玄光一重修为,若他真敢动手,自然有彰哥儿上来对付他,何需我等忧愁?”

    那个被唤作“彰哥儿”的年轻修士背负着双手,淡淡说道:“那张衍若识趣,乖乖把此岛让与我,看在他即将赴死的份上,今日我便也给他几分脸面,若是不识抬举,我也不介意给他些好看,为诸位师弟出一口恶气。”

    此人名叫万彰,乃是泰寿万氏族人,平日里在六川四岛中的赤阳岛上修行,今次在涌浪湖之战中崭露头角,一战下来。也未曾遇到过什么像样对手,不免有些心高气傲起来。

    他这一辈上,另有五名六川四岛的杰出弟子,与他一齐被人称作定星六俊。

    不过他在六俊之中排名最末。这倒不是因为他修为最差,而是他手中没有一把匹配得上自身玄光的上好法剑,虽然他早早寻齐了炼制之物,但是苦于没有合适的练剑之地。

    张衍这座灵页岛倒是极为合适,但先前他碍于张衍真传弟子的身份。也不敢贸然找上门来,现在闻得他要去闯阵赴死,不免就起了自家占来的心思。

    短袖少年却一脸担忧,道:“这张衍既然必死,如今我们来抢他洞府,他不会与我们情急拼命吧?”

    绿衣少年哈哈大笑起来,“余师弟,这却是你不懂了,这些闯阵弟子即便是死了,门中也会送他们前去转生。也不是没有从头来过的机会,这张衍若是恶了我们,难道就不怕我们趁他转世时动些手脚?”

    众少年闻言纷纷恍然,这几日来,前去闯四象斩神阵的弟子也都纷纷挑选了出来。他们多数是门中此生再无望修道长生的弟子,若在阵中死去,门人后辈自有人来照应,除此之外,这些人事先还都得了门中赐下的护灵玉牌,就算是肉身被毁。也能将那一道元灵送出阵去,门中自会送他们去转世为人,待日后再去接来修行。

    因此在十几个少年眼中看来,张衍既去闯阵。注定也是要毁去肉身的,若是眼下敢得罪他们,等他元灵转世之时顺便给他做个手脚,或者干脆弄个魂飞魄散,怕是也无人为他出头,为了自家后路打算。他又岂能真的没有顾忌?

    灵页岛上,张衍正坐在洞府中翻看手中几封书信。

    这几日来,得闻他竟然要去闯死阵,熟识交好的几位都是来信劝说。

    谢宗元来信劝他不要轻言生死,能走上修道之路那是几世也得不来的机缘,修到眼前这一步更是不易,再转生一次必然是昧了前世真识,就算有门派护持,得以重头再来,但除了少数一些大能修士有意兵解外,多数人怕也未必有这一世的成就高。

    宁冲玄也是有书信而来,不过他言语简单,其他都没有多说,只言张衍若是不幸折在阵中,自会去收他转世之身为徒。

    最想不到的是,同去闯过魔穴的冯铭竟然也来了一封书信,言道及前次全靠张衍才能得出魔穴,自思虽然人微言轻,但若有什么需要他办的,定然全力而为,绝不推脱,观他信中言辞,倒是极为真诚。

    人情冷暖,倒是尽在这几封书信之中。

    不过张衍却微微一笑,你们又怎知我的打算?

    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听到洞府外面一阵吵闹声,便抬头问道:“门外何事?”

    商裳匆匆步入洞府,敛衽一礼,道:“禀老爷,岛外有人前来拜访,只说是老爷的旧识,可奴婢见他们个个神色不善,怕不是什么好路数,因此不敢做主放他们进来。”

    “旧识?”

    张衍眉毛一挑,起身步出洞府,抬头往空中看去,自踏上修行之路后,但凡他见过的人便不会忘记,眼下目光只一扫,便认出来这一行人的来路,他眼睛微微一眯自己还未真个去死,这些魑魅魍魉就都跳出来了。

    当下露出冷笑之色,将牌符从袖中取了出来,顺手打开禁制,他倒是要看看这行人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这一行人在万彰带领下旁若无人地落在洞府前,张衍又看了看,发现上一次去丹鼎院闹事的少年,大多都在此地了。

    那名蓝衫少年狠狠剜了盈盈站在一旁的商裳几眼,口中啧啧连声,道:“这鱼姬美人倒也不错,等会儿拿了回去送给大师兄,也好让他多传几手妙诀给我等,诸位师弟以为如何?”

    身后少年闻言,都是一阵肆无忌惮的击掌叫好,蓝衫少年更显出几分洋洋得意来,又拿眼角去瞄张衍,他们今日来,就是要报当日被辱之恨,本就没有好言好语的打算。

    当先行走的万彰倒是稍显稳重,走上前来,敷衍似地拱了拱手,嘴角挂着淡淡嘲弄笑意,道:“我乃泰寿万氏族人,在赤阳岛修行,如今我需炼制一把火属飞剑,你这里倒是不差,便给了我吧。”

    他神情一副理所当然,仿佛吃准了张衍不敢不给。

    张衍却不答他,只是指着蓝衫少年那一行人,淡淡说道:“这十几人我记得早已被逐出门去了?怎么如今在此?”

    那蓝衫少年闻言,一个箭步抢出身来,喝骂道:“张衍,你还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真传弟子么?如今你已是将死之人,少在这里摆这副架子,还是先顾念着自家吧,小爷当初能被请走,今日就能被再请回来,你又能如何?”

    张衍眼中冷芒一闪,道:“也就是说,你们未得门规允许便回转了山门?”

    “门规?”蓝衫少年哈哈大笑,回头对着他那些同伴说道:“门规算什么?小爷倒想看看,如今有谁还有胆来……”

    他话还未曾说完,突然,一道蓝芒从颈脖上闪过,嘴巴张了张,两眼一翻,头颅便从脖子掉了下来,“噗通”一声,无头尸首栽倒在地。

    张衍淡淡说道:“跳梁小丑,也敢来我面前大呼小叫。”

    这一幕发生的极为突然,本来还在大笑的那些少年俱是面容一僵,声音戛然而止,愣愣地看着,几疑自己还在做梦。

    可那颗带着张狂神情的头颅还躺在那里,此刻看起来还有几分扭曲,明明白白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

    便是万彰也怔住了,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颤抖着手指着张衍,惊怒交集道:“张衍,你,你,你竟敢残害同门?”

    张衍一声冷笑,道:“被逐出门去还称什么同门?竟然还敢回来?尔等视门规如无物,那是自寻死路,我如何杀不得?不但要杀他,你们今日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一并了结了吧。”

    这一句话杀气腾腾,见张衍目光冷电四射,这十几名少年遍体生寒,惶然无措。

    万彰大怒,叫道:“你敢……”

    他刚时候出这句话,心中一寒,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大叫一声,奋起全力往旁侧里一闪,恍然中只觉右侧肩膀一凉,回头一看,不禁骇然失色,自家一只手臂居然不翼而飞了。

    见万彰在张衍手中竟然片刻也不能抵挡,不知谁人喊了一句,“快跑啊!”

    诸少年这才醒悟过来,慌慌张张拿出飞舟法器,手忙脚乱地想要逃跑。

    张衍袍袖一挥,大喝一声道:“都给我留下吧!”

    蓝芒乍现,只见一道剑光往来纵横,根本分不清这一瞬间究竟劈出了多少剑光,等剑气散尽后,这总共一十八名六川四岛的亲族弟子俱都被他斩杀当场,连元灵也一并绞碎。

    场中只剩万彰还有一口气在,这也是张衍并未把他放在心上之故。

    万彰哪里想到张衍竟然如此凶残,心胆俱裂之下哪顾得上其他,驾起了遁光往外逃去,口中声嘶力竭地喊道:“张衍,你敢杀我,六川四岛不会放过你的……”

    张衍一声冷笑,遁光一起,也是跟着追了上去。

    此时他身在空中,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斩开束缚,放开手脚的畅快来,心中豪气顿生,大喝道:“六川四岛又如何?今日敢来招惹我,我便要凭借手中之剑,踏破尔等山门,叫你们看看我的手段!”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