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九十章 大势在手 无惧鬼邪
    张衍听了周崇举之言,便知道这位秦真人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女子,他这位周师兄儒雅好静,又有自己的主见,伤了道基之后怕是更受不了她的脾气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忖道:“周师兄时常在掌门那里走动,再加上各院弟子几乎都需要丹鼎院的丹药,他既然有心复仇,绝对不会坐着干等,在门中二百余年,定然也是布置了不少棋子,便如眼下这些消息,换了他人哪里能够这么清楚?”

    难怪琳琅洞天的弟子从来不来丹鼎院索取丹药,想来也是秦真人知道周崇举的布置,所以不让他把手伸进来。

    如今这事看似危机重重,但往浅里想,只要周崇举向秦真人一低头,似乎便能解决了。

    可张衍见周崇举的神色,好像事情又没有那么简单,否则自己是他的报仇希望所在,与此事相比,丢点脸面想来不会太过为难。

    那么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张衍心中想:“周师兄是在顾忌什么呢?”

    周崇举在那里沉声说道:“这些年来,我虽然在溟沧派中修为比不上那几位真人,但是也不算仰人鼻息,如是低头认输,丢了老脸倒也没什么,还有其他路子可走,可一旦和秦玉重聚,掌门定不会容我,你会也更为危险。”

    张衍听明白了,周崇举执掌丹鼎不仅是因为他丹术高明,还因为他辈分高,又不偏向任何一方,只是和掌门走得近些,但是一旦和秦真人重归于好,那秦真人上有长老支持,外有同道声援,内里又有手握门中七成丹药的周崇举辅助,那到底谁是掌门?

    张衍仔细想了想,沉吟道:“师兄。秦真人此举,你说会不会还有为自己徒儿考虑的原因在内?”

    周崇举一怔,随即站起来走了几步,猛一回头。道:“师弟,你看得还真是准,这个可能极大,听闻她向来喜爱这个徒儿,以我对她的了解。说不定她心中有玉成此事的念头,只是她绝无可能向我低头,因此特意将矛头指向你,逼我服输之后,你与她徒儿之间的事自然水到渠成了,唉,我怎会没有想到呢。”

    他一拍椅背,道:“若是早几日想到,也不会如此被动。”

    张衍微微一笑,道:“我与周氏有瓜葛。就算是秦真人怕也不敢轻易伸脚进来。”

    周崇举点头道:“不错,周氏势大,而且势力多半在玉霄派中,实力丝毫不比我溟沧派弱半分,不过当年我并没有告诉秦玉真相,否则依她的脾气,那只会坏事……”

    他说到这里,见张衍笑盈盈坐在那里,仿佛一点也不把这件事事放在心上,不禁目露奇光。道:“师弟,你是否有了什么主意?”

    张衍微微颌首,道:“其实有一办法不但可洗刷我身上所谓嫌疑,还可以堵塞悠悠众口。而且若是成了,说不定还有天大好处。”

    周崇举闻言,神情顿时振奋了几分,道:“说来听听?”

    张衍笑着一拱手,道:“师兄消息灵通,不妨先将这几日三泊与我溟沧派的局势告知。”

    周崇举不知张衍为何提及了这件事。不过想必也是有他的原因,因此想了想,坐下来道:“碧血潭虽然扣留我派四百数弟子,但罗孟泽也知道不能逼迫太过,因此去信与掌门说,他愿意与溟沧派做过一场,决定三泊归属,他会在南荡泽中布下一阵,名曰‘四象斩神阵’,如果我派能破此大阵,他不但将那些弟子尽数放还,而且将三泊之地拱手让出。”

    张衍淡淡笑了笑,接口道:“罗孟泽是否还说,如是溟沧派败了,他一样可以将那些弟子放回来,也同样可将三泊之地让出,但需给他两年时间。”

    周崇举冷笑道:“罗梦泽老谋深算,两年后?怕是水国内乱已定,未必能拿他们如何了。”

    他边说边摇头,随即像是醒悟过来什么,霍然抬头看向张衍,惊讶道:“师弟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师兄我也是才从掌门那里知道不久,便是几位真人也不知晓,掌门绝无可能与你说啊。”

    张衍微微一笑,神情满是成竹在胸,道:“我这几日在竹节岛上也并非无所事事,却是出门走了一圈,去见了这个人。”

    他用手蘸了一点杯中茶水,在桌案上了画了一枝桂花出来。

    周崇举眼中光芒闪动,然后伸出袖子,不动声色将那水渍抹去,道:“此人说什么?”

    张衍笑道:“师兄请附耳过来。”

    周崇举把身体往前凑了一点,张衍嘴唇翕动,似是说了几句什么。

    周崇举听了之后,双目一睁,随后坐在那里沉思起来,良久,他吐出一口长期,道:“如果真如师弟所说,此事倒也值得一为,而且掌门与此人原本就是旧识,据闻此人当年还助掌门脱过险,所以他当没有骗你。”

    张衍拱手道:“虽如此说,但仍需师兄从中斡旋。”

    周崇举却是神情轻松了几分,他呵呵一笑,道:“你却放心,坐在掌门这个位置上,他又岂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你此次若真能为掌门帮上这个大忙,师徒一脉不但实力不损,反而还可能翻身将世家压住,若是你修为再上去一层,门中未来定有你一席之地。”

    张衍不禁点头,任他千百算计,在这等大利益面前,也统统要被碾成齑粉。

    周崇举将此事在脑海里反复来去想了几遍,将诸般细节考虑清楚后,便站了起来,道:“事不宜迟,我此刻便去掌门处商议此事。”

    他伸手拍了拍张衍肩膀,道:“师弟,你一去月余,也该去看看雁依了,如今她在鹫山上修行,师兄我虽为你担待不少,但她终究是你的徒儿。”

    张衍点头称是。

    周崇举一笑,衣袂一摆,转身出了房门,等张衍走出来时,只余竹帘轻轻晃动,他走了出去,一抬头,见天上白云悠悠,闲适自在,心中忖道:“只有身在九天之上,才能得此逍遥,否则终归还是棋子。”

    望了片刻后,他收回目光,一拔遁光,往鹫山上飞去。

    鹫山在鱼船所在之地的正东方,这座大山山势平坦,满山花草茂盛,艳丽夺目,刚一接近,便觉满鼻异香,熏人欲醉,山坡上灵禽啄羽,瑞兽酣息,比之当年张衍在苍梧山上的凄凉景象可是好过太多。

    可见修仙如能如能遇到一个好师傅,便在大道之路上先自踏出了一步。

    刘雁依的修炼洞府正是在山顶之上一间庐舍之中,此处灵气充沛,前方是留着一块空地,四周围是一片花圃,张衍在庐舍前落下身影时,有几名女童正在院中扫洒。

    她们都是周崇举从玄龟陆洲上九座城池中选来的机灵女童,特意送过来服侍刘雁依的。

    见张衍从云头中落下,几个女童睁都是睁大着好奇的眼睛看过来。

    她们被送出家之前,也是常听父母哪一日若得了神仙看中,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过她们年纪都是十岁出头,自小是在九易城中长大,城中多是俗人往来,溟沧派中修士很少往那里去,她们也没见过什么神仙,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有这么一群人与他们住在同一片大泽中。

    周崇举将她们送来此处时,为了避免麻烦,那也是施了法门的,因此她们浑浑噩噩,只觉一觉醒来便到了这里,也不觉有什么奇异。

    她们平时也不许走出这座山峰,服侍的又是一位和她们年纪差不多的少女,开始还有些敬畏,日子一久,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与她们不同的地方,也就放开了许多,只是她们都是心思灵巧的女孩儿,虽然心中不怎么畏惧,表面上依旧恭恭敬敬,不叫人挑出一丝差错来。

    可如今见了这里居然真有飞天遁地之人,心中震撼可想而知,一个女童怯怯上前,一个万福,道:“这位仙长从何而来?这里是刘小娘子修道之所,周掌院命我等不许放他人进来。”

    张衍笑了笑,正要开口,庐舍中房门却“吱呀”一声开了,里面露出刘雁依精致的脸容,惊喜道:“师傅!”她几步走出来,在地上一跪,道:“徒儿叩见恩师。”

    张衍倒是有些讶然,他把这个徒儿接过来时,一共也不过待了几个时辰,本想这么多时日不见,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必定也认生了,还想要怎么开口,可刘雁依那欣喜之意看得出发内心深处,掺不得半点虚假。

    他心中不禁感慨,“看来还是周师兄教导有方,日后怕是要多多麻烦师兄了。”

    他哪里知道刘雁依在家中自小就是孤苦无依,无父无母,全靠姨娘养活,后来姨娘病逝,姨夫又打算将她卖了,幸好刘韬及时回来将她接走,这才免遭噩运。

    但刘韬自家也要修行,没有时间来照顾她,在岛上地位又不高,总是遭人冷眼,小小年纪,也算尝尽人间冷暖。

    后来她被张衍带来这里修行,她也是聪颖灵慧,知道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师傅所给,心中只想着未来修行有成,一定要好好报答师傅,因此虽然分别一月,却反而觉得有一种又得见亲人的喜悦。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