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五章 有求必应 三宝任取
    清脆响声之中,这次进来的是一位模样十五六岁的红衣少女,她明眸皓齿,神情天真烂漫,柔腰仅堪一握,若论美貌,张衍见的女子中,除了周幼楚,倒还没有一个比得上,只是尽管她掩饰的很好,却不能完全隐去身上那股淡淡的妖气。

    陈桐见到,不觉皱起了眉头。

    少女见此亭中已坐着两人,不禁犹豫了一下,向着朴鱼子一个万福,道:“晚辈罗真真,见过前辈。”

    朴鱼子倒并无歧视之意,神情和善地指了指那最后一个座位,示意她去那里坐下。

    罗真真见那陈桐背后站着两个美婢,是以坐下后,禁不往张衍那里挪了挪。

    她虽然此举无意,可却惹起了陈桐的不快,暗道:“哼,区区一介女妖,竟然也敢看不起本少爷,等下了此处之后,让你见识本少爷的手段。”

    朴鱼子看三人坐定,一挥手,便是一片云霞将整个亭子遮住,三人也并不觉得奇怪。

    他笑眯眯道:“你们既然来此,想必也听说过我门中的规矩,我也不耐多说。”他伸手一指张衍,道:“你是第一个到来,便你先说,你求得是什么?”

    张衍曾从艾仲文那里听说过,若是遇上补天斋之人,便可向他们求取一物或者求办一事,至于他愿不愿意,就要看你自己的机缘了,通常只要不太过分,他们都会答应,因此修道人常以土地庙中的“有求必应”四字来戏称补天斋的弟子。

    不过补天斋的人也不会白给你东西,往往会再指派你做某件事情,只是这些事比起他们所付出的却是不能比较,从来就不曾有刻意为难人的。

    张衍略一沉吟,道:“晚辈求一件能收五气,能携之行走天下之物。”

    他原本打算用功德去灵机院中换某件法宝,不过葛硕就算能回来,看来也保全不了自己了,他给自己记上的那个五功就算能拿到。恐怕也要费上一番周折,既然今日在这里撞上补天阁的人,那么就是机缘了,索性就求取这么一件法宝。

    听到张衍的要求如此简单。朴鱼子脸上露出几分讶然之色来,随即他点了点头,袍袖往桌案上一拂,摆出来三件宝光隐隐的东西,道:“我这里有三件宝物。分别为伏气囊,万军兜,以及山河一气云笈图。”

    他狡黠一笑,道:“你只一人求我,所以我只能给你伏气囊,但若是你能将你身旁这两位说服,愿意将他们自家求取的机会让与你,这三件法宝则任你择其一。”

    说出这句话后,陈桐脸上是微微冷笑,而罗真真只是托着腮。用那双美眸好奇地看着张衍。

    张衍看了看这三件宝物,也不禁暗暗惊讶,伏气囊不去说,是一件上品灵器,而那万军兜却是一件玄器,那山河一气云笈图更为不凡,乃是一件真器!要知道,只要是真器,必定内中孕育出了元灵!

    不过此物不能用来争斗,价值就未免下了几个层次。因此陈桐和罗真真虽然也同样看到,却也不觉得有多好。

    见张衍在那里沉思,朴鱼子微微一笑,转头去看陈桐。道:“你是第二个来此的,你求得是什么?”未等陈桐开口,他又伸出手一阻,道:“慢来,你若求我收你入门还是莫说了,免得平白浪费了这次机会。”

    陈桐笑道:“小子得了家母指点。自不会不自量力,此来另有所求。”他伸出手,身后美婢从包囊中取出一物,摆到桌上。

    亭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这是一本书卷,上面写了《螭龙真卷》四个大字。

    陈桐拱手道:“此物是家严从一位散修身上得来,看起来是一本书卷,实则是一件宝物。据说其中还藏有一门上古传承的小神通,只是此宝奇特,内中全用蚀文写就,且每一人只限翻看一个时辰,看过之后便再也不能开卷,此物有灵,若是请人去看,如有原先观览过的人在旁,只消稍稍扫上一眼,也会自己阖闭。是以想请朴鱼子前辈为小子解此难题。”

    朴鱼子扫了一眼,捻着胡须道:“此卷分为上中下三卷,你求我的话,却是只能给你解读一卷,但你若能说服这两位退出,退出一位,我便为你多解读一卷。”

    陈桐并不意外,只是他不觉皱眉,暗道:“我得了母亲提点,提前知道这位朴鱼子前辈会在此处驻脚,在这里等候了十天,这才等来了机会,本想一人独占好处,却不想从哪里跑来这两个厌物,我需想个办法,让他们让出自家的机会。”

    朴鱼子不去管他,又把目光移到罗真真这里,温言道:“女娃娃,你所求何事?”

    罗真真坐直身子,美目一眨不眨看着朴鱼子,认真说道:“前辈,我家即将远迁,只是我有一位堂妹自从年前失踪后便生死不知,我自小与她感情甚笃,想请前辈推算一下,她究竟是死是活,如是还在人世,又身在何处?”

    说到这里,她站起来,重重给朴鱼子行了一礼。

    朴鱼子叹了一声,道:“女娃娃你来得不巧,三天前老道我与人赌斗输了,他要我三年内不得与人推算任何事情,是以你只能换上一事了。”

    罗真真眸子中流露出一片失望之色,她想了想,亚了摇头。

    朴鱼子奇道:“你莫非什么事都没有要求我的么?”

    罗真真道:“晚辈要求前辈办的事情前辈做不到,前辈做得到其余事的晚辈不想求。”

    听她这么说,朴鱼子倒也不以为忤,笑道:“那也随你。”

    那边陈桐却是大喜,用手指敲了敲桌案,道:“这位娘子,既然你别无所求,不如你退出,把这个机会让与我可好?”

    罗真真是个没有心机的少女,也不觉得这机会让出去有什么可惜,正要答应,张衍却目光一闪,突然开口道:“慢来,这位罗道友可否将这个机会让与我?我识得一人,可为道友推算,有十成把握可以推算到罗道友那位堂妹的如今下落。”

    罗真真瞪大了眼睛,道:“真的。”

    张衍微笑道:“我自不会欺瞒道友,若是不信,我等可立下法契。”

    罗真真“嗯”了一声,重重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这个机会就给你啦。”

    在她心中,本来也没觉得这个机会有多珍惜,因此听到有人能为她推算堂妹下落,就立刻答应了。

    陈桐在一旁看得有些愣怔,没想到这个机会就这么让张衍拿过去了。

    不过要推算修士行踪,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除了需要特殊的法宝之外,还会折损修为和寿元,没有几个人会这么做,朴鱼子适才推脱,也很有可能只是托词。

    不过陈桐心中转而一想,这样也好,原本还想说服两个人,现在看来只要说服一人即可,而且也不用和那个女妖精打交道了。

    张衍所需之物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大不了白赠他几件。

    打定主意后,他对张衍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欲求之物,我族中也有,名为紫收盒,乃是一件玄器,此物能收摄天下各种精气灵息,你若将你身上那两个机会让与我,我将此物赠你,如何?”

    张衍却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够。”

    陈桐先是一皱眉,随即一笑,心道只要你肯换,那就还有得可谈,便道:“我乃是登扬陈氏弟子,你如答应退出,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尽可来找我,我皆替你遮挡住。”

    他修为不过是明气一重,上得天来都是靠了身上的宝衣和脚下的云履,但是口气倒是不小。

    不过张衍知道,这人倒是没有胡吹大气,登扬陈氏的确势力极大,族中也有不少弟子拜在溟沧派门下,比如那个曾经败过南华派和广源派下院弟子的陈枫,便是出身登扬陈氏。

    但他还是没有答应,摇头道:“只是一句空口白话,便想要去在下两个机会,兄台也太过精明了。”

    陈桐不悦道:“你只不过是为了求一件载气之物,何必如此计较?”

    张衍笑道:“兄台此言差矣,我向前辈求取此物,那是我和前辈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如今想要我退出,那是你有求于我,因此只这一个宝物和一承诺却是远远不够。”

    陈桐神情不禁一僵,只是张衍说得在理,他又无从反驳。

    罗真真性子活泼,听了张衍这话觉得好玩,不禁“扑哧”一笑,这一笑犹如百花绽放,便是陈桐也呆了一呆。

    见张衍和陈桐两人口舌往来,朴鱼子却是在一旁阖目养神,好像不曾听闻一般。

    陈桐压揉了揉额头,随后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一抬头,沉声道:“那就请兄台言明,你到底要什么,才肯与我交换?”

    张衍笑了笑,道:“我所求之物,兄台身上也有,就怕兄台舍不得。”

    陈桐闻言一怔,眼珠转了转,忽然也笑了起来,神情居然轻松了几分,豪气道:“兄台只要开口,只要如今我身上有的,我皆可应允,便是你要我身后那两个美婢,我也可以给你!你说吧!”

    张衍笑着拱了拱手,说出了一句让陈桐目瞪口呆的话,“既如此,就请兄台退出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