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二章 真形逍遥 局势再变
    张衍看了几眼,发现这行字迹全是用蚀文写就,密密麻麻不下三五百字,除此之外,在旁边还有不少注疏解读。

    只是整篇法诀排序竖横皆有,显得十分凌乱,仔细看了几眼,才在夹缝中寻出来历。

    这法诀名为《定真逍遥篇》,是一篇讲究如何匿形脱身的法门。

    而适才鳝妖黄朋所使的那道护身清光,在这其中也有记载。

    此法居然连如意神梭和星辰剑丸都能挡住,张衍好奇之下不禁看了下去。

    粗粗一览之下,他不由感慨,这黄朋毕竟是根脚浅薄,只把那些注疏文字读了去,是以半通不通,不能领会其中的真正奥妙,如是真个把这法诀修炼成了,自己今天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只是等再继续看下去时,他却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法门并不完全,明显还有缺失的地方,且不仅仅是此处,在最为关键的几处地方都是如此,

    这样一来,使得原本一篇甚至高明法诀的顿时下降了好几个层次,不免令人心生遗憾。

    大致看完之后,张衍又重新琢磨起手中这件金箔一般的东西来,看其形状和色泽,记忆之中,似乎某本书册上也提及过类似的东西,凝神想了想,心头闪过一道灵光,暗道:“这莫非是德文铁劵?”

    德文铁劵倒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宝,而是千余年前,一名叫做申屠虢的修士闲暇之时炼化出来的,此物没有什么威能,只是能将半尺之内但凡书册上的文字图画都能影拓一份上来。

    是不是只要试一下便知了。

    张衍随手取出纸笔,写了两字上去,再用此物一照,只见光滑如镜的面上不多时便虚虚浮现出两个字来。

    他轻轻一笑,将此物和纸笔一起收入起来。

    他抬头看了看那洞府,这黄朋手中有这件东西,不知道是否是误闯了哪家仙府。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留下,想到这里,他便迈步向里走去。

    闯入洞府中一看,发现这里大约是三丈大小的一座石室。布置粗鄙简陋,除了一张玉床和几个陶罐之外,便别无他物,但拾掇得倒是颇为干净,并无任何异味污垢。

    信步走了一圈。发现东南石壁上有一处隐蔽边门,不仔细看绝对不容易发现。

    他微微一笑,上前推门而入,只一进来,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

    这座石室正中生长着一株郁郁青藤,其貌盘旋扭曲,虬结苍劲,形似一条拱背拔肩的卧龙,端的是气势非凡。

    更为奇异的是,此青藤上爬满了细密如蚁的文字。张衍凑上去细细一辨,不禁面露欣喜之色,那“定真逍遥篇”的正文本源原来就是出自这里!

    当然,这不是无聊之人特意将其刻在在青藤上的,而是这整篇法诀不知道被谁用大神通打入了这株青藤的种子内,再随着这青藤逐渐成长,到了一定年份之后,枝干上便出现密密麻麻的字符。

    此种景象颇为奇异,他也是第一看到,不免啧啧称奇。

    难怪德文铁劵中的句式颠三倒四。原来是因为文字随着藤枝伸长,排序逐渐呈螺旋状上升,而这黄朋又不懂得如何梳理,是以显得杂乱异常。

    既然正文在此。张衍这一次便留心细看,只是随着青藤一路到了最顶端,内容却到这里戛然而止。

    而尽头处如今却已结出一颗红澄澄、沉甸甸,丰润饱满的果实,眼看就要瓜熟蒂落。

    张衍心下琢磨,这种手段。倒像是十大玄门之一的太昊派的法门,听闻太昊派有一株青帝神木,传承法门时,都是让真传弟子上神木去摘落树种,然后再用门中法门引导,种出一棵树木来,待树果成熟落地时,便能从中找出法诀。

    据说每名弟子的所得法门皆不相同,虽然威力大小不一,但却是最为适合自己修行,其余玄门九派,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一家能比得上。

    原本那鳝妖黄朋便是因为这颗果实眼见就能成熟,所以守候在此处,想等着拿了最后的法诀就走,没想到这个时候张衍杀上门来,最终身死道消。

    张衍暗中寻思,这法诀颇见玄妙之处,倒也不能便宜了他人,只是他还需要去另一处岛上,也不能在此久候。

    想了想,他走出洞府,从袖囊中取出一套阵旗,又拿出一根玉简,默默看了一遍布阵之法,随后起身飞遁,在此岛上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走了一个来回,将阵旗布下,再开了禁制。

    如此一来,除了通晓此阵开启法诀的人之外,暂时无人进得来的此处,而且溟沧派弟子也没有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此,待他将蚂安岛上的妖修诛除,想来此处果实也差不多成熟了。

    见布置妥当,他便不在耽搁,唤了熬通出来,踏在背上,一拉绳圈,起身直奔另一处妖岛而去。

    蚂安岛与息烁岛相距不远,飞遁了半个时辰左右,便已遥遥在望。

    就在此时,岛上飞起一道光芒,只是颜色不纯,弥漫着一股妖气,见了张衍踏蛟而来,那道光芒的主人似乎吓了一跳,顿了顿,居然扭头就跑。

    那妖修遁光倒也不慢,张衍此时若是赶上去,虽说用不了多少时间,不过他心里挂念那青藤赤果,对方既然肯让开洞府,他也没心思去追,到了蚂安岛上空,沿着四个方位转了一圈,挥手扔下阵旗后,返身就走。

    待张衍走后,那道妖光闪闪缩缩的又回转了过来。

    光芒一收,露出一个半尺高,白眉白发的老头来,眼见自家修行的岛屿上被布下了禁制阵旗,不禁暗暗叫苦,心道:“此人从息烁岛方向而来,看来黄道友是凶多吉少了,如今溟沧派围杀我碧血潭妖修,小老儿我招惹不起,不若另觅他处修行,总好过数百年功果毁于一旦。”

    言罢,袖子将头脸一笼,一道玄光将他裹住,便往东南方去了。

    张衍再次回到息烁岛上时,一来一回,又用去了一个时辰。

    他本是子时出来,此刻已是寅时中,天边已微微放亮。

    从熬通背上落下,他取出玉简,默念口诀开启了禁制,一路步入洞府内,只是抬头一看,眼前景象却让他一怔。

    那株青藤早已是浑身枯萎,凋零灰败,凄凄惨惨,不复先前雄姿,而地面上却掉落着一枚烂熟的果实。

    张衍笑道:“倒是来得巧,一失一得,一饮一啄,果然皆有定数。”

    若是他前去追赶那名逃走的妖修,便会晚上片刻回来,到时说不准这种子就要落地深根,破土发芽,那要再得口诀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去了。

    他举手一招,凭空将果实摄入手中,小心分开果肉,露出其中的果核来,目光一扫之下,见这上面当真有不少密密麻麻的小字,便知是那最为的关键的要诀,心中不由欣喜,手腕一抖,将其收入袖囊中。

    既然法诀到手,此地已无需多留,他大步出了洞府,伸手一招,收了熬通回来,再把遁光一提,往竹节岛回返。

    直到卯时初,张衍才回到竹节岛,只是此刻,他却觉得气氛与他离去时大不相同,自天空上望下一探,岛上竟然停着两座灵枢飞宫,不知道又是门中哪个化丹修士到来。

    他在云头上看了看,辨明了范长青的那座飞宫,便往下一落,走了进去。

    等他入了大殿后,却见主位之上不见宁冲玄,只是一个黑须及胸的中年修士阖目坐在那里,其余人等也不见踪影,想是他第一个回来交令。

    察觉到张衍进来,中年修士两只眼睛微微睁开一线,沉声道:“你是哪一个?”

    张衍不知他是谁,不过看此人气势如山岳崔嵬,周身法力澎湃,一看就知道是一名化丹修士,便回答道:“弟子张衍。”

    “嗯?你便是齐师侄从魔穴中就出的那个真传弟子?”

    没想到听了他的名字,这名中年修士却是双目一下睁开了,把脸一沉,道:“修道就该按部就班,筑实根基,怎可走这些歪门邪道的路子?若不是门中顾念着你,你哪还有今日?你切记,修行当忌急功近利,心浮气躁,不可好高骛远,先下去吧,明日我另有安排。”

    说罢,也不容张衍开口,便挥手将他赶了出来。

    张衍出了飞殿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人是谁,怎么突然间训斥起自己来了?

    这是,他目光撇见一道人影,抬眼看去,只见范长青站在不远处对他招手,脚下立时紧了几步,走了上去。

    到了近前,范长青对他嘿嘿一笑,道:“张师弟,你可是也被葛师叔训了一顿?不必烦闷,他就是这个脾气,并不是对你而来。”

    “葛师叔?”

    张衍心念一转,想起这个人来,此人是渡真殿中一位长老的弟子,修道近三百载,与几位真人是同一辈分,平时古板严肃,动不动就要讲规矩道理,行事与庄不凡如出一辙,极惹门中弟子所厌。

    只是他却疑问道:“葛师叔在此,那不知宁师兄何在?”

    范长青微微一叹,低声道:“门中安排宁师兄回去只说另有重任,因此遣了葛师叔前来接替,师兄我也不知出了何等变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