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七十一章 息烁妖岛 妖鳝遗册
    这南荡泽夜间也是迷雾重重,白烟四起,不辨东西南北,天上黑漆漆不见星月,水泽之中时有怪鱼翻腾,泼刺之声不绝于耳,裸露在外的荒礁水石更是形似水兽背鳍。

    若是寻常修士在这片湖泊上夜行飞渡,要找寻一处岛屿那是千难万难,只能凭借记忆中的大致方位判断目标,说不准还要兜兜转转,徒然浪费不少时间。

    然而这次出行的溟沧派弟子皆是各有手段,那七名自成一路的弟子有那名手握地图的秦师弟引路,此人善长推算行程,到了哪里,行了多远,在哪个方向,心中都是一清二楚,绝对不会出错。

    任名遥则又有不同,他的万杀剑盘本就有定位寻气的妙用,哪处金气旺盛,兵戈汇聚,定然是妖族部众聚集之所,只要看准方位,一路寻着过去就是了,而且他那只白羽飞鹞也是一只灵禽,有辨路明途之用,是以他也很是轻松。

    张衍则不同,他也不拘方向,离了灵枢飞宫,出去十几里地之后,便把手一招,唤道:“熬通何在?”

    此言一出,一条半尺长的蛇形活物便从袖中窜出,迎风一抖身躯,霎时变成一条六丈长短,通体金鳞灿灿的妖蛟,只是身躯上如今安着一只鞍座,再前方则是一只软垫脚踏,颈脖中套着一圈银白色的细环绳。

    张衍一脚踩上软垫,拉起环绳,道:“此去东南息烁岛、安蚂岛,你可认得?”

    熬通扭动了下身躯,头颅一抬,道:“老爷,我自小在这三泊中觅食,不说每处都识得,但有多少岛屿暗渠,有多少奇峰怪石,妖女惯常偷欢之所又是哪处,我熬通都记着呢。”

    张衍一皱眉。一扯绳圈,叱道:“既然知道,还不带路,啰嗦这无用的做什么?”

    熬通被他一扯。不禁一咧嘴,把身躯一展,四爪舒开,便凭空飞了出去,速度倒也颇为不慢。

    它一边飞驰一边嘟哝道:“老爷。那谢宗元当真不是好人,你不知道,在那伏兽鞍中真是闷死我了。”

    张衍笑骂道:“休来骗我,伏兽鞍中昏昏沉沉,不知天日,你当我不知么?”

    熬通被当面揭破老底,不禁有些讪讪,他一时口无遮拦,忘了有精元血契在,张衍只要心中默察。便知道他心思几何。

    不过他这喜动多言的性格却是改不掉,只安稳了一会儿,便又憋不住了,嘴里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他是上古异种蛟龙出身,识海中自小得了不少族中传承,只是模模糊糊的辨不分明,也不管是真是假,一股脑颠三倒四地往外说,仿佛是要将这些天憋在肚子里的话全部倒出来。

    也幸亏张衍城府甚深,任他怎么说也不着恼。脸上仍是微微带笑,若是换了他人,早就脑仁发涨,恨不得一掌拍死它了。即便如此,到了最后,张衍也免不了叹道:“也不知当初给了你化形丹,去了你喉中横骨,到底是好是坏。”

    行了大半个时辰,熬通喊道:“老爷。你看前方那片光芒闪现之处,便是息烁岛,此地最是好认不过。”

    张衍看了几眼,赞同道:“的确如此,也不知道将来给哪个弟子在此处修炼,倒也风光的很。”

    南荡泽十八妖岛,个个景致都是独一无二。

    比如这息烁岛,此岛不大,前后左右不出千步,岛外尽是些半黑半绿,泛着莹莹碧光的礁石,散乱的堆成环状,将整个岛圈在其中,再往里去,石块开始呈现半黑半红的色泽,倒如同刚刚吞吐而出岩浆,同样也是围岛一圈。

    而岛屿中心,却是金光闪闪,满地都是如同黄铜般的大石,并以此为材,撑起了一座洞府,那光芒便是雾气也遮掩不住。

    不明就里的人看来,这座洞府倒是像纯金打造一般。

    一人一蛟很快到了近前,张衍看了两眼,觉得有些诧异,白日攻下的几处洞府都有妖卒守卫,至不济也有上百名妖兵撑场面,可是这岛上却空空荡荡,不知是这妖修脾气古怪,还是有过人之处。

    他沉声问道:“这岛是什么妖怪在修行?”

    熬通道:“这个却不知道,这南荡泽十八妖岛,每日每月都有妖修互相厮杀,也不知更易了多少主人,能占住一岛的妖修总之不弱就是了。”

    说完,似乎又觉得灭了自家威风,又加了一句,“不过,自然是不如老爷的。。”

    张衍也不去理他,五指一翻,信手夹了十道符箓出来,向前一抛,道了声:“开!”

    十道符箓如飞梭般向前飞去,到了深处,便在空中齐齐一爆,仿佛平地打了一个惊雷,轰轰声响中,原本浓浊的气雾立时被驱散了一大半,露出其中真容。

    只是奇怪的是,如此响动,却仍不见洞府中有何反应,张衍不觉有些讶异,之前无论哪个妖岛,岛上妖将都是未待靠近便早早冲了出来,哪里像现在这般被人打上门来还默不做声的?

    这样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岛中妖主,不过此妖白日里便得知南荡泽中有几处妖岛被剿,自觉惹不起溟沧派,便龟缩不出,后来思来想去,知道留在这里最终恐怕也难逃一劫,因此早早遣散了部众,自己本也有心逃走,只是洞府中有一物一时却割舍不下,因此还未走脱,还想再看几眼,如果张衍明日再来此处,说不定就只剩下一座空府了。

    现在听闻外侧突然爆响连连,便知道大事不妙,又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索性缩在洞府中不肯出来。

    张衍见状,不由冷笑一声,从袖中取出灌云钵,法诀一掐起在空中,再向下一翻,滚滚赤色烟云顿时如同江水决堤般倒了出来,往岛屿四处滚泼而去,这云霞看似轻飘飘如棉絮,但如一遇血肉之躯,便会如铅汞一般滞重,一旦被陷在其中,立时如同沉在万丈海底中一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人宰割。

    那妖怪识得厉害,脸色一白,知道今天躲不了了,一道黑风卷过,此妖便上了天空,与张衍遥遥相对,恨声道:“我黄朋自在岛上修行,从未招惹过你溟沧派,为何要来杀我?究竟是何道理?”

    张衍一抬头,上下看了此妖一眼,见这妖修一身长袍,是一个中年文士的打扮,并不似其他妖将一般恶形恶貌,看修为境界也只是玄光一重,与自己仿佛。

    今日范长青剿了六处妖岛,虽然多数都是玄光修士,但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多数妖修都是愚昧蛮横,蒙昧不明,连言语都说不囫囵。

    如今碰到一个口齿清晰的,张衍便回了一句,道:“原来是黄道友,我听闻上古蛮荒之时,天妖横行,将我人族视作蝼蚁一般任意吞食,那时它们可曾讲过是非对错?若不是之后我人族中大神通之士与天妖血战千年,以至于打碎地陆,震塌天柱,这才争得生存之机,恐怕我人族至今仍是你妖族口中血食,你问我是何道理,我告诉你,这便是道理!”。

    言罢,他也不再多言,骈指一点,星辰剑丸化作一道蓝芒疾斩下去。

    黄朋见那光芒犀利锋锐,不由脸色一变,把身躯一扭,现了原形,却是一条长达三丈的黑鳝,一道清濯濯的玄光一闪,便将它全身裹了起来,再往下一缩,居然被他闪了过去。

    张衍驱动剑丸来回追索,左兜右转,只是这黄朋身上玄光似乎有几分古怪,不但速度奇快,而且能在石缝中往来穿梭不定,滑溜无比,几次看似就要斩中时,都是差之毫厘的被他躲了过去,只能将其圈在一个范围内不予逃脱。

    张衍露出一丝哂笑之色,另一只手向前一点,一道青色光芒亦是飞了出来,一蓝一青两道光芒前后一夹,几个盘旋之后,便将其所能活动的范围越逼越小,彻底锁死了去路。

    黄朋眼见已无路可逃,喉咙中发出一声怪叫,把身子团成一团,身上玄光大放,再如陀螺般一转,任由如意神梭和星辰剑丸斩在身上。

    只是这两件凶物一遇到那清如淡水的玄光时,便如同是斩在了一团油腻之上,居然向两侧滑开。

    张衍见状,不禁“咦”了一声。

    得了这个空隙,黄朋一展躯体,一声尖啸,往前一窜,便化作一道清光闪了出去。

    它本以为此次已能逃出生天,正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飞遁,哪知才出去了十几丈远,头顶上空突然有一道金火之光蔓袭下来,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被裹了进去。

    如火似金的两气玄光上下一绞,便将其身上大半血肉磨去,就在此时,却“当啷”一声从其中掉出一物来。

    金红两色光芒一敛,现出张衍身影来,他一抬手,摄功玉符飞出,收了一丝精血上来,再向前两步,弯腰将那物事拾起,心中暗道:“不知是何物,居然我的金火玄光也磨之不动。”

    用手一捏,触手光滑柔韧,不知是何物做成,似金非金,似帛非帛,拿在手中轻飘飘如同没有分量,再仔细一看,发现那上面竟然隐隐约约现出一行字迹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