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七十章 激流勇进 夜攻妖岛
    张衍曾略微听周崇举说起过,化丹这一关极难踏过,若说开脉是铸就大道之基,那么金丹便是登仙之梯,是以成就金丹也有“架天梯”之称。

    宁冲玄修道不足五十载,便已是化丹修士,且是丹成二品,万中无一,不愧是孙真人最为看重的弟子。

    此刻在场众人心中隐隐然觉得,两年后门中大比,或许这十大弟子的名头和排序很可能会变一变了。

    范长青一番欣喜后放下书信,看了眼张衍,一拍额头,道:“险些忘了,张师弟还未拿到摄功玉牌,不过既斩此妖将,这一功当为你记上!”

    说罢,袖子一甩,一点白玉便飞向了张衍。

    张衍抬手一接,将那白玉收入手中,直感到手心里凉沁沁寒入肌骨,似握入了一块寒冰,手腕一抖,将其甩入了袖囊中。

    这玉符回去只需用自己精血炼化,便能如法宝一般收发由心,可若是被他人强行抹去精血,则会变得彻底无用,不虞被人冒功。

    适才虽无这枚玉符,没能取到妖将精血,但他在众人眼下斩杀妖将,还有头颅为证,便可在论功薄上的记上一笔,功德院中也是承认的。

    如今征伐三泊,众弟子之所以皆是奋勇向前,那是因为溟沧派门中收徒,除了嫡系弟子之外,余者只传你练气修道的寻常法门,只有你为门派立下功劳,或得师长看重,才能习得玄功要诀。

    因此通常有一名修士座下百数名弟子,只有寥寥几人是得了真传的情形出现。

    就算是玄门世家,相互间交换族人收徒,那也不过是为了维系彼此关系,本族世代相传的功法也不会轻易传出。

    正如赤霞岛上王盘,杜德收了他为弟子,只是家族利益使然,也没有真正传授大道法门。所以即使后来死了,杜德也是漠然以对。

    至于门中赫赫有名的三功五经,十二神通,门规有定。除掌门之外,皆不得私下传授,即便立下足够多的功德,也还需一众真人长老同意,这才能够传下习练。

    范长站在大殿上说道:“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师弟都各自散了吧,纵然征讨三泊,也不可误了修行。”

    见已无事,于是众人尽皆散去。

    任名遥最后一个走出大殿,他演望天边彤彤晚霞,突然之间,放声大笑起来,若是有旁人在此,定会觉得莫名其妙。

    “张衍啊张衍,险些被你骗过。所谓‘剑符’乃是集五精之力合练,靡费不菲,且一张只能使用一次而已,便是你身上还有剑符,也决计不多,哼!不过是虚张声势,我看你还能威风几次!”

    他在原地又冷笑几声,这才迈步离开。

    张衍回转自己院中后,先炼化了摄功玉符,这才收摄心神。入静打坐。

    到了人定时分,突然听闻一阵轻轻的银铃响动似有若无的传来,便缓缓睁开双眼。

    他听出来这声音是在召集众人上殿,略一思索。起身走出房门,飞身一跃,化作一道光芒朝大殿处飞去。

    此时诸弟子也听到了传召,纷纷赶来,不多时,俱都到了大殿之中。

    张衍入殿后。抬头一看,只见范长青坐在下手,而原先他的位置却坐着一个白衣长袍、双眉入鬓的俊朗修士。

    “宁师兄?”

    张衍一怔,宁冲玄不是说明日才到么?怎么今夜便已赶来了?可他进来时并没有看到灵枢飞宫,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玄机?

    他不动声色地到自己位上坐定,仔细打量了对方几眼。

    化丹之后,宁冲玄与先前所见却有些微不同,坐在那里,原本身上那股凌厉气机如如今看起来似有所收敛,但实际上却似剑锋暗藏,引而不发。

    待众人到齐,宁冲玄目光向下扫去,并不多做停留,只在经过张衍面上时略略一顿,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转首对范长青说道:“听闻范师兄有一副碧血潭地图在此?”

    范长青对着下面一招手,道:“秦师弟,地图拿来。”

    秦师弟连忙起身,疾走几步,将地图在二人面前展开。

    宁冲玄稍稍一扫,便将所有地势记下,问:“不知范师兄昨日拿下几处?”

    范长青伸手在地图上点了几点,道:“这六处已在白日攻破。”

    宁冲玄皱眉道:“师兄太过保守了。”

    不等范长青开口,他伸出手来,朝着南荡泽最北端一座岛屿一点,道:“此是竹节岛,今晚当拿下此处。”

    范长青一愣,犹豫道:“竹节岛乃是南荡泽背靠栖鹰陆洲,其上大妖众多,再往里深入便是碧血潭内湖了,如是早早夺下,我等也未必守御得住,不若拿下整片南荡泽后,再徐徐图之……”

    宁冲玄一摆手,打断他道:“无妨,此次我带来了经罗阵旗,用来守御已是足够,且竹节岛上妖孽可由我亲自动手,当不至令师兄为难。”

    范长青缓缓点头,道:“不知需师兄我如何配合?”

    宁冲玄长身而起,淡淡一笑,道:“我一人足矣,师兄稍候片刻。”

    话毕,众人只觉眼前清光闪过,便已不见了人影。

    范长青坐在殿上,微露苦笑,宁冲玄一来便强势无比,而且手持齐云天密令,他不敢不听,不由暗叹,道:“丹成二品,宁师弟怕是要后来居上了。”

    默坐大约大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青芒飞入殿中,宁冲玄在主位上显出身形来,道:“范师兄,竹节岛上妖孽已被我杀尽,我等可移驻此岛了。”

    范长青点头道:“全凭师弟做主。”

    他拿出牌符稍加催动,灵枢飞宫直往北方飞去,不出一刻,便到了竹节岛上空。

    此岛之中有两座如闸横峰,恰似将这岛屿分作前后三截,从上俯瞰,便如一段半剖竹节。

    宁冲玄一挥袖,开了先前顺手布下禁制,飞宫便落在一座横峰之上。

    一到这里,众人顿觉原先的模糊局面为之一变。有两名化丹修士坐镇此处,便等若在碧血潭前楔入了一根尖桩,牢牢钉在了这里,一下便把身后南荡泽中尚存的十二岛与前方的妖众割裂开来。

    若没有元婴修为的妖修到来。后方那些岛上的妖族已是任由他们宰割,而前方栖鹰陆洲上的妖修,则受到宁冲玄和范长青两人的进逼,也不敢轻易动弹。

    先前范长青所为稳则稳矣,但却少了一分凌厉进取之意。而如今宁冲玄一到,直接将众弟子推到最前正对诸多大妖,众人只觉自己仿佛是伫立江心的礁石,即将面对汹涌而来的激流疾水,心中的一根弦不由陡然绷紧,顿时生出一股生死相争的气势来。

    这便是对势的把握,对道的理解,并非是范长青不如宁冲玄,而是两人的道不同,以至于行事大相径庭。并对众人产生不同的心境影响。

    坐在任名遥身侧的一名修士低声道:“任师兄,宁师兄如此做,等若是抵到了碧血潭内湖的喉咙口上,老妖能忍得住么?”

    任名遥冷笑道:“忍不住也要忍。”

    “为何?”

    任名遥淡淡说道:“朱真人和颜真人如今日日坐在觅星台上感应气机,若是老妖一旦出了洞府,必定会被两位真人察知,千里之地瞬息而至,老妖岂敢冒这等风险?况且若是他死了,不需我等动手,他千数年的基业恐怕立刻会被属下瓜分干净。而躲在洞府禁制中,还可苟延残喘几日。”

    这名修士不禁恍然点头。

    其实,即便没有朱真人和颜真人隐隐威慑,身为妖主。罗孟泽不到最后关头也不会轻易出现,这就如溟沧派掌门一般,若是出动对敌,给外界之感必是溟沧派已到了生死存亡之机,恐怕整个东华洲都会因此震动。

    大殿之上,宁冲玄目光向下一扫。道:“昨日范师兄率众位师弟扫平六岛,但南荡泽中尚有一十二岛未曾清剿,如今我等已占了竹节岛,正当回首挥戈,一扫妖氛,天明之前,需拿下整个南荡泽!”

    范长青一皱眉,出声道:“宁师弟,恐怕眼下我等人手不够。”

    原本他带来十名玄光修士,再加上张衍也不过是十一人而已,如今又战死两人,只剩下了九人。

    宁冲玄淡然一笑,道:“这有何难?任名遥何在?”

    任名遥连忙站起,道:“在此,师兄有何吩咐?”

    宁冲玄双目射出一道锐芒,沉声道:“予你两个时辰时间,你一人扫西南角上两岛,可有难处?”

    任名遥一拱手,道:“师兄送我功德,我自当笑纳。”

    宁冲玄转眼看向张衍,不容置疑地说道:“张衍张师弟。东南角上的二岛你去剿除。”

    张衍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道:“谨遵师兄之命。”

    任名遥眼角不禁微微一抽。

    众人神情也是有些诧异,虽然张衍白日斩杀了那名妖将,但在众人心中,总觉得还是不如任名遥的,这种的印象不是一时半刻能扭转的。但宁冲玄此举,分明是将两人的实力放在同一高度上看待。

    宁冲玄微一点头,冷声道:“剩下八岛,则交给余下众位师弟,若有谁懈怠不前,休怪我尽削他先前之功。”

    此话一出,众人听得都是心头一凛。

    宁冲玄袍袖一甩,一共是九点光芒飞向诸人,“此为门中赐下的袖囊,内中有各有三套阵旗,破岛之后你等自行布置,以防再被妖孽占去,可曾听得明白?”

    底下诸人连忙一起称是。

    宁冲玄不再说话,又是一挥袖,众人不敢迟疑,一道道遁光闪出殿外,往南荡泽各处妖岛飞去。

    ……

    ……(未完待续。)

    PS:  PS:晚上还有一章。